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脑海里飘来一座废品收购站在线阅读 - 第一章 脑海里飘来一座山!

第一章 脑海里飘来一座山!

        西川省,青山市。

        午后天气热得要命,街边树上的知了懒虫叫得挺欢,正是求偶的节气。

        “小伙子,你这买卖还真是稳赚不亏啊。”

        兰亭嘉园小区外,一位身材臃肿,穿着碎花衬衣的大妈打量着面前正给她结账的青年,言语之中是带着几分不满的。

        “混口饭吃而已,小本买卖,给你凑个整,100块,你数数!”

        青年咧着嘴笑着,从腰间缠着的皮包里取出一张百元大钞,递到了那大妈的手上。

        在青年的身后,停着一辆卡车,两个光膀子的大叔正把一堆的废旧家具往车上搬。

        “100块还数个屁啊!小伙子,不是阿姨说你,你这心也太黑了些……”

        大妈接过那一百块钱,心中仿佛还有股子怨气不吐不快,“别的不说,我这洗衣机,买的时候3000多,你才给我20,电视机5000多,你才给50,最离谱的是这沙发,真皮的啊,8000多买的,居然还要我倒给你200块,你这也太黑了点吧?”

        陈牧羽耸了耸肩,显然这样的卖家遇到的太多了,听到这话也只是笑了笑,“阿姨,你这是当废品卖,它就是这个价,你就说这沙发吧,且不说它是布的还是皮的,关键现在二手的沙发,它没人收啊,我拿回去拆了也拆不出能卖的来,我帮你把它处理了,大热的天,我这出一趟车不容易,200块给我们算辛苦钱……”

        “行了,行了……”

        宋大芬不耐烦的摆了摆手,打断了陈牧羽的喋喋不休,“真是怕了你了,要不是急着腾房装修,我高低不会卖给你!”

        宋大芬也不是没了解过,之前也找人看过,家电倒还好,多少能值点,可家具就不一样了,现在这些收废品的,居然还挑三拣四,你还得倒拿钱给他们,他们才肯帮忙处理。

        相比而言,眼前这小伙子,只收她200块钱的家具处理费,已经算是挺厚道的了。

        一屋子的家具家电,居然才到手100块,想想也是够郁闷的。

        但是没有办法,儿子结婚要装修婚房,女方提了要求,一切都要新的,为了省点装修费,也没让装修公司帮忙处理家具家电,想着自己来处理,还能卖点钱。

        谁想到是这么个结果,早知道还不如让装修公司处理,那还省事一些呢。

        眼看着装修公司过两天就要进场了,没办法,再亏也得卖了,100块也是钱。

        什么世道!

        陈牧羽笑了笑,“阿姨,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家里快有喜事了吧?”

        一说这话,宋大芬的表情松了下来,终于挂上了笑容,挺乐呵,“下半年我儿子结婚,这不忙着给装修婚房么?”

        “哟,那可是恭喜了!”

        “恭喜啥呀,现在这世道,结个婚,把我老底都得掏干净了!”

        “阿姨你太谦虚了,你这面相,怎么都是大富大贵啊……”

        场面话说得一套一套的,把宋大芬给乐的,刚刚的郁闷仿佛也抛到脑后了。

        “要我说你这小伙子,长得也是高高帅帅的,干点什么不好,收废品能有啥出息?”大妈抛出了灵魂之问。

        “家族事业,不干不行啊!”

        陈牧羽也不尴尬,打趣的回了一句,这时候,旁边已经装好了车,“行嘞,阿姨,那我们就先走了,以后还有什么要卖的,打我电话就行。”

        没等宋大芬说啥,陈牧羽已经拉开车门,上了副驾,隔着车窗对着她笑了笑,拉着满满一车战利品扬长而去。

        ……

        ——

        东城。

        “水哥,我爸刚打电话,说我三叔那工地上有一堆铁架子要处理,一会儿你带人过去看看呗!”

        车上,陈牧羽喝了口矿泉水,揉了揉太阳穴,从上午到现在都没有闲过。

        家里开这个废品收购站,钱是没少赚,可真的是累人,以前读书的时候还不觉得,现在大学毕业没找着合适的工作,迫不得已回来继承家业,真正进入到收废品这个行当,他才真的是感觉到什么叫做辛苦。

        “怎么?你不去么?”

        杨水是废品站的工人,不到四十岁,算是陈牧羽的选房表兄,挺壮实的一条汉子。

        扶着方向盘,侧脸看了陈牧羽一眼,杨水心里直摇头,这个少东家三天打鱼两天晒网,怎么看都不像是吃他们这碗饭的人。

        “头疼得厉害,我回去睡会儿!”

        陈牧羽锤着额头,两条眉毛都皱到了一块儿了,刚刚从小区出来的时候他就感觉不舒服,这会儿越发的难受了,头昏昏沉沉的,仿佛有人在往里打气,随时都能爆开一样。

        “别不是中暑了吧,车里有霍香正气水……”

        杨水随手掏了盒藿香正气水丢给陈牧羽,“你爸也只是让你出来锻炼锻炼,做做样子就行了,别太拼了,你不像我们这些当伙计的,浑身上下只有卖不完的力气,连个出人头地的希望都没有,这一辈子混到头……”

        陈牧羽苦笑了一声,杨水这个人,没什么别的毛病,就是话太多,爱怨天尤人。

        “小羽,你知道王老幺吧?”

        “王老幺?经常往纸壳里掺瓷片的那老头?”陈牧羽愣了一下。

        杨水说的是一个经常来他们家收购站卖废品的老头,听说是有七十多岁了,孤家寡人一个,一直靠捡废品为生,不过人品不怎么样,卖废品的时候经常掺假,陈牧羽都遇见过他几次,看他也算可怜,只要不是太过分,便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杨水不说还好,这一说,陈牧羽倒是想起来已经好几天没看到王老幺了。

        “不会死了吧?”

        陈牧羽补充了一句,生老病死这种事,时时刻刻都在发生,但发生在自己熟悉的身边,还是多少有些感慨的。

        “死什么死,人家活的好着呢!”杨水摇了摇头,“那看老家伙也不知道撞了什么大运,在废品堆里捡到一对儿青花瓷瓶,在秦家楼转手卖了300多万,你说,这种好事怎么就让他给碰上了呢……”

        300万?

        陈牧羽有些意外,随即摇头笑了笑,“难怪好几天没见着他了,不过,可靠么?你听谁说的?”

        “行里都传开了!”杨水摇了摇头,一脸的惋惜,“之前那老小子还想认我当干儿子呢,早知道的话,让我认他当亲爹都成……”

        “现在也不迟嘛!”陈牧羽哭笑不得,“这就叫时也命也,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

        干废品这行当的,就是这样,虽然辛苦一些,但人生还是处处存在惊喜的,说不定哪天捡到个好东西就咸鱼翻身了呢。

        杨水还在喋喋不休,陈牧羽头疼得厉害,喝了瓶藿香正气水,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不一会儿便轻起了鼾声。

        ……

        突然,脑子里嘭的一声,陈牧羽感觉好像自己的脑海里有什么东西裂开了一样,随即便进入了失重的状态,周围一切都在往下疯狂的塌陷,冥冥中仿佛有一股力量将他托举到了空中,越来越高,越来越远。

        四周一片漆黑,黑暗中星星点点,放声大叫,没有丝毫回音。

        这是哪儿?梦里?太空?

        置身其中,漫无目的的前行,到处都是黑乎乎的,如同置身银河虚空,伸手都不见五指。

        做梦,肯定是在做梦。

        这时候的陈牧羽感觉挺清醒,还能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揪了揪自己的脸,倒也不痛不痒。

        想要醒来,可却也无济于事,挣扎了一会儿,都感觉不到自己身体的存在,那种感觉,仿佛鬼压床了一般。

        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自己这没梦到金钱,也没梦到美女,怎么就梦到这一片乌漆麻黑了呢?

        脚下虚浮,一路的飘着,渐渐的似乎有些适应了黑暗,借着远处的星星点点,陈牧羽感觉已经能够看到点东西。

        极远的地方灰茫茫的,混混沌沌,像是有一圈尘雾。

        正想靠近去看看的时候,却见雾气中出现了一团黑影,陈牧羽心中有些发虚,幻想着会有什么妖魔鬼怪从那雾中瞬间破出。

        黑影并没有给陈牧羽紧张的时间,很快就破开灰蒙蒙的雾气,显露出了真容。

        一座山。

        一座看上去有好几百米高的大山,缓缓的向着他飘了过来。

        山体黑乎乎的,看上去像个倒扣着的大鼎,隔着老远,陈牧羽都闻到了一股尘封腐朽的味道。

        愕然,这真是在梦里么?自己在梦里居然闻到了味道?

        揪了揪脸,依旧不痛。

        眼看着那座黑山越来越近,陈牧羽心里越发的打鼓,本能告诉他,他应该靠过去看看。

        反正是在梦里,怕啥?

        陈牧羽有点克制不住好奇,把心一横,靠了过去。

        ……

        这山怕有五六百米高,靠近一看,更是巍峨,山下有一片几十米宽的平地。

        平地上很乱,到处散落着瓶瓶罐罐、废书纸屑等等杂物,俨然就像是个垃圾场。

        抬头看去,面前这山,黑乎乎的,也是处处堆满了各种各样的破铜烂铁、破瓶烂罐。

        算不上臭,但是那种腐朽的味道,陈牧羽真的是再熟悉不过了。

        不是吧,做个梦都不忘老本行,跑梦里来捡垃圾收废品?

        脸皮微微的抽搐,陈牧羽哭笑不得,莫非真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