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竟然成了圣僧在线阅读 - 第二百四十五章 剑劈魔鹏,南无我佛!

第二百四十五章 剑劈魔鹏,南无我佛!

        周逸第一个反应是宕鸣。

        可很快意识到,宕鸣大师早已投胎转世,如今只是个不知身在何方的小婴儿。

        发出响声的,也并非宕鸣大师的本体铜铃,而是存放于布袋的另一只铃铛。

        周逸掌心翻转,波纹散去,一枚破损的魂铃浮现而出。

        “这是……空山姥母借给麻老的那枚魂铃?”

        周逸顿时回想起来。

        两个多月前,他在文和县遇上了自寻死路的布袋妖怪,麻老。

        麻老也是乱道盟中的妖怪,实力不俗。

        然而唯一给周逸造成麻烦的,是麻老向空山姥母借来的魂铃,拥有堪比节度使一击的威能。

        却也让周逸当场领悟了佛剑两分。

        可周逸斩了麻老后,却发生了一件怪事。

        空山老姆的魂念分身——一名红裙女鬼,出现在县城长街之上。

        周逸还记得,那女鬼说了句“你我并非敌人”,之后便被自己一掌拍灭。

        你是统御雾宫众女鬼的空山姥母,乱道盟的大佬之一。

        我乃独行于世的僧人逸尘,又怎么可能不是敌人?

        周逸懒得多想,将那枚魂铃收入布袋后,再没有拿出来过。

        直到今天……

        “这空山姥母又想耍什么花招?”

        周逸长眉轻剔,面色冷峻,正想要捏碎魂铃。

        拇指大小的人影,从从铃中浮现出来。

        二八少女,面容娇嫩,红裙若新妇,眉宇间却萦绕着淡淡的愁思。

        她朝周逸盈盈一拜:

        ‘圣僧且听妾身把话说完再动手。

        妾身小倩,与空山姥母本为一体。

        前朝初年,我出嫁之日,遭遇山匪抢亲,全家皆被杀死。

        我因不愿顺从山匪,上吊自尽,悲戚之念化作红裙新娘鬼,怨恨之念化作白衣吊死鬼,也就是后来的空山姥母。

        空山姥母得金翅大鹏传道,创幽荡山雾宫,欲立太**统,为万鬼之君,与圣僧为敌。

        我为小倩,只求解脱。

        如今金翅大鹏出世,想要扶持空山姥母,掌控天下鬼道,若你我联手,尚有胜算……’

        “你叫小倩?”

        周逸神色古怪:“挟持你的居然不是姥姥,而是金翅大鹏?宁采臣燕赤侠呢?”

        红裙少女微怔:“姥姥?宁采臣?妾身不明白圣僧的意思……姥母与小倩本为一体,同生同死,可小倩却不想称君道孤,只求轮回解脱。若姥母不死,小倩也无法解脱,只能一直这样下去,当个孤魂野鬼,受尽折磨。”

        周逸笑了笑:“阿弥陀佛,小僧开个笑。不过小僧并不觉得,你一个残念,能帮我什么忙。”

        从铜铃中浮现出的身影,隐隐绰绰,模糊不定,就仿佛风中残烛。

        她虽因姥母的缘故,无法消失,可却十分虚弱。

        红裙少女苦笑:“圣僧还真是直接。小倩再势弱,可也是与空山姥母共存的念头,若是拼尽全力,未必不能趁其不备夺下控制权,维持数息。圣僧可不要小瞧那金翅大鹏,它号称翻天君,又被称为鹏魔王,师承古魔,如今南方妖界方才知道它出世,就已有数十封号太守的大妖请安臣服,甚至有两名封号节度使也……”

        她身影摇曳起来,尚未说完,就消散不见。

        “还真是弱啊。”

        周逸低声喃喃。

        这个空山姥母的念头分身小倩,并没有被天机掩盖,说明她对自己并无恶意。

        至于她能否派上用场,那可就不好说了。

        “阿弥陀佛。”

        周逸略一思索,凭空写下一个度字,打入魂铃。

        ……

        中土大唐,每个郡都设有坊市。

        坊为居住区,市为交易区。

        犹如在地面上围起一个大方格子。

        设有门墙,定时交易,由官府统一管理。

        坊市内,有一列列的“行”,同业店铺常集中在一行或者数行之中。

        如布行,米行,牙行,马车行,挑夫行……久而久之,便有了三百六十行之说。

        相比较绝大多数郡府,太安郡,绝对算是一个异类。

        明面上,是官府在把持一切。

        可多数太安郡百姓都知道,夜晚的太安郡不姓“官”,而姓“武”,武安帮的武。

        从夜间的打更人,到开闭坊门的坊丁,再到负责夜巡的校尉,都是武安帮的学徒、帮众、堂主。

        也因此,太安郡并没有实际意义上的宵禁。

        尤其是帮派总舵所在的武威街,一入夜晚,便是灯火辉煌,香车宝马。

        即便还差几天便是除夕,各家酒楼、赌庄、香坊依旧热闹非凡,公子小姐,富贵云集,人来人往。

        武安帮不远处的酒楼上,眸瞳泛着妖冶金色的少年,望向远处夜空的一抹黑影,微微眯起眼。

        “佛门僧人还没彻底灭绝吗?当初我辈沉睡之前,创立乱道盟,让尔等执杀僧令,杀尽天下僧侣。你们倒好,各立山头,内斗不休,将本君的法旨至于何地?”

        在他身后,五名乱道盟大妖匍匐而拜,诚惶诚恐。

        它们或化作名门公子,或变身为富态商贾,锦衣玉袍,气度非凡,此时却拜向一名十四五岁的少年,这一场面显得十分荒唐。

        酒楼里却无人侧目。

        从掌柜到伙计,再到客人们,全都被妖术定身,石化了般,纹丝不动。

        这时,风铃般的脚步声从楼梯处传来。

        清丽的白裙少女扛着一卷麻布,一步步地走了上来。

        嘭!

        麻布被她随手扔在地上。

        半敞的麻布中,依稀可见年轻男子的尸体。

        只是一部分尸体,截断处血液凝固,显然被分尸已不是一天两天,可尸体并未腐烂发臭,非但看不见尸斑,且还散发着晶莹的光泽,犹如皎玉。

        少女瞥了眼跪拜于地的众妖,微微摇头:“都以为君上在沉睡,便可胡作非为了。”

        五名匍匐而拜的大妖眼底皆露出恨意,却又不敢流露分毫。

        它们和赤竹君子一样,都是封号太守的存在,堪比人间真人,平日里各占山头,也被各路妖怪奉为大王。

        可它们深知,眼前的“少年”只要随手一点,便能让它们灰飞烟灭。

        而那名看似人间少女的鬼物,乃是赫赫有名的幽荡山雾宫之主,剑南道上的鬼母尊者,立道太阴的空山姥母。

        不仅修为在它们之上,距离封号节度使只差一线,更是翻天君的左膀右臂,得力心腹。

        在翻天君沉睡期间,也正是空山姥母代其执掌乱道盟七君之印——虽说乱道盟号称是当年覆灭佛门的三十六路妖君共同创立。

        可事实上,只是其中的七名妖君,在沉眠之前,命后裔及其下属所创。

        而此次以人间仲裁为诱饵,一环套一环,诱杀术道门派的长老,虽说是翻天君一手谋划,可也少不了空山姥母从旁出谋划策。

        空山姥母没有理会众妖充满恨意的目光。

        她面朝窗前妖冶的少年,柔声道:“君上无需苦恼,此番虽未能诱杀术道流派的真人,可也已将他们玩弄于股掌,从今往后,人间术道门派听君上之名,必会惶恐退避。属下倒是觉得,那个僧人的出现,堪称一场意外收获。谁会想到,二十多年后,佛门之中竟还有这么一条漏网之鱼,并且还是条大鱼。”

        窗前少年收回目光:“话虽如此,可本君依旧觉得不痛快。你这个僧人出现在剑南道,你的地盘,你就真没有半点解释吗?”

        五头太守大妖或是面露讥笑,或是幸灾乐祸。

        空山姥母神色平静,弯腰拜道:“属下确实有责任。实不相瞒,我乱道盟中,原有一布袋妖怪,属下的本命魂铃就是被它借走。可那之后,布袋妖怪就消失不见,魂铃也下落不明。属下曾有过感应,魂铃遭遇过佛门气息,以为是错觉,现在想来就是此僧了……还望君上斩杀此僧,替属下夺回本命魂铃。”

        翻天君深深看了眼空山姥母:“承平二十多年,你竟也变得如此不警觉了。那个念头,是否还时常出现,对你产生困扰?”

        空山姥母冷冽的眸中飘过一丝复杂:“这些年来,它已经越来越淡,只是偶尔还会出现。”

        翻天君淡淡道:“等南江大战过后,本君自会取真龙之魂,炼制魔龙幡,彻底炼化那个念头,扫清你突破封号节度使的最后阻碍。你一统地府鬼界,而本君则会称帝于妖界。”

        空山姥母面露狂喜:“多谢君上。属下定会肝脑涂地,效忠君上。”

        五名太守大妖脸上浮起嫉妒之色。

        空山姥母明明犯下大错,可这位不久之后的南方妖帝,却只是轻描淡写地过一句话给揭过。

        这便是亲疏之别,不服不行啊。

        “阿弥陀佛。”

        清幽的佛号声响起。

        从裹尸布下,飞出一连串的榆钱叶子。

        叶子化作金色小僧,在半空围绕成一个旋转的圆环,金光熠熠。

        一身白袍的僧人从金光中走出,飘落在地,伸手向前一抓。

        方子期三分之一的肉身被周逸装进布袋。

        翻天君平静地看着这一幕,脸上浮起玩味,似笑非笑,没有阻拦,也没有出手。

        而那五头大妖已经腾身而起,围杀向周逸。

        五股封号太守的妖气汇聚在一起,如沧海狂澜,浩荡奔涌。

        酒楼中的一切却完好如初,丝毫未受妖气侵扰。

        却因在周逸身体两侧浮现出六团疾转的气旋。

        犹如在空气中打开了六扇圆门。

        妖气和大妖穿门而过,消失在酒楼上。

        郡府外郊外的山林间,烛龙抬起硕大的蛟头,复杂地看着从空气中飞来的五头大妖。

        “以一敌五?菩萨还真是看得起小龙。这泾河小龙不过才封号县主……所以才有意思啊。”

        烛龙眼中爆绽出一丝亢奋,口中默念一声。

        从蛟躯两侧伸出六条覆盖鳞甲的长臂,似人非人,似兽非兽,显然是另一门神通。

        六臂挥舞,爪尾齐出,化作漫天幻影,笼罩住了那五头太守大妖。

        郡府酒楼中,周逸和翻天君同时收回目光。

        翻天君眼中浮起一丝异色:“上古神通?难怪这条泾河小蛟愿意追随你。”

        周逸心知对方误会,却懒得解释。

        他施展逐去搬运之术,开启了六扇大门,不仅将五头封号太守的大妖引走,还将这座酒楼包括整条长街的百姓全都转移到了郡府另一侧。

        月下寒街,只余周逸,翻天君,以及空山姥母。

        嗡!

        周逸双指并拢。

        剑气勃发,顷刻间收束成一股,二话不说,斩向翻天君。

        这一剑又快又猛,堪称周逸出道以来,所释放出的最快一剑。

        纵然他从没有和这头金翅大鹏打过交道,可也知道金翅大鹏速度奇快,号称一个呼息飞遍三界,哪怕佛门剑气再强,若是斩不中它,那也是一场空。

        华袍少年眼中闪出一抹惊异,此前的淡然与孤傲之色消失不见,变得无比慎重。

        而他的出手速度比周逸预想中的还要快。

        一根金色的羽毛后发先至,出现在他掌心上方。

        翻天君对着羽毛吐出一口黑气,气宏如风,炽烈如阳,却是连通妖性最为精纯的本命魂气。

        金色羽毛疾速变大,百分之一弹指刹那,已变成一方羽界。

        羽界之中,满天疾飞的灵禽,竟都是金翅大鹏的化身。

        千千万万头气息深不可测的金翅大鹏从烈日中飞出。

        穿梭云空,长吸大海,俯掠幽冥……每飞过一地,它们的气息都会成倍攀升。

        又是百分之一弹指刹那后,它们的气息已经攀升至顶峰,尔后聚集在一起,变成了一头遮天蔽日,覆盖山河大地的巨鹏。

        从巨鹏的身上散发出滚滚黑烟,幻化成透明的手臂。

        手掌生出一张张怪口,口中长满獠牙利齿,磔磔大笑,笑声如魔。

        一瞬间,周逸只觉自己仿佛进入了一个真实的羽界。

        山河分裂,大地平沉,整片天地都在巨鹏狂暴的妖魔气息冲击向不断沉沦。

        而周逸自己同样也在向下跌落。

        他心里清楚,此乃妖术幻境。

        就像当初御兵派的云华真人沉沦入他的幻境一样,明知是幻,也已看破,却不得出。

        只因在他对面的,乃是如今南方第一大妖,拥有封号节度使级别妖法的金翅大鹏魔王。

        好在,周逸并不是云华真人。

        虽然身陷妖术幻镜,可他宁静的禅心一直追随着劈出的剑气。

        无尽沉沦的天地间,周逸神色平静,双眼闭合。

        却又好似有第三只眼,正从眉心之间缓缓挤出。

        猛然,周逸睁开那枚“眼睛”,目光穿透羽界天地,落向幻境外的酒楼中,那根尚未下落的金色羽毛。

        “南无我佛。”

        僧人低喧佛号,一剑震碎羽界,洞穿妖魔幻境,劈中金色灵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