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重生之嫡妻很甜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六十一章 是因战乱(二更)

第三百六十一章 是因战乱(二更)

        三婶婶一直等着三叔回来。

        许令菀听了三婶婶话,看大家表情,大家听了也和三婶婶一样疑惑还有问。

        她不一样。

        三叔不见了?半夜没人?许令菀从三婶婶话中听出来了。

        是不是昨晚半夜出事?

        有什么发生?

        三叔没有告之她,是她不知道睡着了,三叔,三叔不想说怕她担心,昨晚半夜三叔怎么处理的?

        还有三叔出府还没回来。

        “三婶婶。”她想和三婶婶说下,叫了又没说。

        倒是三婶婶她们看她。

        许令菀也和三婶婶一起等三叔回来。

        等到好久。

        她也派了人去门外守着等着,派的是张嬷嬷,她和张嬷嬷说了可能有什么事,让张嬷嬷在三叔回来后先叫三叔过她这里来,或者先回答她,再回去见三婶婶。

        要在三叔见三婶婶前拦住。

        张嬷嬷说好。

        她也让珠儿杜鹃找夫君留下的人问有没有会软剑的,她要再练,让人教她,本来当时练完就要找,去看小团子就没有想起来。

        珠儿杜鹃。

        珠儿杜鹃走了进来。

        “少夫人。”她们行了一礼。

        “你们回来了。”

        许令菀看着她们,珠儿杜鹃说有人过来和她们说会软剑,还会别的,都可以教少夫人,只要少夫人要学。

        还说姑爷原本就吩咐过。

        要是少夫人想起来问就教少夫人。

        “这样?”大表哥,大表哥料到她会再练?吩咐了还说她要练就教。

        这个人看来是大表哥信任的人。

        许令菀又想着自己这次练的时候比第一次大表哥教她时还糟糕还要僵,那时没练过第一次练僵还好。

        这回练过还这样。

        再想到那时一次练得少,倒不觉得酸痛什么,有点也很快过去,大表哥也会帮她按一下,这次没有人看着没有大表哥说好了,她一时练多了至今手还酸酸的。

        她又问起这个人是谁,这个大表哥信任的人如何,他何时有空,大表哥什么时候和他说的,是很久前?他要是有空什么时候过教她?

        她明日就可以。

        “少夫人,他说一切看少夫人的,他是侍卫,守在府里的没太多事,随时都可以,奴婢问过了,至于姑爷是很久前就说了。”

        人还是姑爷走前调他进府里的,珠儿杜鹃又说道。

        这最后一句没说。

        姑爷离开时是什么都料想到了,安排了。

        为了方便少夫人。

        不然不会调那个侍卫到府里。

        好像担心少夫人想做什么做不了,因此离开前能安排好的都安排好,能想到的都想到。

        许令菀又看了看她们:“那就明日。”

        看出她们也在想什么问了问:“你们这是想什么?那表情还有样子。”

        珠儿杜鹃说了想的,说她们想到姑爷是什么都安排好。

        许令菀——

        “我知道。”她沉了一下声音。

        “姑爷。”珠儿杜鹃还要开口。

        许令菀又想起昨晚说了今日一早就问一下祖母她们看过四妹妹的书没有,她昨晚差不多全看完了,今日她都没想问,光做自己的事了。

        光见那对母女章氏等了。

        还有带人清点小团子满月收的礼有哪些,有什么,入帐,想到没清点就清点去了,趁着那几个时辰,洗三那会收到的礼还有添盆什么的也是清点过记好的。

        要是人家生了,洗三满月过去,也要还回去的。

        好东西很多!

        真的好多,小团子也有不少贵重东西了。

        祖母她们也没有过来,也没有过来提起说,不会还没看吧?

        还是说和她一样。

        四妹妹。

        还有四妹妹那里她没有过去夸她。

        三妹妹酒醒没有,她倒是问过,早上就醒了,看不出有什么,也不知道是不是后悔什么的,三妹妹醒来就像是没有喝醉过,昨天一切没发生过一般。

        可能就只有刚醒时有过什么想法,那时只有三妹妹身边人看到知道,不会说的。

        三妹妹也只有这样了。

        揽过昨日醉了的事。

        许令菀让珠儿杜鹃她们去问一下祖母她们看过四妹妹写的书没有,说她看完了,祖母她们看了觉得如何。

        要不要一起夸四妹妹,为四妹妹做点什么,奖励四妹妹,祖母她们在府里。

        还有四妹妹那里她也让她们过去夸一声。

        说是她说的。

        她会去找她的。

        亲自过去和她说。

        “是,少夫人想让奴婢俩人去,奴婢俩人就去。”珠儿杜鹃听完,也应着去了。

        许令菀看在眼中。

        张嬷嬷走了进来,她看到珠儿杜鹃她们出去,想问她们去哪里没有问,她们也向她行了礼叫了她什么也没有说。

        她看少夫人。

        许令菀也看她,张嬷嬷想到少夫人让她们去找人的事,问少夫人找到没有?

        许令菀说找到了。

        看也不看珠儿杜鹃她们了,就说三叔回来了没有。

        张嬷嬷听了少夫人问的,也不再管珠儿杜鹃这会还出去哪里了,她和少夫人说三老爷回府里来了,三老爷刚回来的。

        她远远知道,也叫人拦着。

        先过来和少夫人说,好让少夫人有准备。

        许令菀赶紧的说好,看向外面。

        “想必马上就过来。”张嬷嬷又道,也跟着一起看。

        许令菀嗯着,嗯了几声。

        外面还没有人。

        “少夫人,珠儿杜鹃她们。”

        张嬷嬷趁此机会问了少夫人。

        “珠儿杜鹃吗?”虽说许令菀只想见到三叔,问一下三叔,但听了张嬷嬷说的,问的,她看还有时间也告诉了她。

        张嬷嬷颔首。

        许令菀:“就是这样,我让她们去了。”

        张嬷嬷不说了。

        许令菀看到外面的人,外面有人,三叔,她听到声音,对着外面说了声,叫了声进,不等外面的人说。

        话落。

        外面的人进来,丫鬟和三叔一起。

        丫鬟先行礼。

        三叔看着她。

        许令菀对着丫鬟和三叔叫了一声,叫着三叔,说你回来了来了,才又看丫鬟一眼。

        丫鬟很快行礼退下。

        退到了外面。

        许令菀又要说话。

        张嬷嬷也看着行了一礼,她也没来得及开口。

        “三老爷。”

        许三老爷应了,应了后还是看菀姐儿,不多看张嬷嬷。

        “菀姐儿你叫三叔我?”纵是在被拦下叫过来时就想到知道菀姐儿可能有什么,还是问了问,看着她。

        许令菀见状看看张嬷嬷对着三叔:“三叔,我就是要问一下,问你一点事。”

        许三老爷问何事。

        许令菀继续盯着三叔。

        她说起三婶婶一直等着他的事。

        在三叔昨晚半夜起来出去不见后。

        三婶婶问过也不知道三叔去了哪,过来说起她才知道。

        知道后也在想三叔去哪里了,到底怎么,怎么半夜起来也不叫人,三婶婶都不知道,整个人都消失了。

        唯一的话就是有事。

        到此现如今才看到人。

        “菀姐儿。”许三老爷听完,菀姐儿这,他,他打算得好好的,也让人不要乱说,不要外传让菀姐儿知道。

        菀姐儿还是知道。

        却是自己夫人说的,自己那个夫人啊,他就不应该让她发现,可,昨晚半夜太急了。

        “三叔。”许令菀想说三叔还不说,三叔还在顾忌还在想?

        她问了啊,怎么也要回答一下。

        “三老爷。”张嬷嬷也开口,想问的没问,就望着。

        “张嬷嬷。”许三老爷不明白张嬷嬷叫他干嘛,他是和菀姐儿说,不是和她说,他和菀姐儿说就行了,她还插嘴。

        想着没再说,凝着菀姐儿:“半夜有些事。”

        “半夜有事,那个时候,是又有人行动还是?”许令菀开口,直接问出重点和关键,把三叔没说的说了,说了她的想法,看着三叔表情:“三叔白天又去哪里,昨天半夜还没办好?具体一点可以说吗?”

        张嬷嬷用力的说对对。

        许三老爷:“白天就是办法,半夜。”

        “三叔。”许令菀又叫:“三叔可能让人不要说,我还是会问,总会知道。”

        “三老爷也要让老奴知道一点。”

        张嬷嬷出声。

        “就是,人被我杀了,都杀了,禹哥儿叫我盯着的人还有才发现的,我也和禹哥儿说了还有。”

        许三老爷说出来。

        说着他怎么做,干净利落的全杀光,不带丝毫血腥。

        可光这些话就带着血腥。

        就能想象了。

        张嬷嬷:“全杀光。”那要杀多少,在哪杀的。

        人都杀死,血还有别的——

        会有人看到发现?

        还是处理了?

        她没问。

        许令菀也体会到中间的血腥:“三叔,你把人都杀光,你。”

        “这样不杀?关键时候,还是想对你动手,杀了算轻,不容有失,禹哥儿也下过话的,没错,你的钓鱼还是钓到了鱼来。”

        许三老爷再往下说:“你说办满月是对的,藏得更深的人不能让再藏着。”

        许令菀说是。

        张嬷嬷也同意

        “今日后,我也可以不在边城。”许三老爷道,语气平淡的并没有什么。

        “三叔你也要离开不在边城,你。”许令菀不由问,还有想问没有说,张嬷嬷和少夫人几乎一直民:“三老爷要走,不在边城没有人镇住,这。”

        “不是,现在不会走,就是想着要是有需要,要用到我的时候,边城这边没事更好,一般还是会有人留守,我还是会在。”许三老爷挑眉。

        许令菀张嬷嬷不问了。

        许三老爷而后没怎么再说。

        许令菀让三叔回去,三婶婶在等,许三老爷也要回去和自己那个夫人说下,什么都出来说。

        怪他早上没多嘱咐一声。

        要是嘱咐了菀姐儿就不知道了。

        张嬷嬷送了。

        三叔回去,许令菀知道三叔肯定还想想着不让她知道。

        三叔杀的人,人杀死在哪,是什么样,多血腥多残忍,之后没有一个人知道,知道的人也很少很少。

        三婶婶那里,事后她问过都不知道。

        三叔也没有和三婶婶说。

        她去见了四妹妹夸了,在去前把书又看了遍。

        祖母和娘她们也夸了四妹妹,说看完了书,也说要奖励什么给四妹妹,就是要让四妹妹想要什么。

        四妹妹还没有想好,她要写完再想。

        流民终于来了。

        说要过来,要过来,这一日真来了,不算太多。

        到了边城这里。

        需要安置。

        不少人知道都去看了,打听起来,这些流民许令菀也派人去看了,回来的人说都有些可怜,衣不遮体,穿得很破烂,神色狼狈,脸色也不好,后来听说这已经算好。

        原先更不好。

        许令菀再问。

        三叔带人去了,对到来的流民安排。

        许令菀想着三叔去了就好,叫了人去打听着,让张嬷嬷去看着,看三叔怎么安排,怎么做的,这些流民安置去哪里。

        许三老爷忙了一天一夜再一天,一连几日才忙完。

        这些流民不是去岁黄河决堤的流民,是因战乱送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