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玄幻奇幻 - 这个皇子真无敌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八章 帝王的难

第一百一十八章 帝王的难

        “奴才我时时忧心啊,即便是如此层次,但是,还是深感无法做到‘万无一失’。

        毕竟,江湖风雨起,最近京城闹腾得很厉害,出现了许多高手。

        尽管目前还没人能危及到皇上的安危,但是,居安思危,天下定必还有更厉害的强者。

        像皇上你讲的各大宗的保护神们。

        要是他们真要作乱,奴才我寝食难安啊。”海农忧心忡忡。

        “呵呵呵,放心!我大赵皇宫历经二千多年风雨都屹立不倒,自有不倒的理由。海农,你也不必过于担心什么。”赵镇南一摸胡须,大笑道。

        “奴才明白,这皇宫必有更厉害的人物。

        只不过,厉害的人物最好是不要出现。

        如果需要他出现,哪是奴才们的失职。”海农点头道。

        “但愿吧。”赵镇南点了点头,倒也没否认。

        “假如八皇子能跨入天火的第七层,他是否能跨入凝虚境?”海农问道。

        “真能跨入第七层的话,如果按火力的凶猛来说,他已经是凝虚境强者了。

        虽说第七层跟第六层相比仅有一层,但是,就是大先天跟凝虚境之间的高门槛。

        当然,星辰年纪还小,咱们也不能对他逼得过于厉害。”赵镇南道。

        “呵呵,他若真的跨入第七层,老奴也深为皇上担忧啊。”海农苦笑道。

        “这天下,谁都想当帝王。可是,天下人哪里知道,帝王有多难。唉,不说这个了。”赵镇南很是郁闷的摆了摆手。

        几天后,赵星辰神采奕奕,周身一层火膜焕着一丝流光异彩。

        他张口吐出一口气,六脉贯通神剑注入口中。

        顿时,呼!

        一道火剑飞出,瞬间烧焚了一座小小的假山。

        守护火凤园的两名侍卫看了看,只能苦笑着摇了摇头,默默的向赵端呈报,却是不敢指责赵星辰又搞破坏了。

        赵星辰转头又是一口喷出,一团火焰旋转着闪过,百米外一面赤霞壁上出现了一个拳头大,深达几十丈的洞。

        这次收获不小,居然跨入了第八层,赵星辰相当满意。

        至于功力,倒没长多少,只不过冲到了凝虚中期颠峰而已。

        涨功力,还得靠‘天辰空间’。

        赵星辰迅速离开了火凤园,也该回府了。

        不过,这厮脸上却是挂着一丝诡异的笑。

        因为,他早就发现有人偷窥。从形体上猜测,有可能是海农。

        所以,赵星辰当机立断的来了第二口火焰,实则是火焰凝成的六脉神剑钻出的洞。

        但是,外人肯定会误认为是火焰弄出来的。

        果然,赵星辰前脚刚走,一道身影迅速扑到那个火洞前。

        一探,身影居然颤抖了一下,尔后迅速的消失在皇宫之中。

        “拳头大,深达几十丈的火洞?”听了海农的禀报后赵镇南表情一愣,目光有些复杂。

        “看来,八皇子应该跨入第七层了。”海农道。

        “我知道了。”赵镇南摆手应了一声,海农悄悄退出了书房。

        “我该怎么办……”海农走后,赵星辰抬头望着书房的天花板,嘴里呐呐着。

        良久,赵镇南冲外边喊道,“叫安国王过来一趟。”

        “主子,赵刚传来消息,黑花会一伙人居然秘密潜入了水库上游的天窝峡。

        而盯着黑花会的一些江湖门派都秘密潜入了。

        赵将军请示主子,是不是要围捕他们?

        如果要行动,请求支援。”刚到府,余海来报道。

        “莫非他们找到了蛇眉铜龙藏身之处?”赵星辰问道。

        “有可能黑花会手中那尊蛇眉铜龙标得有地点或提示什么?韦三笑已经紧紧跟上,说是东厂的人马也秘密潜入进去了。”李书文道。

        “陈厢庭那边传来消息,锦衣卫大批高手潜入。”余海道。

        “赵刚的人马不少,但是,高手却是不多。马上通令赵刚,调集人马到天窝峡。”赵星辰下令后,马上带着乔空李书文等高手直奔而去。

        “皇上,江湖人士包括东厂以及锦衣卫大批高手都去了天窝峡。”南书房,一道幽灵悄悄出现,伏地说道。

        “看来,谜底要揭晓了。”赵镇南轻拍椅柄,站了起来。

        “二皇子四皇子他们的门客以及一些亲信也带着人去了,而天龙宗几大高手早就盯着东厂他们跟进的。”

        “四尊蛇眉铜龙到底在谁手中?”赵镇南问道。

        “目前仅知道一尊在黑花会手中,黑花会跟二皇子过往亲密。

        不过,神火教手中肯定有一尊,他们也有人混进去了。

        而银陵山一战有可能是魏重搞出来的幌子,所以,第三尊应该在东厂手中。”

        “即便如此,但还是差了一尊。”赵镇南眼神锋锐的盯着黑影道。

        “属下失职!前段时间有人说是在一尊木鱼之中。

        而且,还说那尊木鱼就是天元寺黑衣法师用过的。

        过后不久,好些门派包括东厂等人都过去过。

        圆觉被逼无奈,气得亮出了黑衣法师的木鱼儿。

        经东厂鉴别,里面的确没有蛇眉铜龙。

        不过,我们暗中又一直摸排过,居然查到一个情况。”

        “什么情况?”赵镇南问道。

        “八皇子在众人去之前早就去过了,不过,属下认为,八皇子即便是去过了也不可能见到黑衣法师的木鱼。

        要知道,圆觉此人多固执。

        要不是东厂锦衣卫以及六扇门三衙联手,他也不可能亮出来的。

        八皇子虽说贵为亲王,但是,圆觉不可能给他面子。

        毕竟,分管三个衙门的可全是亲王。

        而且,个个份量都比八皇子重得多。”

        “那倒是,圆觉此人我清楚,就是朕的面子也不一定给。”赵镇南点了点头。

        立即招来了海农,秘密的交待了一些事宜。

        “陛下,你这可是对几位皇子的考验。”安国王赵成庆进宫后,赵镇南带着他到顶阁小楼下棋,下的还是象棋。

        “嗯,没到万不得已,宫里的人是不许参杂进去。本皇倒要看看,谁有本事谁都亮出来。”赵镇南哼道。啪!炮打翻山,立即把安国王的一匹‘马’给吃了。

        “我说皇上,你这可是骗臣讲话,暗中偷袭。”看着被皇上拿下的‘马’,赵成庆略显不满的说道。

        “呵呵,怎么能说是骗,只是手段应用不同而已。”赵镇南狡猾的笑了笑。

        “那不好意思,这过河卒子我得下手了。”赵成庆诡异的一笑,‘车’一滑,吃了皇上的卒子。

        哈哈哈……

        两人都笑了。

        “能笑到最后的才是王者!”赵镇南收敛了笑。

        “别出现什么变故就是了。”赵成庆摇了摇头,可没有皇上乐观。

        “一切都在朕的掌控之中,何来的变故?真到局势不可收拾的地步,朕的天子剑一出,哪方还敢乱来?”赵镇南一脸霸气道。

        “皇上难道没听说过阴沟里也有翻船的时候?”赵成庆说道。

        “这次,绝不可能!”赵镇南更为霸道,车往前一滑,要吃安国王的‘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