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奶爸学园在线阅读 - 1297、开学了

1297、开学了

        《莫娣》的演员试镜很快就确定好了时间,这一天正好是学校开学的日子,张叹有些为难,一边要去参加试镜当评委,一边要送小白去开学当老汉。

        他本打算请马兰花出马,在开学这天送小白去学校,但是后来一想,还是决定亲自送小白。

        开学的第一天,当爸爸的必须在场,不能缺席。

        至于试镜那边,张叹让他们照常进行,他晚一点到。

        这一次面试的评审还是三个,制片人、导演以及编剧。

        编剧是张汉,导演是王皓,制片人是张叹邀请的老熟人,《我是詹二》的制片人谢鸥。

        主要考虑到谢鸥经验丰富,更重要的是,她和张叹有过合作,而且和王皓熟悉,两人在《我是詹二》剧组时就合作过。

        王皓是当时的副导演,谢鸥是制片。

        这次是王皓第一次大制作独自执导,所以给他配一个熟悉的经验丰富的制片人非常重要。

        张叹想来想去,谢鸥是最适合的人选。

        谢鸥非常乐于再次与张叹合作,毫不犹豫答应了邀请,再次加入剧组。

        现在外面不知道有多少人争着抢着想进张叹的剧组呢,她除非傻了才会拒绝。

        这一天,因为张叹去不了,所以他请第二编剧暂代。

        第二编剧是吴振胜。

        吴振胜今后将常驻《莫娣》剧组,负责所有与编剧有关的日常工作。

        张叹和往常一样,当起了甩手掌柜,毕竟他要兼顾多个影视项目,而且他新买的短视频业务正在如火如荼进行优化整改,他现在不可能在一个剧组上花太多的时间。

        开学这一天,张叹起的比平时还要早。他下厨做了早餐,然后来到卧室叫醒小白。

        房间里,窗帘拉上了,光线暗淡,非常安静。

        张叹来到床边,看到枕头上躺着两个布娃娃,却不见小白。

        他掀开被子的一角,看到枕头底下挨着一双小脚。

        小白这个家伙竟然倒了个个儿,人睡到床尾去了!

        就是不知道这是睡觉睡偏了,还是原本就是这么睡的。

        张叹来到床尾,掀开被子,果然露出了小白红扑扑的脸蛋。她睡的正香呢。

        张叹叫醒她,说道:“别睡了哟,今天要开学呢,我们八点钟要到学校。”

        这些天,小白非常憧憬开学,时常询问学校什么时候开学,她很想念班上的小朋友们。

        小白闻言,立即想起今天是开学的日子,一抖擞,从床上坐了起来。

        今天要穿什么衣服去上学,这是一个问题。

        小白在衣柜前找衣服,犹豫不决穿哪一套,询问张叹的意见。

        张叹指着一套蓝色的小衣服说:“要不就穿这件。”

        小白看了看,摇头,不同意,说她更想穿那件浅蓝色的,旋即又觉得浅蓝色的不够好看,她想穿这件白色的……

        哎呀,小女生虽然小,但是对穿着打扮具有与生俱来的天赋。

        终于,在挑了多次后,小白终于选好了衣服,快速刷牙洗脸,在七点二十,坐在餐桌前吃早餐。

        小白问:“舅妈咧?舅妈怎么还不来呢?”

        张叹问:“你叫舅妈来干嘛?”

        小白说:“不是舅妈送我去学校吗?你要工作噻。”

        张叹这才想起来,他忘了跟小白说,他临时改变了主意,决定先送小白去学校。

        “舅妈不送你去了,由我来送你去。”

        小白瞄了瞄他,心情明显更好了。

        两人快速吃了饭,小白去书房收拾自己的小书包,张叹叮嘱她不要忘了把寒假作业本带上。

        开学第一天,作业本是要上交的,老师要检查。

        小白翻了翻小书包,书包里果然没有寒假作业本。她到处找,最终在张叹的大书桌上一堆文件里找到。

        把作业本塞进书包,背在背上,小白跟随张叹出门去上学。

        两人来到院子里,刚好看到辛晓光和吴式颖入园上班。

        “小白终于上学了呀。”辛晓光打招呼道,“幼儿园今天就开学吗?”

        “……”小白不满,大声说:“我都上小学一年级啦!不是是幼儿园的小朋友!”

        辛晓光贱笑道:“哎呀,你都小学一年级了!我还以为你跟喜儿一样,还在读幼儿园呢,你不是老喜欢跟喜儿混在一起吗?”

        小白瞪着他,像一只狗子,随时准备扑过去撕咬。这是看不起她吗?她可是小学一年级下学期的小朋友啦!怎么可能还是跟喜娃娃那样的幼儿园小盆友!

        说到喜娃娃,喜娃娃就到了。

        一辆粉色小电动从小红马学园门口开过,小电动车上是谭景儿和谭喜儿两姐妹。

        两人戴着头盔,喜儿还背着个小书包,坐在后座,双手抱着姐姐细腰,看到小白,兴奋地空出一只手,招手大声说道:“小白~~~我去上学啦!你去上学吗?”

        小白连忙回应:“我也去上学~我老汉送我去呢。”

        喜儿hiahia笑,提醒她不要忘了带作业本哟。

        说着,小电动渐渐远去。

        小白抬头问她老汉:“喜娃娃为啥子老是问我作业本的事情?她就不能问我一点别的吗?”

        张叹好笑地说:“她是关心你的学习嘛,你有这样一个好姐妹多幸福呀,我是很羡慕你的。”

        小白半信半疑:“好朋友就要经常问我作业吗?为啥子我有点烦呢?”

        张叹心说,看样子我暗中鼓励喜儿是完全正确的,喜儿这么可爱,小白都会烦她,如果换作是他天天催小白做作业,指不定分分钟跟他翻脸,还怎么培养父女感情嘛,所以以后还要继续加大力度暗中支持喜儿。

        只不过,这种支持必须是委婉的,不能直接告诉喜儿让她监督小白做作业。

        因为张叹已经被喜儿出卖过一次了,他断定,谭喜儿小朋友根本不是做小间谍的料。她扛不住严刑拷打,更挨不住糖衣炮弹。

        七点五十分,张叹终于把小白送到了学校。

        今天学校门口有非常多的家长和小学生,来来往往,嘈杂声四起。

        张叹带着小白来到一年级二班门口,送她进去。小米已经在了,看到小白进来,招手喊她,她们是同桌呢。

        张叹的目光在教室里搜寻班主任老师,这时身边走来了丁佳敏。

        两人闲聊了几句,便看到班主任老师出现,他们上前,和对方聊起两个小朋友在学校的学习和生活。

        今天是开学的第一天,同时要开一个简短的家长会。小朋友们坐在座位上,家长们则坐在教室的后排的空地上,以及过道里。

        老师介绍了新学期的学习计划,叮嘱家长们在家里要营造良好的学习氛围,帮助小朋友们加强学习之类的话。

        家长会持续了不到半个小时,便结束了。张叹没有再找老师聊天,而是叮嘱了小白和小米几句,便匆匆走了。

        家长们走了,一年级二班开始正式上课,上课之前,老师要大家把寒假作业本交上来。

        小米有点不放心小白,小声问她寒假作业本做完了吗。

        小白得意地把作业本拿出来,翻给她看,满满的都是字呢。

        小米这才放心,她可不想见到自己的小闺蜜在开学第一天就被老师点名批评。

        两人离开座位,上前交作业本。

        小米交了过去,老师收下,鼓励她两句。

        小白交上去,老师接在手里,却没有放到作业堆上,而是随手翻开看了看,说道:“小白,怎么这里还有一只这么大的兔子?”

        “蛤?”

        小白没听明白,顺着老师手指作业本的方向看去,竟然看到她的寒假作业本上被画了一只好大的兔子头。

        是用铅笔画的,兔子耳朵长长的,看起来蛮可爱。

        小白惊疑不定,凑近了看,确实没看错,是一只兔子头!

        铲铲!小白小声嘀咕,

        “喜娃娃这个瓜娃子~她啥子时候在我作业本上画了兔子头!”

        不用猜都知道,能在她作业本上乱涂乱画,只有那个喜娃娃!不会再有第二个小朋友!

        所以这只兔子头肯定是喜娃娃干!

        只是不知道喜娃娃是什么时候画上兔子头。

        老师见小白的样子,大概就猜到了,说道:“又是你妹妹画的吗?”

        以前小白的作业本上就经常出现一些傻乎乎的图案,每次小白都说是她妹妹画的。

        小白犹豫了一下,点点头。

        老师又问:“那你作业本不会也是你妹妹帮你做的吧?”

        小白连忙摇头说:“是我自己做的,我老汉教我的呢。”

        “那就好,老师相信你。都做完了吧?”

        小白点头说:“都做完了。”

        老师没再问,把小白的寒假作业本和其他小朋友的本子放在了一起。

        小白松了一口气,回到座位上,忍不住对小米说:“喜娃娃好烦呢。”

        小米说:“喜儿很可爱呀。”

        小白:“她可爱也没有我可爱吖,我阔爱惨了呢。喜娃娃是个瓜娃子,老是气的我鬼火冒,你看她在我作业本上画了一只兔子头,我都不晓得她啷个时候画的。”

        小米闻言,掩着嘴笑。

        另一边,张叹终于在九点之前赶到了库讯视频总部。这里正在进行《莫娣》的演员试镜。

        张叹到了,没有急着进试镜现场。工作人员告诉他,有演员正在表演,为了不打扰对方,张叹在外面等了一下,而后来到演员们休息等候的会议室。

        今天来试镜的演员有十几个,这只是第一批,而且是剧组已经筛选过一轮入围的。

        这十几人中,好几个张叹认识,至于其他不认识的,也很面熟,经常能在电视或者新闻上看到的那种。

        这些人是知名演员,男男女女,张叹一眼就看到了一个老熟人,是吴越。

        张叹和他打了一声招呼,没有多说什么,而后又看到了坐在角落里毫不起眼的赵馨。

        她果然来。

        张叹和吴越一样,跟赵馨打了一声招呼。

        就是这一声招呼,让现场的其他演员们都看向了这位毫无名气且长相平凡的女生。

        现场众人中,赵馨是最没有名气、最不起眼的一位,大家原本没把她当回事,然而张叹进来后,打招呼的第二个人就是她。

        大家不禁心想,果然,能来这里的,要么有实力,要么有关系,眼前这位本不放心上的竞争对手,就是有着关系而来。

        张叹和众人闲聊了一会儿,工作人员来请另外一名演员参加试镜。

        张叹趁机先一步来到了试镜现场,吴振胜主动让开位置,但被张叹留下坐在一旁,继续参加评审。

        这回进来的,是一名女演员,她是冲着莫娣这个角色而来的。

        张叹看到她的第一眼,就觉得这人太漂亮了,不太适合莫娣这个角色。

        不过,颜值不是唯一的标准,现在化妆技术高潮,丑女可以变美女,美女也可以变丑女,只是每天要多花时间化妆。

        关键,还是要看演技,要看能不能演出莫娣这个角色身上的精髓。

        张叹没来之前,三位评审中,以导演王皓为主。张叹来了之后,王皓自然而然地看向他,让出了主持权。

        张叹不推迟,对女演员说道:“剧本都研究过了吗?”

        那人自信地说:“都研究过了,看了很多遍,翻来覆去的琢磨了莫娣这个角色。”

        她侃侃而谈,详细讲述了对莫娣这个角色的看法。

        张叹心里默默点头,他颇为认同对方的一些观点。

        双方聊了一阵对角色的了解后,张叹说道:“还是要现场演绎一个小片段。”

        女演员说:“没有问题,我准备好了。”

        张叹便说:“有一个片段,是莫娣得知她的女儿没有死,而是被送给了其他人家领养,她悄悄来到那户人家前,远远,偷看她的女儿。你记得这一段吗,?我们来演绎這一段。”

        女演員说:“記得这一段,我印象很深。”

        张叹又说:“那给你两分钟的准备时间,两分钟后我们开始。”

        “好的,谢谢张老师,我酝酿一下。”

        莫娣在认识胡广生之前,结过一次婚,并且生下了一个女儿。不过,女儿刚一生下,就被她的姨妈和哥哥扔掉了,并告诉她,这个女儿是个畸形儿。后来,姨妈于心难安,才告诉莫娣,其实那个女儿并没有扔掉,也不是畸形儿,只是她和莫娣的哥哥认为,莫娣没有能力抚养这个孩子,所以他们把这个孩子送给了别人。如今,这个孩子在别人家生活的健康快乐。

        莫娣闻言,心心念念,颤抖着手,在丈夫胡广生的帮助下,找到了领养女兒的那户人家。

        他们在屋外远远地偷看,刚好看到一个小女孩从屋里出来,她是那么的健康快乐。

        莫娣泪如雨下。

        但是她没有上前认识,她悄悄地来,又悄悄地走了。

        只要女儿生活的健康快乐,莫娣就心满意足。

        这个片段虽然短,但是十分考验演技,情绪的拿捏要非常的准确,而眼前的这位女演员,显然不具备这种演技。她长相漂亮,以往演戏,她只要往那里一站,她就是焦点,就能够吸引观众。

        但是,这在《莫娣》这部剧里,行不通。

        张叹需要的是她的演技,而不是她的外貌。

        “谢谢~你回去等我们的消息吧。”张叹客套官方地说了一句。

        对方走后,张叹和王皓等人对视一眼,大家都摇了摇头,不认可刚才这位。

        “请下一位进来吧。”张叹对门外的工作人员说道。

        没一会儿,一个女生走了进来,鞠躬道:“各位老师,我叫赵馨,来试镜《莫娣》里的角色。”

        张叹看了看她,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问道:“你试镜哪个角色?”

        赵馨犹豫了一下说:“哪个角色都行,老师们觉得我适合哪个角色,我就演哪个角色。”

        张叹笑道:“《莫娣》这部剧中,角色不多,就那么几个,既然来了,那就先试试莫娣这个角色,先说说你对这个角色的理解,然后我们再演一个片段。”

        ------题外话------

        起点活动,好像日更超过5000字读者就可以抽奖一次,我努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