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武侠仙侠 - 我是长生帝尊在线阅读 - 第332章 一招杀敌

第332章 一招杀敌

        “那肯定的,除了第三大主峰的无垢师兄,还有第一大主峰的几个师兄外,祖殿没几个人是风师兄的对手。他日师兄修为再精进一分,一定会进入更高等级的山峰修炼,说不定会被其他的高层收为关门弟子,前途不可限量啊!”白玉露说着,满脸痴呆地看着风行菱,傻子都看的出她的心思和想法来。

        其他的年轻弟子,听到了白玉露的话后,纷纷点头,都觉得白玉露的话很有道理。作为第二大主峰为数不多的天才弟子,风行菱已经展露出他的强大修为和实力来。加上风行菱在祖殿里的关系,他日飞黄腾达,那也是可以预见的事情,根本不用去怀疑什么。或许,在他们眼里,李冷已经是一个死人了,让李冷知道再多的信息,也对他们构不成任何的威胁。反而可以享受一下猫抓老鼠的快乐,看李冷临死的痛苦。因此,所有的弟子全部都瞪大眼睛,开始仔细观察,风行菱师兄如何击杀邪道武者,以此来推演自身武道。

        “小子,我让你知道知道主峰是多么的强大,副峰是多么的弱小。在绝对的实力面前,你们副峰的弟子不堪一击。绝杀枪法。”风行菱有意想要施展出洒脱的招式,于是,将长枪快速的转动了一圈,卷起一股狂风。十分潇洒写意的一枪刺出去,狂风之中,顿时出现二十七道枪影,刺向李冷全身二十七处生死命门。风行菱的嘴角一勾,心中暗道,就算是杀人,动作也要漂亮。唯有这样,才符合他的身份和地位来。

        说实话,这个风行菱的实力和修为都不弱,展示出来的气息也很强大,对付一般的高手,或者一般的弟子,还可以游刃有余。但遇上真正的高手,他就未必会占上风。或许,风行菱之所以得到祖殿年轻一辈的顶尖高手称呼,应该是大家忌讳他的背景,不敢对他下狠手。以这样的修为和实力,根本不配成为顶尖高手。要是祖殿的顶尖高手都是这个水平,那么祖殿也不配在这弱肉强食的世界里生存下去了,早被吞并。

        李冷轻轻的摇了摇头,对于风行菱故作姿态不屑一顾,也完全的不放在眼里。目光冷冷地看着风行菱,这种花里花哨的招式,哪怕对手实力和境界比他弱,只要稳打稳扎,那么风行菱的心境肯定会乱。心境一乱了,那么他的招式就会乱起来。招式乱了,自然会露出破绽,想要击败风行菱,那是非常简单的事情。李冷嗤嗤冷笑几声,手掌抬了起来,在掌心,凝聚出一颗球形闪电,快速打了出去。

        “嘭!”李冷出手十分的快,瞬间闯进了风行菱的枪影中,手中的球形闪电哗然一声,直接击中了风行菱的胸口上。霎时间,所有枪影,全部破碎,化为无形。风行菱根本没想到自己这么容易被击中,感觉胸口传来阵阵剧烈的撕心裂肺的疼痛,惨叫了一声,直接倒飞出去。嘭的一声,风行菱落到十丈之外的草地上,全身变得焦黑,摔得七荤八素,两眼一翻,直接晕厥。他不想晕啊,可是这个时候只有晕了是最好。

        “这就是……祖殿年轻一辈……顶尖高手?不过如此而已。”李冷嗤嗤冷笑几声,摇摇头,神色显得十分的不屑和鄙视,顶尖高手都是这个水平,那祖殿可就真的一点希望都没有。刚才,要不是他手下留情了,恐怕这个被称为祖殿年轻一辈的顶尖高手的风行菱,早被他的闪电给轰的连渣渣都剩不下来。杀这种人,他一点兴趣都没有,更加不会有什么成就感。废物一个而已。难道还要跟一个废物比较谁最强吗?

        哗然!大家愣愣地看着风行菱师兄倒飞出去,又痴痴地看着风行菱师兄摔落在地上,狼狈不堪。那些本来想观摩一下风行菱师兄武道的年轻的弟子,全部都如同石化,变得呆滞,满脸不可思议地看着李冷,怎么……结果是这个样子?大家的脑子一下子转不过来。风行菱师兄那么强大的人物,竟然被一个刚入门的祖殿弟子,随手一招就放倒。怎么可能?那……那也太夸张了吧!这个弟子还只是金丹境的修为啊!

        李冷讽刺的道:“这就是所谓的祖殿……年轻一辈的……顶尖高手?还是第二大主峰的天才?该不是随便找了一个废物来应付我吧!?哼,我还以为主峰是祖殿的根基,现在看起来,你们这些主峰的人,不过是打家劫舍的强盗。还自以为是,不知所谓。”言语之间,完全看不起主峰的人的行为,充满了鄙视。

        一直以来,祖殿的主峰都自诩为祖殿的根基和希望,他们眼高于顶,高高在上,一副老子天下无敌的姿态。对于副峰,他们认为是祖殿的垃圾场,是在拖祖殿的后腿。有些主峰的峰主,更是过分,直接向祖殿高层建议,废除了副峰,让所有的资源都向主峰倾斜。虽然这个建议最终没有被主峰给采纳,但还是造成了不小的影响。最直接的影响,副峰的生存环境越来越恶劣,得到的修炼资源越来越少。这样一来,他们与主峰之间的距离就更大。主峰实力更强,副峰有些天才弟子得不到好的修炼资源,只能越来越弱。

        说实话,李冷没想到率先动手的,居然是第二大主峰,这是他万万没想到的结果。但既然第二大主峰已经动手了,那么他肯定不会手下留情。若是他没有猜错,暗中肯定有人在秘密监视他,想要看清楚这一切是不是一个局,或者,想要知道圣帝画到底在不在李冷的手里。这些人,很阴险,他们暗暗观察等机会。

        司马景逸嗤嗤冷笑,阴森森说道:“小子,你很狂妄啊!我们主峰的弟子,可不是那么好欺负的。你伤了我主峰的弟子,那事情可就没那么容易解决了。我本来不想杀你的,可你不知死活的,得罪我第二大主峰,要是不杀你,岂不是让祖殿的人都知道我们第二大主峰很容易欺负吗?所以,今天你交不交圣帝画,我都要杀了你。区别的是,交出圣帝画,我们可以给你一个痛快。”身上气势爆发出来,杀气腾腾的。

        李冷只是摇头一叹,懒得继续与他理论什么叫光明正大,什么叫强盗行径。只能暗自告诉自己,都是同宗门的弟子,祖殿那么大,又有十万年的历史,肯定良莠不齐,遇到几个败类也很正常。那些主峰太过被人追捧,自然是高高在上,看不起其他人。要不然,不这么想,不这么安慰,他都要对祖殿失望死了。

        李冷道:“我很好奇,大殿主刚刚下了法旨,你们就来抢我手里的圣帝画,要是我没有猜错,应该是有人给你们撑腰吧!到底是谁呢?”没有人给他们撑腰,相信第二大主峰也会跟其他主峰一样,选择等待。

        “你若是能够胜得过老夫,我可以什么都告诉你。胜不了,那你就受死吧!”司马景逸施展出一种身法,化为一道青光,冲到李冷的身前。他的身法速度快的出奇,其他弟子根本没有看清楚他是怎么到的。

        “你的确有些手段和实力,但也仅仅是有些手段和实力。在我面前,你跟那个所谓的风行菱一样,不过如此而已。”李冷嗤嗤冷笑,不愿意说,那就打吧。他经过圣帝画的一次淬炼,识海念力强大了许多,剑灵光芒大盛,发出耀眼的剑光,围绕着剑灵的十五道剑芒,释放出强大的剑气来。他将剑气凝聚在指尖,打出一道凌厉的剑气,凌空直点向司马景逸的胸口。道道剑气,嘶嘶作响,与空气摩擦出阵阵的火星来。

        这道剑气十分的强悍,司马景逸吓了一大跳,急忙跳开,那道剑气从他左肋飞过,轰隆一声巨响,击中了一座小山,直接把那座小山击穿了,露出巨大的洞口来。其他弟子,看到李冷的剑气如此的可怕,个个吓的脸色发白,心里发毛。这道剑气,要是击在他们的身上,足够他们死百次了。这个人的实力,恐怖。

        司马景逸冷冷一笑,开始重视起李冷来,不把他当成一个简单的弟子,凝聚出足够强大的识海念力来。他看出来李冷的识海念力也非常的强大,这种人,远距离攻击非常的强悍,必须采取近距离攻击的手段,不能给李冷任何还手的机会。否则,一旦让李冷反应过来,他想要取胜,那就要费一番手脚和功夫了。

        司马景逸把识海念力以某种特殊的轨迹运转,凝聚在他的指尖上,哗然一声响,如同喷涌出一根火龙,也释放出磅礴雄劲的剑气。这一道剑气,有着强大的破坏力,剑气一出,连附近的万物都害怕的颤抖。

        “火龙指。”司马景逸识海念力凝聚的差不多了,手指向前一点,指尖涌出一根火龙,与李冷施展出的剑气碰撞在一起。在一瞬间,剑气就被击溃,化为无数道气息飞散了出去。李冷眉头皱了皱,冷笑一声。

        “有点意思啊!跟我比识海念力,要是我没有进入圣帝画参悟到了武道,说不定还真比不过你。但现在,你的识海念力根本不是我的对手。”李冷调动识海念力,疯狂地涌入手指上,顿时,他的手指尖上涌现出许多细小的雷电,不多时,那些细小的雷电凝聚成一道电光。见到司马景逸的剑气涌来,也是一指点出。

        “噗!”雷电指击在司马景逸的胸口,将他的胸腔击穿,留下一个酒杯大小的血窟窿。电光冲击出去,将青袍老者的身体包裹。青袍老者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双腿一软,犹如一块焦炭,嘭的一声,软倒在地上。怎么可能?他竟然被李冷这么轻松地击败了,这样的现实,简直太残酷了,他想死的心都有啊!

        第二大主峰的年轻弟子,全部都被吓傻,竟然连师叔也不是他的对手。特别是白玉露,简直就像是看妖魔鬼怪一般的看着李冷,吓得脸色发白。刚才,他们以为李冷死定了。可转眼间,他们认为的两个高不可攀的高手,被李冷一一给击倒在地。

        本来躺在地上的风行菱,已经醒过来,不过,当他看到,李冷只用一指,就将他的师叔放倒。于是,风行菱立即又将脸,埋进泥土里面,继续装死。幸好,师叔也败了,要不然,他这个年轻一辈的顶尖高手名号,可就要保不住了。师叔都不是那小子的对手,他败在那小子的手上,也就没什么丢人不丢人的了。

        李冷走到司马景逸的身旁,冷漠地看着司马景逸。他的武道修为和武道实力,是远不如司马景逸的。但他的识海念力不知要比司马景逸强大多少倍。可笑的是,司马景逸不与他比拼武道修为和武道实力,反而跟他比拼识海念力,那不是找虐吗?

        他也没想到司马景逸会这么笨,难道一点也没看出对手实力的优劣点吗?一点也不了解自身的状况吗?修士决战,也是要运用战术的。战术运用的不好,空有一身强大的实力,那也是无济于事的。难道……这就是主峰展现出来的实力吗?他太失望了。

        李冷缓缓地蹲下身来,冷冷地看着司马景逸,道:“说吧!到底是谁给你们撑腰,让你们来抢我的圣帝画?”他要知道背后的人……到底是谁?

        司马景逸虽然遭受重创,却并没有晕厥。他只是冷哼了一声,就将脸撇到一边,并不打算回答李冷。败在李冷的手里,他心不服。

        李冷笑了笑,冷声道:“你信不信,我现在就可以将在场的第二大主峰弟子,全部杀死?包括……那一个躺在地上装死的风行菱师兄。让你们有来无回。”

        “杀了我们,祖殿也会杀了你。”司马景逸放出一句狠话,“诛杀同门弟子,你觉得祖殿高层会放过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