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上门龙婿叶辰在线阅读 - 第1969章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第1969章 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你……你说什么?!”

        听到这话,费建中两眼一黑,几乎当场昏厥过去。

        幸亏身边有袁子胥搀扶住他,同时在他虎口处用力一按,才让他重新恢复知觉。

        紧接着,他便愤怒至极的大声质问:“那个混账有什么资格启动董事会最高紧急预案?!”

        阿诚解释道:“大少爷召集了所有董事开会,列出了您之前往集团的瑞士银行账户调集资金的所有明细……”

        “他对董事会说,您大张旗鼓的准备了两千亿美元,只为了购买一种虚无缥缈的长生不老药……”

        “他认为,您的神智因为目前的健康状况,已经出现了极大的认知偏差,如果由您继续担任董事长,会对集团造成重大财务损失,而且对集团的后续经营,会构成极大的危机与风险,所以才启动了最高紧急预案……”

        说到这里,阿诚继续道:“在董事会上,除了我之外,其他董事会成员也全部投了赞成票,支持他启动最高紧急预案,而他也顺利当选了集团临时代董事长,他当了代董事长之后签署的第一份命令,就是下令冻结了您在瑞士银行准备好的两千亿美元现金……”

        费建中听到这话,整个人瞬间崩溃!

        最高紧急预案,是费家董事会制定的一套,专门应对紧急突发事件的方案。

        就想美利坚副总统在总统遇到危险的时候,可以紧急接任总统、并代表总统发布命令一样,它的存在,就是为了应付最严重、最紧急的突发状况。

        但是,想启动这个紧急预案,不是二把手说说就可以的,必须有足够的证据证明突发状况确实十万火急,而且经由大多数董事会成员确认,方可启动。

        可是,费建中做梦也想不到,自己的大儿子,也是自己钦定的下一任家主继承人,竟然趁着自己不在,抓住自己要买回春丹的事情,以此来启动最高紧急预案、悄悄篡权了!

        而且,他篡权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冻结了集团在瑞士银行里的资金、彻底断了自己竞拍回春丹的念想!

        这一刻,费建中极度愤怒与后悔。

        他不但后悔没看清自己这个儿子的真面目,也后悔自己没有将购买回春丹的那笔资金,先转到自己的私人账户。

        毕竟是两千亿美元的巨款,按照美国的税法,只要这笔钱从费建中的个人账户上过一手,那他就需要先缴纳个税。

        而根据美国税法,使用集团账户支付,不但可以省去费建中的个人所得税,还能让财务人员将这笔钱用其他名目列入到企业的运营成本。

        如此一来,不但免缴个税,还能降低企业利润,让企业税负降低。

        在美国,有钱人就算是买张机票、买辆车,都是用公司的钱,回春丹这么大笔的开销,更不可能走个人账户。

        所以,费建中在筹备竞拍回春丹的时候,就本能的过滤了这种支付方式。

        不仅是他,所有来竞拍回春丹的富豪,都采用了这样的方式,包括之前竞拍成功的富豪们,也都是企业账户支付。

        但百密一疏的费建中偏偏没算到,使用企业账户的最大风险,就是这个最高紧急预案。

        一旦儿子成功启动了这套紧急预案,他就是集团的最高领导,自然有足够的权力,冻结集团在瑞士银行的账户。

        这就是所谓的千里之堤,溃于蚁穴。

        “没了那两千亿美元,我还拿什么竞争这颗回春丹?!”

        费建中顿时咬紧牙关,双手颤抖的怒骂道:“这个畜生……畜生!!!这个时候篡了我的位,他这是要我的命、不想让我继续活啊!”

        此时,全场都听到了费建中的怒吼。

        每个人都瞪大了眼睛,私底下不停交流。

        谁都能听得出来,老爷子这是被自家人摆了一道。

        若是拿不出钱来,这回春丹,怕是就与他无缘了!

        而伯纳德·艾尔诺,此时又重新激动起来。

        他今天已经不知道绝望、激动、又绝望、又激动了多少次。

        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快被折腾垮了。

        要是再来这么几次,回春丹还没吃上,自己怕是已经心脏病突发、直接在这里嗝屁了。

        他现在瞪着眼睛、一刻不停的盯着费建中,就等着他说出买不起或者付不起钱之类的话。

        那样一来,自己就能以七百二十亿美元拿下回春丹了!

        费可欣刚刚放下来的心,也在这一瞬间重新提到嗓子眼,她虽然只听到了爷爷的一句怒吼,但她立刻就知道,一定是大伯趁这个机会篡位了……

        此刻,电话里的阿诚无奈至极的更咽道:“老爷……对不起……我实在没有任何办法帮助您了,现在我已经被大少爷监视居住,现在我家的四周至少有几十名雇佣兵把守,他说过,在您去世之前,我都不得离开家门半步……”

        费建中怒不可遏的吼道:“我现在就打电话给那个畜生!”

        说罢,费建中立刻挂断电话,重新拨打了一个号码。

        电话很快接通。

        只是,电话那头并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费建中咬着牙,愤恨的低吼道:“畜生!你这个畜生!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为什么?!”

        电话那头,一个有几分苍老的声音传了过来,开口道:“爸……我今年,已经七十多岁了,您也算是熟读史书,您看看我这种七十多岁的太子爷,就算是放在古代,也找不出几个了吧?”

        费建中狞声质问:“等不及要继位了,所以你就让我去死?!你别忘了,你的生命是我给的!你所拥有的一切,都是我给的!整个费家的江山,都是我打下来的!你难道就一点都不知道感恩?!”

        电话那头苦笑一声,道:“爸,如果您不去追求长生,我一定本本分分在您身前鞍前马后,一直等到为您养老送终,扮演好一个孝子的角色……”

        说到这,对方又感叹道:“可是您都已经九十多岁了,还没活够本吗?这么大岁数了、何苦还要痴迷长生?您若真求得长生了,您让我怎么办?”

        费建中怒吼道:“混账!你这是嫌我命长了?!”

        对方微微一笑,认真道:“爸,您一生信命,您应该知道,逆天改命这种事情,本就有违天道,对子孙的福泽也是一种损害,您一个人长寿了,我们怎么办?难道您想再活二十年,然后把我这个当儿子的送走吗?”

        费建中咬牙道:“我若求得长生之道,又怎会亏待了你!你是我的血肉啊!”

        对方叹了口气:“爸,您的意思是,咱们父子二人一起多活几十年,然后我再做几十年的太子爷?等我一百岁了,还跟在您身边鞍前马后的侍奉着?”

        说到这里,对方微微一顿,认真道:“我不想要您的命,我只想让您顺其自然。”

        “好一个顺其自然……”费建中喃喃一句,咬牙道:“你知道我命不久矣,错过这颗回春丹,你可能都见不到我最后一面了!”

        对方淡淡道:“说实话,我本来也没准备再见您最后一面。”

        说着,对方又道:“爸,您在集团的心腹,都已经被我肃清了,所以我劝您放弃挣扎、以后就留在国内好好生活吧,毕竟您也离开这么多年了,又到了落叶归根的年纪,就不要不远万里的再折腾回来了,就算回来,我也不会让您入境的,到时候您来回折腾、万一在路上撒手人寰,我这个做儿子的心里也过意不去。”

        “所以,从今日起,您就在国内安享晚年吧!”

        “若您命里注定长命百岁,那我这个做儿子的自然欣慰无比;”

        “可若您命里注定了活不到百岁高龄,那待您寿终正寝的时候,我这个做儿子的,自然也会披麻戴孝、风风光光的送您最后一程!”

        费建中听到这,心里已经恨入骨髓。

        他哪里不知道,儿子的这番话是什么意思?

        虽然对方将话说的冠冕堂皇,但本质无非就八个字:

        死在国内,别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