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重生狂妃之明月罩西楼在线阅读 - 487 为什么不放过老实人

487 为什么不放过老实人

        “我不明白他们为什么打架,”陈芳菲跟江明月说:“美丑这种用眼睛就能分辨的事情,连争论都是多余,他们还打架?”

        江明月这会儿面无表情地说:“也许他们只是想打上一架,四小姐,男人有时候没有理由,他们也会打架的g。”

        陈芳菲:“为什么?”

        哪来这么多的为什么?江明月头疼,说:“我过去看看吧。”

        也许去看赵凌云和福王打架,比站院子里听陈芳菲问为什么要好,江明月迈步就往院门那里走了。

        陈芳菲犹豫了一下,跟在了江明月的身后。

        江明月:“你也要去?”

        陈芳菲不说话,但跟着江明月走的脚步未停。

        花婶儿说:“这是何必呢?”

        谁知道那二位又会说出什么不中听的话来,陈四小姐这不是给自己找不自在吗?

        江明月好心提醒了陈芳菲一句:“你娘亲还没走呢。”

        听江明月提自家母亲,陈芳菲的脸色就阴沉了下来。

        陈芳菲第二次自杀的前后过程,江明月已经听花婶儿说了。何氏夫人坐在陈芳菲的床前大哭,按花婶儿的话说,就是这位何夫人哭陈芳菲即将到手的世子妃没了,哭自己没了一个神仙一般的女婿,哭她没能做成涂山王世子的丈母娘,捎带的,何夫人还哭陈芳菲这下子嫁不出去了,等她和陈大老爷死了后,兄嫂要是容不下陈芳菲这个嫁不出去的老姑娘,该怎么办?

        “她没去替我找出家的庙啊,”陈芳菲冷笑起来。

        陈芳菲为什么自杀?就是因为何氏夫人的这句话,嫁不了人,终身家中被兄嫂嫌弃一世,不如找个好寺庙求个余生清净。陈芳菲是有自己要出家当尼姑的心理准备了,可这不代表她听亲娘说这话时,她会无动于衷啊。

        “到了最后,她担心的还是我会拖累她的儿子,”陈芳菲跟江明月抱怨:“那么大一个家,还就差我一口饭吃了?”

        江明月:“那时候夫人惊慌失措,说话没顾及到你的心情,这也不是死罪,你当着她的面撞墙自尽,太过了。”

        陈芳菲:“我不这样,她会一直说下去啊,难不成我要听她,把我大胤的尼姑庙名都报一遍,我听着名字选个落发出家的地方?”

        陈芳菲的话说得很冲,花婶儿和葫芦都觉得刺耳,但江明月就不以为意,说了句:“我大胤有多少座尼姑庙,你娘亲都知道,还能记住庙名?”

        陈芳菲脚下打了一下绊,这江明月听人说话,关注点是不是一直都这么清奇?她在述说她的不幸,这位却只关心尼姑庙?

        江明月跟陈芳菲认真道:“我觉得这不可能。”

        你要是个行走江湖的浪客,走镖的镖客,逐利的商人,你说这话江明月信,可何氏一个常年待在深宅大院中的妇人,她这辈了能去过几个地方?

        “我一直想云游天下来着,”江明月说:“你娘亲要真是如此见多识广,那我真就要羡慕她了。”

        陈芳菲不得不道:“她就是那么一说,你还当真?”

        江明月看陈芳菲,过了一会儿才说:“原来你也知道,她就是那么一说啊。”

        陈芳菲被江明月拿话堵得,突然就又气急败坏了,说:“可她想我出家,这是真的!”

        江明月抬手拍一下陈芳菲的肩头,小声道:“你体谅一下你的娘亲吧,你闹出这样的事来,她没被吓坏就已经是万幸了。再说了,我就不信你自己没想过出家的事。”

        陈芳菲面沉似水地不言语了。

        江明月又看陈芳菲一眼,小声说:“你还把自己撞成这样。”

        陈芳菲的额头缠着伤布,厚厚的一圈,让她的脑袋一下子就大了三圈。

        “我要是你,我就当着刘参事的面撞墙,”江明月说:“放生池跟前,他是被王爷抢先了,刚刚那会儿在禅房里,王爷不在,刘参事看你又要寻死,他能不拦你?”

        陈芳菲呆住了,说:“然后呢?”

        江明月:“然后你就往他怀里倒啊,这样一来,你不是又可以嫁他了吗?横竖都抱过你了,你选王爷,选刘参事不都行?”

        陈芳菲懊悔了,她怎么没想起来这一招呢?明明刘检来探病的啊,虽然刘检没进屋,但她可以出屋寻死的啊!

        “你怎么不早说?”陈芳菲问江明月,很有几分痛心疾首的意思。

        江明月:“我不在啊,而且我认为你应该能想到的。”

        你陈芳菲设计跳放生池这一出时的机灵劲呢?

        花婶儿在后头听得嘴角直抽抽,那位刘参事看着就是老实巴交的一个人,您二位到了现在还不想放过他呢?花婶儿甚至都庆幸,江明月嫁人了,这要不嫁人,宁远侯府估计没几天消停日子过啊。

        扭头看葫芦一眼,刚走的时候,江明月塞给葫芦一个庙里做的豆腐团子,葫芦正一口接一口吃得高兴。花婶儿看着葫芦,就又想,自打江明月嫁进越国公府,越国公府安稳过一天吗?

        “算了,没机会了,”江明月还在跟陈芳菲说:“你想想王爷吧。”

        陈芳菲拒绝再说话了,这是她能说了算的事吗?

        “赵凌云!”福王中气十足,且怒火冲天的叫喊声,从路前头传了来。

        江明月:“竟然还在打?”

        等到了近前,江明月发现,赵凌云和福王打架是真打,而且都是往对方的脸上招呼。二位这会儿都是鼻青脸肿的模样,还互揪着衣领子,都不肯做先撒手的那一个。

        “别打了,”江明月喊。

        王顺子跪地上呢,听见江明月喊,他还不相信,扭头看见真是江明月来了,王顺子忙就冲正扭打着的二位喊道:“大夫人来,大老爷,您夫人来了!”

        江明月继续喊:“能不打了吗?”

        赵凌云这回听见江明月喊了,顺着声音望过来,看见江明月站在院门那里,正皱着眉,一脸担心地看着他呢,赵凌云马上就松了手。跟福王打架谁赢谁输已经不重要了,他不能让他家夫人担心他啊。

        江明月其实没担心大老爷,这二位打得看着凶,但不可能真把对方打死了。江明月皱着眉头,只是因为她在心烦。就不能把事情商量出个结果了,你们再打架吗?

        “有说法了吗?”等到赵凌云到了自己的跟前,江明月开口就问。

        赵凌云愤愤不平的,说:“咱们别管这事了,福王这人好赖不知,谁他去吧。”

        他要再管赵凌晨的事,他就跟赵凌晨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