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军事历史 - 从长坂坡开始在线阅读 - 第0737章 没有更苟,只有最苟(求月票)

第0737章 没有更苟,只有最苟(求月票)

        “回少将军,早都准备好了。”周鲂也是一脸杀气的道:“就等着他们来呢。”

        “嗯。”

        关平点点头,随即走出房门,门外的盾兵也已经准备妥当。

        杨沫亲自执刀带着披甲士卒往县衙赶去,今夜必定要活捉关定国,扬我杨家的威名!

        杨家子弟自幼习武,今日他们兄弟八人铁定能青史留名。

        擒获当世名将关云长的嫡子,这种事,完全是可以拿得出手的。

        数条火把组成的长龙,在道路上直线前进。

        县衙门外的火盆还在燃烧,只是县衙外根本就没有什么守卫。

        梁宽伸出手,示意身后的士卒减缓步伐。

        杨沫看向他,都杀到人家门口了,怎么还有临阵退缩?

        “梁参军,这是何意?”

        “有些奇怪。”梁宽皱着眉头道:“今夜门外竟然没有守卫,关平可不是如此治军不严谨之人。”

        “梁参军到底想要说些什么?”杨沫不解。

        “我们当中出现了叛徒!”

        梁宽捏着环首刀的刀柄语气沉重:“如此观之,关平定然是提前有了准备。”

        “谁,是赵昂?”杨沫马上就给出了答案。

        关平有了准备,确实是赵昂的嫌疑最大。

        梁宽点点头,也辛亏没有让赵昂一同来攻打县衙。

        多亏了自己的睿智之举,让赵昂去烧粮。

        否则到时候他给你来个背刺,谁也受不了!

        “阿由,你且带三百人杀到赵昂家中去,把他夫人儿子给我擒了,明日一齐找赵昂算账。”

        杨沫想都没想,直接就先把叛徒给控制住。

        今夜突袭县衙,夺取冀城的策略怕是泄露了。

        突袭改成强攻。

        但箭在弦上,梁宽也顾不得要阻止杨沫的想法。

        人心散了,队伍就不好带了。

        大家同是冀城人,可有人半途想要背叛这个团体,加入敌对力量,这肯定是不行的。

        必须要杀一儆百!

        “嗯。”

        杨沫他弟弟得了吩咐,便带着三百人继续往前走,截杀赵昂家去。

        梁宽也并未理会,叛徒就该有叛徒的下场!

        “那梁参军,我们现如今可是要杀进去?”

        杨沫对于自家大哥的话是听从的,大哥说在军事上要听梁宽的。

        梁宽早就把关平手中的兵力给摸透了,他手里握有三千人马。

        而马岱手中握有两千人马,还要守卫四处城门以及存粮之地。

        县衙就算埋伏能有多少人?

        只要今夜掌控冀城,就算马超得到消息,领兵杀回来,那也无所畏惧了。

        在看看己方的士卒,足足比关平马岱二人联合还要多上三千人。

        今夜一战,必要活捉关定国,拿下冀城。

        想到这里,梁宽便吩咐道:“今夜只需成功,否则我等家族皆会死无葬身之地!”

        “我等皆是明白。”

        杨沫等人心中更是憋着一口气,打不过马超,我们还打不过你关平吗?

        “把县衙围起来,绝不能放走一人。”梁宽说完之后,众人便不在隐藏脚步声。

        “待到前院厮杀声起,尹奉你在肆机杀进后院。”

        尹奉点点头,遂领着亲卫绕道而行。

        刀盾兵上前,直接推开县衙的大门,涌了进去。

        杨沫一马当先的跟着刀盾兵身后进入县衙。

        不止是县衙外有火盆照明,同样的县衙内也是灯火通明。

        杨沫抬眼望去,只见大厅门口已经聚拢了一些敌军。

        同样是持刀盾顶在前面,他仔细看去,没看见关平。

        “梁宽?”关平站在盾兵之后,高喊一声:“你总算来了!”

        梁宽同样也跟在刀盾兵身后,听到关平的叫嚷:

        “关平,果然是有人把消息透露给你,是赵昂,对吧!”

        听到这个回话,关平倒是大感意外,这些原本共同聚集在一起对抗马超的人,真的已经出现了分裂?

        看来先前的计策是起了作用,成功分化了他们。

        “不是他。”关平笑呵呵的应了一句。

        梁宽心下有些怀疑,忍不住看了杨沫一样,难不成要杀错了!

        不可能的,除了有人透露,关平怎么可能会提前得到消息?

        这下可麻烦了,极有可能会逼反赵昂,错杀盟友。

        关平接着大吼一声:“不是他,还能是谁,可惜告诉我太晚了!”

        梁宽心中刚刚升起对赵昂的一丝歉疚,直接就消灭的无影无踪。

        “哈哈哈,我果然没有猜错。”梁宽刷的抽出环首刀来:

        “纵然你有所准备又如何,我麾下万余人马,足以将你绞杀的一干二净。

        县衙已经被我给围了,若是想要活命,速速放下武器投降,看来刘备的面子上,我饶你不死。”

        关平倒是不着急干磕这波叛军,他需要给四门守军和粮食守军多一些时间,最后反包围这群围攻的叛军。

        最后来个关门打狗!

        万余人马,梁宽可真敢吹!

        不过这也透露出来,大汉天下,哪里的世家他不吃人啊?

        冀城登藉在册的有万户,但是被这些世家豪强掌握的人口,可比冀城明面上的万户要多多了。

        这些个豪强一旦团结在一起,聚集起家中的部曲和奴仆,那可真是大数目。

        “梁宽,我若放下刀,你当真能饶我不死?”关平高声嚷了一句。

        梁宽微微皱眉,他没想到关平会顺着他的话说,遂直接开口道:

        “关平,我说是真的,我们为何叛乱?只因为马超他擒我家园。

        故而我等只针对马超,不针对你们任何一人,你若投降,我定不会为难于你!”

        “不行,空口百牙的,我不信你。”

        “那你要如何?”

        “梁宽,你得给我立字据!”关平微微挑眉,忍住笑意。

        “立字据?”

        梁宽眨眨眼,他也是不着急与关平死磕,如果能继续哄骗住他,结果也不错。

        只要夺取冀城四门的控制权,关平他就翻不起什么风浪来。

        就算他想反抗,那也是关门打狗!

        别忘了,这里是冀城,而关平不过是个外乡人,能有什么民望?

        “我没带笔墨!”梁宽躲在盾牌后。

        杨沫有些不理解,小声道:“梁参军,我们一拥而上,直接擒了关平,不好吗?”

        “别着急,我这是在让他放松警惕。”梁宽小声嘀咕了一句:“晾他也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杨沫点点头,梁宽都把马超给哄骗住了,哄骗关平显然也不在话下。

        他本意是想着兄弟伙并肩子上,不用跟关平讲什么道义,直接把关平就给生擒了。

        但是现在只能耐着性子听梁宽的话。

        “我屋子内有笔墨,你可以过来写字据。”

        听到这话,梁宽却是放声大笑:“关平,你真当我是三岁小孩吗?

        想要诓我过去,还是在拖延时间,等着有人来救你?”

        梁宽没等关平回答,直接自答道:

        “不用想了,冀城四处城门以及粮仓皆在我的手中,听到喊杀声了吗?”

        此时,城中果然传来一阵阵喊杀声,一处厮杀响起,瞬间就点燃了冀城豪强叛乱的热情。

        整个冀城仿佛都陷入了厮杀的狂欢当中,唯有城中心的县衙,还是一片寂静,不见丝毫金革之音。

        “关平,马岱他自顾不暇,怎么可能会来救你!

        至于马超,他早就领兵前往上邽县去救他的一家老小了,怎么会管你?”

        关平挑挑眉,县衙根本就装不下两千人,就留了一千人在前后院埋伏,等着他们进来。

        能拖多久是多久,总归拖延的时间越长,对自己也越有利。

        关平直接派人控制了两处城门,就是为了多给自己留条后路。

        “梁宽,你没有诚意!”

        “关平,我都这般劝你了,如何还没有诚意?”

        “既然你胜券在握,为何不敢进入厅内,亲自与我写下字据?”

        “我岂会不知你想擒住我,作为威胁,这点小把戏,还是不要耍了。”

        “看来梁参军就是在诓骗我了,什么万余人马,什么控制冀城四门。

        如今在你手中的,怕是一处都没有,想让老子相信,你得拿出凭证来!”

        “关平,都死到临头了,你还有什么可猖狂的?”

        梁宽也并未阻止,此时惊扰关平的目的已经达到了。

        既然关平他不识好歹,那索性就打他一波,让他瞧瞧什么叫真正的孤立无援!

        杨沫紧接着大吼一声:“你可敢与我出来一战!”

        “放箭!”

        关平吩咐了一声,紧接着一支响箭从身后射起,飞上天空。

        嘹亮的响声一下子就惊醒了众人。

        屋顶上霎时出现许多弓弩手,齐齐向着涌进来的敌军射去。

        居高临下的射击角度,单纯靠着抵在地上的长盾是阻止不了的。

        箭矢纷飞之下,杨沫等人只能靠着前面的盾兵护住自己。

        至于那些手执长矛的士卒,皆是抱头鼠窜,倒在地上。

        箭雨洗礼过后,关平大吼一声:“随我杀!”

        刀盾兵齐齐上前,与叛军厮杀在一起。

        梁宽气的咬牙大恨,自己方才就不该听关平胡说八道。

        本想着是让他放松警惕,没想到自己被他给放松警惕了!

        大意了!

        梁宽举着环首刀大吼道:“生擒关定国者,赏万金!”

        这个吸引力,对于他家族这些私兵而言,绝对最大的诱惑。

        杨沫却是不管那个,他早就盯着关平。

        见他带头冲锋厮杀,遂大吼着叫他宗族兄弟与他并肩子上,一起擒获关平。

        关平手持青龙偃月刀,直接一刀劈开了冲向自己的叛军。

        杨沫没想到三弟就这么没了。

        一刀没!

        “关平,我杨沫誓要杀你以祭奠我三弟的在天之,老五!”

        杨沫还没来得及把狠话放完,关平又把他的一个兄弟砍死了。

        “关平!”杨沫咬牙捏着长枪,还没轮的他上。

        老七也没了!

        “我誓要杀你,老四呐!”

        杨沫只觉得一口气憋在胸中,无处发泄。

        围攻关平的杨家七兄弟,眨眼间直接就死了六个。

        只剩下杨沫一人,身上也是三处伤口,若不是亲兵护住,他怕是也命丧关平的大刀之下。

        杨沫发现他放狠话的速度,一点都跟不上关平砍人的速度。

        怎么会差距如此之大?

        想他杨家子弟,那可是个个习武,在这凉州之地,不习武,家族怎么能够站得稳?

        但他万万没想到,几个兄弟还是被关平切瓜砍菜一般,给砍死了。

        此时预设的火盆与火把还在燃烧,关平并没有领兵冲杀出县衙之外,外面可就分不清敌我了。

        梁宽见杨家几兄弟非常麻溜的死在关平的刀下,一时间也没有想要上去与关平搏命的想法了。

        他心下更是惊诧,之前想要活捉关定国的想法早就被抛之脑后了。

        此子的武艺竟然不在马超之下,杨家兄弟的身手,梁宽也是了解的。

        否则杨阜也不会留下他的兄弟们,作为梁宽的辅助。

        目的就是为了增加取胜的比重。

        可万万没想到,就这么悄无声息的死在了关平的刀下。

        梁宽只能不住的宣扬用万金来刺激身后的士卒,让他们冲杀。

        可惜就在这个狭窄的地方,无论梁宽聚集了多少人马,都无法发挥出应有的优势兵力。

        翻墙而入的士卒更是不在少数,可终究没什么战斗力。

        就算是杨沫梁宽等人,也是把主要战力放在他们豢养的这些私人带甲部曲身上。

        可现在这些人当真是遭不住关平的带头砍杀。

        被逼的想要县衙,可惜被万金刺激的奴仆手持长矛争先涌入县衙。

        一进一退之下,误伤是在所难免的。

        就算是带甲士卒,也遭不住身后人的胡乱捅杀。

        最不怕死的人,带头冲锋的好手已经死的差不多了。

        剩下的披甲部曲见到身后的袍泽死于奴仆之手,有些发狠的继续向关平冲杀,有些则是向着身后的人杀去。

        整个现场都乱成了一锅粥。

        总之被夹在中间的人,需要前后击剑,可惜终是背腹受敌,惨死在地。

        屋顶上的士卒朝着街道外的叛军射击,更是阻断打乱了街上火龙的阵型。

        除了披甲的私人部曲,大多都是一些奴仆拼凑而来的人。

        这些人哪里经历过这种阵仗?

        顺风仗还可以耀武扬威以壮声势,可是一旦逆风,他们很难发出战力。

        杨阜大声吼道:“关平,我不杀你誓不。”

        带仇恨的声音戛然而止,关平一脚蹬开死尸,奔着挥刀的梁宽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