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他从地狱里来在线阅读 - 023:我不想吓你

023:我不想吓你

        客人在后背纹了一只鹰,结束后,戎黎拿了手电筒,关灯下楼。楼梯的扶手上挂了一把伞、一盒包装精致的蛋糕,他只瞥了一眼,就目不斜视地路过了。

        门一打开——

        “你你你你好!”

        是镇长家的小闺女宋岛岛,她慌慌张张,结结巴巴:“我我我我买糖。”

        镇长家有四个闺女,就数这个小闺女最出息,名牌大学毕业,自己创业开公司,名头都传遍整个镇了。

        可她这面红耳赤、眼神闪躲的样子,怎么瞧都像地主家的傻闺女。

        戎黎说:“打烊了,明天再来。”

        她放下一袋苹果,然后拔腿跑了。那速度,百米冲刺似的,一溜烟地,人影就没了。

        地上搁的那袋苹果各个又大又红。

        戎黎看了一眼,拎起那袋子,扔在了门口不远处的垃圾桶上。扔完后他折回去,关灯,锁上店门,回家。

        走了几步,他停下脚,抬头看夜幕。

        又下雨了。

        他掉头回去,开门进店,也不开灯,提着手电筒,去拿了挂在楼梯扶手上的雨伞,“顺带”拎走了那盒提拉米苏。

        小镇的晚上很安静,没什么路人,雨滴淅淅沥沥,路灯昏黄朦胧。南方雨多,尤其是小雨,风一吹就散成了雨雾,笼着整个小镇,远处是葱绿的玉骢雪山,近处是雾茫茫的白滇河,山水之间天然雕饰,自有一股人间仙境的飘渺感。

        突然,有人惊叫。

        “小偷!”

        是位女士,在求助。

        “抓小偷!”

        戎黎回头,看了一眼,把卫衣的帽子扣上,收回目光,继续走他的道,视而不见。

        耳边吵吵嚷嚷,他置身事外,眼皮都没抬一下。

        为什么不帮?

        为什么要帮呢?跟他有什么关系?

        这就是他,毫无同理心。心理医生诊断:他趋近于零度负面p型人格,医生还取了个别称,不主动犯罪但随时可能犯罪的潜在犯罪分子。

        他可比小偷危险多了。

        叩、叩、叩。

        秋花老太太听见了敲门声,从堂屋出来:“来了来了。”

        老太太打开院门。

        戎黎站在外面,手里撑着一把黑色的伞,下雨天水汽重,他眼眸潮湿,卫衣帽子下的脸透白。

        唇红脸白,乍一看,像从画里走出来的吸血鬼。

        秋花老太太说:“关关已经吃完饭了,在看电视呢。”

        戎黎提着手电筒,进了屋。

        “刚刚关关他二姑来过了。”老太太感慨地说,“人走了之后,关关就搁那掉金豆子呢,怪可怜的。”

        戎黎脚步停下,眼眸低垂,看着地上晃动的光束:“他可不可怜,跟我有什么关系?”

        一个共情能力几乎为零的人,还能指着他设身处地吗?他没有同情心,完全没有。

        戎关关跟着他,就算不被他教坏,也不会安全。

        秋花老太太愣在了原地,难以置信,戎黎虽然平时性子淡,但随性话少,不与人为善,也不与人为恶。

        “戎关关,”戎黎没有进屋,“出来。”

        掉了金豆子的戎关关眼睛是肿的:“哥哥。”

        “拿好东西,回去了。”

        “哦。”

        戎关关去拿书包,跟着戎黎回家。

        一把伞,一大一小,一个走着,一个跑着。

        徐檀兮还在犹豫要不要敲门。

        戎关关从秋花老太太家出来就看见她了:“徐姐姐。”

        她撑一把红伞,站在戎黎屋下,大衣很长,过了膝盖,身上系着黑色缎面、红色绣线的兜帽斗篷。

        她说:“汤炖多了,我给关关盛了一点。”

        戎黎没接话。

        戎关关看了看他的脸色,才伸手去接保温饭盒:“谢谢。”

        “不用谢。”

        地上有水洼,徐檀兮提着裙子走下石阶。

        戎黎:“等等。”

        她停下,红伞往后倾,露出回首的眉眼。

        戎黎把那块拎了一路的提拉米苏放在了保温盒上面,对戎关关说:“你先进去。”

        戎关关哦了一声,抱着汤和蛋糕进屋去了。

        戎黎带上院门,把手电筒放在门口,收了伞,递给徐檀兮:“还你。”

        雨下得不大,但没停。

        徐檀兮接过他递来的伞,踮起脚,举高了自己那把伞,向他那边倾斜:“一定要送走关关吗?”

        “嗯。”

        这个事儿,他不想谈,还完了伞,扭头就回。

        “先生。”

        他停下:“还有什么事?”

        她其实没有立场,只是理智压不住盘踞在心头的不忍:“深秋天凉,先生小心身体。”

        不要穿那么少,不要冷到腿。

        她只是很短暂地看了一眼他的腿,他就猜到了,眼神陡然就变了,不再懒懒散散,变得咄咄逼人:“戎关关跟你说什么了?”

        她只是安静地看着他,他就像只刺猬,敏感、尖锐,而且毫无安全感,不肯让任何人靠近他的领地。

        他走上前,站在雨雾里,用调侃又嘲弄的口吻问她:“你同情我啊?”

        “不是。”徐檀兮目光不躲,“只是明白了你为什么要送走关关。”

        “为什么?”

        “你怕他变成第二个戎黎。”

        他突然笑了,目光很冷:“徐檀兮,不要揣测我。”他走上前,俯身,贴近她耳边,“我有太多样子你没见过,别踩我的底线,我不想吓你。”

        徐檀兮僵硬地站在伞下,任由雨滴打湿裙摆。

        戎黎说完就进屋了。

        她是很不一样,是唯一一个他能在夜里看清楚的人,她多多少少会左右他,可那又怎样呢?不管是谁,都不会是他的变数,一个已经堕入地狱的人,对这个世界最后的善意是临死前不抓住任何人的手。

        “哥哥。”

        戎黎一进来,偷听的戎关关立马往后退。

        他扫了一眼那个提拉米苏,命令:“把蛋糕给我吃掉。”

        “现在就吃吗?”他好饱。

        “嗯。”

        戎关关愣愣地:“哦。”

        戎黎去了厨房,洗了把脸,出来的时候,外面的狗突然吠起来,可能因为晚上看不大清楚,他听力格外的好。

        “真巧啊,小姐。”

        是白天在纹身店被他砸的那个人。

        戎关关:“哥哥。”

        戎黎脸上的水没擦,水滴顺着轮廓往脖子里滚:“回你房间,把门关上。”

        ------题外话------

        ***

        戎黎:“你是不是觉得你很了解我?”

        徐檀兮:“不是吗?”

        戎黎:“我的身体你就不太了解。”

        徐檀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