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我眼里只有金子在线阅读 - 第495章 动人

第495章 动人

        齐欢和金翎出了梁王宫,一路朝西。

        路上齐欢三言两语的将他和广毓一起沐浴的事说了。

        “人心都是肉长的。”齐欢叹道,“我也是掀开了自己的伤疤给他看,让他珍惜眼前人。再加上你又给他说了你和她母妃不能共存的话,他自然是良心发现的,要和你断绝关系了。其实最主要是他都做到这样了你还是对他毫无感情,他也就明白了。”

        “广毓是个好孩子!”金翎叹道,“他一定会幸福的。”

        为了赶在城门关闭之前出城,路过金家的时候,金翎和齐欢也只进去和金老夫人金兴夫妇说了几句话,就带着蕊儿等人急匆匆的赶路了。

        金陵城朝西渡过通渠就是临淄的地界了。

        事先已经安排好了,仪仗卫队等有序的过了河。

        齐欢和金翎回到齐宫的时候已经是第二早上了。

        车上睡了,两人也不觉得困倦,也就没有再睡回笼觉,而是坐在窗下喝茶闲聊。

        林芷见齐欢和金翎没睡上前回道:“昨日收到刘逸差人传来的消息,刘夫人前夜生下一位千金。传信的人说了,刘逸会在三桥镇给女儿办满月,以免节外生枝,两位殿下就不要去了。多送点礼就行了。”

        听到最后一句话齐欢就笑了:“这倒像是刘逸的话。”

        金翎双手托腮道:“他能这么快有女儿应该感谢我们这两个大媒人才对,居然来讨礼物了,真是恩将仇报了......”

        “没错!”齐欢笑道,“林芷给他回信,让他多给我们送些喜蛋过来......”

        日光高起,齐宫一片祥和。

        应天皇宫内。

        夏承佑已经结束了早朝来到了归祥殿。

        这几日他一直有收到金陵城的线报。

        长公主回金陵城过寿合城相迎。

        梁王世子和齐王当众打斗,满城围观。

        长公主寿宴齐王和金翎当众宣誓生死相依,梁王世子从中作梗。

        梁王世子惊马受伤,金陵城全城戒严搜拿凶徒。

        梁王囚长公主与梁王宫,齐王花楼私会金陵城第一佳人。

        金陵城第一佳人涉险谋害梁王世子,被全城通缉。

        齐王亲赴梁王宫接出长公主......

        每一个消息都是那么火爆。

        夏承佑每收到一个消息就给夏太后汇报一次。

        “接出来就好!”夏佑拿着刚刚收到的线报笑道,“要不然梁王较起真来,还真不知道怎么收场呢。”

        “那个第一佳人还是没有拿到对吗?”夏太后更关注龙金凤有没有被抓到。

        齐欢给梁王写信的时候顺便也给夏太后写了一封密信,告知夏太后,金陵城第一佳人袁琴就是龙金凤,让夏太后多加注意。

        “还没有!”夏承佑摇头,“迟早的事,皇祖母不必忧心。”

        “不能掉以轻心!”夏太后摇头,“虽然目前来看一切都风平浪静的。但是你也看到了,鲁王来为大将军发丧的时候,那几度哭的昏死过去的情况,就像是大将军死的多冤屈似的。奶奶觉得,大将军有不臣之心,就难保他儿子就没有了。这些年大将军到底有多少人手,我们也不是全然知晓。鲁王不得不防。”

        “这个不难!”夏承佑笑道,“鲁王不是还没走吗。找个由头将他软禁了就是!”

        “嗯!”夏太后点了点头,“你没说要杀了他,奶奶很是欣慰,我们佑儿越发懂的为君之道了。”

        “有皇祖母教导,佑自然会越来越好的!”

        “那个鬼医!”夏太后又道,“一日拿不到他,奶奶这心里都不踏实。”

        “他都那么大年纪了!”夏承佑笑道,“就是他有仙丹也活不了多久了吧。”

        夏太后道:“我们要做的是尽快拿到他!你要知道,他擅长制毒,又善于易容,防不胜防。此外,他不是一个人,徒子徒孙也不在少数。他和那个龙金凤一起,还不知道能搞出多大的乱子来。他们连梁王世子都险些杀了,还做出嫁祸给齐王的假象。单是这一件事,若是成了,你想到后果有多严重吗。”

        “她已经露了面,我们防着就是了!他们如此高明还不是被揭穿了。梁王不会放过她的!佑儿就不信,还真的拿不住她了!就算他们两个联手,也最多是这样栽赃嫁祸暗害的上不了台面的事。我们只要看好鲁王,他们就没有助力,成不了大事的。”

        “嗯!”夏太后点头,“你知道怎么做就可以了。去吧。”

        夏承佑离开的时候,不由又朝着侧殿看了看。

        侧殿的门窗都是开着的。

        可以看到往来的宫人穿梭,却是看不到吕兰芝的身影。

        上次和吕兰芝同车回来之后,夏承佑就没有再见吕兰芝了。想到这里,夏承佑抬步朝着偏殿走去。

        夏承佑去了偏殿,夏太后就得到了消息。

        “再过几个月,贤贵妃的孝期就满了呢。”莫离一旁低声道,“是不是要提前给贤贵妃准备宫院了。”

        “备着吧!”夏太后点了点头,“你挑几个,让她选一个。只一条,离哀家不要太远,这样皇上来给哀家请安就可以直接去她那了。哀家还是觉得贤贵妃更适合做皇后。”

        “奴婢也瞧着,皇上对贤贵妃很是倾心呢。贤贵妃虽然没有承宠,但是所有的赏赐都是和容贵妃一样的。还好只有几个月了。若是时间长了,容贵妃那边一直没有身孕怕是也说不过去了。”

        “嗯!”夏太后长出了一口气,“他们二人同心,哀家也就能省很多心了。”

        这边夏承佑进来的时候,吕兰芝刚刚沐浴完准备就寝。听到夏承佑来了,吕兰芝也是吃了一惊,连梳妆都来不及,只穿了件外裙就迎了出来。

        刚刚沐浴后的吕兰芝长发湿哒哒的披散着,整个人出水芙蓉一般,身上还留着沐浴时的香气。

        夏承佑不由伸手上前将吕兰芝拉了起来:“爱妃无须行此大礼,朕就是顺路来看看。”

        吕兰芝只低头回了句:“多谢陛下!”

        灯光柔柔,美人怯怯。

        夏承佑越发觉得吕兰芝比浓妆艳抹的苏蓉更加诱人了。

        “早些休息!”夏承佑和声道,“朕明日再来看你!”

        夏承佑拍了拍吕兰芝的手,抬步离去。

        他是一国之君,就算是喜欢谁,也不能表露的太过明显。否则,那个人肯定会恃宠而骄的。再说了,吕兰芝这样小心翼翼,怯生生的样子最是动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