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上帝加我好友在线阅读 - 第35章 二进宫

第35章 二进宫

        “你说的没错,还真是山水有相逢。”

        车内,舒窈望着前方的警车,淡淡道:“你才出去几天?一个星期好像都没有吧?就这么快又撞到我手里了。”

        显然,她对温良上次被释放时的豪迈宣言还记性犹新。

        被一个女人惦记,尤其是被一个当警察的女人惦记,这明显算不上什么好事,可或许是因为温良觉得自己光明磊落一身坦荡,也没流露出什么心虚害怕的表现。

        “舒警官,这只能说明咱俩有缘,东海几千万人口,哪怕生活在一座城市里,很多人一辈子恐怕也没有碰面的机会,可咱们在短短一星期内能撞见两次,确实是太过难得了,不是有科学家说每个人身上都有一种磁场吗?我估计咱俩的磁场应该属于相互吸引的类型。”

        舒窈笑了,睨了他一眼。

        “挺会说话的,平时没少哄女孩子吧?”

        温良轻叹一声。

        实不相瞒舒警官,我现在还是单身。”

        “噢?”

        舒窈挑了挑眉,笑容不冷不热的道:“刚才拉住你的那个女的,难道不是你的女朋友?”

        “她不是,只是普通朋友而已。”

        温良很快道。

        “普通朋友。”

        舒窈笑了下,嘴角挂着嘲讽。

        “在你们这些玩世不恭的公子哥嘴里,是不是身边的每个女孩都只是普通朋友?”

        “舒警官,你这问题我无法回答你,因为我可不是什么公子哥。”

        温良一边和舒窈说着话一边开车不紧不慢的跟在警车后面,似乎完全没有畏罪逃跑的打算。

        不是公子哥?

        不是公子哥,这种年纪开得起这么豪华的超跑?

        舒窈更加确定这就是一个满嘴谎话的货色,而且虚伪!

        “说句比较寒碜的话,这么好的车,我还是头一次坐。”

        舒窈道。

        温良扭头看了她一眼。

        “舒警官说笑了,以舒警官的本事,想坐这样的车,那还不是轻轻松松的事,只是舒警官愿不愿意罢了。”

        这话,可就有点意味深长了。

        舒窈眼神跳动了下,脸色骤然冷了几度。

        “我劝你最好把态度摆端正一些。你知不知道就凭你刚才的话,我就可以告你涉嫌侮辱公职人员?”

        “舒警官,你可千万别误会,我完全没有任何侮辱你的意思,如果引起了什么误解,我真诚的表示道歉。”

        温良立即道,态度非常诚恳。

        舒窈冷声道:“我警告你最好老实一点,这次和上次可不一样,涉嫌故意杀人,一旦罪名落实,你这辈子就别想再出来了。”

        “舒警官,你别吓唬人了,那个高度,杀得死人吗?再者说,他真的是自己摔下来的,不关我的事。”

        舒窈冷笑一声。

        “行,我们警方不会错怪一个好人,也不会放过一个坏人,究竟谁在说谎,我们一定会查个水落石出的。”

        温良点头。

        “我也希望舒警官能够查明真相,还我一个公道。”

        舒窈瞥了他一眼,不再出声。

        温良也没自找没趣。

        一路无话,两辆车一前一后进入汇安分局。

        “砰。”

        下车后,舒窈甩上车门,指着温良立即命令道:“把他给我先关起来,待会我亲自审问,把这几个人给我带到问询使来!”

        “是!”

        几个警员走过来,推搡着汤晓龙几人。

        “进去。”

        汤晓龙朝里面走去,与此同时,扭头朝温良看了一眼。

        只是为何,他的眼神不再凶狠,而是透着思索,透着疑虑。

        “请跟我走。”

        一个警员走到站在兰博基尼旁边的温良面前,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性格的原因,他的态度就要客气许多。

        温良点头一笑。

        “麻烦了。”

        ……

        温良被带走后,顾横波也顾不得上班了,立即去了一家比较有名气的律师事务所,花了十万,聘请了所里的一个王牌律师。

        “顾小姐,首先得讲清楚,这十万块只是将温先生保出来的钱,并不括日后诉讼的费用。”

        虽然觉得有点肉疼,但想到温良临走时交代的话,顾横波还是咬牙点了点头。

        “没问题。”

        “既然如此,顾小姐可以回去等消息了,今天温先生一定能够出来。”

        律师的语气很成竹在胸。

        “你们真的能够保证吗?”

        “当然,如果温先生今天没出来的话,十万块我们全数退回。”

        见对方回答得斩钉截铁,顾横波这才交了钱,然后离开了律师事务所。

        下午三点。

        审完汤晓龙几人的舒窈正紧锣密鼓的打算提审温良,结果却被告知了一个让她始料未及的消息。

        “什么?!他是嫌犯!你们凭什么就这么把他给放了?!”

        舒窈满脸难以置信,同时也怒不可遏。

        几个警员胆战心惊,但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回答道:“顾队,赵队已经审过他了,发现其中存在太多疑点,再加上他的律师来了,所以就把他先给放了。”

        “我不是说过这个案子我亲自来审的吗?!”

        “舒队,我们也和赵队说过了,可是赵队说这是舒局下的命令……”

        舒窈闻言一怔,继而满脸的怒容的闯进了副局长办公室。

        “你凭什么就这么把我抓的人给放了?!”

        副局舒正廉吓了一跳,继而头疼的皱了皱眉。

        “进来不知道先敲门吗?”

        “我在问你,为什么把我抓的人还放了!”

        舒窈胆子很大,搞不清楚的,恐怕还以为她才是领导。

        舒正廉无奈,要是别人敢这么目无尊卑,他早就发作了,可奈何这位是他的掌上明珠。

        “你先回答我,你凭什么抓的人?”

        舒窈不假思索的道:“他从二楼将人给丢下来,涉嫌故意伤害!”

        “证据呢?”

        “受害者亲口指认,难道还会冤枉他不成?!”

        舒正廉沉声道:“你审问受害者的口供,我已经看过了,受害者分明说是因为自己脚滑,因此才会撞向玻璃,期间你所说的凶手就在旁边,因此手碰到了他,可因为当时情况紧急,就连受害者自己都说无法确定对方伸手是想拉他还是想害他,你凭什么就能一口咬定这不是一场意外?”

        舒窈一时间无话可说。

        她也搞不明白,为什么在那家中介公司门口,那个受害者还一口咬定自己是被推下来的,可为什么到了这里后,说话就开始变得似是而非模棱两可起来。

        “我们警方办案,切忌不能带个人主观色彩,务必要拿证据说话,今天,我先放他回去了,要是案情有什么进展,再抓他回来也不迟。”

        舒正廉刚正不阿的说道。

        舒窈被说得理屈词穷,只能愤恨的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砰!”

        门被大力甩上。

        “这丫头。”

        舒正廉摇了摇头,继而端起茶杯喝了口茶,眯起眼,一脸的享受之色。

        一千多一两的毛尖,这味道怎么可能不美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