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上帝加我好友在线阅读 - 第33章 先礼后兵

第33章 先礼后兵

        听这声音就明显是有人闹事。

        和顾横波对视了一眼,温良不动声色。

        “走,出去看看。”

        两人走出接待室,来到办公大厅。

        当看到大喊大叫的正主,温良忍不住笑了一下。

        “我说的没错吧,你见过哪个亿万富翁是这么找场子的?”

        来闹事的不是别人,正是被他昨晚在酒吧里砸了一瓶子的那犊子,现在脑门上还被纱布包着,形象颇为滑稽。

        “你们干什么的?找我们顾经理干什么?”

        有男职工面色不善的道。

        “我劝你不要多管闲事,让顾横波给我出来!”

        汤晓龙眉目阴翳,身后跟着四个马仔,每个人长相都比较凶恶,并且身上都带着一股匪气,一看就不是什么良善之辈。

        顾横波正要上前,可是温良却将她给拦住。

        “我去吧,人是我打的,自然我来解决,你先报警。”

        顾横波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那你小心点。”

        “放心吧,你们店里这么多人,他还敢怎么样不成?”

        温良不以为意道,随即朝前走去。

        顾横波拿起手机开始报警。

        “哥们,有话可以好好说,堵着人家大门大呼小叫,你这还让不让人做生意了?”

        温良穿过人群,在六七步外停下脚步。

        “是你!”

        看到他,汤晓龙顿时目露凶光,那架势就像是看到杀父之仇,恨不得将温良碎尸万段。

        “哥们,你认识我?”

        温良目露意外,像是得了失忆症。

        汤晓龙指了指自己被纱布包着的脑门。

        “昨晚在米乐迪,你小子够狠的啊,一瓶子差点把我送去阎王那报道了,你不会这么快就忘了吧?”

        瞅着他的脑门,温良像是才回忆起来,歉意的笑道:“哥们,抱歉啊,昨晚我喝得比较多,所以下手重了些,不过你可以放心,下次我一定轻点。”

        还他妈下次?!

        汤晓龙脸皮抽搐了下,阴恻恻的盯着温良。

        “小子,我看你是不知道马王爷长了几只眼啊,是真打算与我汤晓龙碰一碰?”

        “误会,绝对是误会。”

        温良陪笑道:“汤哥是吧?昨晚的事,我确实感到抱歉,这样好吧,你的医疗费我全部承担。”

        他似乎打算息事宁人。

        可对方哪肯这么轻易就善罢甘休。

        “你觉得给我开了瓢,就赔个医疗费就完事了?这天底下哪这么好事!”

        汤晓龙眼神阴翳。

        “这事你不给我一个满意的交代,你们这店就别想开下去了!”

        显然,这个汤晓龙绝不是什么亿万富翁,而是一个草莽恶霸。

        并且他今天过来,摆明是来敲诈的。

        “姓汤的,你说够了没有?!”

        这个时候,打完电话的顾横波快步走了过来。

        “昨晚的事情,谁是谁非你自己心里清楚,假如不是你动手动脚,他怎么会用酒瓶砸你?”

        “你少他妈血口喷人!”

        虽然确实是自己心怀不轨,但在众目睽睽之下,他又怎么可能承认?

        汤晓龙当即怒骂道:“明明就是你存心勾引我,引诱我买你的房子,结果被我识破后就恼羞成怒的让这小子把我打成这样,你们爱家的人都是这么工作的吗?”

        “你……!”

        见这家伙颠倒黑白倒打一耙,顾横波气的脸都青了。

        温良轻轻拍了拍她的手。

        “汤哥,你看要不这样,我们上楼坐下来慢慢的谈。”

        汤晓龙看了他一眼,冷哼一声。

        “走!”

        他耀武扬威的带着四个马仔率先朝二楼走去。

        “冷静点,我来解决。”

        温良低声对顾横波道,然后跟了上去。

        “你们继续工作。”

        顾横波深深吸了口气,忍住怒意,也上了二楼。

        “汤哥,这事我觉得我们彼此需要安静的谈一谈,兄弟们就不必进去了吧?”

        走到办公室门口,温良停下脚步笑着道。

        汤晓龙有恃无恐,吩咐道:“你们就留在门口。”

        “是。”

        几个马仔守在办公室外,温良顾横波以及汤晓龙走了进去。

        “去,给汤哥倒杯茶。”

        温良发号施令道,像他才是这里的主人。

        要自己给这个恶棍加色狼倒茶?

        顾横波难以置信的看向温良,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

        温良面色平淡。

        “愣着干什么?去啊。”

        咬了咬牙,顾横波最后还是选择了忍辱负重。

        “汤哥,坐。”

        温良随即对汤晓龙客客气气的道,将变脸的功夫发挥到极致。

        就连汤晓龙都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人了。

        昨晚干净利落甩了自己一酒瓶的,真是这面前这小子?

        “我的要求很简单,医药费加精神损失费,一共二十万,赔了这笔钱,昨晚的事,我可以不再追究。”

        兴许是觉得温良的态度还不错,坐下后,汤晓龙的面色不再那么凶狠,很快提出了自己的条件。

        “二十万?”

        温良挑了挑眉,笑道:“这个好说。”

        汤晓龙眼神闪烁了一下。

        这小子如此轻松的答应,自己的价码是不是开少了?

        “除了二十万外,我还有一个要求。”

        他看向拿着水杯走过来的顾横波。

        “她还得陪我一晚上。”

        顾横波闻言一惊,再也无法控制情绪,强忍住把水泼到对方头上的冲动,怒声道:“你做梦!”

        汤晓龙冷笑一声。

        “别这么着急答复,去外面打听打听我汤晓龙是什么人。我这已经是在给你们机会了,如果不识相的话,别怪我心狠手辣。东海很大,消失一两个人,是掀不起什么浪花的。”

        不得不承认,这厮说这些话的架势,还真有一副江湖大哥的派头。

        顾横波脸色一变。

        这社会的罪恶一面,她虽然没有经历过多少,但好歹也听说一些。

        就算是一些商业大佬都不愿意得罪在江湖里混的人,更何况是她。

        变得有些惶恐不安的顾横波下意识朝温良看去。

        这种情况下,温良无疑成为了她唯一的依靠。

        “汤哥,没得谈了吗?”

        温良心平气和的问道。

        “没得谈。”

        汤晓龙回复得斩钉截铁,霸气侧漏,可是他似乎忘记了昨晚才发生的教训。

        他话音还未落下,前一秒还毕恭毕敬的温良便突然暴起,掐着汤晓龙的脖子将他提了起来,然后拽到了落地窗前。

        汤晓龙甚至没法喊叫。

        “你、你想……干什么?”

        因为窒息,汤晓龙脸开始涨红,脖子上青筋凸起。

        “既然汤哥不让我们好过,那大家都别好过了。”

        温良扭头笑道:“从这里摔下去,应该死不了人的吧?如果头没被摔到的话。”

        汤晓龙眼眶放大。

        “你、你敢……”

        街道上,一辆警车已经开了过来。

        然后在顾横波震惊的目光下,一道人影破窗而出,直接被从二楼丢了出去。

        “啊……砰!”

        细碎的玻璃渣散落一地。

        汤晓龙砸落在刚刚停下的警车旁边。

        警车门打开。

        一位靓丽的女警跨出,先是看了眼脚边痛苦蜷缩成一团的汤晓龙,然后抬起头,眯着眼朝这家爱家房产二楼看去。

        二楼空洞处,一道人影站在那里,和她隔空对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