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上帝加我好友在线阅读 - 第28章 女人心,海底针

第28章 女人心,海底针

        ‘冲冠一怒为红颜’后,温良拉着顾横波头也不回的跑出了酒吧,来到停车场,直接上车。

        “嗡……”

        兰博基尼迅速启动,一个飘逸的倒车甩尾,然后扬长而去。

        “你在干什么?!”

        开出老远后,顾横波像是才回过神来,扭头难以置信的盯着温良。

        通过后视镜望了一眼,发现没有人追上来后,温良这才放慢了车速。

        “什么干什么?”

        他疑惑的看了眼顾横波。

        “我不是为了救你吗?”

        “你救我你也没必要这么做吧?你知不知道你把人家的脑袋给砸了?”

        在顾横波的印象里,温良一直属于老实巴交的类型,可是刚才他提起酒瓶不假思索的就把人爆头的场景,无疑推翻了她以前的认知。

        她没想到一个总是被她呼来喝去的家伙居然还有如此暴躁狂野的一面。

        “我要是不那么做,你觉得我们能那么容易脱身吗?”

        温良理所当然的道,似乎刚才的事不值一提。

        虽然踏入社会后,阶级的压制会让人不得不收起自身的棱角,可当年在读书的时候,他也有过一段年少轻狂的岁月。

        当年在学校那会,他和董冬几个就和校外人员发生过一些摩擦,所以刚才那一酒瓶砸下去的时候,他的动作才会那么干脆熟练。

        “可是,你也不能把人给打伤啊!”

        顾横波还是有点担心,那一瓶子她想起来都能感觉到痛,更何况刚才匆忙逃离现场的时候,她分明看到了汤晓龙凄惨的躺在沙发上一脸的血。

        “放心吧,我下手有分寸,不会有事的。”

        温良不以为意的道。

        打也打了,即使这个时候再如何忧虑,也不可能让时光倒流,顾横波不再去想那触目惊心的血腥场面,低头看向还捏在手里的合同。

        “那我的合同怎么办?”

        她悲丧着脸。

        “你给人家一瓶子,爽是爽快了,可是我这一两个月的努力岂不是白费了?”

        显而易见,刚才那一酒瓶下去,她这笔单子可以说是彻底黄了。

        “我的顾大小姐,你到现在还考虑你的合同呢?”

        温良忍不住笑了一下,解释道:“你难道还没看出来,那个男人压根就没打算和你签约,依我看,他就是想空手套白狼,打着买房子的幌子,想从你身上捞点便宜。即使今晚他真的得逞了,我看你这单子最后也签不了。”

        “真的?”

        顾横波将信将疑。

        “男人最懂男人,我不会骗你的。”

        温良打了一下方向盘,转入左车道,不疾不徐的道:“我觉得你们卖房子的,在跟踪一个客户前,首先得对对方进行基本的背景调查,得先确定他是不是有这个资本买下这套房子,这样才能保证自己的付出不是白费力气。而刚才那个男人……你认为哪个亿万富翁,出入夜店这样的场所,连个保镖都不带?”

        听到这,顾横波逐渐变得有些犹豫起来。

        “这么说来,我是被他给骗了?”

        “这年头,招摇撞骗的人实在是太多了,也不全是你的错。吃一堑长一智,以后多加注意就行了。”

        温良笑着道。

        顾横波呼出口气,将那份合同放进包里。

        “我本以为这是我事业腾飞的一个机会,没想到……”

        她眼神黯然:“是啊,整个东海卖房子的那么多人,即使真有这么大的生意,又凭什么落在我身上。”

        温良看了她一眼。

        “这就灰心丧气了?这可不像是我认识的顾大小姐,一次挫折也算不了什么,东海可是一座充满奇迹的城市,小人物逆天改命的故事,几乎每天都会在这座城市上演,要对未来有信心,要对自己有信心。”

        顾横波顿时被逗乐了,忍俊不禁的白了他一眼。

        “是,您现在可是名副其实的大少爷了,开七百万的豪车,自然可以高高在上的对我们这样在社会基层摸爬滚打的小老百姓洒一些心灵鸡汤了。”

        她靠在座椅上,望着车水马龙的街道,长长叹了口气。

        “我要是像你这样,家里留了一大笔遗产给我继承,那我也能做到比谁都乐观。”

        温良笑了一下,视线忍不住在顾横波异于常人的高耸处扫了一眼。

        胸大无脑这句话还真是没说错,他随口编的这么一个扯淡的借口,她居然就真的信了。

        “你也别太心急,你是一个女人,而且长得这么好看,指不定明天就能遇到一个家财万贯的白马王子,成功的嫁入豪门了。即使出身不行,但至少还有婚姻这么一个可以改变命运的机会嘛。”

        对此,顾横波呵呵冷笑了一下。

        “你真当我傻啊,豪门如果真的那么简单嫁进去,那所有女人都不用努力了。谁都知道,越是有钱的家庭,越是讲究门当户对。”

        温良诧异的瞟了她一眼,有种另眼相看的意味。

        他没想到以前整天囔囔着要嫁入豪门的顾横波居然还有这种觉悟。

        “那不一定。”

        收回目光,温良嘴角微翘,揶揄道:“要做豪门少奶奶,或许确实要求高点,但如果给一些有钱的老家伙续弦的话,或许就没什么门户之见了。”

        “你怎么不去死!”

        顾横波顿时横眉怒目的拿包砸了他一下。

        “别动,我在开车呢!”

        温良连忙道。

        “你把我当什么人了!”

        顾横波恶狠狠的剜了他一眼,不怀好意的揣测道:“就你这种扭曲思想,我怀疑你这车不会是给富婆包养来得吧?”

        温良哭笑不得。

        “你觉得就我这颜值,值七百万吗?”

        “谁知道呢。”

        顾横波冷声道:“指不定人家富婆眼睛是瞎的呢。”

        温良笑着摇了摇头,没再接茬。

        回到小区,把车停好,两人乘电梯上楼。

        顾横波像是又变回了从前那个样子,刻意与温良保持一定距离。

        “你什么时候搬走,最好提前通知我一声,我好寻找新的室友,一万块一个月的房子,我一个人可住不起。”

        回到家,扔下一句话,顾横波就进了屋。

        “砰!”

        主卧门被重重的摔上。

        温良莫名其妙,感叹女人心真是海底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