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上帝加我好友在线阅读 - 第24章 不解风情

第24章 不解风情

        走出餐厅。

        晚风清凉。

        这一顿饭花的比上次显然要贵多了,根本没吃多少东西就花了一千多大洋。

        当然,依然还是温良付的钱。

        虽然余徽音提过她来结账,可是作为一个爷们,温良还是做不出吃‘软饭’的事。

        他虽然穷,但在这方面,一直以来都非常有骨气。

        “余小姐,现在时间也不早了,要不……”

        饭也请她吃了,温良想着这娘们也该满足了,是时候各回各家了,可是余徽音似乎并不想这么早就回去,像是随口般说道:“现在才八点不到,这么早回去也睡不着,要不我请你去看电影吧?”

        温良挑了挑眉。

        吃饭、看电影……这本来是他相亲那天所打算的套路。

        难不成这娘们真看上他了?

        他虽然不是太懂女人,但起码也明白一个女人是不大可能主动提出去和一个比较反感的男人看电影的。

        更何况,他送出去的那支玫瑰,还被对方捏在手里。

        往余徽音手里的玫瑰看了一眼,温良犹豫了下,笑道:“余小姐,这有点……不太合适吧?”

        “有什么不合适的?”

        余徽音歪着头疑惑的看着他。

        这副模样,看起来还真是……清纯啊。

        要是今天是头一次和她认识,说不定自己还真被她给骗了。

        温良可以肯定,这娘们绝对是在装糊涂。

        过往路人侧目不断,全部被余徽音的美貌所吸引,然后纷纷对温良投来嫉妒眼神,腹诽好白菜都让猪给拱了。

        “你说话啊,到底去不去?”

        余徽音的语气都变得温柔娇腻起来,听起来就像在和男友撒娇一样。

        哪怕明知道对方是装的,但温良还是情不自禁心头一麻,骨头都有点酥了。

        娘希匹的,看就看,反正自己一个大老爷们,难道还怕吃亏不成?

        咖啡、大餐都请了,就算再多加张电影票也不算什么,就算把那天没走完的相亲流程重新再走一遍吧。

        “出租车!”

        温良没说话,果断的转身挥手,很快一辆出租车停了下来。

        余徽音嘴角雀跃的跟着他钻了进去。

        “去中河广场。”

        ……

        当两人重新从电影院出来,已经是晚上十点多。

        电影是一部好莱坞大片,两人都看得津津有味,特别是温良,仿佛都忘记了自己身边坐着一位貌美如花的模特小姐,捧着盆爆米花全程目不转睛盯着屏幕,就像是真的只是来看电影一样。

        “电影好看吗?”

        余徽音问道,也不知道为什么面无表情,看起来心情似乎有点不好。

        温良点头,往广场边缘一边走着一边感叹道:“还是在电影院看电影舒服,在电脑或者手机里看完全没有那个感觉。”

        “看样子你很喜欢看电影。”

        余徽音走在他左边,轻声问道:“你是不是经常来电影院?”

        温良摇头。

        “说出来你恐怕不信,这还是我今年第一次来电影院。”

        余徽音眼神闪烁了一下,若无其事的问道:“就没有女孩子找你一起看电影?”

        不知为何,直到现在那支玫瑰都还被她拿在手里,没有丢。

        “找我看电影?”

        温良自嘲的笑了一下。

        “你难道没看见,刚才我们周围都是情侣,来电影院的十有八九都是成双成对的恋人,而以我这条件,哪有女孩看得上我。”

        余徽音还没来得及说话,温良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我接个电话。”

        余徽音点了点头,看向旁边。

        也没刻意躲开,温良停住脚步,掏出手机接通。

        “喂?”

        “温少爷,今天是不是又不回来了?不回来我就把门反锁了。”

        这话一听就是顾横波打来的。

        “别,我马上就回来了。”

        温良立即道。

        以顾横波的个性,要是真的把门反锁了,是别指望她会起来给开门的。

        “你最好快点,小区最近出了几起入室盗窃事件,十一点前要是你不回来,那你就不用回来了。”

        说完,顾横波就不客气的挂断了电话。

        温良放下手机。

        “你刚才不是说你身边没有女孩子吗?为什么还有女孩子这么晚给你打电话,还关心你回不回去?”

        余徽音的声音很快响起。

        “别误会,是我室友而已。”

        温良下意识解释了一句。

        余徽音意外的挑了挑眉毛。

        “室友?”

        温良点头,将手机放进兜里。

        “和我同租的室友,你也知道,东海租房子太贵了,我一个可承担不起。”

        余徽音莞尔,忍不住笑了一下。

        眼睛都不眨豪掷七百万购置超跑的主说租不起房子,这还真是一个令人耳目一新的笑话啊。

        “你室友应该很漂亮吧?”

        她轻声问了一句。

        “还行吧。”

        温良没多想,只想着快点回去别真让顾横波把门给锁了,很快说道:“余小姐,那我就先回去了,再联系。”

        言罢,他压根不等余徽音回复,就把人家一个姑娘家丢在了广场上,头也不回的走到路边拦下一辆出租车,很快扬长而去。

        看着潇洒远去的出租,余徽音呆了一下,然后怒不可遏的将那支玫瑰狠狠的摔在地上,抬起脚用力的一通乱踩。

        “混蛋!”

        ……

        温良肯定是听不到余徽音的怒骂了,回到小区,他几乎是小跑着上楼,掏钥匙开门发现没被锁时,才松了口气。

        “你还知道回来!”

        他打开客厅灯没多久,主卧门打开,顾横波走了出来。

        穿着紫色的睡衣,当然,是很保守的那种。

        “你干什么去了?又去和同事喝酒了?”

        温良摇头,如实说道:“看电影去了。”

        “呦。还挺有雅致的,和谁看电影去了看这么晚?”

        “唉,别提了。”

        温良走进来,叹了口气,像是吃了多大亏似的。

        “还不是我之前那个相亲对象。”

        “你们不是吹了吗?怎么又联系上了?”

        顾横波目露诧异之色。

        “还一起看电影去了?到底什么情况?”

        “我哪知道什么情况?”

        温良一副自己很累的神色。

        “这还不是得问你们女人,我哪知道你们女人脑子里想的什么,好了,我去睡觉了,你也早点休息,晚安。”

        温良直接回了房间,把门关上,轻轻吁出口气。

        还好他溜得快,要是顾横波逮着他问昨晚她喝醉后是怎么躺床上的,他还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