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上帝加我好友在线阅读 - 第21章 余徽音的质问

第21章 余徽音的质问

        有句话叫做买卖不成仁义在。

        况且人家女方主动加自己好友,作为一个爷们,总不能太过不近人情,哪怕看在王姐的面子,自己也不太好拒绝。

        温良很快还是同意了余徽音的好友申请,不过没急着和对方打招呼,而是去和以前的大学同学扯起淡来。

        他们大学同学有个微信群,虽然毕业两年了,但一直都没解散,而且经常有人在里面聊天,气氛很活跃。

        他一进去,就看到以前就住在他隔壁寝室的一哥们在发通知。

        “各位老同学,下个月月初我结婚,希望在东海的同学到时候能赏脸,毕业后大家也好久没见面了,这也是一个机会大伙聚一聚。”

        这哥们名叫董冬,上大学那会就非常高调,所有人都知道他家里有钱,老爸是好几家公司的老板。

        有钱归有钱,但董冬为人却不错,没富二代惯有的那些臭脾气,平易近人,大方仗义,和班上同学关系处的很不错。

        听到他要结婚的消息,群里顿时炸开了锅。

        “唉,董少爷都要结婚了,看来我是没有机会了,”

        “是啊是啊,豪门梦碎,我还在努力的使自己变得优秀,董冬你为什么就不等等我?”

        “哈哈,你们是没机会了,谁让你们上学那会不努力?冬哥放心,你结婚我就算是爬也要爬去!”

        “董冬你咋怎么这么早就结婚了?你还这么年轻,为什么不再多玩几年?”

        ……

        七嘴八舌。

        说什么的都有。

        大家都是老同学,哪怕现在或许社会地位存在一些差异,但至少在这个微信群里,大家的身份都是平等的,说话没有太多的顾忌,比较放的开。

        “没办法,家里老头子逼得紧,我家就我这一代单传,压力太大,实在是扛不住啊。”

        董冬回复道。

        这位上大学的时候,可是学校里正儿八经的风云人物,不知道是多少女孩心目中的梦中情人,也是男生羡慕嫉妒恨的对象。

        这一点从群里这些女同学说话的语气都看得出来,虽然是开玩笑的口吻,但温良可以肯定,这些女同学里绝对有人到现在都对董冬念念不忘。

        “能让董少甘愿投降,跨进婚姻的围城,想必不仅仅是家里的压力,未婚妻肯定貌若天仙吧?”

        温良调侃的发了一句话出去。

        读书的时候,因为就是隔壁寝室,他和董冬的关系也相当不错,经常一起出去吃饭k歌。

        当然,大部分都是董冬付账。

        “哈哈,良子,难得见你出来说句话。什么天仙不天仙的,普普通通而已,到时候自己来看!”

        董冬很谦虚。

        温良自然是满口答应,以他和董冬的关系,不在东海也就罢了,可他就在东海工作,不去就有点太不讲人情了。

        很快,董冬把时间地点发到了群里。

        君茂大酒店。

        东海鼎鼎有名的六星级酒店之一。

        听到董冬的婚宴是在六星级酒店举办,群里又是一阵长吁短叹。

        “东哥就是东哥,六星级酒店,要不是沾东哥的光,我这辈子恐怕都进不去。”

        “听说君茂最贵的房间一晚上要五十万,配备专车管家。”

        “真是万恶的资本阶级!”

        温良也凑热闹的抨击道。

        就在他在群里和老同学们聊天扯淡的时候,手机震动了一下。

        有人给他发了条微信。

        他退出去一瞧,发现是那位模特小姐。

        “在吗?”

        这是对方发的消息。

        惜字如金。

        一如既然的高冷。

        出于礼貌,温良很快回复了回去。

        同样简明扼要的一个字。

        “在。”

        对方沉默了一会。

        “你知道我是谁吗?”

        七八秒后,又是一条消息发了过来。

        “当然,余小姐的头像和本人没有什么差别,不难辨认。”

        温良貌似在夸对方不p图,不做作。

        有的女的照片和本人真的完全是两个人。

        “我觉得我们之间存在一些误会。”

        看着对方发过来的消息,温良笑了一下,调整了一下躺着的姿势,打字道:“误会?抱歉,我有点不太明白余小姐的意思。”

        “温先生,你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你应该明白做人得诚信,你觉得这么骗人让你很有快感吗?”

        这是来兴师问罪的?

        温良有点莫名其妙。

        “骗人?余小姐,我哪里骗你了?”

        余徽音打字很快。

        “那天在咖啡厅的时候,你说你没车没房没存款,可是今天的事又怎么解释?我并不是一个爱慕虚荣的人,你有钱,那是你的事,你是不是觉得你说出真实情况我会为了钱缠着你?”

        看着对方发过来的这一大串文字,温良有点发愣,也有点头大。

        “我完全没有这个想法。”

        他试图解释。

        “那你为什么那天在咖啡厅要装穷卖惨?”

        余徽音质问道。

        “……”

        温良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解释。

        他那天哪里是装穷卖惨?

        在和余徽音碰面的时候,他是真的穷和真的惨,全身家当满打满算三千多块,只是后来发生的事情,太过梦幻。

        上帝的事情,是他最大的秘密,他绝不可能暴露给任何人,当然也包括这位和他相过亲的模特小姐。

        “余小姐,我只能说我并没有骗你,如果无意中给你造成了伤害,我表示道歉。”

        “那你的意思是,你最近中了彩票?”

        “……”

        温良发了一串省略号过去。

        “怎么?无话可说了吗?”

        温良无奈。

        “余小姐,事情已经过去了,不管你相不相信,对于上次的相亲,我绝对是诚意十足,只不过遗憾的事……我的条件不符合你的要求。”

        这话要是放在今天下午之前,无疑是一种具有自知之明的体现,可这个时候落在余徽音眼里,那就是彻头彻尾的侮辱了。

        她躺在床上,看着屏幕上的这些文字,仿佛看到了手机那头对方露出讥笑的脸。

        这些话言外之意,仿佛就是在骂她爱慕虚荣并且有眼无珠。

        “这就是你的解释吗?”

        温良皱眉,没了耐心,懒得再继续理会,对方和他本就没有太深的关系。

        “余小姐,我要休息了,晚安。”

        看着屏幕上跳动的文字,余徽音一愣,似乎没有想到对方居然会如此对她。

        紧紧的把手机捏在手里,余徽音咬着牙狠声道:“这事没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