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上帝加我好友在线阅读 - 第19章 女人的胜负欲与好奇心

第19章 女人的胜负欲与好奇心

        花了七百多万买了台车,可温良最终还是得坐地铁回去。

        卡里的余额一瞬间大幅度缩水,但是他也根本不心疼。

        相反,在刚才刷卡的时候,他终于体会到了什么是一掷千金的快感。

        那种美妙的感觉,不是一般人能够体会的。

        并且,在他刷卡出来时余徽音看他的眼神,更是让他通体舒畅,有一种扬眉吐气的感觉。

        从今天开始,他再也不用承受别人轻视不屑的眼神,可以抬头挺胸做人了!

        下了地铁,他没急着回家,而是先去了小区旁边的百货超市,搞了一顿大采购。

        肉啊,蔬菜啊,啤酒啊,酸奶啊,水果之类……买了几大袋。

        回家之后,他把东西放好,然后进了厨房。

        他如此坎坷的身世,自然很小的时候就学会了做菜这份手艺。

        六点钟。

        顾横波下班回来,发现温良在厨房里忙活,颇为讶异。

        “呦,今天怎么这么勤快啊?”

        “给你买了些车厘子,放在冰箱里在。”

        温良头也不回,一边炒茶一边哼着歌,似乎心情很不错。

        顾横波将信将疑来到冰箱前,打开门一瞧,发现里面都快被塞满,确实有几袋车厘子。

        这玩意贵得很,一小包就要好几百,平常她可舍不得吃。

        还真是奇了怪了,这家伙怎么突然变得这么大方了?

        纳闷归纳闷,她还是很不客气取出一袋车厘子,洗了洗装在盘里,坐在沙发上吃了起来。

        边吃,她一边瞟向厨房,水汪汪的媚眼里透着疑惑。

        从那天这家伙那么容易的给了她一万块钱,她就觉得有点不对劲。

        今天冰箱里大采购回来这么多物资,更是让她感到古怪。

        ‘同居’以来,她了解到这个家伙不是一个抠门的人,但也没大方到如此地步。

        坐在沙发上一颗接一颗的将车厘子放进嘴里,顾横波皱着眉,若有所思。

        “好了,大功造成,洗手过来吃饭吧。”

        听到温良的喊声,顾横波放下水果盘,走向厨房,盘里的车厘子已经所剩无几。

        她身上还穿着工作服没来得及换,短裙,小西装,黑丝袜,端庄大方的同时,又透着一股另类的诱惑。

        “我刚在超市里买的,也不知道好不好喝,一起尝点?”

        温良手里拿着一瓶葡萄酒。

        顾横波一见,眼神顿时波动了一下。

        这酒有次她逛超市的看到过,如果没记错的话,要将近三千大洋一瓶。

        她扶着桌子坐下,看着又是鱼又是肉的一大桌子菜,终于忍不住抬头道:“你最近是不是受什么刺激了?咱们是朋友,有什么事别一个人憋在心里,我或许不能帮什么忙,但说出来你好歹能轻松一些。”

        “别瞎想,我能受什么刺激。”

        温良启开葡萄酒,拿两个高脚杯倒上,一杯放在顾横波面前。

        “那你最近是发财了?还是公司给你涨薪水了?”

        顾横波试探道。

        只不过工资阶层的温良突然花钱如此大手大脚,她还真有点不自在。

        “我那上司你又不是不知道,不剥削我们都谢天谢地了,哪可能给我们涨薪水。”

        温良端起高脚杯尝了口,味道还不错,但也没想象中那么好喝。

        或许是因为档次还不够的原因。

        听说那些真正的上流人物喝的酒,有的甚至高达几十万一瓶。

        以后有机会,他是得弄几瓶尝尝。

        “没涨薪水那你这么花钱?不娶媳妇了?”

        见顾横波一直盯着自己,温良笑道:“又没花多少钱,有必要这么大惊小怪吗?咱们这么努力的工作生活,也总得偶尔犒劳犒劳自己吧?”

        温良看着和自己同处一个屋檐下的性感美人,玩味道:“你要是真觉得我大手大脚,不如你把那一万块钱还给我?我买这些东西花的钱,还不到一万呢。”

        一听他要讨回那一万块钱,顾横波立即变了语气。

        “你是不是一个男人?给女人的钱,哪还有讨回去的?”

        温良貌似有口无心,下意识接了一句:“给自己女人的钱,自然不会讨,可你又不是我女人。”

        顾横波一愣,然后脸颊有点泛红,随即瞪了温良一眼。

        “你瞎说八道什么呢?我劝你不要有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不然我立马从这里搬出去。到时候我看你去哪找人和你分担这么高的房租。”

        温良耸了耸肩。

        “开个玩笑,这么认真干什么。”

        他端起酒杯,冲顾横波示意了一下。

        “放心吧顾大小姐,我有自知之明,你可是天鹅,岂是我这等癞蛤蟆可以觊觎的。”

        “算你识相。”

        顾横波睨了他一眼,那股撩人风情让人心神荡漾,她端起高脚杯和温良碰了一下。

        另一边。

        收工换好衣服的余徽音站在更衣室里,想起下午的事,心绪到现在都没法完全平静,忍不住拿起手机给王翠打了一个电话。

        “翠姐。”

        “徽音啊,找翠姐有什么事?”

        余徽音单手抱臂,另一只手拿着手机,尽量以平静的口气说道:“翠姐,有件事我想问问你。”

        “嗯,什么事你说。”

        “是关于你给我介绍的那个相亲对象的。”

        “温良?”

        王翠明显愣了一下,随即颇为意外的道:“他怎么了?”

        “翠姐,你跟我说,他父母双亡,这情况是真的吗?”

        “真的啊,这事公司都知道。”

        王翠奇怪的问道:“你问这个干什么?”

        “没事,只是想问一下。”

        余徽音不可抑制的皱起眉。

        她本来还怀疑那个家伙是不是富二代伪装身份来体验生活,现实中不是没有这样的例子,可王翠斩钉截铁的回答无疑打消了她的这个怀疑。

        “徽音,你是不是又对他感兴趣了?”

        王翠压低声音问道。

        余徽音没回应这个问题,转而问道:“翠姐,他在你们公司工作多久了?”

        “应该一年多了吧。”

        听到王翠的回答,余徽音更觉得困惑。

        就算富二代体验生活,也不可能装这么久都没露出一点破绽吧?

        那他哪来的那么多钱?!

        中彩票了?!

        余徽音心里产生了前所未有的强烈好奇。

        “徽音,你要是真的对温良那小子还有一点兴趣的话,翠姐可以帮……”

        王翠话还没说完,余徽音的声音便响起。

        “翠姐,你方便把他的联系方式给我一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