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上帝加我好友在线阅读 - 第14章 面壁思过

第14章 面壁思过

        从业以来,舒窈办过形形色色的案件上千起,可还是头一次碰到这种稀奇的事情。

        找小姐,不是为了那肮脏的欲望,居然只是为了做好事?

        以她多年的经验以及敏锐的嗅觉判断。

        这其中,一定有古怪!

        “你既然说是为了做好事,那为什么要给她十万块钱?!”

        其他的警员都被赶了出去,舒窈站在桌前,手撑着桌子,微微弯腰,用锋芒锐利的眼神紧紧盯着温良。

        从心理学角度,这样的姿势,能够给不法分子造成极大的心理压力。

        “说!给我老老实实交代清楚!”

        这女警官,嗓门真大啊。

        温良微微皱眉,可也明白民不与官斗的道理,不敢表达不满,认真的开始回答道:“警官,你提到问题的关键了,正是因为我给了她十万块钱,所以我才更加是做好事啊。”

        他不慌不忙的解释道:“她跟我说,她之所以进入这行,全是因为她弟弟读书需要用钱,所以我才给她十万块让她拿回去给她弟弟上学,这样她就不用……”

        “砰!”

        舒窈用力拍了下桌子,直接打断了温良的话。

        “简直一派胡言!你还不老实是吧?”

        温良苦着脸,满脸无辜道:“警官,我说的都是彻彻底底的大实话啊,要不你让千千、噢不,冯燕,你让冯燕来跟我对质,这样你就知道我到底说的是不是真话了。”

        对质?

        哪有对质的必要?

        舒窈刚才看女方的口供看得很清楚,确实和这个男人说得一模一样。

        可关键的是,哪怕两人的说法没有任何出入,她也压根不相信这么可笑的事情。

        能随手拿出十万块的人,会是傻子吗?

        那小姐已经交代了,为弟弟上学才跨入这行当的故事完全是瞎编的,这男人难道没有脑子,一点怀疑都没有就这么容易相信了?

        舒窈不是没接触过那些乐善好施的慈善家,但是人家做好事首先也会将资助项目和对象考察清楚,哪有只听一面之词就慷慨解囊的?

        毕竟没有谁的钱是大风刮来的。

        “她已经承认了,她说的故事是临时编造的,只是为了应付你而已。”

        舒窈冷声道,依然一瞬不瞬盯着温良。

        “啊?”

        温良闻言露出惊讶之色,继而摇头叹了口气。

        “唉,我被骗了。”

        舒窈眼角抽搐了一下。

        这个家伙究竟是真傻?还是在装傻?

        “警官,谢谢你告诉我真相,虽然她欺骗了我,但她终究也是一个可怜人,那十万块我就不要了……”

        “我有说过要把钱还给你吗?”

        舒窈表情冷酷的申明道:“那是脏款!”

        这下子,温良似乎终于丧失了耐心,有点忍不住了。

        “我说你这个女警官,你到底会不会判案?那十万块明明是我送给她的爱心款,怎么到你嘴里就成了脏款了?是,她是骗了我,但是我好歹没错吧?我做好事难道还犯法了不成?难怪现在好人越来越少,如果都像你这样颠倒黑白善恶不分,那以后还有人敢做好事?”

        铿锵有力。

        掷地有声。

        这要是其他警员听到,恐怕会对温良肃然起敬了。

        整个分局还从没有人敢这么和舒窈叫板。

        舒窈气得脸都黑了,紧咬牙关,撑在桌面上的十指攥紧,有种下一秒就要动手的架势。

        可温良压根不怵,面对舒窈身上流露出来的越来越澎湃的杀气,眼皮都没眨一下,颇有种‘粉身碎骨浑不怕,要留清白在人间’的气概。

        “你说我颠倒黑白,善恶不分?”

        舒窈的声音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温良像真不知道‘死’字怎么写,立马点头。

        “显而易见,如果你真的有基本的辨别是非的能力,我现在早就应该被释放了,现在我怀疑你的工作水平,叫你的领导过来!”

        舒窈被气笑了。

        这家伙把这里当成什么地方了?

        还是他觉得自己是谁?

        “怀疑我的能力,要见我领导是吧?”

        温良再度点头。

        “好,你等着,我去给你叫。”

        舒窈终究还是强忍住了使用暴力的冲动,转身摔门而出。

        “舒队,怎么样?那小子招了吗?”

        一名警员立马凑了过来。

        “招个屁!”

        舒窈呼吸急促,很少见的爆了粗口,显然被气的不轻。

        “给我盯好了,没我的命令,谁也不准放他离开。”

        “可是舒队,根据那小姐的口供,他真的像只是为了做好事……”

        “你有见过像这样做好事的吗?!”

        舒窈眼中杀气逼人。

        “不管他们说什么,我们在酒店房间逮到了他,那他的罪名就逃不掉,那十万块就是交易的脏款!”

        “现在,我命令你,从此刻开始到明天天亮,给我死死的看住他,不能让他睡觉,一旦他犯困,就立马给我把他弄醒,要他深刻的明白,到了这里,究竟要拿出一副怎样的态度!”

        什么叫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

        这就是了。

        又能折磨对方,又不算使用暴力。

        舒窈眼中含着冷笑。

        跟我斗?

        那警员立即挺直腰板,用力回道:“保证完成任务!”

        舒窈很快走了。

        审讯室门随即被重新推开。

        温良没有见到这里的领导,相反等来了一个一整晚和他大眼瞪小眼的狠人。

        “哥们,你累不累?要不咱们一起眯会?”

        他不是铁,抗到凌晨两点,有点扛不住了。

        他也明白,看这架势,今晚他肯定是出不去了。

        对此,他也没什么办法,哪怕他是无辜的,按着律法,警方也完全可以留他二十四小时,让他配合调查。

        所以他也没白费力气的大吵大闹。

        那警员此刻也是哈欠连天,可是舒窈的威严还是具有相当的分量,硬是死撑着和温良干耗。

        “你给我老实点!”

        他端起面前的杯子,却发现已经空了,随即起身走了出去。

        “哥们,给我也来杯咖啡呗?我可以付钱!”

        温良退而求其次,可对方压根没搭理他。

        “砰!”

        看着被甩上的审讯室大门,头一次在铁牢里过夜的温良叹了口气,自言自语。

        “上帝啊上帝,这次你要是不给我百八十万作为精神补偿,我可不答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