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上帝加我好友在线阅读 - 第7章 天降横财!

第7章 天降横财!

        “喂,也别太灰心了,只不过一个妞而已,天下何处无芳草?如果你真的厌倦了单身贵族的日子,改天我给你介绍几个,我们公司的小姑娘也有好几个长得不错的。”

        吃完饭,顾横波起身收拾餐盘的同时,拍了拍温良的肩膀。

        “得。就别劳烦你顾大小姐了,心意我领了。我有自知之明,连自己都养不活,拿什么谈恋爱?”

        温良笑了笑,帮着一起把餐桌收拾干净,然后就进了屋。

        两室一厅的房子,虽然一万房租对半撇,但是带个小阳台的主卧是顾横波在住,他住面积小点的次卧,虽然彼此一句大少爷来一声大小姐去的,但那只不过纯属打趣而已,都是来东海讨生活的沦落人,他作为一个爷们,多少也得发扬点爷们气概照顾一下女士。

        “砰。”

        看着被关上的次卧房门,顾横波柳叶眉微蹙。

        “难不成今儿真受打击了?”

        进了屋,温良便倒在了床上,望着天花板发呆。

        屋内的布置很简单,除了一张床之外还有一个衣柜以及一个电脑桌,专门配备的那台台式电脑就花了他一万多大洋,不是为了工作,只不过为了打游戏不卡而已。

        由此可见,他以前过得究竟是何等放纵不羁的日子。

        顾横波总是喜欢叫他温大少爷,也不是没有缘由的。

        只不过现在温良没有那个兴致去打游戏消磨时间,他开始琢磨着自己以前对于生活的态度是不是太过颓废了?

        现在倒无所谓,他才二十四岁,还年轻,可是照他如今的生活状态保持下去,很可能他到了三十岁四十岁,依然还是这幅样子,总不能一辈子都住在出租屋里吧?

        可是一想到东海高昂的生活水平以及那想想就有点头皮发麻的房价,还未完全涌起来的奋斗念头便又瞬间被压了回去。

        以自己这点收入,就算努力又有什么用?

        “呼……”

        温良长长呼出口气,不愿意再自寻烦恼,猛然坐起身,打算去打打游戏放松下心情,顺带着给手机充电,

        以他这种性格,有一个绝对的好处,那就是肯定不担心得抑郁症。

        “咦……”

        就在他掏出手机的时候,却发现有一条未读短信。

        来自银行。

        他很快将短信点开。

        “您尾号2450的储蓄卡账户7月23日18时03分转入rmb1000000.00元,活期余额1003626.00元。[工商银行]”

        温良的瞳孔瞬间放大。

        个,十,百,千,万,十万……

        百、……百万?!

        数着短信数字里的零,温良呼吸都下意识停止了。

        “操!”

        他压抑砰砰直跳的心跳,咽了口唾沫,忍不住又数了一遍。

        个,十,百,千……

        没错,真他妈是一百万!

        温良眼神剧烈跳动,全身都开始有点发热。

        毫不夸张的说,这辈子活到现在,他还没见过这么大一笔钱!

        哪来的?

        有人转错了?

        还是银行操作失误?

        18时03分,应该是刚才吃饭的时候。

        冷静,一定要冷静。

        温良深呼吸了几下,强迫自己保持清醒,然后也不充电了,重新将手机揣进兜里,随即快步走出了屋。

        “你干嘛去?”

        正在客厅里练瑜伽的顾横波诧异问道。

        这次温良顾不得欣赏那诱人的魔鬼曲线,头也不回就出了门。

        “我出去一下,马上就回来。”

        他得搞清楚这钱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他楼底下就有自助取款机。

        怀着剧烈跳动的心情,温良小跑着出了小区,来到自助取款机前。

        插卡。

        输密码。

        查询余额。

        “正在查询,请稍后……”

        片刻后,一串数字显示了出来。

        可用余额:1003626.00元。

        “我草!”

        温良是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一般很少说脏话,可是看着屏幕上清楚直白的数字,他忍不住又爆了句粗口。

        即使他性子再如何惫懒,碰到这种天降横财的事情,也很难保持冷静。

        取钱!

        为了进一步确定这不是一个玩笑,他退出查询界面,按下了取款的按钮。

        “一万块!”

        他真实存款只有三千多,假如这是假的,这一万块应该取不出来才是。

        “唰唰唰……”

        很快响起了点钞声!

        这绝对是世界上最动听的声音之一。

        在温良越来越急促的呼吸下,一道机械般的话语随之响起。

        “请取出您的钞票。”

        ……

        当温良揣着一叠钞票重新回到家门口时,他再度忍不住掐了自己一把。

        疼。

        很疼。

        真的不是在做梦。

        一路回来,他基本上走几步就要掐自己一下,如果脱了裤子看的话,大腿那里应该已经青了。

        不过这都是值得的。

        他深呼吸一下,用力的拍了拍门。

        “开门!开门!……”

        “你疯了啊!没带钥匙?敲这么用力干什么?!”

        顾横波很快把门打开。

        温良走了进去。

        “砰。”

        顾横波把门重新关上。

        “你干嘛去了?神神经经的,不会相了一次亲就把你整的有些神志不清了吧?”

        温良把那一万块现金从上衣里面掏出了出来放在茶几上,然后给自己倒了杯水一口气喝完。

        这时候,顾横波的视线已经被叠钞票吸引。

        “你取这么多现金干什么?”

        “看到没,一万块!”

        温良还是有点控制内心的激荡,又倒了杯水喝完。

        “一万块怎么了?”

        顾横波眼神奇怪的看向他。

        钱这玩意,谁都喜欢,她梦想的日子,就是有朝一日能够躺在富丽堂皇的豪宅里过豪门少奶奶的生活,但虽然如此,区区一万块,还是没什么值得大惊小怪的。

        她签一单的提成都不止这么点。

        温良很快明白过来。

        的确,顾横波虽然是他的合租室友,两人关系也处的不错,但是顾横波也是不可能知道他只有三千存款的。

        所以她才不为他能够拿出一万块而感到稀奇。

        毕竟她又不是那个‘上帝’。

        想到这里,温良一愣。

        对啊!

        他怎么把那个自称能够带他走向人生巅峰的上帝给忘了?!

        这从天而降的一百万难道就是他转过来的?!

        虽然是被碰了瓷,但按道理,自己终究还是完成了他布置的所谓扶起跌倒老人的任务。

        后知后觉的温良终于反应过来,立马放下水杯冲回了卧室。

        “喂!你钱不要了?!”

        “送给你了!”

        顾横波一愣,然后看到次卧门被“砰”的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