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上帝加我好友在线阅读 - 第6章 囊中羞涩,不知市井繁华

第6章 囊中羞涩,不知市井繁华

        坐了四十多分钟的地铁,温良回到了自己所住的小区。

        虽然是一个一穷二白的三无人员,但起码单就生活环境而言,温良要比绝大多数来东海打工的人要过得舒适的多。

        毕竟月租金一万大洋的房子,不是多少人都舍得租的。

        作为来东海淘金或者说追梦的打工一族,谁不想多存点钱?

        可温良与众不同,他对自己很舍得,或者更确切的说是胸无大志,父母双亡的悲惨身世让他在对待生活上有一种远超同龄人的洒脱。

        钱这玩意,花了才有价值,留着不用只不过是数字或者废纸而已。

        自己反正无牵无挂的,为什么要抠抠唆唆委屈自己?

        当然,受了今天的打击和刺激后,他是不是还能够保持这种得过且过的豁达想法,恐怕也就只有他自己心里清楚了。

        每月一万的房租,在东海算不上多么夸张,更何况这小区还不错,两室一厅,还加一个小厨房,位置就在地铁口旁边,去哪都很方便,附近还有一家百货商城。

        当初正是看这交通便利,他才选中了这里。

        刷门卡进入小区,温良走进五单元,乘电梯上十五楼。

        来到1504门口,他掏出钥匙开了门。

        “你回来的还真是时候,等一会,饭马上好了。”

        厨房里顿时传出声音,伴随着还有锅铲声。

        房子里有人。

        而且还是一个女人。

        温良并不惊恐,关上门换上拖鞋走进客厅。

        一万的房租以他的那点工资可承担不起,在厨房里忙活的女人正是和他分担房租的室友,名叫顾横波,与古代那位秦淮八艳之一的才女齐名。

        温良走到厨房门口,目光从那一双被黑色丝袜包裹的紧致长腿上扫过。

        “要不要帮忙?”

        “不用,马上就好了,你先去洗个手吧,从外面回来脏死了。”

        顾横波转过头来说了一声。

        端的是水是眼波横,山是眉峰聚,那双眼睛水汪汪的,妩媚动人,看着就让人心脏不禁砰砰直跳。

        虽然比不上刚才相亲的那位模特小姐高,但是一米六八的身材匀称的恰到好处,或许是因为很注重健身的缘故,该凸的地方凸,该翘的地方翘。

        温良经常开玩笑,她不去给那些大老板当二奶小三简直是白瞎了这副身材容貌。

        “去啊,还愣在这干什么?”

        顾横波催促了一声。

        “噢,好。”

        温良将视线从她性感的身体曲线上收回,转身进了卫生间,打开水龙头,洗手的同时,顺带着洗了把脸。

        “温良啊温良,你是不是单身太久,有点控制不住自己了?那位可不是好惹的角色,人家一心只想傍个公子哥嫁入豪门,岂是你一个小小的程序员招惹得起的?”

        用水拍了拍脸,温良用力摇了摇头,然后把手上的水擦干,走出卫生间。

        “快来吃饭。”

        顾横波已经摆好了餐盘。

        温良走了过去。

        “你今天怎么下班这么早?”

        今天虽然周六,但顾横波跟他工作性质不同,没有固定的节假日,有时候他休息顾横波上班,他上班去了顾横波却在家休息。

        “早吗?”

        顾横波帮他盛了碗饭。

        五花肉,凉拌黄瓜,炒鸡蛋,水煮鱼,还有两瓶啤酒。

        看了眼餐桌上的菜,温良诧异道。

        “这么丰盛?今天过节吗?”

        “过什么节。”

        顾横波白了他一眼。

        “本小姐今天签了两单,心情好而已。你算是沾光了。”

        温良笑了一下,搬开椅子坐了下来。

        “签了两单只请我吃这些?也太抠门了吧?好歹也得法餐厅走着吧?”

        “还法餐厅?美得你!你觉得不满意是吧?那把饭给我。”

        顾横波作势要把那碗饭端回去。

        可温良怎么可能让她得逞。

        俗话说不吃白不吃,他也没吃饭,正巧也饿了。

        吃了几口饭,温良倒了杯啤酒,冲顾横波示意一下。

        “恭喜了,看来过不了多久,咱们这座小庙就容不下你这位女菩萨了。”

        顾横波看起来确实比较高兴,给自己倒了杯酒和温良碰了碰杯。

        “别这么说,这才哪到哪,两单能有几个钱,又不是别墅,等哪天我卖出几栋过亿的豪宅再说吧。”

        她仰头很豪爽的一杯啤酒一饮而尽。

        “干了啊。”

        温良无奈,也只能一口气把酒喝完。

        “不管再怎么说,你们卖房子的总比我们这行强,我们每天没日没夜的加班,到头来的薪水恐怕还没你们签个单的提成高,你们那还差人不?我改行去和你一起做中介算了。”

        “呦,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温少爷吗?”

        顾横波闻言一脸讶异的看着他,笑道:“您大少爷不是一直奉行人要及时行乐吗?什么时候居然在意起薪水高低这么俗气的事了?”

        “唉……”

        温良叹了口气,开始自饮自酌,喝起了闷酒。

        顾横波来了兴趣。

        她这个合租室友虽然没什么钱,但一直都非常乐观,可很少露出这幅落寞消沉的模样。

        “喂,你到底怎么了?是碰到什么事了吗?”

        突然,她想了起来,对方和她提过一嘴,说是同事给他介绍了一个对象,好像就是这两天要去和人家见面。

        “你刚才不会是去相亲去了吧?”

        温良没回应。

        顾横波眼中浮现浓浓的八卦之色,娇声道:“我还从没相过亲呢,温少爷,给我科普科普下呗?你们见面说了些啥?那姑娘好看不?”

        “还行。和你差不多。”

        虽然被拒绝了,但温良也不至于去刻意诋毁对方,余徽音与顾横波确实各有千秋,对男人的吸引力都不小,很难真去分个高低上下,至少在他看来是这样。

        “哦?”

        顾横波眼眸转了转。

        “有照片不?”

        女人都是这样,比较心很强,她对自己的姿色一直很有自信,要不然也不会总想着找富二代公子哥,听温良说和她差不多,她顿时更加来了兴趣。

        “你这么好奇干嘛?”

        “看看不行啊?怎么?见不得人呐?”

        温良道:“我和她又不认识,我哪来的照片?”

        “你忽悠鬼呢?没看过照片你会屁颠屁颠的跑去和人家见面?见面总得吃点喝点什么吧?不要钱啊?你以为我不了解你们男人?”

        顾横波一句话把温良怼的无话可说,最后只能掏出手机找出了几张王姐给他发过来的照片。

        “给。”

        顾横波接过手机看了一会。

        “啧,还真是个大美女。不过……”

        “不过什么?”

        温良下意识接道。

        顾横波眼神同情的道:“这姑娘恐怕不是你消受得了的。”

        “为啥?”

        顾横波拿起手机,指了指照片中余徽音所戴的那块表。

        “这表我见过,一个客户戴的,卡地亚的一款,少说也得十万以上。”

        温良愣了一下,再度看向那张照片。

        没错,照片中的余徽音确实戴了块腕表,这细节他之前还没注意。

        妈的,十万多买块表?模特都这么有钱吗?

        早知道,他还去碰这个灰干什么?

        温良接回顾横波递过来的手机,摇头叹息了一声。

        “囊中羞涩,不知市井繁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