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都市职场 - 上帝加我好友在线阅读 - 第5章 过客

第5章 过客

        “早知道找个破点的地方,两杯咖啡九十六块,怎么不去抢。”

        走出咖啡厅的温良将找的几块钱零钱揣进兜里,不禁暗自觉得肉疼。

        自己在对方眼里分明就是一个穷光蛋,为啥还要去逞这个爷们?

        留着让那位模特小姐自己付账不好吗?

        九十多块大洋,抵得上他一两天的生活费了。

        回头再度看了眼咖啡厅的招牌,温良暗暗记在心里,发誓以后再也不来了。

        刚才为了赶时间,不迟到,他是坐出租车来的,但现在他肯定不愿意再去花这个冤枉钱,长长呼出口闷气,温良朝地铁口方向走去。

        街上的人流依然来往湍急。

        三千多万人口的东海向来都是一座不缺人气的城市。

        很多人来这里美其名曰为追梦,但很多时候其实只是麻木苟且的活着而已。

        他自己也是其中的一员。

        早知道,当初大学毕业,就不留在这里了,去个二三线城市打拼难道不香吗?

        虽然可能没大东海这么繁华,但是房价也肯定不会这么让人绝望。

        不说最牛逼的兰埔区,其他几个靠前点的分区,房价平均都超过了十万每平。

        这是什么概念?

        压根不给他们这些平头百姓活路啊。

        以他的收入水平,即使不吃不喝一辈子,想要在东海好一点的地段买个房子,那也是痴人说梦。

        可没房子,又有哪个女孩子愿意跟你?又如何传宗接代?

        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他温良虽然没什么太大的志向,但也不想看到他们老温家的香火断在他这一代身上,不然等他下去以后,他那个早走的老子恐怕得跳起来打断他的腿的。

        越想,温良越觉得胸口堵的慌,忍不住一脚“哐当”将前面的一个易拉罐踹到一边。

        这时候,一阵跑车特有的轰鸣声从马路上响起。

        温良下意识扭头。

        一辆漆黑的法拉利正轰着油门招摇过市。

        “哇,快看,这车好帅!”

        一些小姐姐顿时眼睛泛光。

        这就是东海的迷人之处。

        豪车超跑之类的,在路上实在是太常见了。

        看了看那些急忙掏出手机对着法拉利拍照的女孩,温良扯了扯嘴角。

        说不羡慕,那肯定是假的,谁不愿意鲜衣怒马的恣意人生?

        但很多东西,是从出生就注定了,出生的时候没有,以后很大程度也不会再有了。

        吸引无数目光的炫酷法拉利逐渐只看得到车尾灯,温良继续往地铁口走去,刷卡进站,没位置只能站着。

        他掏出手机,打开朋友圈,并不是想关心他人的生活,只是想打发时间转移下注意力。

        虽然刚才他离开咖啡厅的时候还算洒脱潇洒,但不得不承认,今天的相亲经历还是挺打击人的。

        他的微信好友五花八门,朋友圈里也什么消息都有。

        有卖药的、有推销保险的、有炫耀各地旅游的,还有接代打小学生单的……

        专业代打小学生:六年级不接,五年级1米5以下1人/50元,4年级1人/30元,3年级以下1人/10元,诚信经营,童叟无欺,欢迎联系。

        “这他妈真是个人才。”

        温良笑了出来,继续往下翻。

        很快,又一条朋友圈吸引了他的注意。

        “我老公去送外卖了,我在阳台上晒衣服,衣架不小心掉了下去,正好砸中了一辆停在楼下的保时捷,保时捷车主下车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进楼了,肯定是来找我的,现在我该怎么办?很急,在线等!”

        温良很少发朋友圈,一般翻朋友圈也很少评论,顶多也只不过是点点赞,但是看到这条消息,他有点忍不住了。

        “请问你老公是去送烧饼了吗?”

        他在下面评论了一句,笑意掩饰不住。

        还真别说,他现在心情真轻松了不少。

        就在他浏览朋友圈的时候,一个电话突然打了过来。

        王姐。

        他笑意消失,叹了口气,然后按下了接通键。

        ……

        一辆出租车内。

        余徽音很快也接到了王翠的来电。

        “徽音啊,怎么回事到底?温良那小子我是知道的,人实诚的很,小伙子也长得不错,是我们部门最帅的,要不然翠姐也不会介绍给你。你怎么就看不上人家呢?”

        余徽音知道这个电话肯定会打过来,望着窗外的街景,笑道:“翠姐,他确实很不错,也不存在看不看得上,只是我对自己的未来对象,有点要求而已。”

        “什么要求?说给翠姐听听。”

        为免以后对方再热心肠的又给自己乱牵线,余徽音沉默了下,旋即很直戳了当的道:“翠姐,我既然选择了来东海打拼,就没打算再回去了,所以,我必须要在东海拥有一套房子,这个要求应该不算过分吧?”

        “确实不算过分。”

        王翠终于明白了问题出在哪,车、房、工作、年薪这些,是上那些相亲网站必填的资料。

        就和男人挑女人最先看脸一样,在这个年代,女人选男人最在乎的,恐怕就是对方有没有房了。

        有的女人而且还不要贷款,非得要全款房。

        话虽如此,可是她依然不想看到她努力牵搭的这份姻缘就这么无疾而终了。

        “徽音,有句话不是说的好,有车有房,不如没爹没娘嘛,再者说,你和温良都还这么年轻,真对彼此有感觉的话,可以一起奋斗啊。”

        可余徽音的态度很坚决,似乎并不打算回心转意。

        “翠姐,我和他已经说清楚了。”

        “唉……”

        王翠深深叹了口气,她也明白,这事不是她能够挽回的。

        “翠姐,改天有空我请你吃饭,咱们也好久没见了。”

        “你这丫头,谈什么请不请,你哪天休息了,直接上姐家来,姐给你准备大餐。”

        余徽音笑道:“那就这么说定了。”

        “好了,先这么说吧,姐就不打扰你了。唉……”

        挂断电话的时候,王翠忍不住再度叹了口气,似乎很是遗憾。

        余徽音像是没有听到,挂断了电话。

        她神色平静,放下手机,视线依然望着窗外。

        就和路上那些行人一样,刚才和她相亲的男人,只不过是她生活里的一个匆匆过客而已。

        微不足道。

        无足挂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