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1046章 这就开始循环洗脑了?【为萌主北冥靖初加更】

第1046章 这就开始循环洗脑了?【为萌主北冥靖初加更】

        羽贺响辅连忙笑着道歉,“抱歉抱歉……”

        “叮!”

        电梯门打开。

        灰原哀看过去的时候,解释道,“我上来的时候跟非迟哥说过我会来三楼。”

        池非迟刚出电梯,就受到了一群人和一匹马的集体注视,不过也没被吓到,朝一群人走去,“怎么都凑在这里?”

        设乐莲希下意识地站直了些,感觉自己就像上学时被老师抓到上课偷懒一样,被池非迟视线扫过,心里稍微有一点点忐忑和紧张。

        羽贺响辅心里汗了汗,他是有种上班摸鱼被老板逮住的感觉。

        明明他是自由作曲家……

        秋庭怜子倒是有些习惯了,“我跟羽贺先生在改曲谱,然后小哀和……”

        “你好,我是设乐莲希!”设乐莲希上前,眼里闪着像追星族遇到偶像一样的小星星,主动介绍道,“是来这里找我叔叔的,我叔叔……”

        池非迟见设乐莲希转头看羽贺响辅,朝设乐莲希伸出手,神色平静得近乎冷淡,“羽贺响辅先生,我知道,很有名的绝对音感作曲家,欢迎你们。”

        “啊,谢谢……”设乐莲希伸手跟池非迟握了握。

        “要不要开暖气?”秋庭怜子调侃。

        设乐莲希有些不好意思,缩回手之后,心里又有些小激动,“仓木小姐的歌我都很喜欢,特别是最新的那首《风的啦啦啦》,大概是因为我们家的人都学音乐,所以我比其他人更关注作曲人,您真的好厉害!”

        “莲希,你这么说,我心里可不平衡了,你叔叔也是作曲人啊,”羽贺响辅起身上前,笑着跟池非迟握手,“你好。”

        设乐莲希笑道,“叔叔也很厉害啊!秋庭小姐也是!”

        三日月将头凑到池非迟面前。

        池非迟跟羽贺响辅握了手之后,又抬手摸了摸三日月的头。

        非赤也从池非迟袖子里探头,用下巴碰上三日月。

        它也要摸摸三日月的头。

        设乐莲希的笑容僵住,羽贺响辅石化在池非迟身前。

        灰原哀伸手捏住非赤的脖子,拎到怀里抱好,安抚两人道,“非赤很听话,一般情况下不咬人。”

        “是、是吗……”设乐莲希笑容持续僵硬。

        灰原哀心里叹了口气,拎着非赤到沙发上坐下。

        好可惜,这么可爱的女孩子,居然怕蛇……

        怕蛇叔侄俩见灰原哀带蛇远离了他们,心里松了口气。

        好奇怪,这么可爱的小女孩,居然眼也不眨地拎着一条蛇玩……

        “非赤,好久不见。”

        “非赤,好久不见啊!”

        秋庭怜子和小田切敏也打着招呼,都伸手摸了一下非赤,让怕蛇叔侄俩开始怀疑是他们不正常。

        秋庭怜子跟非赤打了招呼,又看向池非迟,“我难得过来公司一趟,你来了怎么也不说一声?”

        池非迟在灰原哀身旁坐下,回答很简单直白,“抱歉,我不知道你来了。”

        小田切敏也无奈摊手,“我还没来得及跟他说,他就跑到剪辑室去了。”

        “剪辑室?”秋庭怜子好奇问道,“你又在瞎忙活什么?”

        灰原哀也看着池非迟,非迟哥说让她过来,有东西给她看,那……

        小田切敏也眼睛一亮,“做好了?”

        “做好了,我自己做了一段剪辑……”池非迟拿起桌上的遥控器,放下对面墙上的投影幕布,从口袋里拿出一个u盘,链接了桌上的读取设备,对灰原哀道,“给你看看。”

        灰原哀转头看投影幕布,认真脸。

        非迟哥自己做的剪辑,那她确实该好好看看。

        秋庭怜子刚想开口开玩笑,突然听到大厅上方音响传出很有节奏感的电音,没再出声,看向投影幕布。

        羽贺响辅目光也认真起来,看着投影,听到之后的音乐声,低喃感慨,“是尺八和三味线啊,居然跟流行音乐完美融合了……”

        池非迟静静看着投影幕布。

        这是前世的一首纯音乐,《geisha》,意思就是‘艺伎’,电音偏向于和风,融入了尺八、三味线等乐器,节奏感很强,又带着庄重古典的韵味。

        一开始他是想让千贺铃先发布歌曲,但等秋庭怜子把千贺铃的声音纠回正轨之后,他突然想到可以让千贺铃用更有吸引力的方式出道。

        视频一开始,镜头距离很近,只拍到女孩的脖子和微扬朝上的下颌,刷头涂上白粉,而后转到在涂白的唇上染上一笔红,再闪过艺伎的传统画眉画面。

        之后,一双手郑重合上妆盒,再转镜头,两人为艺伎披上华丽的和服外套、束上腰带,在发间饰上花铃。

        紧接着却不是登台的画面,而是艺伎训练舞蹈的画面,千贺铃脸上没有厚重的艺伎妆容,和服色调素雅,双手持扇起舞。

        那是千贺铃从小就练习的舞蹈,举手投足间自然典雅,充满风情,偏偏年轻的脸不施粉黛,清丽可爱,跟艺伎表演给人感觉不一样,却也更吸引人。

        训练画面没持续多久,又转到一间茶室内,客人饮茶,上了妆、穿了华丽和服的千贺铃在前方持扇起舞。

        正常艺伎表演中的音乐轻缓而古朴,只是此刻背景音乐如同鼓点,千贺铃的每个动作都踩在点上,新奇但融洽,柔美却又庄重。

        池非迟看着画面,心里有些感慨。

        他一贯欣赏不来艺伎的妆容和表演,但换个背景音乐就不同了。

        而且……

        乐声悠扬起来,音再慢慢变回之前的强节奏,加入了节奏更快更果决的鼓点,千贺铃突然把双扇往上一抛,镜头也被两面旋转的扇子遮挡。

        而等扇子落下再被接住时,扇子明显大了一圈,同样图案的扇面足有半人高。

        镜头从空中拍下去,紫红色花团图案的大舞台上,千贺铃身上的衣服不再是厚重的和服,而是一身现代与和服元素相容的素色连衣裙,脸上妆容没有那么之前厚重,却也比目前的妆容浓上一些。

        背后一排排红灯笼辉映,美人挥扇子起舞,速度也快了一些,镜头转动,踏步旋转、抛扇、回眸,柔媚、庄重和纯净清澈的少女感融合在一个人身上。

        在千贺铃一个转身之际,镜头已经拉近到千贺铃身旁,衣袖抚过镜头,遮挡了镜头又移开后,千贺铃身上又是一身改得更像女性衣裙的红色武士服,手中的双扇也成了武器。

        接下来只是用了一些舞蹈动作,整体更像电影里的打斗场面,千贺铃的动作依旧显得流畅柔美却又不失力道,神色冰冷坚毅,扇子扫过一群带面具穿武士服的人。

        打斗也跟随音乐节奏而剪辑过,快与慢的镜头拼接中,气氛肃穆紧张,千贺铃忽然冲向最后方的‘头领’又被挥刀弹开,身形就在半空中,取弓搭箭,镜头缓慢变到面向箭矢尖端,在箭矢飞来的一瞬间,画面变成黑色,就像千贺铃向观看的人射了一箭,再加鼓点一样的音乐,让人心跳都随之一滞。

        而后在黑色画面间,‘表演者千贺铃’的字样才浮现出来,之后就是幕后制作者们的名字和一些拍摄花絮。

        比起其他人的名字,作曲、剪辑、脚本设计出现时只有一个‘h’,反而显眼了不少。

        池非迟等其他人陆续回神,才转头问道,“怎么样?”

        “只有六分多钟啊,”设乐莲希一脸遗憾,“我好想再看一遍。”

        小田切敏也故作严肃地摸着下巴点头,“我那么多布置背景和道具的钱,没有浪费,很不错!”

        灰原哀不好意思把夸奖直白说出口,含蓄道,“再看一次?”

        三日月将头搭在灰原哀身后沙发靠背上,低鸣一声,表示赞同,“再看,再看。”

        “再看一遍吧,”羽贺响辅笑着转头对池非迟和小田切敏也道,“刚才只顾着看舞蹈了,我再听听音乐。”

        全票通过,然后一群人开始了二刷、三刷、四刷、五刷,在吃午饭便当时继续六刷、七刷……

        趁着播放结束的空档,池非迟问过秋庭怜子,得知钢琴被秋庭怜子调过音之后,决定去钢琴室里自己玩去。

        这群人一遍遍看,也不怕看吐了。

        他都没有放出最‘毒’的招来,这就开始循环洗脑了?

        不过其他人显然不觉得自己会看吐,依旧兴致满满地继续刷。

        非赤也跟着池非迟开溜,蛇脸面无表情。

        它跟着主人看过没剪辑好的拍摄内容,在没剪辑之前完全是好几段,它跟着主人一遍遍看艺伎化妆、表演,各种角度的,一遍遍看花团舞台舞,各种角度的,然后再挑出合适的画面。

        而最后那流畅柔美的打斗画面,它也看过原版,没有音乐,里面的人也没那么快,最后成品完全是根据节奏,后期调整好速度和画面。

        在剪完之后,他们还看过好几遍成品,反复调整,它刚才也就第一遍、第二遍有兴趣……以后坚决不能跟主人一起做这些,太丧失乐趣了!

        下午两点,池非迟在钢琴室还原、调整记忆中的歌曲曲谱,一群刷够了视频的人又跑了过来。

        对了,还有一匹马。

        还好室内空间不算小,不然还真挤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