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984章 不存在的男人

第984章 不存在的男人

        池非迟到了外面玄关处,打开鞋柜。

        他觉得奇怪的就是现场打扫得太干净了。

        西村佐知子这边的椅子还有着拉开起身的痕迹,对方那边却没有,也就是说,对方在作案之后,还把椅子还原了。

        而且地面、椅面上没有留下任何自己待过的痕迹……

        只有经受过专业训练的人,还得戴着手套、帽子来的,事后清理好现场,才能完全不留一点个人痕迹,跟组织的入室搜查行动有得一拼。

        而且这人还有强迫症,一定要把椅子拉好。

        只是男朋友打扮成这样过来约会,一点食物都不碰,西村佐知子不觉得奇怪吗?

        现场没有挣扎的痕迹,说明西村佐知子没有一点防备。

        不排除西村佐知子知道男朋友从事特殊工作、或者对方假称自己得了疾病不能吹风的可能。

        但没有擦拭过的痕迹……

        就算对方戴了手套,只要手套碰过那些东西表面,就可能会擦掉西村佐知子留下的指纹、留下擦拭痕迹,连一点擦拭痕迹都没有,他都做不到。

        这个世界上,大概只有小美那种魂体能够做到‘不留下接触痕迹就拿起东西砸死人’,也就是因为这个,他怀疑西村佐知子的男朋友根本不存在。

        这个也很好验证,看鞋柜。

        日本有进门做客就换拖鞋的习惯,除非强闯进来,否则都会换鞋。

        玄关处的鞋柜,往往藏着很多的线索。

        灰原哀跟着池非迟到了玄关处,看着池非迟开鞋柜,在看到鞋柜里的情况后,不由愣了一下,蹲下身看着池非迟带上手套,一双双检查拖鞋。

        鞋柜里的拖鞋都是一个样式,码数很齐全,大小都有,有给小孩子准备的小号,有给女性准备的中号,也有偏大一些的拖鞋,用来提供给男性客人或者脚比较大的女性客人,每种大小号都不止一双。

        这在日本很常见,由于一次性拖鞋不舒服,提供给客人会显得怠慢,而拖鞋穿一次就扔又太奢侈,所以家里都会准备不少拖鞋,样式是男女通用的,而因为拖鞋大一点小一点都没关系,只要准备一般小孩、男性、女性能穿的拖鞋就行。

        而拖鞋因为用料的关系,使用久了,鞋和脚底接触的地方会凹陷下去一些,但鞋柜里的拖鞋只有两双有经常使用、清洗的痕迹,其他的都很新。

        池非迟戴着手套,把所有拖鞋都拿出来看了一遍,“男性拖鞋没有使用过的痕迹,一双都没有,小孩子的也是一样,女性拖鞋里有三双使用得频繁,其中两双使用最多,另一双少一些,但看样子,三双都使用了两个月以上。”

        “会不会是跟你一样,每过一段时间,就会把拖鞋都清理了丢出去?”灰原哀猜测道,“只不过她只清理客人用的拖鞋,留了自己平时穿并且已经穿习惯的。”

        她怀疑池非迟有强迫症。

        家里经常打扫得一干二净,连缝隙都要彻底清理,垃圾桶里的垃圾袋从来不装满,有空就收拾好下楼顺手丢了,连拖鞋每隔一段时间都要重新彻底换一遍,包括池非迟自己穿的拖鞋,也经常换新的。

        她刚被池非迟捡回去那天穿的拖鞋,也早就被池非迟扔了,之后每隔一段时间过去,就会发现上次穿着感觉还不错的拖鞋没了,换成了一鞋柜新的。

        虽然款式都一样,穿新的也没什么不好,但每次都找不到上次穿的拖鞋,还是有种奇怪的感觉。

        特别是她第一次去池非迟家里穿的拖鞋,那么有纪念意义的拖鞋,居然早就被池非迟丢了,这让她多少有点郁闷……

        等等,非迟哥不会是防着有人从拖鞋的使用频率,推测出他家里的来客情况吧?

        但也不对啊。

        有谁会偷偷去池非迟家里看拖鞋?

        就算有人在偷偷调查池非迟,他们每次过去都是光明正大地去,想知道池非迟家里的访客情况和生活习惯,只要蹲点监视一段时间,或者问附近商店里的人,都比潜入那个安保严格的公寓大楼、还摸进池非迟家里检查鞋柜要方便简单得多。

        反正非迟哥不是有强迫症、不喜欢看到使用太久的拖鞋,就是有被害妄想症,总怀疑有人要害他……

        池非迟不知道灰原哀的思绪飘那么远,拿出一双常用拖鞋和一双没有使用痕迹的大号拖鞋,翻转到侧面,让灰原哀能看清拖鞋底侧面不太显眼的字母数字组合,“出厂货号,除了小孩子的拖鞋,成人款的拖鞋前四位数字都是一样的。”

        日本会打包出售‘待客拖鞋包’,也就是同款式大中小号都有,让顾客购买待客拖鞋时,不用浪费时间反复挑选。

        而这种‘拖鞋包’,大部分在出厂时就已经装好,除了小孩子的货号会不一样,成人款的拖鞋都会按出货顺序封装。

        由于码数大小不同,不同大小的拖鞋的数字不可能完全按顺序来排,但六位数字的货号,英文和前四位数字完全一致,那也能说明是同一批货,很可能是同一个‘拖鞋包’。

        “池哥哥,灰原,你们在这里干什么啊?”柯南也找到玄关处,见池非迟蹲在鞋柜前、灰原哀也在一旁看,探头往鞋柜里看了一眼,也愣了一下,“这些拖鞋……”

        “同一批货号的拖鞋,就算不是同一天买的,购买时间的间隔也不会差太多,”灰原哀帮忙解释情况,“但女性拖鞋频繁使用了两个月以上,大一些的男性拖鞋和小孩子拖鞋完全没有使用过的痕迹,非迟哥观察之后是这么说的。”

        柯南皱了皱眉,看到灰原哀手上的手套,果断伸手道,“灰原,手套给我一下。”

        名侦探戴上手套,又把拖鞋都翻了一遍,确认了池非迟的判断没出错。

        “如果不是凶手行凶后把自己使用的拖鞋带走了,那就说明这里在三个月内没有男性来访,”柯南检查完起身,看向餐厅的位置,一脸认真地说出结果,“虽然拖鞋还有后两位货号没有规律,无法判断是不是有拖鞋被丢弃了,但结合她那个男朋友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连擦拭指纹的痕迹都没有,那就有可能是西村小姐口中的男朋友根本不存在,有的独居女性为了安全,确实会对外制造家里有男性一起生活、或者家里有男性经常造访的假象……”

        “可是有必要买那么贵的牛肉和红酒来制造假象吗?”灰原哀提出了疑问,“而且她昨晚看起来是真的很期待,也很开心。”

        柯南沉默着,皱眉思索。

        也对,如果是制造假象,根本没必要花那么多钱……

        池非迟回想了一下,想不起这次事件是怎么回事,估计不是什么复杂的案子,但这种行为他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

        “怀念。”

        “怀念?”柯南抬头看着池非迟,隐约感觉到了头绪。

        “昨天那个肉店的老板说过,每个月25号似乎都是西村小姐和男朋友见面的日子,”池非迟道,“有可能是已经分手的男朋友曾经提到过特殊日子,或者和已经去世的男朋友的某个纪念日,我以前见过一个女人,也一直说自己有男朋友,每年都会帮她男朋友举办生日宴会,但她男朋友其实早在好几年前就已经死了。”

        “这样的话,那个人没有留下一点痕迹但西村小姐确实高兴、期待,也就可以解释了,那是一个曾经存在过、但现在已经不存在的男朋友,而她依旧欺骗着自己,每个月25号都制造一场精心准备的约会,而桌上的照片,大概也是那个男人之前留下来的,”灰原哀接过话道,“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倒是希望那个男人是死了,而不是丢下她离开了。”

        柯南半月眼,“喂喂……离开了还有机会复合,死了可就真的没希望了,怎么看都是离开了比较好吧?”

        灰原哀淡漠脸点头,“也对,那就当我考虑不周,那就再补充一句,如果那个男人没有回来的可能,那么还是死了比较好。”

        柯南:“……”

        “高木!”千叶和伸快步进门,走向餐厅,“我已经跟她的朋友们确认过这件事了,她和这个男朋友似乎是从半年前开始交往的,不过她男朋友可能是太忙了,好像只有每个月的25号才能到这里来看西村小姐,所以每个月一到25号,西村小姐从一大早就会显得特别开心,不过她这个男朋友到底什么样子、还有姓什么,她的同事就不知道了。”

        “这么说,线索根本就是零嘛。”高木涉头疼。

        千叶和伸又继续道,“我去找过附近一个和她念书的时候是好朋友的小姐问过,但也没有问出线索,就连她最近交了小朋友的事,那位小姐也不清楚……”

        “那要不要再去问问?”柯南跟到餐厅门口,装出一脸天真的表情,童音卖萌,“去问问西村小姐之前有没有男朋友!”

        “之前的男朋友?”高木涉不解。

        “因为……”

        柯南转头,发现池非迟和灰原哀已经到外面去等了,只能一个人接手解释的工作,“池哥哥发现这个家里的男性拖鞋都没有使用过的痕迹……”

        听完柯南解释后,高木涉让屋里搜查的其他警察把拖鞋都装进证物袋,又和千叶和伸带一群人去了西村佐知子那个好朋友家询问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