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966章 来,请继续

第966章 来,请继续

        东京。

        航班出事的新闻报道占据了东京各大商城前的屏幕,航空公司的负责人公开道歉,表示已经着手进行处理。

        街上的路人路过听到、看到,也不免讨论两句。

        路边车里,伏特加看着外面屏幕上飞机引擎脱落、机场跑道爆炸的监控画面,看得津津有味。

        “哼……那一位说你之前感冒似乎很严重,所以让你好好休息一段时间,”琴酒坐在旁边打着电话,“似乎也有什么事要你去……”

        “啊——!”

        电话那边突然传来女人的尖叫声。

        伏特加坐在旁边都吓了一跳,惊讶转头看琴酒。

        琴酒沉默了一下,“总之,等那一位联系你,那边的事完成之后再说。”

        “嗯,知道了。”

        池非迟挂断电话,删除了通话记录。

        琴酒算是向他解释了最近为什么一直没他什么事。

        这是担心他多想?

        的确,他很清楚组织不可能没事做,要是他一直被‘闲置’的话,就算他不是卧底,也会猜测是不是有人针对他、是不是有什么必须瞒着他的行动、是不是……

        楼下一声惊叫之后,泽田弘树居然还没醒,翻了个身,睡得依旧很沉。

        非赤从被窝里探头,“主人,出事了吗?”

        “大概是。”

        池非迟收起手机,带上非赤,抱起还在睡的泽田弘树出门,去了传出混乱动静的楼下。

        那个姓鸭下的男人死了。

        就在五分钟前,毛利小五郎总算喝够了,醉醺醺地和毛利兰带柯南、绢川和辉去泡澡。

        去浴场的路上,毛利兰发现地上掉了个摄像机的镜头盖,猜测是鸭下掉的,就拿着镜头盖去二楼,打算还给鸭下,结果发现敲门没人应,鸭下的房间门没锁,开门探头就看到鸭下倒在浴室的浴缸里,头也浸在水中,吓得毛利兰下意识地尖叫了一声。

        “虽然鸭下先生倒在浴缸里,但不是淹死的……”

        鸭下房间外,柯南低声跟池非迟说着情况。

        绢川和辉一脸认真地接过话,“毛利先生发现了尸体脖子上有勒痕,这一点瞒不过他,小兰姐姐已经报过警了……”

        柯南:“……”

        有种被抢了‘工作’的感觉。

        他……行,说吧,省得他来说。

        “毛利先生说,他是被人杀害的,在警方来之前要保护好案发现场,”绢川和辉转头看着门口汇聚的旅馆工作人员和客人,“还有,旅馆一楼也有小兰姐姐去守着,不让任何人离开。”

        柯南:“……”

        来,请继续。

        “还有,柯南发现了鸭下的手机掉在房间洗手间门口,”绢川和辉又看向柯南,“他拿起来看过,却没给我看,之后手机就被毛利先生给拿走了,而且因为他乱碰了案发现场的东西,毛利先生就把我们两个赶出来了……”

        柯南:“……”

        确定这不是在偷偷告状?

        有时候,七八岁的小鬼真的很讨嫌啊。

        绢川和辉说着,一脸了然地打量着柯南,“原来《法庭女侦探》里的小男孩,真的是以你为原型的角色啊,第二部已经在拍了,有一段就是自己在案发现场找到了证物,结果被警察赶出门,不过你没有剧本里可爱,也不如我会撒娇。”

        柯南面无表情,“是吗?那还真是抱歉。”

        来啊,继续啊。

        绢川和辉没再管柯南,看向池非迟,“那个家伙是记者,对吧?大概盯着我有一段时间了,而且他还知道你,我想应该是专门负责八卦娱乐板块的记者,进来的时候从你的瞳色认出你来了,还有,他应该还知道一些我们不知道的秘密,所以他才知道我们过来的目的,还说演员都到齐了。”

        池非迟点头,表示认可。

        虽然绢川和辉才七岁,但身在娱乐圈,还有了小田切敏也那么一个开娱乐公司的哥哥,把狗仔队分辨出来还是没问题的。

        “那就有点难办了,”绢川和辉摸着下巴,一本正经地分析道,“他们这种人好奇心强、喜欢窥探别人的隐私,手里说不定还会有很多人的把柄,得罪的人太多了……”

        柯南也没再跟绢川和辉呕气,思索了一下,抬头看池非迟,“池哥哥不进去看看吗?”

        池非迟低头看着怀里还在睡的泽田弘树,“抱着他不方便往现场跑。”

        柯南:“……”

        作为一个推理大佬,竟然被带孩子绊住了手脚……痛心疾首!

        “那和辉的母亲有什么线索吗?”池非迟又问道。

        快点推一下剧情进度,他还要带自家孩子去睡觉呢。

        柯南看了看绢川和辉,“之前我们和毛利叔叔去浴场,虽然中途小兰姐姐来了鸭下先生这里送镜头盖,但我们和叔叔先进了浴场,那里是男女混浴,我们进去的时候,店里的女招待刚好在里面泡澡,就是我们来的时候接待我们的草野小姐、那个看起来很害羞的别所小姐、还有服务态度很恶劣的三枝小姐,她们三个人身上都有黑痣,草野小姐是在右边锁骨下面,别所小姐就是在下巴,而三枝小姐的黑痣在脖子后面,因为她们泡在水里、周围有水雾、之后小兰姐姐又大叫出声,不确定她们身上有没有别的地方有痣,不过三个人的左边锁骨下都没有黑痣……”

        说到抛弃了自己的母亲,绢川和辉倒是没有再接话,沉默着听柯南说完,才小声补充道,“我不会记错的,怎么回忆,那颗黑痣都是在我右手边,如果那个女人抱着我的话,痣就是在她左边锁骨下面。”

        柯南点了点头,看绢川和辉故作淡定的样子,也没觉得小鬼讨嫌了,“别担心,我们能找到她的。”

        池非迟蹲下身,把泽田弘树侧着,凑近绢川和辉耳边,低声问道,“你看着黑痣睡觉的时候,她该不会还在做别的事吧?”

        柯南果断凑近,听。

        绢川和辉一愣,回忆着点了点头,同样压低声音道,“有‘咚咚咚’的声音,她应该是在忙。”

        “咚咚咚?”柯南疑惑。

        “比如切菜。”池非迟道。

        “好像是切菜……”绢川和辉回忆着,愣住了。

        柯南反应过来,“切菜需要一手扶菜、一手拿菜刀,根本不可能抱着小孩子,那也就是说……”

        “和辉当时因为年纪太小,记错了,他其实是被背着,背着会比抱着高一点,”池非迟直接说答案,“那么,和辉母亲的黑痣就是在脖子后面,而不是锁骨下方。”

        “是三枝小姐。”柯南道。

        “会是她吗……”绢川和辉回神,有些迟疑道,“她好像根本不认识我,也不太喜欢我……”

        “她态度那么恶劣,应该不想让你看出来,”柯南看着绢川和辉道,“给你寄明信片,大概是因为太想了,但她又不想让你觉得她是在你成名之后想认回你,所以才没有在明信片上署名或者留地址,更没有去找你,那当你找上门来的时候,她确实有可能因为紧张、不想被你发现,而故意表现得疏远冷淡。”

        “女人的想法真复杂,”池非迟无语道,“当母亲的女人也是一样。”

        他家便宜老妈也是一样,思维奇怪复杂且别扭得要死。

        绢川和辉点了点头,有两个人在旁边陪着,背后也有人支持,等找出真相的时候,他的心里反倒平静了不少,“是啊,真是麻烦。”

        柯南看着两人开始吐槽‘当母亲的女人’,无语之后,想起自家一把年纪还逼着他叫姐姐、像小孩子一样贪玩的老妈,也不由点了点头,又问道,“和辉,那你接下来打算怎么办?”

        绢川和辉皱起眉头,“我还没想好……”

        “咦?池先生,柯南,你们也在啊!”

        楼梯口,横沟参悟跟着毛利兰走来,看到池非迟抱着一个小孩、和柯南、一个小男孩凑堆,上前后,弯腰打量着,“毛利先生这里又多了两个小孩子啊?还有,我看你有点眼熟,你该不会就是那个经常出现在电影和电视剧里的……”

        “没错,”绢川和辉点头,“我是绢川和辉。”

        毛利兰上前看到泽田弘树睡着了,放轻声音介绍,“至于这个孩子呢,他叫小树,是非迟哥朋友家的孩子,托他照顾几天。”

        “原来如此,”横沟参悟直起身,“那么毛利先生呢?他应该也来了吧?”

        “咳!”毛利小五郎站在房间门口,干咳一声吸引横沟参悟的目光,“横沟警官,先进来吧。”

        在毛利小五郎跟横沟参悟介绍前后经过的时候,池非迟把泽田弘树交给毛利兰,自己翻出手套,一边戴上,一边进门,走到洗手间。

        鸭下穿着旅馆提供的浴衣,跪坐在地,上半身前倾泡在浴缸中,脖子上有很细的勒痕,由于勒痕太细,看不出绳子有没有纹路,后脑勺有着被敲打过的痕迹。

        横沟参悟了解了情况之后,在浴缸前蹲下,观察着尸体,“那么,凶手把死者泡在浴缸里,是为了混淆他的预估死亡时间吗……”

        “像这种雕虫小技,在我毛利小五郎面前是行不通的!”毛利小五郎自信满满道。

        横沟参悟惊讶,“这话怎么说?”

        “鸭下先生的手机都拍到了,”毛利小五郎带着池非迟提供的手套,拿出一部翻盖手机举起,手机亮起的屏幕上显示着一张照片,“这张照片完全记录了犯罪现场的情况,照片下方的时间是晚上11点48分!”

        照片右下角是鸭下的神情痛苦的半张脸,在鸭下后方,还有一个看上去没穿衣服的女人,照片没有拍到脸,只拍到了女人的上半身,能够看到女人双手紧紧拉着缠在鸭下脖子上的细绳,也能够看到女人左边锁骨下方有一个黑痣一样的黑点。

        柯南没有阻止毛利小五郎,之前他不让绢川和辉看手机里这张照片,是因为绢川和辉说自己母亲左边锁骨下方有黑痣、跟照片上行凶的女人一样,他担心绢川和辉受到打击,但既然知道了绢川和辉的母亲是脖子后面有痣的三枝,那就没关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