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960章 多灾多难的865号

第960章 多灾多难的865号

        泽田弘树继续演戏,止了嚎哭,抽抽搭搭道,“要、要去上厕所……”

        其他人:“……”

        就只是想去上厕所?

        池非迟抱着泽田弘树去洗手间。

        现在下毒的地方已经弄清楚了,他没有直接接触过牧树里的右手和鼻子,也没人阻拦他抱孩子,而毒素没有涂在洗手间,那暂时用一下洗手间也没什么。

        “婶婶说得好熟啊,”元太看着妃英理道,“这都没醒……”

        这一下又把毛利小五郎吓了一跳,还好这里就有医生,当即把医生叫过来帮忙看情况,听说只是睡得太沉后,松了口气,嫌弃地看了一眼,也没多说什么,又叹了口气,让其他人坐回原位。

        洗手间里,池非迟拉上帘子后,发现泽田弘树睁开眼、对着镜子眨眼。

        “大概是刚才飞机下坠,隐形眼镜有点滑片了,还好那个时候我犯困,没有睁眼,不然隐形眼镜该掉出来了,我刚才担心他们看出来,没有睁眼调整,只能装哭让您带我来一下洗手间……”泽田弘树低声解释着,见镜片重新贴合,眨了眨眼,感受了一下,“好了。”

        “你哭早了。”池非迟道。

        他记得原剧情里,这飞机没那么容易降落,又是撞东西又是爆炸的,具体什么原因他记不清了,不过接下来恐怕也不得安宁,泽田弘树现在调整好了,一会儿眼镜可能还是得滑开……

        “什么?”泽田弘树疑惑。

        “总之,你一会儿记得闭眼睡觉。”池非迟没有解释,抱着泽田弘树出了洗手间,继续把孩子托付给其他人照顾,自己回了驾驶舱。

        由于妃英理睡着了,照顾孩子的任务转到毛利兰和铃木园子手里。

        两人小心翼翼地看了看泽田弘树,发现小小孩除了眼眶还红红的,倒也没再哭闹,长长松了口气。

        唉,小孩子就是小孩子,连上洗手间也得哭一下……

        柯南心里也感慨了一下,偷偷溜到驾驶舱,走到‘新庄功’身后,“你是怪盗基德,对吧?新庄先生?”

        “啊?”黑羽快斗装傻,悄悄切断了无线电通讯,以免被听到,“你在说什么?”

        “你别装了,”柯南没有动摇,“之前我听伴亨导演他们说,他们没听说新庄先生学过飞机驾驶,而且新庄先生今天本来是不会来的,你出现时,树里小姐很生气,他应该是和新庄先生说好了,他会先一步到函馆树里小姐的别墅去准备特殊节目,结果看到你出现,树里小姐当然会生气。”

        “哈哈哈,被你看穿了啊,”黑羽快斗神色轻松地笑道,“是啊,现在真正的新庄先生正在函馆那边,假扮成怪盗基德的样子,被不肯放弃的警察们追着跑呢!”

        “那你打算什么时候取走‘命运的宝石’?”柯南嘴角露出志在必得的笑意,“你现在可没有胜算哦!”

        哼,他们暴力担当就在基德这家伙旁边坐着!

        “啊,我放弃了,”黑羽快斗道,“真正的星光蓝宝石含在嘴里是凉的,那颗宝石是假的,我想树里小姐是为了吸引人去看‘约瑟芬’舞台剧,才会弄出一颗假宝石来骗人吧。”

        “原来如此……”柯南想起之前‘新庄功’低头吻牧树里手背的举动,明白基德应该就是那个时候验的货。

        黑羽快斗想到有趣的手工风筝跟他擦肩而过,心里还是有一点点不舒坦,转头看池非迟,在作死的边缘疯狂试探,语气挑衅道,“那么你呢?池先生,你就没有什么想跟我说的吗?”

        柯南这一秒是佩服基德的,居然这么作死……

        池非迟侧目冷冷看了黑羽快斗一眼,一句话没说,收回视线。

        好好的一个小青年,学什么老阴阳人,关键是快斗这跳脱性格也学不像。

        黑羽快斗语塞,无视可是最难受的,“喂喂,你就这个反应啊?”

        柯南突然觉得基德就该这么收拾,想到昨晚的怪盗基德,他就像给基德脸上来一足球,半月眼问道,“我说,基德,你昨天晚上是怎么了啊?”

        “我昨天晚上怎么了?”黑羽快斗故作轻松道,“不就是利用滑翔翼放风筝耍了你一次吗?你们不是也放过风筝吗?我放一次你就不高兴啦?”

        池非迟:“……”

        行行行,他知道了。

        风筝嘛,不用暗示得这么明显。

        “我不是说风筝,”柯南盯,“是说你一直模仿大家的声音的事。”

        “那个啊,”黑羽快斗笑了笑,“就是想逗你玩~”

        柯南没再问下去,半月眼看向另一边。

        呵呵……等着!

        “你不会还打算抓我吧?”黑羽快斗问道。

        “是啊,”柯南坦然道,“不过是在这个钢铁囚笼落地之后。”

        黑羽快斗刚想说话,就被池非迟打断。

        “准备降落了,认真点。”池非迟道。

        “明白!”黑羽快斗认真了一些,接通无线电通讯。

        两分钟后,那边传来声音,“天空J865号接下来由函馆塔台接手!请将周波数改为118.35!重复……”

        “118.35,收到。”池非迟调整了周波数,接到函馆塔台。

        “这里是函馆塔台,我是管制部长上杉!”

        “这里是J865号。”

        “收到,我现在请岛冈机长跟你说话!”

        “我是岛冈,你看到‘MCP’了吗?也就是模式控制板,请按下APP按钮,这样飞机就会自动降落在跑道上。”

        “收到……已经完成。”

        “好的,暂时可以安心了,等需要收襟翼的时候我再告诉你。”

        “明白。”

        一阵强风来袭,飞机颠簸了一下。

        池非迟问道,“天气很恶劣,能不能降落?”

        “别担心,降落是没问题的。”那边道。

        黑羽快斗用对讲通知了空乘人员,让乘客坐好降落准备,抬眼就看到前方地面一点一点小亮光组成的机场轮廓,“看到了,机场到了。”

        “好的,865号班机,现在将襟翼调整到1。”

        “收到。”黑羽快斗帮忙做调整。

        下方塔台,有人用望远镜观察着飞机的状况。

        负责联络的机长岛冈不时发出指令。

        “将襟翼调整到5!”

        “将襟翼调整到10!”

        “放下起落架,将襟翼调整到20!”

        飞机头往下方倾斜,降低着飞行高度,慢慢接近机场。

        突然间,前方一阵闭眼的白光亮起,飞机也晃了一下。

        池非迟闭了眼,黑羽快斗和柯南也抬手挡住了眼睛。

        白光过后,四周一片黑,整个驾驶舱都暗了下去,警报声响成一片。

        “怎么回事?”黑羽快斗惊讶。

        “惊雷。”池非迟有些无语,他就知道没那么顺利,临降落,飞机还被雷劈,对无线电通讯那边道,“这里是J865号,刚才飞机被闪电击中,画面消失,按钮亮光全部熄灭。”

        柯南转头,无语看着池非迟。

        能把这么危急的情况说得这么轻描淡写,也就只有池非迟这家伙了,他怀疑池非迟就是不怕死。

        不过,也很能安抚人心,看旁边那个假新庄从‘惊愕脸’渐渐恢复‘淡定脸’的模样就知道了……

        “别紧……”塔台那边的人也顿了顿,他是没发现对方紧张,这心态好啊,就是飞机多灾多难了点,“转动仪表盘旁边的白钮。”

        池非迟旋了白钮,看了一眼,“灯亮了,不过自动驾驶的灯没有亮。”

        黑羽快斗惊讶转头看池非迟,“也就是说,没法自动降落了?”

        “什么?!”塔台那边,岛冈也吓了一跳,“立刻停止降落!用最大力气拉起操纵杆!”

        池非迟拉了操纵杆,飞机往上上升。

        “很好,收起起落架!”

        黑羽快斗配合着操作,“收起来了。”

        “很好,再继续上升!”

        一阵强大的气流从海面卷来,飞机一瞬间被强风吹得偏离了原本的路线。

        “糟糕!飞机被风卷走了!”岛冈脸色大变,“立刻转向右边!快!往右转!”

        飞机往右转,除了稳定一些,还是很难摆脱强风的席卷。

        “不行!”岛冈身边的机长看着飞机被风卷低的位置,急道,“这样下去会撞到候机楼的!”

        “快拉起机首!”岛冈一头大汗地发出指令。

        池非迟把控制杆往上拉,那控制杆卡得死硬,他又不敢一下子用蛮力、以免把控制杆弄坏,只能控制着力气往上拉。

        飞机底部擦着大楼的铁网过,带起一大串火花,直直地撞向塔台。

        塔台里,岛冈和同事看着飞机头朝他们冲来,脸色苍白,“糟、糟糕了……”

        池非迟感觉控制杆松动了些,加了把力。

        飞机在临近塔台时,机首猛然往上升,随后的机身擦着塔台过去。

        强大的气流也将塔台上的玻璃震碎,飞机底部刮过塔台顶部,让飞机内剧烈晃动起来。

        飞机飞过,从飞机上掉落的引擎顺着塔台滚落在地,轰然爆炸。

        剧烈的爆炸一路席卷了机场跑道,一架飞机被爆炸波及,引发了第二次爆炸。

        候机楼里,人群呆呆站在玻璃前看着火光一瞬冲天爆发、熄灭、又一次爆发的情景。

        “好可怕喔……”一个小男孩喃喃。

        冲天的火光在飞机里也看得一清二楚,黑羽快斗汗了汗,见飞机稳了下来,转头看池非迟,“……池、池先生?”

        “稳住。”

        刚才飞机剧烈晃动时,池非迟也没松开手,控制飞机重新升空、渐渐平稳下来。

        这段他都没记清,没想到还是有爆炸。

        黑羽快斗一看自家老哥心态依旧稳,稍微放松了些,“这里是J865号,请问机场的情况怎么样?”

        “班机怎么样?”那边岛冈的声音重新传出,“听得到吗?”

        “听得到,”黑羽快斗一听岛冈的声音还算精神,不像受了伤,松了口气,“你们那边损害严重吗?”

        柯南凑近在一旁听。

        “塔台里没有人受伤,之前清空了跑道,目前也没有人在爆炸中被波及,不过跑道起火,恐怕没有办法马上使用,”岛冈冷静得也很快,“你们那边的情况怎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