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937章 柯南:感谢池非迟!【为萌主小梓陪你玩加更】

第937章 柯南:感谢池非迟!【为萌主小梓陪你玩加更】

        “啊?”榎本梓有些害羞,拿着菜单出柜台,“谢谢您的夸奖,我都快不好意思了,不过听毛利先生平时来店里时说的事,我还以为您是个很严肃的人呢。”

        柯南看向走过来的榎本梓,“池哥哥夸人确实很难得哦。”

        池非迟一脸平静道,“我只是说实话。”

        跟上次见比起来,榎本梓把头发留成黑长直,比之前的卷短发要显年轻,也可爱了不少。

        柯南更惊讶了,看了看池非迟,又看了看被夸得笑弯眼的榎本梓,怀疑池非迟没吃药……不,他怀疑池非迟吃药了,说话居然这么好听。

        “您这么认真地说,我会当真的!”榎本梓笑着把菜单放到桌上,“你们看看想吃什么吧,今天是周日,店里准备的食物还蛮多的,炒面、抹茶蛋糕,蛋挞和披萨饼也有哦……”

        食物都是提前准备好的,只需要加热或者动手切一下、装盘就行,榎本梓没忙多久,就陆陆续续把三人点的食物和饮品端上桌,趁着招待完其他客人的空档,站在一旁看泽田弘树。

        “他就是小兰小姐说过的小树吧?真的很可爱呢!”

        “谢谢。”泽田弘树客气地回了一句,才继续低头吃炒面。

        “池先生,让他吃炒面没关系吗?”榎本梓看着一岁半的小不点,有点不放心,站在一旁看着,“要不要给他准备软一点的蛋糕?或者……冲点奶粉?”

        泽田弘树:“……”

        他没那么小,他拒绝。

        “他喜欢。”池非迟没有再管泽田弘树,低头慢条斯理地吃东西。

        榎本梓在一旁盯泽田弘树吃东西,盯完了全程,在心里感慨,让男人带这么小的孩子果然还是不行。

        泽田弘树吃得差不多,想拿桌上装牛奶的杯子,刚伸手,就发现杯子已经被挪到他手边了,“谢谢姐姐,不过我可以自己来的。”

        “没关系,”榎本梓笑眯眯道,“反正现在也没有其他……”

        “早上好,各位市民!”

        门外,一辆车子慢慢开过,车上喇叭传出震耳欲聋的演讲声,“我是倍赏周平,希望大家能够投我珍贵的一票,让我倍赏周平能有机会为大家创造一个安静的城市!早上好,各位市民!我是……”

        柯南转头看着窗外那辆车子开远,才收回视线,打算继续吃东西,“那好像是议员选举的宣传车吧。”

        榎本梓点头,“是啊,那辆宣传车最近都会在八点多的时候路过店外……”

        池非迟把叉子轻轻放在盘子里后,端起咖啡杯,若有所思道,“他这算不算威胁市民?”

        “啊?”榎本梓一懵,“威、威胁?!”

        泽田弘树抱着装热牛奶的玻璃杯,稚声稚气道,“明明破坏了城市清晨的安静,还说给他一个为大家创造安静城市的机会,就好像再说,你们不给我投一票的话,就别想安静了,车子会一直一直吵你们!”

        “噗!”柯南一口气没绷住,炒面差点从鼻腔里飙了出去,虽然稳住了没出丑,但还是呛得一阵咳。

        榎本梓一愣后,也不由笑弯了眼,“我想应该不是那个意思吧……啊,对了,说到威胁……池先生,您今天有空吗?”

        池非迟抬头看站在桌旁的榎本梓,“你被人威胁了?”

        “没有没有,”榎本梓连忙摆手,转头看了看那边柜台前的客人,压低声音道,“是两天前,我在店里捡到了客人遗忘的奇怪的东西,本来还犹豫着要不要麻烦毛利侦探,不过他好像很忙的样子,要是池先生有空的话,我想请您这个毛利先生的弟子帮忙,应该也没问题……”

        柯南心里干笑,某个大叔今天要去帮有钱人找自己妻子出轨的证据,确实没空,随即卖萌给池非迟拍彩虹屁,“池哥哥很厉害,绝对没问题的!小梓姐姐说的那个奇怪的东西是什么?”

        要不是池非迟那边会帮忙介绍委托费很多的委托,大叔无所事事就只会去赌马打小钢珠,毛利侦探事务所的项目又要出现赤字,最近的伙食标准又要往下压……感谢池非迟!

        “谢谢,”榎本梓从围裙口袋里翻出一个手机,递到池非迟面前的桌上,“就是这个……”

        “手机?”柯南看着桌上的手机,“上面好像贴了贴纸,花纹好特别。”

        那是一个翻盖手机,背面、按键面和屏幕面周围都贴了迷彩贴纸。

        “是啊,我想让池先生帮忙找一下失主,本来想等失主打电话过来,再告诉他手机落在这里了,不过之后……”榎本梓看到池非迟拿出手套熟练戴上,汗了汗,“池先生,需要戴手套吗?那……”

        “别紧张,只是习惯。”池非迟没有抬头,拿起手机观察。

        他好像又撞上事件了。

        他记得,这次应该是选举黑账存在了手机里,戴不戴手套都没关系,不过这个手机会被送到警视厅当证物,他不想到时候还要去警视厅留指纹什么的……

        榎本梓松了口气,“吓我一跳,我还以为这是案发现场的东西……”

        柯南干笑了两声,又问道,“那小梓姐姐之后没接到失主打来的电话吗?”

        “电话是接到了三通,”榎本梓回想着,“第一次打过来的电话我接通之后,那边说‘咦?对不起,打错了’,之后就挂断了电话,很快又接到了电话,那边还是那个男人,说‘咦?真奇怪,旁边有铃声响吗’,对方身边好像还有其他人,也很快挂断了,在第三通电话打过来的时候,对方突然变了态度,很凶恶地在电话那边咆哮着‘喂喂,你是不是那家伙的女人啊?让他来听电话!我要杀了他!’这样的话……”

        “杀了他?”柯南脸色变了变,连忙追问道,“然后呢?小梓姐姐,你有没有跟那边的人说清楚这件事?”

        “我、我太害怕,就把手机关机了,”榎本梓豆豆眼,尴尬对着手指,“第二天我跟老板说了这件事,就被老板训斥了一顿,然后把电源打开放着,不过一整天都没有电话再打进来,果然我还是不应该关机的吧……”

        柯南转头,看到池非迟坐在窗边低头按手机按键的模样,突然想起那晚坐在车里用手机发邮件的贝尔摩德,不免有些失神。

        当时贝尔摩德的手机按键音他已经录下来了,只要分析出那些按键音对应的按键,就能知道那个组织boss的邮件地址。

        一想到这些,他心里就有些控制不住的激动。

        嗯,只要他把那个邮件地址分析出来,就能让警察把那个组织的boss抓住,再把那些家伙一锅端!

        “有什么线索吗?”泽田弘树凑近池非迟看手机。

        柯南回神,看着池非迟,等回答。

        “贴纸是一周内贴上的,边缘有压痕、里面有褶皱和气泡,不够专业,不像是在专门的手机装饰店里贴的,手机九成新,相册、短讯箱之类会留存个人信息的地方没有任何内容,通话记录只有榎本小姐说的那三通,没有来电显示,看不到对方的号码,那也说明这不是通讯录里储存的号码,另外,通讯录里是存了不少号码,但名字和号码都不对劲,我试着拨打过,但这个手机的手机卡应该是欠费状态,拨打之后电话很快就会挂断,”池非迟动手拆手机后盖,取下电池手机后背看了看,“出厂信息的贴纸也被撕掉了……”

        “出厂信息?”榎本梓疑惑。

        “就是手机电池取下后能看到的、贴在手机里的那张贴纸,上面有出厂信息,只要知道上面的编号,就可以打电话给厂商,问问他们同批次的手机是在哪个手机店里出售,”柯南科普道,“之后只要找到那家店里,向店员打听买这部手机的人是什么样、看看购买手机的合同和发票,至少能知道对方的名字,而有的店里会让客人留下联系地址,那样就可以直接找过去了。”

        “原来是这样,”榎本梓了然,又感慨道,“柯南,你知道的还真多耶!”

        “啊,我有听毛利叔叔说起过!”柯南笑眯眯挠头。

        这个是实话。

        大叔调查出轨委托还是很有一套的,像是悄悄获取手机购买信息、酒店入住记录之类的都没问题。

        池非迟将手机电池装上,重新开机,翻了一下,拿出随身手册和中性笔,记录一串字母、数字。

        “不过,”榎本梓有些苦恼,“如果出厂信息的贴纸被撕了的话,就不能用这个办法找人了。”

        柯南发现池非迟好像在抄手机里的内容,就没打扰,“小梓姐姐,你还记得那个客人的情况吗?能不能详细说说,不管什么事都可以。”

        “是一个戴着眼镜、有点胖的中年男人,个子不高,因为他在吃东西的时候也在摆弄着这个贴了贴纸的手机,所以我印象比较深刻,还有……”榎本梓回想着,突然笑了起来,“他点了炒面、牛肉杂烩、水果饮料、番茄汁还有凯撒沙拉!算起来正好是3000元整!”

        柯南懵,“3、3000元?”

        “如果点了其他东西,就绝对不可能是3000元整了,”榎本梓笑道,“因为不用找零,我还感动了一下,以为他是特地这么点的呢!”

        柯南:“……”

        这个线索……该怎么说呢,挺特别的,让他毫无心理准备。

        他还以为会是衣服上有特别的东西或者气味、本人有什么特殊习惯或者特殊特征之类的线索,没想到榎本梓的关注点居然是客人点的单。

        真够敬业的。

        榎本梓见柯南无语看她,有些不好意思,“因为柯南你说什么都可以,我就说了呀!不过我想他应该是在工作期间,所以吃得比较多……”

        “工作期间?”柯南疑惑。

        榎本梓道,“是啊,因为他还特地要了发票……”

        “发票?”柯南连忙追问,“那发票抬头呢?”

        榎本梓笑眯眯道,“当然是‘贵客’啦!他一个人吃饭还要了发票,我就想,他会不会是在出差的职员或者个体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