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894章 老婆子心里苦

第894章 老婆子心里苦

        柯南跑到水晶梦幻音乐馆前,发现照片的角度不对,确定照片是在下午两点零五分时歪着相机拍出来的,而不是高桥纯一说的一点钟。

        没等跟着跑的铃木园子和毛利兰站稳,柯南又掉头往风车木屋跑。

        下午一点,高桥纯一在风车木屋约香取茜见面,在下午两点零五分赶到花钟前拍下照片,那么绑架香取茜并囚禁在某处的时间不到一个小时,也不会很远,多半是在木屋和花钟这条线上!

        “柯、柯南……”

        毛利兰一看柯南跑了,又和铃木园子跟上去。

        池非迟和灰原哀慢吞吞跟着,在半道上看柯南跑回来,干脆就停了脚步等,心里有着同一个想法——名侦探真是遇到解密推理就不顾一切地浪,在毛利兰面前这么表现真的没问题吗?

        柯南发现路边敲钟的声音跟昨天的声音不一样,跑进钟楼,找到了被绑在钟楼里的香取茜。

        香取茜被扶起来,由毛利兰和铃木园子解了绳子、撕了嘴上的胶带后,就急道,“快!高桥先生他想要对阿妙婆婆不利!”

        一群人又立刻联系大贺家的人,确认大贺妙跟着高桥纯一出去了,又出门根据两人的特征问路人,确认两人去坐了热气球。

        柯南直接跳上了一辆双人脚踏车,跟香取茜一起拼命往搭热气球的地方赶去。

        池非迟自然不会放过这个顺便救人、免费刷好感度的机会,也跟其他人一起赶过去。

        大贺妙搭的热气球已经缓缓升空,热气球下方还黏着一个闪动着红色光点的小型黑盒子。

        高桥纯一拿着一个像是遥控器一样的东西,站在下方仰头看着热气球。

        在高桥纯一快按下遥控器的时候,一个足球飞到了高桥纯一脸上,直接将高桥纯一砸趴下,手中的遥控器也飞了出去。

        “别碰那个东西!”柯南跳下脚踏车往那边跑,大声阻止了要去捡遥控器的工作人员,“那是装在热气球上的炸弹的引爆装置!”

        工作人员脸色一变,抬头看到热气球的底部不对劲,连忙组织人手把热气球放了下来。

        大贺家的人再一次到齐。

        柯南见池非迟没有解释的意思,默默给铃木园子一麻醉针,开始推理。

        只不过名侦探推理得一时兴起,把藏戒指的人、戒指的谜题也说了出来。

        “小茜姐那张照片的背景是绣球花,而绣球花最早的名字是八仙花科洋绣球,是希伯特取的名字,主要是从他的日本妻子泷夫人的名字得到的灵感,泷,就是瀑布,而这里有一个很像瀑布的地方……对,就是那个有着爱神雕像的喷泉。”

        灰原哀:“……”

        某个人推理起来还真是忘我。

        池非迟:“……”

        算了,结局已定,有了香取茜来救老太太这么一出,老太太想冷脸继续赶人都难了。

        高桥纯一醒过来后,也说了自己作案的原因,他认为自家老师是被大贺妙设计欠了大贺银行的钱之后、又被大贺妙催债逼死的。

        在持田英男出来说明了是香取茜的父亲的东西卖不出去的真相之后,高桥纯一噗通一下跪了。

        “我不相信!我们老板不是那么没用的人,他每天早上一大早就起来挥洒汗水、工作到半夜,还不厌其烦地提携我这个后辈……”

        沉睡的铃木园子:“阿妙婆婆之所以会反对真哉和小茜姐结婚,是自责小茜姐的父亲自杀完全是因为您思虑欠周所造成的,所以,您只要一看到小茜姐的脸就会很难过。”

        “奶奶……”香取茜看着大贺妙。

        柯南继续用铃木园子的声音道,“谁知小茜姐这次阴差阳错地得知了高桥先生企图报复的事,高桥先生就把她关起来了。”

        香取茜走向大贺妙,鞠了躬,神色诚挚道,“我知道要您原谅不太可能,但是我还是想求您……请您原谅高桥先生,好吗?”

        高桥纯一惊讶看香取茜,“大小姐!”

        大贺真哉走到香取茜身边,“奶奶,我也请您原谅他,好吗?”

        “我想关于新娘那边的主婚人……”一直沉默的大贺妙看向持田英男,“持田啊,你就让给年纪稍轻的高桥先生,怎么样啊?”

        这就是表示原谅、同意婚礼举行,并且想让高桥纯一以香取茜娘家人的身份出席婚礼。

        持田英男一愣,很快笑道,“当然没问题!我也同意这么做!”

        “奶奶……”香取茜惊讶。

        大贺雅代也很高兴,“那您是同意他们结婚了吗?”

        大贺妙冷着脸,“现在戒指都找到了,还有什么办法。”

        “真是太好了!”大贺雅代笑道。

        柯南用铃木园子的声音道,“我想阿妙婆婆一开始就决定好,只要找到戒指,就答应他们结婚。”

        持田英男有些意外,“你怎么连这个都知道?”

        在大贺家其他人惊讶之中,柯南继续套铃木园子的马甲科普,“喷泉那里的雕像代表的是希腊神话中的一个故事,爱神因为嫉妒和自己儿子谈恋爱的普赛克,就给了普赛克许许多多的考验,不过普赛克最后还是通过了重重考验,得到了爱神的认可,那个喷泉雕像所记录的就是这最后一幕……”

        池非迟:“……”

        柯南看的希腊神话,跟他看的果然不是同一版?

        大贺妙:“……”

        唉,年轻人的想法都那么单纯。

        老婆子心里苦,但老婆子没法说。

        她想看的是香取茜的决心啊,如果香取茜能够试着去找戒指,就算没找到,她心里也能好受一点,但香取茜自己走了……

        不过人找到了、戒指找到了,她也不可能真的逼走自家孙子,而且人家还救了她,也就只能同意结婚了。

        想想看也不是太糟糕吧,香取茜重情重义、乖巧懂事,也是真心想得到她的认可,这么一想,接受也不是那么为难了。

        某柯南:“阿妙婆婆知道这个希腊神话的含义,才会把戒指藏在那个喷泉池,不然她也不会刻意用那张有绣球花的照片去提醒他们了,对吧,阿妙婆婆?”

        大贺妙深知‘既然是一家人,就不要有隔阂’的道理,故意拙劣装傻,活跃气氛,“你说了一大堆外国人的名字,我都不懂你在说什么……哈哈哈……”

        大贺雅代失笑,“婆婆就是这样,觉得不好意思的时候就装傻带过。”

        大贺妙笑着,对,她对孙媳妇一点意见都没有。

        ……

        婚礼在傍晚时分举行。

        宾客都来了,日子也订好了,为了大贺家的信用,为了那些推开手头事务的人不耽搁行程,婚礼也必须在今天完成。

        好在婚礼过程并不复杂,只是最后新娘站在教堂门口抛捧花的时候太过于激动、用力过度,捧花飞过了期待伸手的铃木园子,飞过了努力跳起来抢捧花的一群女孩子,砸向一脸茫然的毛利兰,被毛利兰接住。

        “我本来很快就可以跟阿真结婚的耶!”铃木园子崩溃。

        毛利兰被铃木园子夸张的反应吓了一跳,“园、园子……”

        “被你接走了,呜呜呜……”铃木园子持续崩溃。

        池非迟远远围观。

        不愧是锦鲤少女,不过传说中,接到新娘捧花的人会很快结婚,也就是说,毛利兰近很快就会结婚了?

        十七八岁就结婚,也不怕他家毛利老师把工藤新一给砍了。

        ……

        是夜,晚上10:03。

        酒店十七楼,1706房间中,桌上亮屏的笔记本电脑中显示着两个板块。

        一半的画面是正值中午、明亮的大客厅,还有坐在沙发上的池真之介,另一半画面是昏暗老旧的伦敦城,泽田弘树撑着小黑伞坐在教堂屋顶上。

        “所以,你不看好大贺真哉的婚姻?”池真之介问道。

        池非迟想了想,“说不好。”

        这对夫妻现在浓情蜜意,以后苦恼肯定会很多,但婚姻能不能走下去,还得看两个人的性格和决心。

        池真之介点了点头,沉默了一下,又问道,“那么持田英男呢?”

        “大贺家元老,有做为企业老人的傲气,”池非迟评估道,“不过他是大贺家的亲戚,涉及大贺家的脸面和利益,不会犯糊涂,还不算严重,大贺财团里面肯定还有类似的、身居要职的老员工……真哉插手企业事务多久了?”

        “两年,他从大学三年级开始就在着手进入大贺财团,”池真之介明白池非迟想说了什么,气定神闲道,“他的性格和能力都很难在短期折服那些老人,照你之前说的观察结果,除非有重大变故催着他成长、促使他解决难题、带着企业转危为安,否则他至少需要三年时间去让人信服。”

        池真之介那边,池加奈端了个果盘入镜,微笑着,声音轻而缓,“还要更久哦,新婚之后要度蜜月、新婚第一年要陪妻子,今年做不了多少事,不出意外的话,明年和后年大概就要迎接小生命诞生,如果没有重大变故,真哉三十岁之前都不可能稳定接手大贺财团的。”

        “辰也就是性格太随和、缺少魄力和决断力,老太太才打算培养孙子……”池真之介突然顿住,沉默,思索。

        “可是大贺财团不是我们的首要目标吧?财团也还动不了,”泽田弘树在虚拟伦敦城抛着自己的小黑伞,漫不经心道,“爷爷不是也说过了吗,战争要师出有名,之前安布雷拉聊天软件在美国发行遇到一些讨厌的家伙联手阻击,先对那些人下手,再看美国有没有讨厌的人出来惹事,总之,先以美国作为战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