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857章 最有可能的答案

第857章 最有可能的答案

        两人从落下到滚到底,也就几秒时间。

        黑暗中,柯南察觉池非迟松开手,连忙坐了起来,“池哥哥?你没事吧?”

        “没事。”池非迟坐起身,感受了自身状况,也就是背部落地砸疼了,再加上手背擦破了皮。

        他有点庆幸自己习惯穿长裤长袖,不然擦破皮的可就不止手背了。

        柯南试了试自己的手表型手电筒,无奈道,“我的手表坏了。”

        两人静静在坑洞里坐了一会儿,眼睛适应了昏暗光线之后,隐约能看清周围环境。

        池非迟起身,捡着散落在四周的塑料小药瓶。

        他们所在的坑洞上方有挖掘的痕迹,斜坡之下却是天然的钟乳石洞,除了上方垂挂下来的钟乳石,还有不少林立的石笋、石柱,之前那两个声响不对的小药瓶就是砸中了石笋、又落到地上的。

        柯南帮池非迟捡了小药瓶,静静坐着等池非迟包扎。

        他一想到滚下来的时候,池非迟都在用身体护住他,免不了感动。

        他的小伙伴是好人,很好的人。

        嗯……小伙伴带的东西还是这么齐全。

        消毒用的酒精、包扎用的一次性绷带,他在捡小药瓶的时候,还看到了贴了‘消炎药’便签的小瓶子。

        不过,他有一件事想确认一下。

        “池哥哥,你刚才是故意把瓶子丢下来的吧?”柯南很积极地帮忙撕了一段医疗胶带给池非迟。

        “嗯。”池非迟接过胶带,把缠在手上的绷带贴紧。

        柯南得到池非迟肯定的答案,不觉得意外。

        他往下掉的时候,听到有不少东西噼里啪啦落地的声音,还以为是池非迟口袋里的东西不小心掉出来了,但刚才帮忙捡瓶子的时候,他发现那些瓶子落地位置很散乱,不像是自然掉落的。

        也就是说,池非迟是故意在掉下来的时候、把口袋里的小塑料瓶砸向不同的地方,听着瓶子落地的声音,探坑洞的高度、探坑洞下方的情况。

        再次实名羡慕某人这种遇事冷静、反应快的特性。

        等池非迟处理好手上的伤、把小瓶子装好,柯南才站起身,走到那个陡峭的斜坡前,抬头往上看了一下,“是人工挖掘的洞口,用水泥加固过,还建了这个斜坡,不像是给人进出或者用来困住猎物的,而这个村子四面环山,如果遇到暴雨很容易遭灾,那么,这个洞口应该用来引导雨水流进天然钟乳石洞的蓄水池里、作为备用水库才修建的。”

        池非迟跟柯南的判断差不多,又提醒道,“风是从上面洞口吹过来的,背后没有,通道被密封起来了。”

        柯南转身往深处走了一会儿,果然被一堵墙挡住了去路,伸手在昏暗光线下摸索了一下,“是水泥啊……”

        池非迟也到了那堵水泥墙上,竖掌贴在墙上,在手心贴到冰凉墙面时,心里突然多了一个猜想。

        “那边坡度太大,很难爬上去,这里的路又被水泥封死了,”柯南遗憾收回手,“这么看来,我们想出去只能等大家找过来了。”

        “柯南……”

        池非迟压低的声音在坑洞中显得有些阴沉。

        柯南听得后背一凉,疑惑仰头看身旁的池非迟。

        由于光线太暗,他只能看到一个面对墙站着、手放在墙上的黑影。

        池非迟却没再说下去,缩回手,转身往坑洞斜坡走,从裤子口袋里拿出一把多功能军刀,转出改锥、开信刀和量角器,用量角器卡在改锥和开信刀中间,做出一个稳定的三角,右手握紧把手,“过来。”

        柯南走上前,发现池非迟抱起自己,猜到了池非迟的用意,“你想直接爬上去?你上去之后再找绳子下来拉我,比现在就带着我上去容易一点吧?”

        以改锥和开信刀的尖端卡在斜坡或坑洞边缘,用量角器的边缘增加摩擦力,再加上池非迟的体能和爆发力,应该可以爬上去,不过抱着一个小孩子爬会麻烦得多。

        池非迟没解释,把柯南抱高了一些,让柯南能看到自己背后的情况,把一个塑料小瓶子塞到柯南手里,“打开盖子,护在手里,注意看,准备随时洒出去。”

        柯南低头打开瓶子,借着月光看清瓶子里红色的辣椒粉,愣了一下,才明白池非迟的意思。

        懂了,池非迟的意思是,如果等会儿上去之后,那个怪人在坑洞口埋伏,他看到人就立刻把辣椒粉撒出去……

        这应该也是池非迟抱他一起上去的目的——他负责盯着池非迟的背后。

        池非迟交代完,没再磨蹭,右手里握紧的多功能军刀刺向水泥壁,借力往上爬。

        半分钟后,两人出坑。

        月光洒在周围的树木间,四周静谧,没有可疑的人影。

        柯南把护在手里的辣椒粉瓶盖上盖子,递给池非迟,无语道,“池哥哥,你太紧张了吧。”

        池非迟装起瓶子,把柯南放下的同时,观察着四周。

        比意外和困难更危险的,是人心。

        如果对方在外面蹲守,在他刚爬到坑洞口的时候站在他背后,无论是用刀、用棍子还是别的武器,都能让不便移动的他受伤。

        相比起来,抱着柯南爬上来并不难,就算出意外,他反应快一点、把多功能刀刺进洞壁,怎么都能稳住。

        两相对比,傻子都知道该怎么选。

        柯南见池非迟不回应他,心里默默吐槽了小伙伴一句‘神经过敏、被害妄想症晚期’,也看了看四周,“看来那家伙已经跑了,我们也快点回去吧。”

        池非迟随意应了一声,看了一眼那个怪人离开的方向,收回视线,带着柯南往正路上走,到了正路上,才低声道,“明天去调查。”

        柯南一愣,连忙焦急追问,“你发现了什么关键线索吗?”

        他和池非迟一直都在一起,如果说池非迟突然发现了什么线索,那很有可能是在刚才的坑洞中,而且在坑洞里,池非迟在水泥墙前站了一会儿、突然出声叫他又不说不下去的异常行为,让他这个猜测的可能性又大了不少。

        池非迟当时应该是发现了什么,却突然停住,没有说下去,决定先爬出坑洞,恐怕是担心那个怪人还在坑洞外蹲守、听到他们的谈话!

        那堵水泥墙有问题?

        池非迟看向村子后方,“和仓先生去别墅的路上说过,村子后面有个大型水库。”

        柯南疑惑看去,脑子飞速转动。

        大型水库、地下天然溶洞储水库、被水泥封堵的洞口……

        “难道说……”柯南脸色瞬间凝重起来,理着头绪,“如果那个水库跟溶洞相接,中间只有闸门隔断,凶手只要把溶洞各处的出口封住,只在献祭之树下方留下一个孔洞,看准时机开启水库闸门的开关,让水库里的水灌进溶洞中,溶洞里的水快速增多,却又没有足够的通风口排出空气,气压会越来越大,那么,往留下那个孔洞中窜出的空气,足够在一瞬间把人掀向上空、刺进枝杈里……”

        这样一来,白藤泰美死前那响彻村子的怪异声响也就可以解释了,那应该就是水灌入溶洞中、空气挤压所发出来的声音。

        “不过献祭之树附近并没有类似的孔洞,而且光靠孔洞里迸发出的气流,想要将人吹飞、准确刺进那根削尖的枝杈上,应该很不容易吧?”柯南一边走,一边摸着下巴低喃。

        与其说他是在问池非迟,不如说是在问他自己。

        他也觉得这是目前最接近真相的一个答案,但需要弄清楚的疑点还很多。

        池非迟也在思索着。

        他盯着尸体吃面包的时候,就在脑海里评估过,以他现在的力气,可以将人抛上高空被树枝刺死,但很难让人穿刺进粗到足以挂住一个人的枝杈里。

        同样,小型的机关也很难做到这一点。

        小型的弹射机器,或许能把人抛上去,但最多能让人撞上枝杈造成骨头折断死亡,不可能还把人穿刺进枝杈里。

        那么,凶手必然拥有一个有着强大推力的大型机关,但那个机关足够隐密。

        基于这一点,身处一个大型地下溶洞中,摸到一堵把溶洞口封住且完工不超过一个月的水泥墙,再想到那个水库和白藤泰美身亡前的响彻整个村子的声音,他才想到了这个手法。

        以整个村子地下的溶洞做为机关,这个机关确实够大的,而空气也是最隐密的凶器。

        不过柯南说的这两点,确实需要考虑。

        “唳唳唳——!”

        高昂尖锐的鸣叫声再度响起,打破了深夜路上的寂静。

        柯南一惊,猛然转头看他们路过的一棵献祭之树。

        出现这种声音……

        凶手又开始杀人了?

        声音很快过去,后方的献祭之树没有一丝异常,自然也没有尸体挂在上面。

        “难道这声音跟案件没关系?还是说不是所有献祭之树附近都有那个机关?”柯南说着,加快脚步,跑向白藤泰美被穿刺的那棵献祭之树所在的地方,“这个村子里似乎不止一棵献祭之树,但最有可能成为案发现场的,就是那棵穿刺过白藤泰美的树,池哥哥,我们去看看!”

        池非迟跟了上去。

        等他走到的时候,柯南已经抬头看着献祭之树的枝杈,但这棵献祭之树上也没有挂上尸体。

        白藤泰美的尸体已经被警方带走,现在枝杈上空荡荡的,尖端干涸的血迹在月光下呈现黑色。

        夜风吹动着献祭之树附近的黄色警戒带,也压弯了树前野草的腰,露出一片被鲜血渗透过的、同样在月光下呈现黑色的土地。

        柯南站了一会儿,不知是环境太过阴森、事情太过诡异,还是今晚降温,让他觉得有些冷,转头看向跟过来的池非迟,“没有尸体。”

        池非迟站在路边,点了支烟,看向路尽头晃动的手电筒光柱和跑过来的一群人,“阿笠博士他们找过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