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695章 被绑架的毛利兰【为萌主快乐华剑加更】

第695章 被绑架的毛利兰【为萌主快乐华剑加更】

        “墙面有被布料擦过的痕迹,看高度,和小兰的背、肩高差不多,”池非迟没有上前,拿出手电筒,放在地上,“墙角有一根黑色长发,而且……”

        不用他说,其他人也看到了。

        由于这个地方背风,在背对太阳的阴凉处,又很少有人来,地面落了一层薄薄的灰尘,手电筒放在平地上照出去,隐约能看到地上有一个人的痕迹。

        池非迟拦住毛利小五郎,就是担心毛利小五郎贸然跑过去后,破坏了地上的痕迹。

        “看起来是长发女性,个子也跟小兰姐差不多,”灰原哀看向那个人形前方的背包,“那应该是她的背包,也掉在了地上,看样子她跑到这里后,背对着墙,结果却被追上,打倒在地……看这里的痕迹,没有剧烈的反抗,应该是有人从背后偷袭了她。”

        “没错,前面有人,后面……后面也有,”柯南没有上前,皱眉盯着地上的痕迹,但因为那一层灰实在不厚,看不清脚印,甚至看不清具体有几个人,而且由于杂乱,也无法判断毛利兰之后被移动到哪里去了,不由暗恼,“可恶!”

        “完全看不出来那些人把小兰姐姐带到哪里去了……”步美也看着地面上轻微的痕迹,努力想找出一些别的线索。

        光彦担忧看向前方,“而且到了前面,平时路过的人应该不少,也有打扫的痕迹?    也不可能根据灰尘上留在的细微痕迹找到人。”

        池非迟看向毛利小五郎?    “先报警。”

        “我知道了!”毛利小五郎冷静了些,严肃脸点头?    拿出手机。

        作为毛利兰的父亲?    由他报警更合适一些。

        而在毛利小五郎拨打报警电话的时候,池非迟感觉自己的手机振动?    拿出一看,立刻接听、开免提。

        同时?    也接过毛利小五郎的电话。

        “您好?    这里有人被绑架了,请保持沉默,并且录音。”

        那边的警察:“???”

        什么情况?

        下一秒,池非迟的手机里已经传出毛利兰的声音?    “非、非迟哥?”

        “小兰?    ”毛利小五郎激动问道,“你现在在哪里?快回答我!”

        毛利兰声音有些虚,“我好像被绑架了……”

        “老师,如果你冷静不下来,就请你去旁边冷静?    ”池非迟提醒一句,问道?    “小兰,你能打电话?    说明绑匪不在身边,对吧?尽量描述你目前的情况、身处环境的情况。”

        毛利小五郎看着池非迟的平静脸?    有些无语?    差点忘了他这个徒弟是个极度冷静的死变态?    而且现在也确实要冷静一点。

        “我没事,只是之前被人从后面打晕了,头还有些晕,现在双手和双脚被绑住了,不过我能站起来,”毛利兰断断续续描述,“这里有些昏暗,看不到半个人影,好像是更衣室,我看到了好几排储存衣物的铁柜……”

        “说说地面落尘情况,铁柜上是新的还是旧的,铁柜有没有铁锈。”池非迟又道。

        “地面落了很厚一层灰,铁柜看起来也很老旧,不过没有生锈的痕迹。”毛利兰道。

        柯南已经拿出了侦探手册,认真低头将线索记录下来。

        少年侦探团其他人也是一样。

        “有没有窗户?能不能看到外面?”池非迟道,“能看到的话,就告诉我外面有什么,尽量描述你看到的东西。”

        “有窗户,请等一下……”

        那边传来咔擦、窸窸窣窣的声音,考虑到毛利兰双手被绑住,池非迟猜测毛利兰应该是用嘴咬住了手机移动到窗边。

        “窗户上有遮挡?”

        不然毛利兰只要抬头或者站起来看、走过去看,根本不用咬着手机起身。

        再加上毛利兰说光线昏暗,应该是窗户上有遮挡。

        “呃,嗯……”

        毛利兰确实是在咬手机,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顿了一会儿,才继续道,“窗户有百叶窗卷帘,还被放了下来,外面……开了很多向日葵,很大一片,在这片向日葵的尽头,有一个看似废弃的建筑物,上面有个招牌……”

        “招牌上面有什么?”池非迟问道。

        “这个……蛭子町,”毛利兰压低声音道,“蛭是水蛭的蛭,孩子的子。”

        池非迟:“你能看得很远?是在二楼以上的楼层?”

        毛利兰:“应该是在二楼。”

        池非迟:“向日葵有没有向哪边歪倒?”

        毛利兰:“没有很明显,不过好像全部都往右侧靠我的方向倒。”

        池非迟:“打晕并绑架你的人,是你隔壁桌的两个男人?”

        “对,”毛利兰忙道,“昨天传简讯给园子捡到那个手机的人,也是他们……对了!非迟哥,你听我说,我刚才听他们说,他们今天要杀一个人……”

        “咔!嘟……嘟……”

        电话突然被挂断。

        “挂……挂断了!”毛利小五郎刚露出惊慌神情,被池非迟平静看了一眼,心里一凉,头脑突然就冷静了不少,见手里打给警方的手机还在通着,连忙跟警方说明情况,“喂,你们还在听吗?是的……被绑架的是我的女儿……”

        池非迟见不用再提醒毛利小五郎干正事,重播了一下电话,发现那边的提示音是关机,“大概是被发现了,手机被绑匪砸了或者弄坏了。”

        柯南脸白了一下:“……”

        “小哀,步美,去饭店拿电脑过来,在网上查一下有关‘蛭子町’的网页信息,”池非迟拿出现金递给光彦,“光彦,元太,去买地图,多买几份,把所有能买到的熊本地图都带过来,无论是整个市区、周边地区还是详细片区的,结伴行动,任何人都不许落单。”

        “是!”光彦认真应声,“请放心教给我们!”

        灰原哀看了看步美,“那我们就先去酒店了。”

        池非迟看向柯南,“柯南,用侦探臂章跟大家保持联系。”

        柯南忍不住道,“小兰姐姐被绑架,应该是因为那个手机主人的缘故,我想对方不太可能对我们剩下的人下手……”

        “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池非迟道。

        不太可能,但也有可能。

        谁让他不记得这次剧情?那就得谨慎点。

        柯南无话可说,点了点头,表示自己会照做。

        “非迟哥,我呢?”铃木园子见所有人都有事做,就只剩她,又急又难过,擦起了眼泪,“都怪我,非要捡那个手机、看别人的邮件,还要拉着小兰过来,才会害小兰被绑架的……”

        “向你老爸借钱,”池非迟道,“准备赎金,虽然不一定能用上,但如果提前有准备,等绑匪提出要赎金的时候,我们就能节省出筹钱的时间。”

        这件事确实是因铃木园子而起,那帮自己好朋友准备一下赎金也是应该的。

        铃木园子没钱,但铃木园子的老爸有钱啊。

        “好的!”铃木园子立刻拿出手机走到一旁,给自家老爸打电话。

        毛利小五郎跟警方说明了情况,担心对方觉得失踪时间太短、以为他们在恶作剧,又给目暮十三打了电话,让目暮十三帮忙跟熊本市警方说一声。

        二十多分钟后,一群人到了熊本市警局。

        警方专门腾出一间休息室,让一群人先坐着休息。

        元太、步美、光彦在一堆地图里仔细找着这个‘蛭子町’地名。

        灰原哀坐在一旁用电脑查着资料。

        池非迟也看着一张地图,拿出笔在地图上画了一个圈,“柯南,去找这片区域的座机电话登记本,步美,帮我拿一下这片区域的详细地图。”

        从毛利兰失踪到打来电话,大概是40分钟。

        对方不可能抱着一个昏迷的女高中生离开,那样太引人注意了,肯定会用车代步。

        以那个咖啡店为中心点,计算最快行车速度,毛利兰所在的位置怎么也出不了这个范围。

        柯南看了一眼,就明白了池非迟在算什么,跳下椅子,“我明白了!警局外面的公用电话亭里有电话本,我这就去拿。”

        铃木园子发现手机响,也接起了电话,“喂,爸爸……是啊,现金……好……”

        “池哥哥,你要的地图!”步美将那一片区域的详细地图翻出来,递给池非迟。

        两个警察进门,就看到休息室里打电话的打电话,翻地图的翻地图,用电脑的用电脑,一片热火朝天的景象,里面的人看不出半点朋友或家人绑架的不安和惶恐,不由怀疑自己进错门了。

        当然,进错门是不可能的。

        跟目暮十三一样穿了棕色西服的警察干咳一声,发现只有毛利小五郎看过来,其他人只是抬头瞥了他一眼、就继续忙自己的,更过份的是坐在长桌最后方得黑衣年轻人,居然连个眼神都没给他。

        “抱歉,让你们久等了,我是熊本县警察局的玉名警部,”玉名警部考虑到已经发生了绑架事件,也不去想那些古怪的人,发现自己仿佛对空气做了一下自我介绍,依旧只有毛利小五郎看着他,无语介绍跟在身边的人,“这位是加藤巡查部长。”

        “你们好!”加藤巡查部长朝众人鞠躬。

        池非迟依旧在那张详细地图上画圈圈叉叉,没有抬头。

        灰原哀盯着电脑,三个孩子盯着地图,铃木园子倒是匆匆说了一句‘我知道了’,挂断电话后看向两个警察。

        玉名警部更加无语,好吧,总算是多了一个关注他的人。

        “给你们添麻烦了,”毛利小五郎觉得自己的任务就只剩‘跟警方打交道’这一个,也在认真负责自己这一部分,起身道,“我叫毛利小五郎,怠慢两位了,不过他们也想快点找到线索,一直在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