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687章 朗姆,你的人被目标绑架了

第687章 朗姆,你的人被目标绑架了

        其中一直负责发邮件的男人愣了一下,明白这就是他们要等的人,拿出手机打电话。

        池非迟将双手上敷的那层带茧的假皮肤也撕了下来,把棕色外套脱下,露出下方的黑色薄外套,将外套和之前撕下来的易容假脸、假皮丢在巷子里墙角的地面上。

        “琴酒,是我……我们已经见到拉克了……”男人抬眼看池非迟,想着要不要跟琴酒确认一下对方的长相或者别的特征。

        毕竟他们没见过拉克,甚至不知道对方的任何信息,只从代号判断出是组织的核心成员,并且拉克会作为这次作为任务的指挥者。

        只是这一看,眼前人现在的面孔虽然年轻,但跟刚才的样子完全不同,脊背直挺,神情沉静淡漠,一看就不太好招惹,再想到眼前这人和刚才那个艺术家大叔是同一个人,他就更觉得不需要确认了。

        手段这么诡异、演戏都这么厉害,还能说出琴酒的代号并且主动让他打电话联系琴酒,也就只有组织核心成员了。

        不过,不确认的话,琴酒会不会觉得他不太谨慎?

        再不过,要是确认的话,他当着人家的面描述特征,会不会哪句话显得他是对人家的长相指手画脚、惹对方不高兴?

        再再不过……

        在男人心里单独纠结的短短一瞬间,琴酒只说了一句话:

        “把手机给他。”

        “好的,”男人走上前,将手机递向池非迟,“琴酒……”

        池非迟直接接过手机,继续将翻出来的小瓶子里的汽油倒在那堆假脸、衣服上,开门见山道,“朗姆的人被目标发现了。”

        由于两个黑衣大汉在旁边,池非迟没有用原本的声音,用了那个嘶哑得像是砂纸摩擦玻璃的声音。

        “他惊动了目标?”琴酒问道。

        “算是……”池非迟用左手拿出一支烟,咬住后拿打火机点燃,在烟头的红色火光最明亮的时候,将烟丢在淋了汽油的一堆东西上,看着火焰慢慢扩散、升腾,“目标离开,是打算将他引出去收拾。”

        琴酒也没问池非迟怎么得到这个结论?        冷声道?        “哼!那就不用管了,以现在的情报?        也足够直接行动了吧?”

        已经掌握了浦生彩香平时的活动轨迹?        经常出现的地方就那么几个,就算没有跟踪调查的情报人员?        只要确定一个比较特殊的时间点,他们也能蹲到浦生彩香。

        至于一个栽在小女孩手里的外围成员?        放弃就放弃了。

        “嗯……”池非迟应了一声?        转身离开,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那堆东西还没有烧光,但烧到这种程度,就算火被人灭了?        也很难看出原本是什么东西?        不用再停留了,以免被当成纵火犯,不过他倒是想试试能不能联系到那个‘跟踪狂’。

        “你打算待到什么时候?”琴酒又道,“时间紧的话,我让人把逆向追踪程序送过去。”

        “等一下?        他的电话还能打通……”

        池非迟说了一声,将那个黑衣大汉的手机递还回去?        一边往街口走,一边听着自己手机那边传来的‘嘟’声。

        说到底?        浦生彩香身边那些人只是暴走族,不是黑帮社团?        遇到跟踪的人也不会严刑拷打?        所以琴酒也没提灭口的事。

        同样?        那群孩子痛下杀手的可能性很低,最多就是打一顿。

        只要电话打通,不管是谁接听,都能想办法收集线索,看看能不能判断出浦生彩香目前的位置。

        明天还有网球训练、后天是网球比赛,他可不想在这件事上磨蹭太久,也不想再等琴酒找人送程序光盘过来。

        要是时间要得久,他还得找借口,去跟柯南那群人解释为什么一个人延后回东京。

        电话响了一会儿就被接起,那头女孩的声音还带着一丝稚气,却有着俏皮的张扬,在情报里有过这个声音,正是浦生彩香。

        “喂?你好啊,请问你是这个手机主人的什么人?”

        “他人呢?”池非迟用嘶哑声音问道。

        那边似乎被这种难听的声音吓到,静了一瞬。

        趁这个空档,池非迟也听清了一些细微的响动。

        男男女女压低的说话声、椅子金属脚轻磕在木地板上的声音、风扇的声音、风吹动质地很硬的窗帘打在墙壁上的声音、开关冰箱门的声音……

        “好恐怖的声音……怪人的朋友也是怪人……”浦生彩香似乎在跟身边的人嘀咕,很快又对手机这边道,“你先回答我的问题!”

        “他的朋友。”

        “你们关系怎么样?”

        “还好。”

        池非迟嘶声跟浦生彩香交谈,感受了一下风向,确定了浦生彩香所在房间的开窗方位,也留意到那边细微的河水流动的声音和电车驶过的声音。

        “好,那我就直接告诉你了,他跟踪我,现在已经被我和我的朋友们绑架了,你去准备……准备50万日元,不然我们就对他不客气了!等我们放了他之后,你可以让他还钱,或者现在就去找他的家人要这笔钱来支付赎金!”

        哪有绑匪还替人操心赎金问题的?

        池非迟无视了浦生彩香的‘稚嫩’操作,“现在时间太晚,银行都关门了,我身上没有50万。”

        电话那边响起窸窸窣窣的说话声,似乎是一群人在讨论。

        等一会儿,浦生彩香才道,“你可以带一些值钱的东西过来。”

        “地点呢?”

        “西城公园。”

        “时间?”

        “一个小时后。”

        “时间不够,我要三个小时。”

        “好吧,我先提醒你,你可别想着报警或者耍……”

        “嘟……嘟……”

        电话被池非迟挂断。

        浦生彩香:“……”

        有主动挂‘绑匪’电话这种操作吗?

        她本来还想搬出他们千本刀暴走族团体的名号,再说一说这个跟踪狂跟踪她好几天的恶劣行为,提醒对方报警没有好处的……

        难道对方是急着筹钱去了?

        这么积极的吗?

        ……

        池非迟切断通讯后,接过跟在身后的黑衣男人的手机,发现跟琴酒的通话还没有挂断,嘶声道,“浦生彩香要赎金,目前的位置已经锁定,他们在水道町补习学校附近的根据地,我现在带人过去。”

        琴酒懂了,“三个小时后再联系。”

        既然拉克说这么详细,那多半是打算今晚就把事情解决了。

        以拉克的能力,三个小时足够解决那边的事了,而如果三个小时之后拉克失联,那他就有必要调查一下拉克遇到了什么麻烦、对手是谁、怎么安排营救的问题。

        池非迟挂断电话,将手机丢给那个黑衣大汉,“枪带上了吗?”

        黑衣大汉接住手机,再听那嘶哑的声音,还是觉得刺耳难听,不过也没磨蹭,点头道,“带上了!”

        “去开车。”

        “好的!”

        等两人去开车后,池非迟发邮件跟朗姆说了一声。

        【朗姆,你的人被目标绑架了,她要赎金,已经锁定她所在的位置,是千本刀暴走族团体在熊本清水町补习学校附近的据点,我会过去。——raki】

        等了很久,朗姆都没有回复,也不知是不是看到这么丢人的情况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池非迟见车子开来,也没再耽搁,上了车后座。

        对于这种不是很熟、身上还有枪的人,他不太喜欢将自己的后背留给对方。

        两个黑衣男人很识趣地去了前座,开车前往清水町。

        一直到抵达补习学校后面的平房住宅区,朗姆才回复邮件:

        【熊本没有合适的情报搜查人员,自己注意安全。——ru】

        池非迟收起手机下了车。

        不管对手是谁,行动标配应该还要有一个人在高处替他们放风,或者在附近留意有没有便衣之类的可疑人物接近,看朗姆这意思,就是没法找人替他在附近放风了。

        暴走族的据点很好找,行踪也很好确认,门口就停了五辆贴了贴画的机车。

        池非迟扫了一眼,估测原本在津浦町酒吧里的九个人都在,走向那栋房门紧锁的平房,还能听见里面充满活力的说话声,对已经到了门口的两个黑衣墨镜男道,“开门,以最快速度控制住场面。”

        至于是撬门、暴力踹开门,还是像琴酒一样习惯用枪打坏门锁,他就不管了。

        屋里,一群年轻男女或坐在木地板上,或站在被绑在椅子上的‘人质’身边,头发都染了浮夸的颜色,凑在一起商量着怎么去拿‘赎金’。

        坐在墙边的大男孩年纪最大,身上还穿着魔改版的高中生制服,不过脸却长得十分老相,带着一丝得意,抽着烟道,“还是彩香有办法,这家伙被抓之后,不管怎么打都一句话不说,没想到还能换一笔钱,你们看着点时间,再过一个小时,大家就一起去拿钱!”

        他们本来是打算丢下这个硬骨头,集体架势机车去公园,来去如风,拿了钱就走人,但由于去拿‘赎金’的时间被对方延长为三个小时,他们还是觉得提前去了容易被对方算计,到点了再过去比较好。

        一群人还不知道他们被池非迟稳在了据点,乖得像小孩子一样没有胡乱移动,七嘴八舌地讨论起来。

        “我们是不是该让对方多跑几个地方再拿钱?要是对方报警,我们要甩开警方才行吧?”

        “你这家伙就是电视剧看得太多了,是他先鬼鬼祟祟跟踪国中女生得,不知道有什么目的,但肯定不是好人,放心吧,他的朋友不敢报警的,我们人多,只要镇住对方,对方就会乖乖交钱了!”

        “这么说也对……”

        “哎,彩香,你还打算问他什么啊?他不会说的。”

        “如果不是他在酒吧里说过话,我都怀疑他是哑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