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673章 老大别说老二【池非迟生日快乐加更】

第673章 老大别说老二【池非迟生日快乐加更】

        “我父母很严格,不希望我们在大学之前谈恋爱,纯子一直瞒着家里人,也没有人告诉她该怎么做,她没有朝香勇敢,谣言越传越凶的时候选择了逃避,没有勇气再站到你面前,也没有勇气对其他人甚至朝香坦白自己的小心思,更没有跟你毕业离开之前,正式跟你说一声对不起,”马渊恭平看着池非迟,“去年她高中毕业之后,选择了一个国外的大学,跟朝香也减少了联系,我觉得很奇怪,今年问了她几次之后她才告诉我,她很后悔,觉得至少应该在你毕业之前跟你道歉的……”

        “其实我早就该注意到的,她前两年情绪突然很低落,也变得沉默寡言,我就应该注意到的,只不过那个时候我忙着网球训练、网球比赛,事情过了这么久才知道她心里藏了这件事。”

        说着,马渊恭平无奈笑了笑,“今天我遇到池先生,就偷偷打了电话给她,在洗手间里说到为年轻时候犯下的错误买单,是我在宽慰她这几年也并不快乐、一直愧疚地活着,我觉得她应该面对这件事,来找你说清楚,或者由我来说,不过她又磨磨蹭蹭地说想做好心理、再亲自来找你说这件事,我觉得这样下去不行,所以干脆就由我来说了,纯子是我的妹妹,我也有必要代替她跟你说一声对不起……”

        “没事,”池非迟平静道,“我也确实是不怎么好相处的人。”

        这不是说反话。

        他本身就不说了,原意识体在交际方面也存在着问题,不是多有亲和力的人。

        不过他跟原意识体不同的是,他不在意这些事?    要是当年换作是他?    不管别人说什么,他自己活得高兴就行了。

        冷漠高傲?嗯?    对?    我就是这种人,你有意见吗?有意见你可以直接说出来?    不过听不听就要看我的心情了。

        大概是心态不同,虽然偶尔会在回忆时感受到原意识体那些情绪?    但他也无法当作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来看待?    也就导致了他很大方。

        其实他没资格代替原意识体去原谅谁,无论是马渊纯子,还是池加奈。

        但原意识体已经消散了,活着的人还要继续活着?    接手这具身体和这个身份的他也会继续存在于这个世界上?    那就做个大家都好的选择吧。

        如果原意识体存在,以那家伙的性格,弄清楚这些事情并且得到解决,大概也会松了一口气,轻松不少吧。

        “非迟哥?    你真的没放在心上吗?”灰原哀发现吸管吸到了空气,低头一看?    才发现一杯橙汁都被她喝光了,伸手去拿西瓜汁。

        看八卦还是喝西瓜汁好……

        “都过去了?    我没在意,”池非迟拦下了灰原哀的手?    将果汁挪远了一下?    “少喝点。”

        还没吃饭就喝那么多果汁?    先不说等会儿还能不能吃得下饭,也容易拉肚子。

        “池先生……”马渊恭平欲言又止,他是弄不清楚池非迟这态度是什么意思,到底有没有原谅他妹妹。

        灰原哀遗憾收回手,虽然知道确实不能再喝了,但还是忍不住暗戳戳损池非迟,“放心吧,要是非迟哥在意的话,早就找到你家里去了,他可不是那种忍气吞声、什么也不做的人。”

        在灰原哀心里,他就是这种人?

        池非迟默默反思什么事让灰原哀产生这种错觉,顺便提醒道,“你能不能像其他人的妹妹一样做个温柔体贴的贴心小棉袄?”

        “你也没像其他人的哥哥一样温柔和气、不吝啬多给自己妹妹几个笑脸。”灰原哀悠然回怼。

        大家都差不多,老大别说老二。

        柯南忍俊不禁,他觉得灰原更适合投胎去池家,这样从小怼……呃,算了算了,要是这两个人早就在一个家庭里生活,性格会比现在更恶劣的。

        元太、光彦和步美又将视线移向牧野靖彦和东田越。

        他们可没忘了,这里还有两个问题人物!

        光彦认真看着牧野靖彦,“那么,牧野教练拿走池哥哥的背包……”

        牧野靖彦错愕,这些孩子已经知道了?

        “不对,”步美打断光彦的问话,看向东田越,“我觉得应该先问问东田教练!”

        “呃……”东田越有点懵。

        这孩子看他的目光怎么那么凶?

        柯南回神,连忙道,“东田教练不是讨厌池哥哥啦。”

        步美皱眉,“可是十年前……”

        “十年前,东田教练说池哥哥不适合打网球,其实是因为不想池哥哥做职业网球选手,对吧?”柯南看向东田越,“那个时候池哥哥会训练到很晚,我想训练已经超过了他年龄对应的强度,但是东田教练曾经因为好胜心太强而导致眼睛受伤、永远无法站在职业赛场上,而从今天对我们的训练也是对应年龄适当安排,因此,他的训练不是东田教练安排的,而是他自己进行训练,东田教练大概是在他身上看到危险的好胜心,担心他走上自己的老路,所以才说了一些过份的话……”

        “那为什么不直接说呢?”牧野靖彦不满道,“为什么宁愿打击一个有天赋又努力的孩子的信心,也不直接跟他说清楚?”

        柯南一愣,随即低声喃喃,“原来如此。”

        “怎么了?”灰原哀疑惑低声问道。

        “他以为牧野教练跟东田教练这些年闹别扭,是因为十年前听到了东田教练说的那些话,”池非迟道,“不过他们好歹在一起工作了好些年,牧野教练很清楚东田教练这么做的原因,他只是无法接受东田教练这种处理方式。”

        “是啊,我想那个时候,牧野教练也在关注池哥哥吧,”柯南点头承认自己之前确实是这么猜想的,“那位老婆婆说比赛第二天的晚上和一个教练擦肩而过,那个人大概就是牧野教练,我还以为牧野教练是因为不满那些话、觉得东田教练耽搁了池哥哥,所以才对东田教练有意见……”

        “因为我有预感,我劝说不了非迟,”东田越突然出声,脸色变得有些古怪,“他的训练强度不仅超过了同龄人很多,而且基本已经到了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一开始我看到有天赋又努力的孩子,也觉得很欣慰……”

        那个时候,东田越是打算把池非迟当成唯一的弟子培养的,觉得自己没能站在职业赛场上的心愿可以由学生继承,而且那个小家伙绝对可以大放光彩。

        在第一年池非迟来训练的时候,东田越虽然觉得训练强度太高,但态度没有太强硬地制止,或许有过,不过没能说服池非迟,反而被池非迟说服了。

        “‘努力不好吗?反正我的训练并没有超过身体能承受的极限,不是吗?’只是这句话就让我没法反驳,”东田越一脸挫败,表示作为教练他太难了,他不是没想过好好说,而是说不过,“到了第二年他过来的时候,我就觉得不能在继续下去了,也跟他谈过好胜心太强的问题,结果没一次成功,反而我都有些被他说服了……”

        谁能理解他当时有多难?

        这边跟池非迟谈了,他热血沸腾,满心都是:没错,年轻就应该努力,好胜心强没什么不好的,好胜心是人类前进的动力。

        等事后冷静下来,又满心都是:不对啊,好胜心太强也有危害,他是为了劝那孩子的,怎么反而被说服了?

        到了下一次去谈,又重复这样的老路。

        柯南瞥池非迟,看看,看看,你这家伙把教练逼成什么样了,好脾气老好人都能逼得冷脸说出‘你不适合,我不想教你’这种话。

        池非迟没解释。

        这是两种不同的人生观念。

        一个觉得应该循序渐进,在合适的时期做合适的事,保全自身,注重未来。

        另一个觉得人生就该趁着年轻有力气,去争、去拼。

        无法说清谁对谁错,或者说,两者都没有错。

        东田教练曾经的经历导致了有前一种观念,而对于原意识体而言,努力也是为了实现自己的目标,自己愿意拼,又有什么不对?

        他至今都觉得原意识体那个时期的想法并没有错。

        记忆里,东田教练曾经问过:好胜心太强,那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某一次比赛输了呢?

        大概是想给原意识体打预防针,担心原意识体输了之后受到更大的打击,心里过不去。

        而原意识体当时说的是……

        “我不会输,如果输了,大概会有些不甘心,然后下一次赢回去,再再下一次赢回去,一直赢到对方无法挑战我为止……他就是这么说的,”东田教练也想起了当年池非迟的话,心里万分无奈,所以他当时又被打鸡血了,“我又被说服了,甚至还同意他加练,也就是那次对练赛前夕,一直到比赛的时候,我才意识到不能这么下去了,如果他真的愿意继续下去,我也不会阻止,只不过我不会再教他,就算他觉得我是个坏人也好,当那天他站在比赛场上争胜的时候,让他为了赢想冒险得时候,能够想起我这么一个坏人,想起我说过的话,多少能够犹豫一下、考虑到后果的话,那也值得了。”

        “那为什么不会是我想起您、就更想证明您的想法不对,我可以一直赢,我可以让您后悔,反而更拼呢?”池非迟反问道。

        他这不是杠,而是提出一个可能。

        如果不是因为原意识体的目标本来就不是职业网球选手,搞不好还真会走这个极端。

        东田越怔了怔,然后陷入了沉默。

        是啊,他那么说,如果起到反效果怎么办?

        又又又一次突然觉得池非迟说的好有道理。

        那是不是他错了?等等,他要捋捋,他当时是怎么想来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