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672章 扎我车胎的报应【池非迟生日快乐加更】

第672章 扎我车胎的报应【池非迟生日快乐加更】

        “步美……”侦探臂章里传来光彦压低的声音,“小声一点。”

        步美更委屈了,她就是想哭,想大声哭,才不要小声一点。

        光彦有点慌了,“那件事我们等会儿再去找东田教练问清楚……”

        灰原哀的声音,“我也有话想跟他岁哦。”

        原来大家都在听啊……

        “不是啦,我想……”柯南刚想说清楚,就被光彦低声打断。

        “先不说那个,刚才我们遇到马渊先生,偷偷跟上去,他在休息室里跟别人打电话了,我们听他亲口说,池哥哥的车子轮胎是他扎破的,就是为了让池哥哥留下来,还说不想再磨磨蹭蹭了,浪费机会是会后悔的,之后他就一个人沉着脸去了餐厅……总之,我和元太先阻止他,你们快点过来!”

        “喂……”

        柯南没来得及说话,就发现通讯被切断了,连忙往餐厅的方向跑。

        如果马渊恭平是冲池非迟去的,那就交给池非迟解决啊,池非迟能解决的,那两个孩子别阻止不了反而自己受伤。

        太冒失了!

        步美也顾不上哭了,抽噎了一下,擦了擦眼角,也跟着跑去。

        ……

        通往餐厅的路上一片寂静,马渊恭平板着脸,一步步走向亮灯的餐厅。

        随着接近,他已经隐约能听到餐厅里东田越跟厨师的交谈声。

        近了,还有五步、四步……

        只要迈过那道门,他就……

        “行动!”身后突然传来小孩子的喊声。

        不等马渊恭平回头看清楚,就被冲出来的元太一个‘蛮牛冲撞’,在背后推了一把。

        马渊恭平直接扑进门,倒在餐桌前。

        东田越侧目:“……”

        什么情况?

        牧野靖彦:“……”

        发生了什么?

        池非迟抬眼:“……”

        发现这群小鬼集体消失了一段时间,他就知道要出事。

        这是帮他把扎他车胎的人找出来了?

        “喂!”马渊恭平要爬起身,又被元太接了一个‘泰山压顶’,深刻感受到了来自小学生的份量。

        “你别想做坏事!”元太一屁股坐到马渊恭平背上,气势汹汹道,“光彦!”

        “咔嚓!”

        “咔嚓!”

        光彦连续在马渊恭平脚踝上拷了两个玩具手铐。

        虽然是玩具,但也是金属制品。

        因为发现玩具会被挣开,他还特地准备了两个,交叉铐住?    成年人要挣开也要花点时间。

        马渊恭平是彻底站不起来了?    “我……”

        跑到近前的步美一看已经‘开战’了,摸出口袋里的小瓶子?    远远甩了出去。

        池非迟看到朝餐厅里飞来的瓶子?    立刻站起身,闪身出门。

        至于其他人?    他管不了,提醒也来不及了……

        “呯!”

        瓶子落地?    里面的辣椒粉飞了出来。

        餐厅里直接被炸场。

        本来打算等孩子们来了就吃晚饭的东田越、牧野靖彦、白石教练、端茶上前的服务生都被呛了一下。

        池非迟在门外看着一群人往外跑?    沉默憋着气。

        贸然开口提醒,还容易被呛一口辣椒粉……

        站不起来、跑不出来的马渊恭平呛了一口辣椒粉,闭着眼睛咳得眼泪直流。

        最后,还是池非迟看不下去了?    进门把马渊恭平提溜了出来。

        五分钟后?    一群人才缓过来,等餐厅里的辣椒粉也被收拾干净,又回了餐厅。

        马渊恭平瘫在椅子上,用湿毛巾擦了脸,才感觉好受一点?    不过一放下毛巾抬眼,就看到元太、步美、光彦死死盯着他?    低头看脚上的交叉拷,还有些懵?    “为、为什么……”

        为什么要这么对他?

        池非迟坐到马渊恭平对面,“扎我车胎的报应。”

        “没错!老实交代……”元太点头?    愣了愣?    回头看池非迟?    “池哥哥已经知道是他了吗?”

        “我知道你们肯定是去找扎车胎的人了。”池非迟解释。

        柯南:“……”

        所以某人猜到了他们的打算,就在餐厅里等着‘坐享其成’?

        不过,这人还真不是他们通过找线索找出来的,而是正好被元太和光彦撞上了。

        牧野靖彦想到马渊恭平刚才的惨状,有点头皮发麻。

        这群孩子应该不会知道他撬过池非迟的柜子、拿走了池非迟的背包吧?

        “不止是这样,”光彦对池非迟说了一句,又严肃脸看着马渊恭平,“你到底想对池哥哥做什么?”

        池非迟觉得这话有点奇怪,什么叫想对他做什么…

        马渊恭平怔了怔,抬眼看着池非迟,目光复杂,“马渊纯子……她是我的妹妹。”

        灰原哀拿着一杯橙汁,走到池非迟身旁坐下,放了根吸管,默默看着两个人。

        唔,果然跟那个女生有关吗?

        又到了喝果汁看八卦的时候了。

        都是因为以前池非迟在、又有瓜可吃的时候,她手边都有果汁可以喝,害她都养成习惯了,总觉得没有果汁陪伴所听的八卦是没有乐趣的。

        “我猜到了,”池非迟没有惊讶,马渊恭平白天不时会偷偷瞥他,又同样姓马渊,再看不出来他未免也太迟钝了,“不过你为什么扎我车胎?”

        “别误会!我没有恶意,只是想找机会跟你单独谈谈,”马渊恭平看了看一群孩子,“不过之前你一直跟其他人在一起,等你去训练的时候,又不知道你在哪个发球训练室,担心等我出来的时候你已经走了,所以……所以就去了停车场,想着只要你的车子出了问题,那你大概会留到车子修好。”

        “那你为什么会在洗手间里,跟人打电话说‘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年轻时候犯下的错误买单’这种话?”光彦质问道,“难道不是因为池哥哥以前做了什么对不起你妹妹的事,你想报复他吗?”

        “啊?”马渊恭平懵了。

        池非迟也无语道,“你们想象力真丰富。”

        他跟马渊纯子也就是在高中时期见过三四面,没那么熟,这群小鬼是想到哪里去了?

        灰原哀右手撑着下巴搁在桌上,咬着吸管喝果汁。

        咦?这个瓜居然还有反转。

        “原来你们以为我要报复池先生啊,”马渊恭平哭笑不得,连忙解释道,“没想到你们听到了我在洗手间里打电话,不过事情不是你们想的那样,那个时候我是在跟纯子打电话,年轻时候犯错误的也是说纯子,不是池先生。”

        “那也就是说,其实是你妹妹做了对不起池哥哥的事喽?”元太盯着马渊恭平。

        “对不起……也可以这么说吧,”马渊恭平迟疑了一下,“其实告诉大家也没什么,纯子在高中的时候,是在杯户高中上学,她认识了一个叫朝香的女孩子,她们有相同的爱好和兴趣,很聊得来,也很快成为了好朋友,但是她发现朝香经常盯着一个学长走神,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有一天她知道朝香约了那个学长见面,偷偷跟了过去,看到朝香哭着鞠躬,之后她跟其他人说起那个学长太冷漠、连可爱女孩子也欺负之类的话,然后害得谣言越传越凶,那个学长在学校里被孤立了……”

        光彦看向池非迟,“难道说,那个学长就是……”

        “没错,就是池先生,”马渊恭平点了点头,又道,“不过,这只是表面上这件事情的经过,池先生也是这么认为的吧?”

        池非迟‘嗯’了一声,“那么,事实是什么?”

        灰原哀继续用吸管喝果汁。

        居然还有内幕?今天这个瓜不错。

        “她是故意的,”马渊恭平抬头,直视着池非迟,“她一开始觉得,那只是她的一两句话,不会引起其他人的认同,而是会将这种话传到她喜欢的人的耳朵里,那个人会找到她解释,但是她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完全超乎了她的想象,谣言越传越广,你国中时期的同学也开始在说你国中时有多高傲冷漠、有多看不起大家,说你坏话的人不止一个,她这个始作俑者不仅没引起你关注,甚至其他人也没有再注意她……”

        “请给我一杯西瓜汁。”池非迟转头对服务生道。

        “呃,好的。”服务生只能放下去吃瓜的心思,去拿果汁。

        柯南无语看着池非迟,这家伙怎么还有心情喝果汁?

        “请给我也来一杯!”

        嗯,他也喝!

        元太:“我也是。”

        步美:“我也想喝……”

        服务生一看,干脆用推车推出两大瓶西瓜汁和一堆玻璃杯,一人一杯,自己也倒了一杯坐在一旁。

        马渊恭平:“……”

        这人手一杯果汁、围着坐等听故事的即视感是要闹哪样?

        他是真的很认真在说事情的。

        服务生小哥见马渊恭平看着他,愣了愣,起身倒了一杯西瓜汁递过去,“抱、抱歉,马渊先生,我忘了给你倒一杯。”

        马渊恭平接过杯子,无语了一下,还是继续说正事,“之后朝香找到了纯子,那时候纯子才知道,朝香那天不是表白被拒绝了,而是去道歉,她和朝香不愧是最聊得来的好朋友,她们不仅有相同的兴趣,就连喜欢的人和错误的方式都是一样……”

        池非迟见灰原哀转头看自己,解释道,“久津内……就是朝香,国中跟我在一个学校,在我国中二年级、她国中一年级得时候,她跟我表白,我拒绝了,她也跟其他人说过我不好相处、冷漠高傲这种话。”

        “原来如此,”灰原哀道,“到了你上高中二年级的时候,朝香小姐和纯子小姐也到了杯户高中上学,纯子小姐以为朝香小姐是那时候才表白、并且被狠狠拒绝了,自己也不敢跟你说,就想用别的方式跟你说上话,不过因为不是同一年级,而且你之前在国中时期也因为谣言没什么朋友,估计也不怎么参加学校社团活动,她找不到跟你说话的机会,才会用这种方式,想让你主动找上她,不过她不知道的是,她的朋友也在国中时期做过一样的事,曾经国中时期的谣言加上她的话,才让事情发展失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