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667章 问题满满的三个人【池非迟生日快乐】

第667章 问题满满的三个人【池非迟生日快乐】

        “别把他的话放在心上,你的进步只有我最清楚,”东田越宽慰马渊恭平,又活跃着气氛,对几个孩子道,“好了,先说一下大家的问题,首先是柯南,表现很好,基本没什么问题,下午你可以跟大家练习挥拍训练,也可以自己试着发球。”

        “是!”柯南笑眯眯卖萌应声。

        他的挥拍动作肯定没问题,毕竟他老爸在夏威夷教过他~

        “什么啊,”元太嘀咕,“柯南又出风头。”

        池非迟低头默默吃饭。

        估计又是名侦探的老爸在万能夏威夷学校教过他吧。

        东田越发觉了元太的小情绪,又笑着道,“至于元太呢,其实你的力气比他们大,很适合打网球,纠正一下动作中不对的小错误,能成为一员网球干将呢~”

        “是吗……”元太高兴起来,也觉得自己刚才的小情绪有点过份。

        东田越点了点头,又继续说下去,“然后是步美小朋友……”

        到了下午,东田越就在纠正元太、步美、光彦和灰原哀的挥拍动作,同时进行挥拍训练,让几个孩子反复练习正确动作。

        柯南没能跑掉,被‘少年侦探团就要整整齐齐’这个理由拉着跟练。

        池非迟看了一会儿,想起俱乐部里以前有一个专门的发球训练室,有机器传送递球,只要拿到球、面对墙壁不断发球就可以,很适合用来练习他的双手力道掌控,拿着自己的网球拍起身,“东田教练,发球训练室还在原先的地方吧?”

        东田越站在五个孩子身前看挥拍动作,闻言转头笑道,“你要去练习吗?还是原来的地方?    室内训练场一楼左边的发球训练室应该还有空闲?    前两年里面的设备换新过,门也是一样?    你看门口的提示牌就知道有没有在用了。”

        池非迟点头?    拿着网球拍离开。

        元太、步美、光彦见池非迟离开,一想到他们还要继续进行枯燥的挥拍训练?    就有点绝望。

        “好了,大家?    ”东田越拍了拍手?    让其他人把注意力转移到他身上,“再坚持一会儿,之后可以进行对练,不过对练的时候?    要记得用不会受伤的动作哦!”

        一听到可以对练?    三个孩子又打起精神来。

        灰原哀倒是一直很认真,反复重复着正确的挥拍动作。

        她觉得学一学网球也好,看样子,非迟哥肯定会打网球,而且接受过专业教练的训练?    打得应该不赖,以后一家人去哪里玩的时候?    他们可以去打网球。

        既然要跟池非迟对打,那她也不能太菜。

        柯南本来就不情不愿的?    而东田越也说他没必要进行纠正训练了,练了一会儿?    跑去上了个厕所?    盘算着等会儿不回去了?    去发球训练室找池非迟。

        也不知道池非迟那家伙打网球的水平怎么样,之前他们都没听池非迟提过自己会打网球……

        “……是啊,我在网球俱乐部看到他了……”

        洗手间门口传来脚步声和年轻男人的声音。

        “紫色的眼睛很特别,名字也对上了,不会认错的……”

        嗯?

        柯南顿时想到池非迟,竖起耳朵听。

        对方似乎在跟人打电话,有一段时间没出声,隔间外面只有水龙头的水流声,过了一会儿才断断续续说话。

        “我以前没听东田教练提过他……好,我了解一下他的情况,放心,我不会让他发现的……”

        “那就直说吧……”

        水被关了,脚步声又往外去。

        “你别多想,虽然这话有点过份,但每个人都应该为自己年轻时候犯下的错误买单……”

        隔间里,柯南神色凝重地皱了皱眉,悄悄打开隔间的门,往外走去。

        听声音是马渊恭平!

        他就觉得之前马渊恭平看池非迟的目光不对劲,看来两个人没见过,但马渊恭平认出了池非迟。

        洗手间外的走廊空荡荡的,已经没了马渊恭平的身影。

        柯南顺着走廊找了一圈,发现不止一个训练室门口牌子上亮着‘禁止打扰’的提示灯,看不出马渊恭平或池非迟在哪个训练室,再加上他的手机放在了更衣室的储物柜里,没法给池非迟打电话,只能一边走神,一边转身回去。

        马渊恭平那家伙想干嘛?

        还有,什么是‘年轻时候犯下的错误’?

        在没弄清楚两人有什么矛盾之前,他也没法判断马渊恭平想做什么,不过看样子马渊恭平还想再接触池非迟、了解情况,暂时不会有事,他找时间问问池非迟好了。

        在名侦探走着神、回室外训练场的时候,又看到东田越和牧野靖彦在训练场外的花坛前说话,看起来似乎在争执,好奇悄悄凑过去。

        “……我说过了,他不在,我也不知道他去哪间发球训练室了,”东田越冷脸看着牧野靖彦,“你有什么话想说,我可以帮你转达。”

        “还是算了,我可不敢让你帮忙转达,我会自己去跟非迟说的……”牧野靖彦说着,就要转身离开,“等会儿我再来。”

        东田越皱起眉来,“牧野,我以前就跟你说过,别打他的注意!”

        “东田,我觉得很奇怪……你为什么那么讨厌那个孩子?”牧野靖彦突然停下脚步,回头看着东田越,说完,不等东田越回答,讥讽笑了笑,直接离开,“十年前发生了那些事,没想到他还愿意到这里来,我可是有不少话想跟他说呢!”

        东田越目送牧野靖彦离开,转身去了洗手间。

        花坛的室内训练场入口处,柯南站在阴影里,避开了东田越的视线,突然愣了一下,走向另一个花坛后方。

        他刚才看到花坛里植物动得很不自然,该不会是……

        果然,元太、光彦、步美鬼鬼祟祟躲在花坛后,就连灰原哀也站在一旁。

        元太本来还想猫着腰跟上东田越,被突然走过来的柯南吓了一跳,“啊……”

        光彦手疾眼快地伸手,紧紧捂住元太的嘴。

        步美也被吓了一跳,看清是柯南后,拍了拍心口,松了口气,“柯南,是你啊……”

        一分钟后,柯南跟其他人动身,回室外网球场。

        “刚才牧野教练过来找池哥哥,东田教练说挥拍训练先到这里,之后就跟牧野教练离开了,”步美解释道,“因为想到接下来还有对练,你你又去洗手间一直没有回来,所以我们才打算去找你……”

        “当然,也是因为东田教练和牧野教练的关系好像不怎么样,”光彦挠头补充,“我们担心他们打起来,想跟上去看看……”

        “没想到就听到了一点不简单的内容。”灰原哀接过话总结。

        柯南摸着下巴思索,确实很不简单,信息量很大……

        “东田教练说牧野教练打池哥哥的主意,而牧野教练居然说东田教练讨厌池哥哥,”步美想不通,“可是,池哥哥只是看起来冷淡了一点,但人很好,东田教练也是很好的人,他怎么会讨厌池哥哥呢?”

        “会不会是骗人的?”元太猜测。

        “拜托!元太,”光彦无语提醒道,“他们应该不知道我们躲在那里偷听,只有两个人说话,不用说假话吧?”

        “而且也没必要骗小孩子,东田教练当时也没有反驳说‘我哪里讨厌他了’。”灰原哀道。

        “可是,我觉得东田教练和池哥哥的关系很不错,哪有什么问题嘛!”元太辩驳道。

        光彦有些感慨,“这就是大人生活中不得不有的虚伪吧。”

        柯南:“……”

        灰原哀:“……”

        喂喂,作为小孩子,不用发出这么老成的感慨吧?

        不过话说回来,东田越和池非迟之间的互动确实看不出什么来,如果两个人彼比心有芥蒂,在他们面前还能一团和气,那这两人的演技还真厉害。

        “牧野教练要打什么主意,暂时还不清楚,不过他似乎想跟非迟哥说什么,我们可以先看看,要是他想说什么过份的话,就说回去好了,”灰原哀理着头绪,“至于东田教练讨厌非迟哥……应该可以问一问马渊先生,他是东田教练的学生,在这里,大概也只有他比较了解东田教练……”

        “不行!”

        柯南严肃脸打断,跟其他人说了洗手间里听到的事。

        马渊恭平那边也有问题,现在他们还不清楚为什么、马渊恭平又想干什么,如果马渊恭平本来就知道这些事,他们去打听还没什么,但如果马渊恭平不知道,很可能就会被马渊恭平利用这些事来做点什么,那样对池非迟更不利。

        不如先找其他突破口,先理一理这些事。

        “马渊先生说的‘年轻时候的错’,会不会和东田教练讨厌池哥哥的原因一样?”光彦猜测,“其实这是同一件事?”

        “十年前,非迟哥才10岁,犯什么错也不可能到不可原谅的地步吧?”灰原哀分析道,“再说,如果是导致了很严重后果的错误,达到让人怨恨的地步,非迟哥为了我们着想,也不会带我们来这里训练,就算来了,也会跟我们说清楚。”

        “没错,能进行网球训练的地方很多,池非迟不是找不到,没必要非来这里不可……”柯南努力回想,尝试分析池非迟的想法。

        尝试失败。

        他发现池非迟很少跟人说以前的事、最近做了什么,而更少表达的是情绪,面对一件事或者某个人,很少表达出激烈的情绪,就算有时候脸色冷了、说话过份,也没法看出池非迟是真生气还是假生气,又生气到什么程度。

        有时候看起来是真生气,但池非迟可能只是恶趣味想整人,有时候看起来不生气,但池非迟可能已经生气了,有时候不搭理人,可能是看不惯某个人,也可能是单纯的那个时候不想说话,相反,有时候跟人和气地多说两句话,也可能不是看那个人顺眼,而是突然想说点什么,或者为了某个目的拖延别人……

        呃,反正想从池非迟的行为来琢磨池非迟得想法,太难了,他觉得还不如想想别的办法,别浪费这个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