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662章 光彦:这个同伙很眼熟

第662章 光彦:这个同伙很眼熟

        树林里,光彦双手各拢在身前,护着掌心里抓住的萤火虫,气喘吁吁地走着。

        他已经迷路好几个小时了,由于之前呼喊了很久,嗓子也哑得发不出声音来。

        背包上,侦探臂章一直在‘滴滴滴’叫个不停,柯南那群小伙伴应该正在正在找他。

        而侦探臂章能够互相传递信号,说明柯南他们已经找过来了,就在这片森林里,就在这附近……

        不过他没办法去拿侦探臂章,一旦松开合拢的手,手里抓住的萤火虫就会飞走。

        那天灰原和步美说起夏天的萤火虫,都很期待,特别是灰原,难得有她感兴趣的东西,他一定要把抓到的萤火虫带给她们看!

        “唰唰……”

        一旁丛林里传来枝叶被擦到的声音。

        是柯南吗?

        光彦停下脚步,喘着气,期待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很快,一个长得像骷髅一样的陌生男人闯进视线。

        不是柯南!

        “呼……”沼渊己一郎在丛林里跑来跑去,也累得不轻,盯着独自一人的光彦,脸上露出让人毛骨悚然的笑意,涩声道,“找到你了……”

        光彦看到沼渊己一郎手上的手铐,一脸惊恐地慢慢往后退。

        “光彦!”丛林里传来柯南的喊声,“光彦,你在哪里?快回答我啊!这里有一个潜逃的连续杀人犯,要是遇到了……”

        光彦手脚沉重,没办法跑开,只能眼睁睁看着沼渊己一郎逼近,想出声回应柯南,张了张嘴,嗓子干疼,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沼渊己一郎也听到了柯南的喊声,加快脚步冲向光彦,在光彦后知后觉想转身跑的时候?    已经跑到了光彦身后?    被拷住的双手往下一套,环住光彦?    抱起就往河流上游跑。

        光彦想挣扎?    不过只把头上的帽子弄掉在了地上。

        两三分钟后,柯南一群人沿着河流找到附近。

        “光彦?”

        “光彦!你在不在这里?”

        “柯南?    光彦真的会在河流附近吗?”元太左右看看,也没发现半个人影。

        天色黑下来后?    丛林里黑漆漆以前。

        灰原哀用手表型手电筒搜索着附近?    看到了一顶有些眼熟的帽子,快步走上前,“是圆谷同学的帽子,以前看足球比赛的时候?    他借我戴过这顶帽子?    不过他人不在这里,帽子却掉在了这里,那也就说……”

        “光彦遇到危险了吗?”步美担心凑上前。

        “他会不会遇到那个杀人犯了?”元太脑补了看到小伙伴尸体的凄惨景象,自己把自己吓得不清。

        “帽子上还有汗水,”柯南凑近?    伸手摸了摸帽子里面,“还有温热?    不久之前,他应该还在这里……”

        柯南紧接着一番推理?    推断了光彦现在嗓子无法发声、又被沼渊己一郎控制住的情况。

        “那怎么办?”步美道,“我们还顺着河流找吗?”

        “既然他们没离开多久?    那就在附近找找……”柯南皱了皱眉。

        现在光彦应该在沼渊己一郎那里?    那么沼渊己一郎会去哪儿?还会沿着河流走吗?

        “那就去把那个杀人犯和光彦找出来?    ”元太神色严肃了一秒,脸又跨了下来,“不过那个杀人犯刚才跑得太快了,我没看到具体长相,现在天色也已经黑了,要是把他和在森林里搜查的警官们混淆了怎么办?”

        “这个嘛……”阿笠博士回想着,“我在报纸上看到的沼渊的特征是……”

        “稀疏的眉毛,凹陷的双眼,”灰原哀声音冷清道,“双颊瘦削,朝天鼻,脸部就像是只有一层皮肤贴着颅骨,驼背,身轻如燕,有着野兽一般的爆发力的男人……”

        听灰原哀说得这么详细,连身手和爆发力都了解,柯南愣了一下,想到一个可能,低声问道,“喂,难道沼渊他……”

        “没错,他曾经是组织的一员,”灰原哀轻声道,“也就是你所说的黑衣男子的同伙。”

        柯南脸色变得难看,脑海里又一次回放琴酒和伏特加的邪恶身影。

        “不过,虽然沼渊是组织的一员,但他只是最基层的成员,”灰原哀见其他人已经开始寻找光彦和沼渊己一郎,也跟着跑,跟柯南解释,“组织看中他身轻如燕的身手,所以教他杀人技术,想将他培养成一名优秀的杀手,可是他实在不是那块料,组织就把他送到我这里来,做我研究那种药的人体实验品,试试看效果怎么样……”

        “什么?!”柯南沿路跑着,惊愕转头看灰原哀。

        人体实验,用活人做实验!

        那个组织未免也太丧心病狂了!

        灰原哀面色不变,继续道,“因为他的资料和体力测试结果都送到了我的实验室去,作为实验前的参考资料,所以我才知道他这个人。”

        一群人跑累了,暂时停下休息。

        “不过他在人体实验开始之前就逃跑了,”灰原哀放缓脚步,喘着气停在一棵树下,“而我在他逃跑之后不久也脱离了组织,所以并没有亲自见过他。”

        柯南停在一旁,皱眉道,“逃跑的?”

        阿笠博士也在旁边听着,顺便帮两个人挡住其他人的视线。

        “他一定觉得很恐惧吧,”灰原哀伸手扶着树干,缓了口气,想表现得轻松一点,语气却难免带上些许沉重,“组织的力量不容反抗,所以他才会害怕组织对他的安排,拼命地想逃出组织的控制,在他逃窜的时候,误认为那三个人是组织派出去追杀他的杀手,才会接连杀死了三个人……”

        柯南和阿笠博士神色沉重地听着。

        灰原哀扶着树干,站直了身,“不过,在他加入组织前,也早就犯下杀人凶案有了案底,也不用同情他。”

        “难怪电视上拍摄他被逮捕之后,他会冲着镜头大喊‘都是他们不好’这种话……”阿笠博士回想着当时看到的新闻报道,心里有些感慨。

        灰原哀点了点头,“没错,不过大家都认为这是他为自己脱罪的说辞,而他涉入组织的程度并不深,所以组织就放了他一马,更何况他已经被判死刑了,组织应该也没人管他会是什么下场。”

        “可是这也不对啊,”柯南看着灰原哀,疑惑道,“我记得你以前说过,你可以凭借味道嗅出那些曾经待在过组织的人,那么,刚才沼渊在树上的时候……”

        “嗯……”灰原哀垂下眼眸,“所以我才在伤脑筋,因为刚才我没有任何感觉。”

        “咦?”柯南惊讶。

        “我姐姐出事那次,我还能清楚地嗅出不同寻常的气息,”灰原哀情绪不高,神色也有些沉重,“察觉危险是唯一能让我幸存的知觉,我竟然因为习惯了这种和平的生活,连感觉也变得迟钝了……”

        “这样子不是很好吗?”柯南见灰原哀不解,笑道,“这说明你越来越像个普通人了,好了,我们去找光彦吧!他可是为了你和步美才跑到这里来的!”

        “为了我们?”灰原哀把心里的不安压了下去。

        笨蛋,如果她只是为了过上普通人的生活,那种感觉消失或许是好事,但她已经决定了,为了她身边的人们,为了接纳她的博士、哥哥还有教母,她想把自己好好藏起来,先摆脱组织的魔掌,再找机会反击。

        要是现在她再也嗅不出组织那些家伙的危险气息,她还能躲藏得好吗?之前的盘算是不是被全盘打乱了?

        ……

        河流上游。

        沼渊己一郎抱着光彦一路跑向有火光的地方。

        光彦满心绝望。

        完蛋,他不会被杀了吧?还是会被当成人质挟持、等这个杀人犯逃跑之后再杀了?

        前面有火光,看这个杀人犯一点不怕地跑过去,应该不是警察,而是杀人犯的同伙。

        前方火堆前,身材高大的男人坐在一块石头上,轮廓分明的侧脸被跳跃的火光照得明明暗暗。

        光彦:“……”

        这个同伙还好眼熟,该不会是某个被通缉的……咦?不对,等等,等等,这个人太眼熟了,眼熟得有点过份!

        “啊……啊……”

        池非迟坐在火堆前,听到了有人跑来的声音,刚转头,就看到被沼渊己一郎抱着狂奔的光彦朝他‘啊啊啊’,又一脸平静地收回视线,拿起火堆旁的两个纸杯。

        “啊……啊……”光彦一喊大声就嗓子疼,只能喊出低哑模糊的声音,心里欲哭无泪。

        池哥哥,看这里,看这里!

        这是一个杀人犯,很危险的,就算不暴力解决,也赶紧躲一下吧。

        光彦:“啊……”

        (?_?)

        算了算了,他现在没法说话。

        好绝望,感觉自己已经废了。

        非赤正满心疑惑地看着光彦,这孩子怎么了?哑了?嗯?怎么突然又不吭声了?

        沼渊己一郎到了火堆旁,将光彦放下来,气喘吁吁地解释道,“他之前好像喊了很久,嗓子已经发不出声音了。”

        光彦被放下来后,立刻跑到池非迟身边,心里有了安全感,艰难地发出模糊的低声,“他,杀人犯……”

        “我知道,”池非迟把一个纸杯递给光彦,把另一个递给沼渊己一郎,“辛苦了,喝点温开水。”

        光彦看着沼渊己一郎和池非迟的互动,一脸茫然地喝了口水,他确实渴了,不过……

        谁能告诉他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小鬼还怕我杀了他呢!”沼渊己一郎一脸阴沉地笑了笑,仰头将纸杯里面的水喝光,“我不是说过了吗,这里的水直接饮用也没问题。”

        “不烧开的水里有寄生虫,”池非迟幽幽说着,拿起手边的树枝将架在火上的竹筒扒开,又把火也用土和灰压灭,“熟了,你吃咸的还是甜的?”

        又来?

        沼渊己一郎忍住翻白眼的冲动。

        (▼皿▼#)

        咸的,甜的,咸的,甜得……这人脑子里除了这个就没别的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