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641章 那一位:好神奇的一幕

第641章 那一位:好神奇的一幕

        当天晚上来不及安排行动。

        池非迟让鹰取严男去将自己那辆雷克萨斯SC开回公寓,自己没换易容也回去了一趟,带着一个箱子和非赤,到119号地下训练场。

        箱子里是上次和非离去海里捞的,他自己挑了一些看起来比较有特色的东西。

        镶嵌了不少宝石的欧洲中世纪风格饰剑,一对小号的金制西方龙雕像,雕刻着美杜莎头像的银币,刀鞘和刀柄雕刻着繁复花纹的匕首,看起来很老旧的书册,没有五官的金色假面,还有那一位送的剑玉……

        全部被他摆在酒柜旁的木架上当收藏品。

        忙活完就到了凌晨两点多,池非迟没有再跑回公寓去,整理了休息室里的卧室,洗漱,睡觉。

        非赤跟着日常钻被窝,到了早上七点多睡醒后,见池非迟还在睡,在床上打了个滚,溜下床,出门到木架上用尾巴卷了剑玉,拖着出休息室。

        作为一条积极向上的蛇,只要起得早,晨练不可少。

        作为一条聪明体贴的蛇,也肯定不能在休息室里晨练、打扰主人睡觉,外面的圆形大厅就很不错。

        “咚!”

        “咚!”

        没多久,大厅顶部的摄像头亮起红色显示灯。

        那一位看到池非迟昨晚发的邮件,知道新训练场建成、池非迟也过来了,本来是想看看这边的情况,一打开摄像头监控,就看到……

        一条会玩剑玉的蛇!

        非赤没有留意到摄像头开始,继续用尾巴卷着剑玉的剑身,弹起来,顺势将剑球抛飞,在空中扭动身子,调整好方位落地,让剑球成功落在大皿上,再度弹起来……

        “咚!”

        “咚!”

        “咚!”

        那一位:“……”

        (__)ノ|壁

        原来蛇玩剑玉是这个样子,看起来就像一条触电后上窜下跳、疯狂扭动的蛇,好神奇的一幕……

        而且看着蛇和剑玉一起起飞、在空中扭曲、再落地完美接球,居然还有点上头。

        “一,二,一,二……”非赤喊着别人听不到的口号,热血沸腾地运动。

        那一位就默默盯着看了半个多小时,在看到非赤换了持玉式连续两次没能接到后,电子合成音幽幽响起:“持玉式对于你来说,还是太难了……”

        非赤在空中一僵,一下子没稳住,跟剑玉的绳子缠到了一起,落地后和剑球呼噜呼噜滚了两圈。

        那一位:“……”

        是因为周围突然有声音,那条小蛇被吓到了?

        真神奇。

        非赤挣扎着,从裹住它的线绳里爬出来,吐了吐蛇信子,用尾巴卷起剑玉,继续玩。

        不就是那一位嘛,那也不能影响到它的晨练进度。

        “咚!”

        “咚!”

        “咚!”

        电子合成音没再想起,只有大厅顶部的摄像头继续盯着一条蛇在圆形大厅里上窜下跳、左滑右滑。

        池非迟睡醒发现非赤不在,隐约听到外面有清脆的木质敲击声,也没觉得奇怪,起床洗漱后才出了休息室。

        “咚!”

        非赤用小皿接了剑球后停了,尾巴拖着剑玉往池非迟游动,“主人,你醒了啊,我都快晨练完了。”

        电子合成音:“你教它玩剑玉了吗?”

        那一位怎么也盯着这边?

        池非迟有些意外,“教过,它很有天赋。”

        原意识体玩剑玉的年纪,大概是四五岁。

        那个时候,小男孩平时的玩具大概就是超人模型、玩具车、乐高、魔方、画片、磁力画板、橡皮泥、弹力球,能玩的玩具很多,运动项目也很多,剑玉已经不算流行了,他同龄的人里玩过的绝对不多。

        那一位一开口就料定非赤是他教的,是觉得他拿到剑玉后会学着玩,还是在原意识体四五岁时,那一位就已经让人去调查、监视过?

        电子合成音:“它的天赋确实不错,持大皿、持剑身都能无失误接球,持玉失误比较多,但一条蛇能做到这种地步,也比很多人要强了。”

        “您看了多久?”池非迟问道。

        那一位:“……”

        说看了将近一个小时?

        那未免太无聊、太幼稚了一点。

        很可以,拉克又致命冷场。

        静了两秒,电子合成音:“拉克,我需要你掌握的有关赤井秀一的线索,还有你打算怎么做,整理好之后发邮件给我,行动人手不够的话,联系琴酒,务必要确保行动不出意外,无论行动最终成功或失败,都不能让人知道是谁做的。”

        大厅顶部的摄像头关闭。

        池非迟明白了,那一位的潜台词:好了,没事了,再见!

        不过,池非迟还是找来梯架,爬上去后摸了一下摄像头。

        根据温度判断,那一位看非赤玩剑玉至少看了半个小时……

        无聊,幼稚。

        池非迟转身回了休息室,打开电脑,编辑着给那一位的邮件。

        只要他想知道,赤井秀一住在哪儿、这两天做了什么、吃了什么、抽了几支烟、上没上过厕所、一天打了几个电话,他都能掌握。

        只不过,那些不能告诉那一位。

        简单整理信息之后,就是两个FBI探员经常出现的地点、两个FBI探员的外貌特征描述。

        【为了不惊动赤井秀一,没有深入跟踪……】

        之后是朱蒂的消息。

        【疑似赤井秀一在FBI的同伴,没有过度试探,暂不确定身份……】

        至于判断依据……他心里已经打好了腹稿,不过暂时不用发给那一位。

        每个情报人员都有自己的搜查小诀窍,真要把每天的行动日志发过去,那一位也看不过来,所以那一位大多数时候只要一个结果,然后几个情报进行对比、确认,保证情报不出问题。

        ‘发现两个探员的活动轨迹’、‘身边朱蒂身份存疑’,在中途去了一趟波士顿、又不惊动赤井秀一的情况下,他能掌握这两条线索,已经够了。

        而他的打算也很简单,赤井秀一在组织卧底的时候没有见过他,现在FBI也没有掌握他是组织成员这条信息,他不打算贸然跟踪调查、暴露自己,耐心一点,继续潜伏,尽量多收集相关线索。

        这也符合组织和那一位的行事风格。

        过了几分钟,那一位才回复:【照你的计划去做,注意不要暴露】

        【Ok。——Raki】

        池非迟回复之后,又发了一封邮件给琴酒,借一个狙击手。

        绿川纱希这段时间又拿到一个不良企业家的黑材料,他看了一下,没有控制的价值,不过可以勒索一笔。

        鹰取严男可以负责交易,他负责在车上接应,还缺一个勘察交易地点地形的狙击手。

        哪怕他可以让乌鸦充当勘察员,但这毕竟是组织的行动,最好按组织一贯的行动策划来进行。

        大概是时间还太早,琴酒没有回复。

        池非迟换了手机,改变了自己的声音,给那个倒霉企业家打电话、让对方准备好钱,挂断电话之后,带非赤出第三道安全门,去实战模拟训练场晨练。

        简单热身,压腿下腰之类拉伸行动,之后是弓、马、仆、虚、歇五种基本步,重复直摆性腿法、曲伸性腿法、扫转性腿法,之后又是俯卧撑、基本拳法掌法……

        非赤跟到实战模拟训练场,趴在一处房屋模型上看。

        每次晨练,主人跑到公园角落后,基本都要来这么一套流程,一遍又一遍,好像永远都不会厌烦,它都记住了。

        接下来,还有在树上或者房屋高处跳来跳去……

        池非迟看了看周围,没有急着练习跳跃,看到街道上模拟的路人,他有点不死心,想继续试试潜行,看能不能卡着每一个人的视线死角、走到街头。

        一个人,过……

        情侣,过……

        一家三口,过……

        路过的小孩子,过……

        之后的两个路人中,一个机器人捕捉到了池非迟从旁边晃过的影子,好奇转头。

        发现!

        池非迟跳上一处矮屋,然后开始在各个房屋顶上翻腾、跳跃,慢慢加速,绕圈疯跑,跑了一会儿,又跳到街上,继续实验。

        他决定试着提前计算好大概,加快过人的速度,看能不能用速度造成一些干扰。

        一个人、两个人、三个人……一直走到街中央,一群附着着高中生投影的机器人走来,才发现了池非迟的踪迹。

        池非迟停下脚步,一根黑棍子从袖子里滑出,落在垂在身侧的左手中。

        潜行再次失败,果然还是无双……

        “主人,”非赤盯着放在一处模拟房屋屋顶的手机,打断了池非迟‘无双一把’的想法,提醒道,“已经两个小时了!”

        锻炼、健身有瘾,但一旦过度,都不是好事。

        池非迟收手了,不过在收手之前,突然全力出掌,将三个模拟高中生的机器人打飞。

        “轰!轰!轰!”

        三个机器人砸在模拟房屋中,胸前的铁皮凹陷下去。

        非赤看得牙酸,好残暴……

        池非迟没理会骚动起来的街道,去将模拟关闭,拎起非赤,拿了手机,回休息室练魔术基本功。

        到了上午十一点,琴酒才打来电话。

        “你想要狙击手?什么时候?”

        “后天,具体时间还没定。”

        “晚上10点之后,后天晚上9点我联系你。”

        “Ok。”

        简单沟通,挂断电话,池非迟出门吃了饭,又回到地下训练场看炸弹组装资料。

        如果可以的话,他觉得一直住在地下训练场也挺好的。

        事实上,池非迟也确实在地下训练场宅了两天,沉迷学习组装炸弹和体能训练,无法自拔,到了交易前夕才易容开车离开,去接鹰取严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