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633章 这含蓄又硬核的威胁

第633章 这含蓄又硬核的威胁

        到了中华街,池非迟将车开进一个停车场,见下雨降温,去后备箱拿了件外套穿上。

        “你们要不要外套?”

        “啊?不用了。”毛利兰接过池非迟递来的伞,下车缓了缓,觉得好受了一些。

        “柯南?”池非迟又把一把伞递给毛利小五郎。

        “不用了,”柯南道,“我不冷。”

        “你怎么不问问你老师啊?”毛利小五郎郁闷嘀咕。

        池非迟:“您有外套。”

        毛利小五郎豆豆眼:“也、也对……”

        池非迟又对脸色有些发白的毛利兰道,“你在路上可以跟我说,我带了晕车药。”

        毛利小五郎撑起伞,一头雾水地转头看毛利兰,“嗯?小兰晕车了啊?”

        大叔真是的……

        柯南心里呵呵,仰头看毛利兰,继续装小学生卖萌,“池哥哥出门会带应急药物,小兰姐姐,你觉得不舒服一定要说出来哦。”

        “好啦,不用担心,我已经没事了!”毛利兰笑着道。

        ……

        雨幕中,中华街的饭店依旧人满为患,路上不少人撑着伞来往,看起来十分热闹。

        “朱雀门……”毛利兰撑伞看着餐券上的地图。

        池非迟看了一眼,记下地址和店名,撑伞遮着柯南,去前面带路,“前面。”

        毛利兰跟上去,“非迟哥,你来过吗?”

        “前段时间去波士顿的时候,我去过波士顿的中华街,横滨中华街还没有来过,”池非迟一边带路,一边道,“不过朱雀门一般都在南方,还可以看牌楼的立柱,是红色的不一定是朱雀门,不是红色的一定不是朱雀门。”

        毛利小五郎:“……”

        别说绕口令,他快晕了……

        说话间,几人到了朱雀门前,毛利兰看了看红色的立柱,“真的耶。”

        “因为朱雀在中华文化里,是南方的圣兽,代表着火,”柯南跟在池非迟身边,也不用他撑伞,干脆开始科普,“另外,东方的牌楼对应着青龙圣兽,立柱就是像蓝紫色一样的青色,对吧?西方的牌楼对应着白虎圣兽,立柱是白色,北方的牌楼对应着玄武圣兽,立柱就是黑色。”

        “可是……”毛利兰低头看餐券,“西方的牌楼好像叫延平门,并不叫白虎门,而北方的牌楼又叫玄武门……”

        柯南仰头看池非迟:“……”

        求助,求科普。

        池非迟回了个平静的眼神:“……”

        你懂你来说。

        柯南:“……”

        请别用眼神传递意思。

        就算要传递,也请带上一点点情绪,那平静目光他是真的看不懂。

        “噢!就是前面那家店吧?”毛利小五郎抬眼看到前面路边饭店的招牌,眼睛亮了,很积极地加快脚步。

        到了饭店,毛利兰出示了餐券,却被告知……

        “不好意思,您手里的餐券没法使用。”服务生道。

        “可是这明明是你们这家店的名字啊……”毛利兰指着餐券问服务生,没有留意从她身边走过去的年轻男人。

        年轻男人穿着高领风衣、戴了副墨镜,见这边有争执,回头看到毛利兰,又折返回来,在柯南身旁蹲下,伸手,轻轻敲小学生肩膀。

        柯南疑惑转头看着男人:“?”

        年轻男人凑近柯南耳边,指着那边站在一起的池非迟和毛利兰,低声问道,“小朋友,他们两个……是情侣吗?”

        柯南心里顿时泛酸,认真脸纠正,“才不是,他们只是关系比较好的朋友,池哥哥和小兰姐姐就像兄妹一样的!”

        如果他没有变小,就可以和小兰站在一起,看起来肯定更像情侣……

        还有,这家伙谁啊?八卦这个干嘛?

        年轻男人松了口气,“那就好……”

        柯南:“……”

        这家伙凭什么松一口气?凭什么?

        松一口气的明明应该是他!

        年轻男人又低声道,“小兰就是你姐姐的名字吗?真是不错的名字,你姐姐全名叫什么啊?偷偷告诉我吧。”

        柯南看了看跟服务生争执的毛利兰,半月眼瞥年轻男人,语气僵硬,“大哥哥你是谁啊?”

        “你问我?”年轻男人一愣,嘴角露出一丝笑,“小鬼,你给我听好了,我的名字叫做……”

        “你们在干什么啊?”毛利小五郎质问服务生的声音,打断了男人的自我介绍,“你们不会是还挑进店吃饭的客人吧?”

        “那怎么会呢……”服务生忙道。

        “我请客……”

        池非迟出声说的第一句话就被打断。

        一个身材高大魁梧的服务生走到毛利小五郎身后,伸手搭上毛利小五郎的肩膀,沉声道,“对不起,这位先生,有事请出去说好吗!”

        毛利兰顿时以为服务生想武力驱逐他们出店,沉下脸,一个漂亮的回身踢,脚尖停在高大服务生喉咙前,“你们最好别想用蛮力赶我们出去!”

        那边,和柯南蹲在一起年轻男人汗了一下,低声赞叹道,“你姐姐还真有两下子啊。”

        毛利兰说完,又转头严肃脸看池非迟,“非迟哥,这不是请客的问题,而是商业欺诈,是绝对不可以妥协的!”

        池非迟:“……”

        说的好有道理。

        “啊,不……”高大壮硕的服务生一头冷汗,努力挤出一丝笑容,解释道,“是这样的,这张餐券只有星期天或者列假日才能使用,上面有标注的呀……”

        池非迟拿出毛利兰给的餐券,看了看,“有标注,字很小。”

        这就跟‘最终解释权归本店所有’一样,搞活动抽奖宣传,吸引人到店,而抽中的人到了之后,得知只有指定日期可以使用,可能不愿意跑,也就顺便全款吃一顿。

        不过,这标注比‘最终解释权归本店所有’要良心一点,至少优惠是货真价实的。

        柯南也拿出了自己那张餐券,低头看,“真的有哦……”

        高大壮硕的服务生依旧一头汗地看着毛利兰。

        能不能把脚放下了……

        他感觉被踢一脚会很危险,心里很不踏实……

        毛利兰尴尬放下脚,和毛利小五郎一起跟服务生道歉。

        “真是不好意思啊。”

        “抱歉,刚才真是失礼了。”

        高大个服务生已经开溜了,之前负责接待的服务生忙道,“啊,没什么,你们能够谅解就好了。”

        之前跟柯南蹲在一起的墨镜年轻男人站起身,鼓了鼓掌,走上前搭讪,“这位小姐,你刚才踢得真好啊,改天能不能请你赏个光、跟我去看李小龙?”

        “哈?”毛利兰一懵。

        池非迟站在一旁,凉飕飕道,“我可以送你去见李小龙。”

        戴墨镜、戴耳钉也就算了,小田切敏也以前的打扮更浮夸,他尊重个人爱好,不过发型和络腮胡跟鲁邦三世那么像,一看到他就会想起猴子,大夏天还穿T恤、衬衣外加立领风衣,不是身体有病,就是脑子有病。

        但凡这人正经一点、看起来靠谱一点、健康积极向上一点、表现出的脾气好一点,比如新出智明那样的……他是指真正的新出智明,当然,贝尔摩德扮演的也可以,上来搭讪他也不会多管。

        刚想说什么的毛利小五郎一噎,把原本想说的话吞了回去。

        送人家去见李小龙……咳,这么含蓄又硬核的威胁还真是……

        干得漂亮!

        柯南愣了愣,心里也默默给池非迟一赞。

        果然,池非迟就那种拥有一句话把人送走、一句话静场的超能力……

        墨镜男看着池非迟,片刻才憋出一句,“你……你知不知道我是谁?”

        池非迟打量了男人两眼,“不知道……”

        这家伙串场了吧?

        难道这家伙他爸还能是姓李的?

        在这里,姓李也不好使。

        墨镜男:“我就是滨……”

        池非迟:“不感兴趣。”

        墨镜男:“你确定不想……”

        池非迟:“不后悔。”

        冷漠三连之下,墨镜男转身就走,背影潇洒,“再见!”

        “你还没结账。”池非迟替发愣的服务生提醒。

        暴击!

        血条彻底清空。

        墨镜男停下脚步,转回身,墨镜都挡不住幽怨的目光,很快又笑了起来,“有趣!你叫……”

        “我没空跟你玩。”池非迟道。

        墨镜男一噎,转身跟服务生结账,还不忘给池非迟留一句,“我会自己调查出来的!”

        这就是个跑错片场的吧?

        池非迟懒得搭腔了,转头看毛利小五郎,“老师,既然来了就不用折腾回去了,今天我请客。”

        “呃,好……”毛利小五郎呆呆点头。

        他有必要评估一下自己这个徒弟的战斗力,不是指武力值,那个就不用评估了,妥妥的可以送人去见李小龙那种级别……

        毛利兰忙道,“不用,说好了我们请客的……”

        “几位,”一个穿黄西服、下巴留了一撇小胡子的男人走到面前,圆圆的脸上笑容很和气,看向旁边桌,“如果不介意的话,跟我们坐那边那桌怎么样?当然,由我们请客。”

        毛利兰看了看池非迟和自家老爸,怎么样也不用别人请客吧,不说她不靠谱老爸,非迟哥肯定不乐意占这种便宜,“不用了,我们……”

        “请不要忙着拒绝,”男人笑着从口袋里拿出名片,递给毛利兰和池非迟,“我是一个电影制片人,其实是有一点事想跟你谈谈,当然,这位先生也是一样。”

        池非迟接过名片看了一眼。

        川端四朗。

        中华街的案子他记得,某一桌人想让毛利兰去当电影女主角,邀请毛利三人组同桌吃饭,结果就出人命了。

        死的就是制片人,而凶手是其他三个人中的导演。

        不过……有他什么事吗?

        毛利兰见池非迟没急着拒绝,似乎也奇怪对方找他们做什么,迟疑着点头,“好、好吧,那就打扰了。”

        Ps:墨镜男是滨麦克,当时播放柯南的电视台播的另一个电视剧《私家侦探滨麦克》的主角,真就是一个串场的,不过那一段挺有趣的,自带BGM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