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629章 小树家里什么条件?

第629章 小树家里什么条件?

        半个小时后,池非迟带着泽田弘树到了阿笠博士家,日常做午饭。

        灰原哀有些意外池非迟会跑过来,不过有顿美食能吃,还能顺便看看柯南的试探成果,也挺好的。

        吃过饭,柯南见池非迟跟阿笠博士去洗碗筷,凑到跟非赤玩的泽田弘树身旁,盯。

        泽田弘树抬眼看柯南,“柯南哥哥,怎么了?”

        柯南一噎,面对这么一样稚嫩的无辜脸,他真的说不出什么过份的话来啊,努力板着脸,“好啦,你别演戏骗我了,我都已经知道了。”

        泽田弘树茫然脸看柯南。

        教父在接到阿笠博士电话的时候,就猜到柯南这家伙打算试探他,他们都预演过各种情况了。

        稳得住。

        柯南看着泽田弘树的茫然脸,有些动摇了,不过还是继续试探,“你不是一般的小孩子,对吧?”

        泽田弘树点头,小脸严肃,“我以后会成为假面超人一样厉害的人,才不是一般小孩子。”

        柯南:“……”

        (__)ノ|壁

        这话让他怎么接?

        要是拿到证据,质问也会简单一点,但现在他都不确定啊。

        沉默了一会儿,柯南又直接问道,“你昨天是故意冲我撒娇、让我抱你,实际上是在演戏骗我,对吧?”

        泽田弘树迟疑了一下,“骗你吗……可是,你就是这样啊,喜欢用那种语气说话,然后又变脸,我只是想知道为什么,就……学了你一下。”

        柯南:“……”

        (__)ノ|壁

        意思还是他带坏了小孩子?

        “你是在骗其他人吗?”泽田弘树压低声音问道。

        柯南:“……”

        (__)ノ|壁

        他是认?还是不认?

        在一旁关注的灰原哀都看不下去了,出声帮忙,“小树,你爸爸妈妈呢?”

        泽田弘树怔了一下,没想到试探还有灰原哀的份,“都死掉了。”

        灰原哀:“……”

        这话……她接不下去。

        她父母也去世得很早,突然觉得小树比一般小孩懂事、冷静不奇怪。

        “那你还有什么亲人吗?”柯南也没有板着脸了。

        “有爷爷奶奶、有教父……”泽田弘树道。

        “教父?”柯南留意着泽田弘树的神色变化,“日本一般不会有小孩子出生接受洗礼吧?你父母或者爷爷奶奶是基督教徒吗?”

        “我母亲是,父亲不是,”泽田弘树盘点,“这是母亲的遗愿。”

        柯南没看出泽田弘树有说谎的痕迹,说到父母时,小孩子眼里的情绪很真实,有点低落,但似乎也没有太难过。

        大概是年纪太小,对父母的离世也没有什么概念或者太多的伤感吧。

        泽田弘树很坦然,说完就继续趴在沙发上撸非赤。

        他自然不会露出说谎的破绽,因为他本来就不算说谎。

        他没法像教父一样,将面部情绪控制得细致入微,可以表现出想让人看到的情绪,但教父也教过他,只要不是必须回答‘yes’或者‘no’的问题,都可以用真假掺半的方式应付过去。

        用这种方式,只要他别在心里纠结谎言那部分、不要有说谎的愧就感,选择性地去想没说谎那一部分,不仅神情、目光不会有问题,就有拿测谎机器也未必能测出来。

        简单来说,就是把自己都骗过去。

        今天这也是教父给他的测试题,必须好好表现。

        “哦?他后天就要走了吗?”那边,阿笠博士也跟池非迟清洗好了碗筷。

        “后天一早,也可能是明天晚上,”池非迟用毛巾擦手,“他会去爷爷奶奶那里。”

        他也没有撒谎,泽田弘树确实打算等身体消失后,就去英国玩几天。

        柯南一愣,明天或者后天就走?

        如果小树跟他们一样是变小的,那应该会想接触他们一下吧?

        走得这么快,太突然了!

        “他爷爷奶奶在东京吗?”阿笠博士问道。

        “在英国。”池非迟道。

        “哦?是加奈在英国的朋友吗?”阿笠博士又问道。

        池非迟:“嗯,他爷爷跟我母亲关系很好,”

        泽田弘树本来还想着好好做这个演戏测试,不过一大早就跟池非迟去晨练、去警视厅做笔录,一岁半孩子的精力又消耗光了。

        于是乎,柯南才回头看泽田弘树,就发现小不点已经趴沙发上睡着了。

        “小树睡着了啊?”阿笠博士也发现睡着的泽田弘树,“那送他去我房间睡吧,在外面容易感冒。”

        “我早上带他去晨练了。”池非迟抱起泽田弘树。

        “晨、晨练?!”阿笠博士转身带路去房间,有些惊讶。

        “小孩子玩累了就睡,”池非迟抱着泽田弘树跟上去,“带着省心。”

        阿笠博士:“……”

        柯南和灰原哀留在原地,等池非迟跟阿笠博士进了房间后,才摸着下巴,低头思索,“他不像在撒谎……”

        “他跟我们不一样。”灰原哀笃定道。

        柯南转头看灰原哀,“现在还说不准吧?他居然能把我们两个都说得哑口无言,如果他善于掩饰自己,是故意在堵我们的话,那么……”

        “你还没发现吗?”灰原哀道,“我们的身体虽然变小了,但精力却没有差太多,如果他是吃了那种药物变小的,精力怎么也不会差到这种地步,你也说过,昨晚找到尸体、通知警方到了之后,他回去的路上就在车上睡着了。”

        柯南回想了一下,的确,小树表现出来的体力和精力都跟一岁半孩子一样,他和灰原哀就要比同龄人强一些。

        再加上……不,还要再确认。

        当天,名侦探守着泽田弘树睡了两个多小时,确认某个小不点真的在睡觉,等吃过晚饭,还借口打游戏跟到池非迟家继续观察。

        池非迟解脱了,将陪玩的任务丢给柯南,自己抱着电脑到一旁偷偷看炸弹组装资料。

        柯南带着泽田弘树打了几个小时的电玩,发现小不点注意力集中的时候,确实比同龄人强得多,但集中完了之后就容易困。

        晚上,柯南又提出要带泽田弘树一起睡。

        池非迟自然不会反对,把泽田弘树的小床搬到柯南房间,有柯南照看,自己回到房间又继续看炸弹组装资料。

        一夜过去,柯南彻底打消了怀疑。

        带着小孩子玩累了,还真的可以一觉睡到天亮,好像发现了什么奇怪的带娃诀窍……咳,总之,小树的精力跟一岁半孩子差不多,甚至因为活动期间精力比较集中,比其他一岁半孩子的睡眠时间更久。

        这么一看,更像是家长训练出来的。

        难道小树只是因为天生过人的记忆力,太天才了一点?

        名侦探决定蹲守下去,看看来接小树的家人的情况。

        池非迟默默求助了小泉红子。

        当天晚上八点多,小泉红子的老管家登门。

        小泉红子在巫术世家的老管家个子矮小,背有些佝偻,头发雪白,看起来年纪不小,穿了一身红色的西服正装,下面的衬衣洁白平整,一看就很有格调。

        池非迟开门后,多观察了两眼。

        特地收拾过着装,整理过头发,袖扣都是古董物件,估计价值至少一两万美金。

        也不知道是小泉红子的意思,还是老管家自己的准备……

        老管家一脸严肃地鞠躬,“我奉命来接小树少爷,我家主人让我代她向您问好。”

        这可是自然之子,必须认真对待!

        跟到玄关的柯南懵了一下。

        这位老人说的‘主人’,应该就是小树的奶奶吧。

        连‘奉命’、‘主人’这种词汇都用上了……

        小树家里到底什么条件啊喂!

        泽田弘树大概猜到这是池非迟的安排,看了看池非迟,走到门口,“现在就走吗?”

        “是的。”老管家直起身,还是严肃脸,并且一副话不多的模样。

        “那……”泽田弘树转头看池非迟和柯南,“我走了,下次有机会再一起去抓犯人。”

        柯南突然有点离别的惆怅,笑着点头,“好~下次再一起玩!”

        老管家侧身等泽田弘树出门,又朝池非迟鞠了一躬后,才转身跟上泽田弘树离开,进了电梯后,才长长松了口气。

        红子大人这么突然地要他来见自然之子,太匆忙了,他都没有好好准备。

        仔细回想,刚才应该没有什么失礼的地方吧?临走的时候,他是不是应该说两句祝福语比较好?

        说祝福语有点太俗气了,不说好像又显得不够尊敬。

        电梯一路往下,泽田弘树观察着老管家的反应,“你刚才很紧张,是因为见我教父的缘故吗?”

        老管家一怔,低头看泽田弘树,“我刚才表现得很紧张吗?是不是有点不自然?会不会显得很失礼?”

        “呃……”泽田弘树一头黑线,这位老人比内心好像比表现出来的更紧张啊,“没有,表现很好。”

        “呼……”老管家收回视线。

        “你是魔女小姐的人吧?”泽田弘树想了想,他身体快到期的时候,教父能放心找来接他的人,应该只有魔女小姐的人。

        “是的,我目前算是红子大人的管家,”老管家正色道,“负责照顾红子大人的生活起居。”

        “红子大人啊……”泽田弘树道,“那你称呼我教父也会加上‘大人’吗?”

        “当然,如果他需要的话,”老管家愣了愣,又陷入了新的纠结中,“不需要的时候,我也应该要这么称呼的,不过红子大人特地交代过不用这么说,可是不这么称呼,好像很失礼,作为管家,遇到比红子大人阶级更高的人,为了红子大人,我也应该更尊敬一点,不能听从红子大人的任性安排,不,不,这好像也不是红子大人的任性安排,而是他们共同的意愿……”

        泽田弘树:“……”

        玄学体系的人都是这么神神叨叨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