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611章 柯南:服部不要脸

第611章 柯南:服部不要脸

        “oh~我住在2104,就在你的楼下!”朱蒂脸上笑眯眯,心里骂了池非迟一百遍。

        一想到刚才在家里,池非迟就在她头顶楼上坐着,跟她只隔了一层天花板,她心里突然就有些不安。

        以后这位矶贝小姐还可能会监视着她的一举一动,而由于‘收到矶贝小姐的邀请’,池非迟、柯南、服部平次这些人或许会不定时出现在她家楼上,甚至跑到她家里去。

        突然搬家会显得很可疑,她得忍着,先看看情况再说。

        只要一牵扯到池非迟,事情发展就会变得奇奇怪怪、让人无语且极度丢脸,反正做什么都不顺利……

        这家伙是专门克他们fbi来的吧?

        她觉得真的有必要考虑一下,要不要把池非迟弄去哪个国家再待一段时间?或者直接弄场意外,让池非迟先去医院住一段时间?

        池非迟没打扰一群人各自心怀鬼胎地飙戏,琢磨着要不要打电话订个餐。

        一群人下了电梯后,走出公寓一楼大厅的门。

        大楼外,一个女人拿着相机‘咔擦咔擦’拍照。

        由于天色已经暗了下来,相机的闪光灯很刺眼。

        “啊咧?”柯南意外,“那不是刚才的……”

        朱蒂看过去,“她是住在我家隔壁的高井先生的女朋友。”

        “她在做什么呀?”服部平次觉得奇怪,“这里有什么好拍的?”

        “啪嗒!”

        一个手机从天而降,砸在旁边地上。

        “哎?”服部平次被吸引了注意力,朝落地的手机旁边走去,“是移动电话耶……”

        柯南刚想走过去,突然被人拉了一下衣领拉住,半月眼转头看池非迟。

        要是他被勒死了,那池非迟这家伙就是故意杀人!

        池非迟松开手,“小心高空抛物。”

        “拜托,哪有那么多高空抛物?”柯南收回视线,见服部平次已经捡起了手机,“这种高档公寓楼的住户,也不太可能会接二连三地……”

        而在服部平次疑惑抬头看上空的时候,一个人从上方坠落,朝着服部平次砸去。

        服部平次吓了一跳,连忙站起身,看着坠落的男人险险擦着自己而过、砸到了地上。

        一旁,站在大楼前的女人发出了惊叫。

        “啊——!”

        柯南怔了一下,心有余悸地抬头看了看上空,见没什么再落下来后,才匆匆跑向尸体。

        服部平次已经重新蹲下身,检查了死者的呼吸和颈动脉跳动情况,神色凝重道,“死者当场死亡……可是,这位先生是从哪里掉下来的?”

        朱蒂凑上前,弯腰看着尸体,“可能是21楼。”

        “咦?”柯南好奇问道,“你怎么知道?”

        朱蒂弯腰看着尸体,“他就是住在我隔壁的高井先生。”

        “啊?怎……怎么可能?”一旁被吓到的女人流泪跑上前,扑通一下跪倒在尸体前,捂脸痛哭,“高井!高井!呜呜呜……”

        朱蒂发觉池非迟和矶贝渚没有跟过来,稍微留意了一下。

        她不了解那位矶贝小姐,不过池非迟应该会过来看看情况才对,没有过来,是因为……

        泽田弘树的事?

        根据他们fbi同事传来的消息,有个叫泽田弘树的孩子刚成为池非迟的教子没多久,就跳楼自杀了,具体原因不明,看到这一幕,池非迟心里大概会有些不舒服吧?

        池非迟确实是想起了泽田弘树,有一瞬间,眼前的尸体似乎也变成了泽田弘树的模样,然后……

        心里来气!

        如果不是泽田弘树还存在于世,他不知要留多久的心理阴影,总觉得之前给泽田弘树那两拳锤轻了,应该要把那熊孩子锤个半死的!

        服部平次站起身,也注意到朱蒂在留意没有过来的池非迟,没有说破,低声问朱蒂,“我记得你刚才说,她是这位坠楼的高井先生的女朋友?”

        朱蒂回神,点了点头,“yes!”

        服部平次又转头问那个女人,“你跟那两位先生离开的时候,高井先生应该还在屋里吧?”

        “嗯……”女人哽咽着道,“他当时喝醉了,应该在卧室里睡觉才对呀!可是,他为什么……为什么会自杀……”

        服部平次、柯南、朱蒂齐齐打量女人。

        “why?”朱蒂提出疑问,“你怎么知道高井先生是自杀的呢?他说不定是被楼上什么人给推下来的。”

        “我当然知道,因为房间里只有他一个人!”女人流着泪解释,“我离开的时候,把门锁上了,唯一的一把钥匙在我这里,而他喝多了在卧室里睡觉,就算有人按门铃也不可能听到,这样不就只有可能是自杀了吗?”

        “不,”服部平次用手帕包裹着拿起手机,“那可不一定……”

        柯南晃到池非迟面前,刚仰头打算开口,就看到一双包装好的医用手套递到了自己面前,“呃,谢谢……你没事吧?”

        池非迟知道柯南在说什么,“没事。”

        “老爹,你还真的随时带着手套啊?”矶贝渚后退两步,打量着池非迟的口袋,又想起那天落海时的多啦a池,“证物袋呢?”

        池非迟自己拿了一双手套戴上,又从口袋里翻出一个证物袋拆开,走向服部平次。

        服部平次顿时了然,将那个用手帕包裹的手机放进证物袋,挠头笑了笑,“那个……非迟哥,手套……”

        朱蒂也看向池非迟,如果可以的话,她也想要一双……

        “没有了,”池非迟将证物袋封好,“我又不是卖手套的。”

        柯南对着服部平次嘚瑟呲牙笑,“嘿嘿……”

        他就知道池非迟身上很可能只有两双手套,早来有,晚来无,还是他比较机智,这一次又……

        服部平次一张黑脸更黑了,拎起柯南,速度极快地动手撸下柯南的手套,然后心满意足地将柯南丢到一边。

        柯南懵了。

        要不要脸?连小孩子的东西都抢!

        服部平次拍柯南的脑袋,笑着嘚瑟,“小孩子就去一边站着吧,这个案子有我和非迟哥在,很快就能解决啦,到时候带你去吃儿童套餐哟!”

        柯南:“……”

        &/×#<=%……!

        跪在尸体前的女人看着服部平次的幼稚举动,懵了又懵,忍不住出声问道,“那个……为什么说不一定?”

        “这应该是死者的手机吧?”池非迟懒得去看那两个幼稚鬼,低头隔着证物袋查看死者的手机,“一分钟前,死者在跟一个备注仲町的人传邮件,而在坠落的时候,还在跟一个备注川上的人打电话,还有你,在这种天色暗下来的时候站在大楼外拍照……”

        “啊,那个是……”女人想解释,就被服部平次打断。

        “总之,我们先报警,让警方过来调查一下情况,”服部平次道,“麻烦你通知跟死者发邮件、打电话的那两个人,让他们回来。”

        池非迟转头看矶贝渚,“矶贝。”

        矶贝渚点头拿出手机,“我这就打电话报警!”

        池非迟收回视线,继续翻手机。

        不错的一波配合,满分。

        服部平次凑过去看手机。

        柯南晃过去,无语伸手拉池非迟的衣角,一不小心拉到了非赤,将非赤拽了出来。

        刚打算探头透气的非赤:“……”

        有点突然。

        柯南:“……”

        不小心拉到非赤这一天果然来了。

        池非迟看了柯南一眼,伸手将自家非赤接过来,蹲下身,让小个子柯南也能看到手机的内容。

        “非迟哥,你就惯着他吧。”服部平次嘟囔着,也跟着蹲下。

        “不行吗?”柯南半月眼瞥服部平次。

        “行,行,”服部平次不想跟柯南争辩,“邮件的内容是……‘高井课长,请多体谅一下手下的感受吧——仲町’。”

        柯南的注意力也转移到邮件上,“光凭这封邮件,好像没办法让他跳楼哦,又不是咒骂你去死之类的话……”

        “就算咒骂他去死,也没人会因为这个就轻易跳楼吧?”朱蒂也弯腰在一群人身后看着,转头用憋足腔调问女人,“他之前有自杀倾向吗?”

        “不,”女人情绪也平缓了一些,擦掉眼泪,解释道,“事实上,今天是高井他从课长升任部长的日子,我、高井、仲町先生还有川上先生在同一家公司工作,我们算是高井的部下,今天到这里来,也是为了庆祝高井荣升部长的职位,不过因为他实在不胜酒力,喝多了又不停斥责其他人,说了一些‘如果想出人头地,就必须不顾情面,一切往前看’、‘你们就是做不到这一点,才没办法出人头地’这种话,川上和仲町觉得扫兴,就先离开了,我则是因为第一次过来这里,想拍下照片跟朋友分享一下,所以才留在楼下拍照……”

        “原来如此,”服部平次见通话记录也没什么其他的线索,直起身,“那就难怪仲町先生会给他发这种邮件,不过高井先生怎么看都不像会自杀、或者会因为别人咒骂而想不开的人,那位打电话过来的井上先生,似乎也没办法通过一通电话杀人吧?”

        的确……

        柯南也摸着下巴思索。

        另外,只是在大楼下面拍照,好像也没办法害死一个在卧室里睡觉的人吧?

        线索不够。

        十多分钟后,名叫川上昇、仲町通也的两个男人比警方还要早上一些赶到,再加上死者女朋友下田千加,三个嫌疑人到齐。

        服部平次、柯南、朱蒂很积极地问问题,了解情况。

        矶贝渚不由看站在一旁旁听的池非迟,“老爹,你不问点什么吗?”

        问话的三人一起转头看池非迟,神情不一,不过表达出了同一个意思——过来一起问啊!

        “他们问就够了。”

        池非迟表示自己打算继续旁听。

        柯南、朱蒂、服部平次这三个人里,其中两个人去问话,也足以将该问的问清楚了,他是不太明白为什么三个都要凑过去,一人一句地问……

        要是他和矶贝渚再围过去,不会让被问话的三个人紧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