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587章 冷场狂魔池非迟

第587章 冷场狂魔池非迟

        开膛手杰克没想到池非迟说动手就动手,连忙低头躲开池非迟的拳头,将灰原哀往柯南等人的方向一丢,丢下一个烟雾弹。

        “嘭!”

        烟雾笼罩了车厢,毛利兰冲进烟雾,“别跑!”

        柯南和‘诸星秀树’联手接住被丢过来的灰原哀,喊道,“把窗户打开!”

        顶替了诸星的泽田弘树立刻开窗。

        柯南也跑到了另一边,将车厢另一边窗户打开。

        灰原哀站稳后,抬头看向自己被丢过来的反向,心情有些复杂。

        开膛手杰克本来可以将她随便丢到一边、或者继续挟持她跑、再或者给她一刀的,不过那家伙居然故意将她丢向柯南这群人,特地丢矮了一些。

        似乎不单是为了阻拦柯南这些人的脚步,也是为了保证她能被人接住、不会受伤。

        外面的风灌进车厢,吹散了烟雾。

        车里乘客连同开膛手杰克、池非迟、毛利兰都消失了身影。

        “乘客都不见了?去前面车厢看看!”柯南跑到门口,发现灰原哀呆呆站在原地,“灰原?”

        “没事,”灰原哀跟了过去,“我只是发现开膛手杰克比教授要可爱一点。”

        “哈?”柯南无语。

        灰原又说什么莫名其妙的话?两个大坏蛋有什么好比的?

        灰原哀没有解释。

        她只是突然发现,人真的不能用某个特定的标签去评判。

        她还是没法接受开膛手杰克那么凶残的犯罪,但也确实不妨碍她觉得开膛手杰克有一点点可爱……

        ……

        列车车厢顶部。

        夜风中,毛利兰被绳子绑住,丢在开膛手杰克脚边。

        一条长绳一端在毛利兰背后的绳结上,一端绑在开膛手杰克脚上。

        开膛手杰克撕掉女装,擦掉口红,有些恼怒地看池非迟的平静脸,“你还真的打我?”

        “你先说怪我的。”池非迟往车顶上一坐。

        队友一秒就成了俘虏、被绑得严严实实,他还能说什么?

        就像是游戏过场动画之后,某一指定队友就被秒,让他连一点‘队友被抓’的紧张感都升不起来。

        “你一副不好惹的样子,一眼就让人注意到,不怪你怪谁?”开膛手杰克也坐到车厢顶上。

        “你不挟持灰原,他们没那么快认出来。”池非迟纠正。

        毛利兰:“……”

        (;一_一)

        看两人这架势,是打算跑到车顶来聊天?

        那开膛手杰克绑架她干嘛?

        “是吗?”开膛手杰克拿出刀,放在毛利兰脖子上,目光凶恶地盯着毛利兰,“你说是不是?”

        毛利兰一头黑线,这就是绑架她的目的?用来威逼利诱说证词?

        以为她会妥协?不,她才不要!

        “我们都是认识的啊,小哀的熟人我们都见过,她不会跟我们没见过的人那么亲近。”

        开膛手杰克沉默。

        能不能看看他手里的刀,再考虑该怎么说话,当他手里的刀不存在?

        “你尴尬吗?”池非迟问道。

        开膛手杰克:“……”

        (ノ=Д=)ノ┻━┻

        这家伙说话真讨厌。

        砍死,不砍死,砍死……

        毛利兰:“……”

        非迟哥大概就是这样,才拉足了开膛手杰克的仇恨吧?

        “小兰姐姐!非……”

        柯南跟灰原哀、‘诸星秀树’爬到车顶,跑到近前,发觉三人之间气氛诡异,慢慢停下脚步。

        开膛手杰克坐在车顶,手里的刀放在小兰脖子上,但愤怒的目光是盯着池非迟的,像是在威胁池非迟。

        对面池非迟也一样坐着,日常冷淡脸。

        而小兰被绑住、刀放在脖子上,居然是一脸尴尬微笑……

        这情况有点迷惑。

        “列车长和其他乘客都不见了,”灰原哀感觉自己已经迷惑够了,懒得去想刚才发生了什么,直接说正事,“列车没人驾驶,正在以最快的车速冲向站台,再这么下去,我们都会死,就算想中途跳车,以列车的速度,我们跳下去也同样活不了。”

        开膛手杰克哈哈笑了起来,“还真是不错的结局,那就一起死好了!”

        柯南皱眉盯着开膛手杰克。

        “柯南,小心头。”池非迟突然出声。

        “哈?”柯南还有些不明所以,就被灰原哀拉着趴下。

        列车开进隧道,车厢顶部离隧道没留出多少缝隙。

        一群人连忙趴在列车顶,避免被隧道顶部撞到,等列车轰隆隆驶过隧道后,又重新坐直身,相看无言,各自沉默。

        柯南无语叹了口气。

        节奏不应该是这样的啊。

        接下来难道不是他们跟开膛手杰克最终决战、拼个你死我活的时候吗?

        要是他们输了,彻底GG。

        要是他们赢了,直接通关。

        结果居然冷场了?

        顶替了诸星秀树的泽田弘树在一旁沉默。

        感觉剧情线被教父歪得有点严重,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这么下去,鬼知道会发展成什么样。

        他要不要修正一下?

        但是贸然修正的话,剧情就不连贯了,他不想让游戏剧情不流畅……

        为难。

        ……

        游戏外,会场控制中心。

        工藤优作推理出了坚村忠彬被杀害的真相,指控托马斯-辛多拉是凶手,刚说完证据,突然发现监听那边没自家儿子的声音了,疑惑问道,“博士,发生了什么事吗?”

        “奇怪……”

        阿笠博士坐在电脑前敲键盘,将游戏里的声音调大,坐在控制中心都能听到那边列车顶上呼啸的风声,“我已经将声音调大了,不过那边还是没有人说话,能听到列车行驶的声音和风声,监听应该没有问题才对啊。”

        “他们最后沟通是什么时候?”工藤优作问道。

        阿笠博士将之前录的音往前调。

        “柯南,小心头。”

        阿笠博士汗了一下。

        听池非迟凉飕飕来这么一句,他都觉得很灵异、很惊悚。

        是柯南的头怎么了?还是别人的头怎么了?

        里面是不是发生什么恐怖的事了?

        “难道他们遇到什么危险,出局了?”工藤优作皱眉。

        “哦!那倒没有,”阿笠博士调出游戏里的地图,看着上面移动的绿点,“非迟、柯南、小兰、小哀、还有那个叫诸星的孩子都还没出局,之前……他们所在的列车经过隧道。”

        “小心头?我想,他们之前大概是在列车车厢上方,柯南没有注意到了隧道前,池先生是提醒柯南趴下,别被隧道撞到头部,”工藤优作判断了一下情况,“再把录音往前调。”

        阿笠博士往前调录音。

        池非迟的动向没法监听,所以监听是集中在柯南身上。

        “车厢上!我们上去!……小兰姐姐!非……”

        柯南的声音戛然而止。

        工藤优作疑惑皱眉。

        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新一看到什么令他惊讶的事?还是监听突然卡顿了一下?

        这么弄,他完全没办法推断游戏里的情况嘛!

        安静片刻,灰原哀的声音:“列车长和其他乘客都不见了,列车没人驾驶,正在以最快的车速冲向站台,再这么下去,我们都会死,就算想中途跳车,以列车的速度,我们跳下去也同样活不了。”

        紧接着,是开膛手杰克狂笑着的声音,“不错的结局,那就一起死好了!”

        池非迟的声音:“柯南,小心头。”

        然后,就安静了。

        “列车还没出隧道?”工藤优作问道。

        “不,早就已经出隧道了。”阿笠博士一头雾水。

        他怎么觉得那边的气氛不对劲呢?

        之前很热血,在遇到池非迟之后,监听到的声音就让人难以分析游戏里的局势,就像是……

        工藤优作捋了捋之前听到的几句话,一头黑线。

        游戏里大概是……

        冷场了?

        “哦?”阿笠博士精神一振,切到实时监听,“他们又说话了!”

        ……

        游戏里。

        柯南看了看开膛手杰克,又叹了口气。

        对,池非迟一掺和,什么节奏都不对了,连最终大决战这种情况都能冷场,他服。

        不过现在该怎么办?直接跳上去宣战、将节奏扭回正轨?

        总觉得那样很中二。

        “别唉声叹气了,”开膛手杰克坐在一旁,把玩着手里的刀,语气玩味道,“大家一起死,谁也别想跑!”

        “你就这么放弃了?”柯南半月眼瞥开膛手杰克,他才不想被开膛手杰克拖着一起死,其他五十五个孩子的性命可都还系在他们身上,看向池非迟,“我觉得还可以想办法拯救一下局面。”

        “哼!”开膛手杰克将刀架回身边的人质毛利兰脖子上,“你们要是想走,我就先杀了她。”

        “你究竟想要什么?”柯南忍不住问道,“你杀死了你的母亲,报了长年以来的怨恨,现在你还想要什么?!”

        “我想要活下去!”开膛手杰克终于得以说出被诺亚方舟设定好的台词,“让流在我体内的凶恶之血,乘着诺亚方舟流传到下个时代!哈哈哈哈……”

        而游戏外的控制中心,工藤优作听到这番话,明白了这就是坚村、池非迟说的游戏里的答案,看向托马斯-辛多拉,“这也就是你杀害坚村的原因吧?”

        托马斯-辛多拉一头冷汗。

        “开膛手杰克的血脉仿佛是被推上诺亚方舟似的,一直存活到现代,”工藤优作盯着托马斯-辛多拉,目光变得严肃,“你是开膛手杰克的子孙,对不对?!”

        “啊?”目暮十三惊讶,“开膛手杰克的子孙?!”

        监听中传出池非迟的声音:“你别笑了,难听死了。”

        工藤优作沉默了一下,“博士,麻烦你把声音调小一点。”

        “啊,好。”阿笠博士调声音。

        工藤优作这才看着托马斯,继续道,“弘树他大概是通过DNA追踪系统得知了这件事,IT产业界的龙头居然是百年前连续杀人魔的子孙,这种事要是被世人知道的话,你就会失去一切,所以,你为了封口,逼迫弘树自杀,而在发现坚村和池先生可能也意识到什么之后,杀害了了解情况的坚村,还打算对池先生下手……”

        监听中,游戏里开膛手杰克咆哮的声音:“你想干什么?别以为我不敢杀你!”

        工藤优作深呼一口气,“博士……”

        还能不能让人好好推理了?

        老是有游戏里的声音乱入,他总有种自己在认真推理、旁边有小孩子在看动画片一样的感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