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577章 这么恐怖的瘟神阵容

第577章 这么恐怖的瘟神阵容

        池加奈疑惑问其他人,“你们不觉得这个问答有趣吗?”

        “啊哈哈哈哈哈……”

        “没有啦。”

        “很有意思哦!”

        阿笠博士等人陪笑。

        虽然不明白哪里有趣,但大家刚认识,面对的还是一位温柔漂亮的女士,还是给点面子吧。

        柯南突然发现毛利小五郎鬼鬼祟祟往外走,也悄悄退出队伍,跟了过去。

        “好啦,你们不用迁就我,”池加奈温和道,“我从小听的只有这些字谜问答,可能不是那么有趣。”

        元太、光彦、步美三个孩子只能笑。

        阿笠博士看着恢复平静脸的池非迟,想关心一下泽田弘树的事,但又担心提起来惹池非迟心情低落,一脸纠结,欲言又止。

        “博士,”池非迟看出了阿笠博士的想法,“关于诺亚的事……我现在还说不好,我在等一个答案,答案在游戏里。”

        阿笠博士一愣,有些不明白池非迟这话是什么意思,“答案?”

        “好,让大家久等了,”宴会场间回响着主持人的声音,“各位来宾,请往茧的会场移动!”

        三个孩子顿时激动起来。

        “我们赶快过去吧!”

        “总算可以开始体验茧游戏设备了。”

        “奇怪……”毛利兰走上前,扫视着四周,“你们有没有看到我爸爸和柯南?”

        阿笠博士满腹疑惑,愣是没能问出来,又转头找柯南。

        也对,柯南跑哪儿去了?

        “园子姐姐也不见了……”光彦打量着往外移动的人群。

        “毛利先生之前一直在那边餐桌旁喝酒,在小哀说出问答的答案的时候,他一边摸着口袋一边朝后门走,我看他翻出了打火机,应该是暂时离开会场,去外面抽烟了,”池加奈看向门口,笑道,“柯南在大家笑的时候悄悄离开,追着毛利先生出去了,所以他现在应该跟毛利先生在一起,不用担心。”

        阿笠博士:“……”

        加奈夫人连那边一个人狂喝酒的毛利小五郎都在留意着?

        灰原哀:“……”

        某个名侦探大概还以为自己溜得悄无声息吧?

        元太、光彦和步美陷入了沉思。

        要是他们能像加奈夫人一样多留意周围,以后柯南就没那么容易一个人偷偷溜走、单独行动了吧?

        池非迟倒是不觉得意外。

        他老妈从小接受的社交教育就是——不能在宴会上做出缺乏尊重的行为,不能忽略任何一个客人,不能让任何一个客人悄悄离开而自己还毫不知情。

        也就导致了池加奈有不时留意熟人的习惯,特别是关系要好、需要同行的人。

        就算池加奈在跟人交谈,也会不着痕迹地留意熟人动向,关注对方情绪,分析对方的想法,确认对方不是因为对自己产生反感情绪离场。

        “至于铃木小姐,刚才史郎先生的秘书找她,”池加奈继续道,“之后史郎先生跟秘书往外走,她跟在后面,应该是送史郎先生出去。”

        “这样啊,”毛利兰松了口气,笑道,“那我们先过去茧会场吧,柯南总是喜欢一个人偷偷跑掉……”

        一群人动身前往茧会场。

        会场同样是在一个封闭的空间里,边缘有座椅供人休息。

        茧设备被放置在阶梯式的舞台上,一排排分列整齐。

        参与茧游戏的人需要佩戴好徽章,从检测门过去,检测门会检测出徽章的真伪和编号,之后就由工作人员带领到茧设备前。

        “您去休息,”池非迟对池加奈低声道,“别忘了我之前说的,发生什么事都别担心,别惊讶。”

        池加奈点了点头,转身去了休息席位。

        池非迟刚想去检测门前找其他人汇合,发觉手机振动,拿出来一看,新邮件:

        【教父,您手中十个名额对应的茧设备有问题,在控制中心可以调试指定某一台设备的电流加强,不过别担心,在游戏开始后,我会接手控制中心和游戏,祝您玩得愉快~消消气~!】

        泽田弘树的邮件。

        池非迟立刻明白了。

        托马斯-辛多拉想杀他!

        他手中有十个名额,托马斯并不确定他会留哪一个名额、会使用哪台设备,那就将他手中名额对应的设备都做了手脚。

        等游戏开始后,只要托马斯想要他的命,就可以偷偷下手,将他使用的那台设备的电流调大。

        茧设备会使用电流刺激大脑,电流量不足以对人体造成损伤,但如果通过大脑的电流量被加大,就能杀死他。

        而因为他的提议,其中十台茧设备是备用机器,跟其他设备外形没什么区别,估计已经被托马斯打乱分布在其他机器中,就算他出了事,托马斯也可以摘清自己:

        ‘唉,那是备用设备,我当初也觉得使用备用设备不妥,不过池先生坚持,调试也没问题,就同意使用了,没想到会发生这种事……’

        一句解释,就能让他像是自己作死,摘清杀人嫌疑,又不会影响茧设备的名誉——大家放心,这都是备用设备的错,经过标准调试的茧设备是不会有问题的!

        “非迟哥?”毛利兰站在检测门前回头。

        “我们等等柯南。”池非迟收起手机,跟上队伍。

        他都没做什么,托马斯就打算连他也解决掉,是真的丧心病狂。

        也是真的狗。

        还好,他之前为了防止托马斯狗急跳墙,故意跟阿笠博士说了那句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

        接下来,就看工藤优作和阿笠博士的了……

        ……

        池非迟一群人在检测门前等了一会儿,才等到了小跑着过来的柯南。

        有之前池加奈的解释,一群人也没有问柯南去了哪里,一一过了检测门。

        柯南跟着一个工作人员到了胶囊状的茧设备前,爬上椅子坐好,看了看周围。

        池非迟、园子、小兰、元太、步美、光彦、灰原……

        七个人都在附近,不过怎么这么安静?

        以往都会问他跑到哪里去了,或者埋怨他又一个人偷偷跑掉,这次突然这么沉默,有点奇怪。

        工作人员帮一群人戴好体验头盔后离开,现场也响起了电子音。

        “60位,全员搭载完毕——”

        “脑波传送装置,安装完毕——”

        “胶囊盖,关闭——”

        茧设备的舱盖关闭,柯南只能憋回想说的话,等着进游戏。

        “主硬件开始连线……”

        “输入区域编码,连接链接器……”

        “坐标轴,进行微调整……”

        池非迟坐在茧设备里,打量了一下狭小的空间。

        他突然觉得这设备一点都不安全……

        “标点修正结束,锁定!画面显示,系统启动,能量设定完成……”

        而在茧会场外,坚村忠彬被杀害的地下机房里。

        工藤优作和阿笠博士匆匆赶到时,警方已经将坚村忠彬的尸体放进袋子里,抬出门。

        接到报警电话赶来的目暮十三问道,“优作,听说你跟坚村是老朋友,我想问问你,你知不知道什么人跟他有仇啊?”

        “嗯……”工藤优作思索了一下,没急着回答,问毛利小五郎,“那个一直待在你身边的戴黑框眼镜的少年呢?他不是跟你在一起吗?”

        “你是说柯南啊,我去宴会场外面透气、抽烟的时候,他跟着我出去了,结果看到警车,我们才赶到这里来,刚才他还在这里,不过……”毛利小五郎转身,指了指案发现场的电脑键盘,“他在看到键盘上的死亡讯息后,脸色突然变了,之后就跑出去了。”

        “死亡讯息?”工藤优作走到电脑前,看着三个带血的按键‘r’、‘t’、‘j’,立刻明白过来,“jtr?!”

        “什么?难道说……”阿笠博士神色惊愕。

        “博士,我们走!”

        工藤优作脸色沉重,转身就要离开,又被目暮十三叫住。

        “等一下!优作,”目暮十三指着键盘问道,“这三个英文字母是什么意思?”

        工藤优作停下脚步,转身解释道,“jtr,jack        the        ribber,这是在游戏里登场的开膛手杰克,我跟坚村都是用‘jtr’来称呼他的。”

        “开膛手杰克?”目暮十三一愣。

        那个游戏里面还有杀人魔?那真的是给小孩子玩的吗?

        “答案在游戏里……”阿笠博士突然若有所思道。

        工藤优作无语看了看阿笠博士。

        他当然知道答案在游戏里,不然坚村干嘛要用开膛手杰克的简称当死亡讯息?柯南又为什么急匆匆跑出去?

        目暮十三正色点头,“答案确实在游戏里,但总不可能是游戏里的开膛手杰克跑出来杀人吧?”

        “目暮警官,你想象力还真丰富。”毛利小五郎半月眼。

        “不,不,”阿笠博士连忙解释,“我想说的是,这句话是非迟之前告诉我的。”

        “池老弟?”目暮十三觉得意外,“他也来了啊?”

        工藤优作经常遇到事件,毛利小五郎是一大瘟神,阿笠博士也好不到哪里去,时不时就会碰上点事件,柯南小鬼头都能拿全勤奖了,再加上一个近期销声匿迹了一段时间的池非迟……

        主办方是怎么想的?

        这么恐怖瘟神的阵容汇聚在一处,活动还想好好举办吗?

        等等,这里不会还有一群经常瞎掺和、自诩少年侦探团的小鬼头吧?

        工藤优作盯着阿笠博士,目光认真地追问,“他具体是怎么说的?”

        “由于泽田弘树那孩子的事,我之前有些担心他的情绪,又不知道该怎么问,”阿笠博士回想着,“他大概看出了我想说什么,跟我说‘关于诺亚的事,他在等一个答案,答案在游戏里’,就是这么一句。”

        “我们得去游戏控制中心看看,”工藤优作快步出门,“他或许是知道了什么,不过他还不确定,所以没有明说,需要去游戏里找答案,但坚村遇害的事件绝对跟弘树的死有关!”

        “哎!等等,”目暮十三连忙追了上去,“优作,弘树又是什么人?”

        这群人真是太讨厌了,不仅瘟神,还经常说一些让人摸不着头脑的话,说话说清楚一点不好吗?

        麻烦配合他们警方了解情况!

        “泽田弘树,一个十岁的孩子,坚村是他的生父,池先生是他的养父,诺亚是池先生给他取的教名,”工藤优作一边快步往控制中心走,一边解释道,“三天前他跳楼自杀了,如果坚村和池先生透漏的信息都指向茧游戏,那么坚村被杀的事很可能跟那孩子自杀有关,而池先生肯定知道什么,不过他也不确定答案,需要去游戏去找,我们先中断游戏……”

        “为什么中断游戏?”阿笠博士疑惑,“既然答案在游戏里,那就让游戏进行下去,说不定就能知道真相了啊。”

        “如果坚村是因为弘树的事遇害的,那么同样知道些什么的池先生也可能会有危险,”工藤优作眼里闪着智慧的光彩,笃定道,“总之,必须中断游戏,既是为了找池先生了解他所知道的事,也是对他的保护!那种会用电刺激大脑的机器可不够安全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