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575章 你是格蕾丝,对吧?

第575章 你是格蕾丝,对吧?

        “喂,别管他们了,我们来玩迷你足球吧!”诸星秀树将足球往地上一丢,踢了出去。

        其他三个孩子也跟着跑开。

        柯南心里呵呵,刚想对灰原哀表示日本未来由这么一群人继承、前景堪忧,就看到灰原哀依旧僵在原地,而池加奈不知什么时候也回来了,就站在灰原哀身后,“那个……”

        “让您见笑了,”毛利兰忙道,“还有,您是非迟哥的妈妈吧?谢谢您给我们的礼物。”

        “不客气,”池加奈笑了笑,“刚才忘了自我介绍,我是池加奈,非迟的母亲,其实刚才毛利先生说得很好呢。”

        “是吗?”毛利小五郎笑着挠头,“不过显然没用啊。”

        “嗯……”池加奈垂眸想了想,一脸为难,“很抱歉,我刚才是想帮忙说点什么的,但非迟从来没有这样过,所以我完全不知道该怎么应付这样的孩子。”

        毛利兰:“……”

        虽然池加奈有变相夸自家孩子懂事的嫌疑,但眼里的疑惑和苦恼太真切了,好像很惊讶‘原来孩子还可以这么熊啊’。

        完全是个没什么经验的母亲嘛。

        再一想到,池非迟似乎是‘放养’长大的,她就不觉得奇怪了,还有……

        呃,非迟哥真不容易。

        “那个……”柯南仰头看着池加奈,总觉得还是直接问清楚比较好,“加奈阿姨,你能不能跟我过来一下,我想问您一个问题。”

        “咦?”毛利兰觉得奇怪,不过看到铃木园子和池非迟过来,还是决定先跟两人打招呼。

        小孩子也要有自己的个人空间啊。

        ……

        柯南拉着灰原哀,走到餐桌另一边,见跟其他人拉开距离后,停下脚步,转身看池加奈。

        池加奈压着裙摆蹲下身,笑问道,“好了,博学的小朋友,你有什么秘密想跟我说?”

        柯南对上池加奈温柔的目光,心里轻松了不少,“您之前说,看灰原眼熟,是在什么地方见过她吗?还是说,见过跟她很像的人?”

        灰原哀也从神游状态中清醒过来,抬眼看着池加奈。

        这也是她想知道的。

        “也不算见过面,不过真的很像……”池加奈刚纠结着不知该怎么说,抬眼发现池非迟也过来了,迟疑问道,“你也发现了吧,非迟?”

        池非迟听毛利兰说了之前的事。

        他很清楚,池加奈跟组织没关系,不会是从组织档案里看到的。

        而就算池加奈以前在什么地方见过宫野志保,也不可能一下子就猜到人变小了。

        剩下的可能,就是池加奈见过其他长得像的人。

        赤井秀一的老妈世良玛丽,也是灰原哀老妈的亲姐姐。

        有趣的是,灰原哀和世良玛丽长得很像,跟自己父母反倒不怎么像。

        世良玛丽是英国mi6的人,池加奈在英国长大,这些年也经常待在英国,两人见过也不奇怪。

        但如果是那样的话,池加奈不应该知道灰原哀喜欢的食物,更不应该知道灰原哀在美国待过。

        和灰原哀长得很像的,还有一个人,gress    aihara。

        格蕾丝-艾哈拉,美国童星,今年九岁,跟灰原哀有着一样的发型、发色,瞳色稍有差异,但差异不大,会让人误以为是光线原因。

        而且格蕾丝-艾哈拉的父亲是日本人、母亲是英国人,跟灰原哀一样,就连访问中谈到的最喜欢的食物,也跟灰原哀一样,是花生蓝莓酱三明治。

        总结来看,他老妈应该是把灰原哀认成格蕾丝-艾哈拉了,就是个误会。

        不过不妨碍他也恶趣味一下……

        “嗯,”池非迟走到柯南和灰原哀身后,“她跟我说她今年八岁,不过她的年龄应该还要再大一点。”

        小女孩嘛,偶尔吓一吓,以后说不定就没那么容易被吓到了。

        灰原哀:“……”

        (???川

        没错,她的实际年龄并不是八岁,要比八岁大……

        柯南仰头,惊讶看池非迟。

        不是吧?难道灰原早就掉马甲了?

        池加奈回想了一下,“我记得访谈报道是去年的,那个时候八岁,那她今年应该是九岁。”

        柯南懵,“九、九岁?”

        灰原哀懵,“访谈报道?”

        “那本杂志我不记得放到哪里去了,不过……”池加奈从手包里拿出手机,翻了一会儿网页,找到了一张格蕾丝-艾哈拉的照片,将手机放在灰原哀和柯南面前,“就算你现在没化妆,也没穿那种夸张风格的衣服,我也能认出来哦。”

        柯南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灰原哀。

        照片里的女孩化着浓妆,穿着暗黑性感风格的衣服,抛开那些,看上去真的和灰原哀一模一样,就连茶色大波浪卷的短发都一样……

        灰原哀都有点怀疑这是不是她失散多年的妹妹了。

        之前非迟哥老妈说,这个女孩今年九岁?

        那按实际年龄来算,确实是妹妹。

        “那篇访谈时间是去年,上面有提到,母亲是英国人,父亲是日本人,最喜欢的食物是花生蓝莓酱三明治,而在去年访谈之后没多久,格蕾丝-艾哈拉就宣布退出娱乐圈,再也没有出现,”池加奈注视着灰原哀,“看你之前的反应,最喜欢的食物是花生蓝莓酱三明治,父母的国籍也完全对上了,而且,gress的意思就是灰色,化名灰原,然后再用aihara里的ai当做名字,也就是灰原哀,你就是格蕾丝,对吧?”

        灰原哀:“……”

        这世界真神奇……

        柯南:“……”

        居然会有这么巧的事。

        “我捡到她的时候,她很狼狈,似乎是刚从医院偷偷跑出来,”池非迟顺着池加奈的猜测说,“大概是因为她家里出了什么事,要隐姓埋名到日本来生活。”

        那个时候灰原哀裹了件白大褂,要说从医院跑出来的也很合理。

        “我之前是有听说,格蕾丝的父母很早就去世了,她小时候跟着叔叔去美国,由她叔叔担任经纪人,做了童星,不过她叔叔任职的公司跟黑手党有联系……会不会因为是黑手党那些人,她不得不隐姓埋名到日本来生活?”池加奈若有所思地站起身,跟池非迟商量,“那要对她这个身份保密吧?”

        柯南:“……”

        不,不是黑手党,是某个黑衣人组织。

        灰原哀纠结了一下,认真道,“不是,我不是格蕾丝-艾哈拉。”

        柯南有些意外,转头看灰原哀。

        有这么一个人存在的话,灰原在关键时候,完全可以利用一下格蕾丝的身份。

        这样一来,就算遇到那个组织的人,也还有操作的余地,不用担惊受怕,也不用担心在池非迟面前暴露,为什么要否认?

        灰原哀侧过头,避开柯南的视线。

        现在看来,非迟哥从来不好奇她的身份,大概是早就把她当成格蕾丝-艾哈拉了。

        隐瞒秘密是一回事,欺骗则是另一回事,她实在不想骗池非迟,还有池非迟的老妈。

        现在能骗过去,那万一以后格蕾丝-艾哈拉出现了,她该怎么解释?

        “我明白了,我不会再提格蕾丝的事了,”池加奈对灰原哀笑道,“不管曾经是谁,那都过去了,现在你就是灰原哀。”

        灰原哀抬眼对上池加奈笑盈盈的视线,有些恍惚。

        她能看出来,池加奈还是认定她是格蕾丝,至少认为她曾经是。

        但也正如池加奈说的,不管她过去是谁,她在池加奈眼里就是灰原哀……不追究过去如何、只认可现在存在的她。

        “您把徽章给他们了吗?”池非迟说回正事。

        “之前巴克莱家的人找我谈事情,那两个徽章我已经给他们了,不过元太他们这边还没来得及,”池加奈也没再关注灰原哀的身世,从手包里拿出一把徽章,“你那边呢?多出来的那一个送出去了吗?”

        池非迟点头,“给了警视厅一位警官家的孩子。”

        柯南看着池加奈手里那一把茧游戏的体验徽章,顿时一汗。

        真的是……‘一大把’!

        体验名额不是限量的吗?为什么池非迟老妈这里会有这么多?

        “这是非迟特地帮你们要的……”池加奈将两个徽章递给柯南和灰原哀,又转身去给其他人发游戏徽章。

        宴会场里的灯突然熄灭。

        一片黑暗中,托马斯-辛多拉穿过人群,不小心撞到了毛利小五郎,低声说了句‘抱歉’,继续阴沉着脸悄然往会场外走。

        刚才试探来看,池非迟应该不知道什么,他也有所准备。

        而不管怎么样,坚村忠彬那个后患必须尽快解决掉!

        彩色光束亮起,在会场间晃动,前方舞台也投下了光柱。

        舞台下方慢慢升起,一个打扮清爽性感的女人站在一台茧游戏设备旁边。

        “现在,就请各位欣赏这部跨时代的游戏设备,茧!”

        主持人开始介绍茧游戏设备,“这个胶囊掌管着人的五种感觉,无论是触觉、疼痛或是气味,所有的感觉都十分真切,玩家将置身虚拟游戏世界中,它是使用电力用以刺激中枢神经的系统,对身体完全无害……”

        人群中,池加奈将游戏体验徽章给了元太、光彦、步美。

        三个孩子立刻一脸兴奋,叽叽喳喳地讨论起来。

        柯南看了看手里的徽章,“只是一个电脑游戏而已,他们高兴过头了吧?”

        “非迟哥应该很感兴趣,之前有人说除了孩子们,还会有一个测试员一起参与,”灰原哀将徽章别在衣服上,“我还以为真的有测试员陪同,现在看来,那个测试员估计就是他吧。”

        “小兰也有,池哥哥还真是谁都没落下啊,”柯南发现池加奈又把一个徽章给了毛利兰,感慨一声,看到站在毛利兰身边的铃木园子衣服上也别了一个徽章,笑了起来,“园子也有了,大家一起去游戏里体验一下也不错,虽然这只是小孩子的游戏……”

        “这可说不准哦!”

        阿笠博士笑着从后方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