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459章 物理破幻,了解一下?

第459章 物理破幻,了解一下?

        小泉红子见手铐的铁链被扑克切断,骑着扫把飞出美术馆的窗户。

        好,现在只要摆脱警方,等池非迟拖住蜘蛛那个讨厌的家伙,她就可以拿着宝石跟黑羽快斗碰面,然后威胁黑羽快斗,要是不臣服于她,她就不把这块宝石交出去……

        简直完美!

        ……

        “看到我了?”

        高空中,蜘蛛穿着黑色的夜行衣,看到论坛上的帖子,低头看了看依旧站在天台上的黑袍人,嘴角露出一丝嗤笑,收起手机,戴上半块铁面具。

        面具眼睛部位同样被挡住,留了三个红色的圆灯。

        戴好面具后,蜘蛛突然低低笑了起来,伸出手,两根蛛丝在手中穿过。

        “蜘蛛可是感知最敏锐的猎食者,我可爱的目标们,迎接噩梦吧……”

        一根蛛丝随风飘向那边从窗户坐扫把飞出来的小泉红子,一根朝下方坠落,落向天台上的黑袍人。

        那位小姐是七月的同伙,还是怪盗基德的同伙?亦或者为了怪盗基德求助了七月,提供了他的信息?

        那都不重要,七月自始至终没有抬头看过,根本不可能发现他就在高空中。

        等他收拾了那位小姐,拿到宝石,再钓出怪盗基德,把怪盗基德解决掉,再顺着他的蛛丝,把那个故弄玄虚的赏金猎人七月找出来,干掉……

        简直完美!

        ……

        下方,楼顶天台上,池非迟发现一根细细的深蓝丝线从空中飘下来、一端落到他的帽檐上粘住。

        袖子中,一根黑色的铁棍悄然滑出,末端被池非迟的右手稳稳抓住。

        这一次他不是冲着弄死蜘蛛来的。

        一架阿帕奇武装直升机的价格是五千多万美元,一个蜘蛛的价格是一千多万美元,还是不够买一架阿帕奇。

        不如先和琴酒联手,赚一波开赌局的钱,只要他赢了或者不分胜负就有的赚,最好的结果是不分胜负,之后看还有没有开赌局的机会,赚他几笔再想办法逮住蜘蛛。

        等蜘蛛被小泉红子吸引了注意力,他就可以借用一下蜘蛛的蛛网,偷偷摸过去给蜘蛛来一镰刀,顺便还能试试自己现在跟这个世界的‘世界顶级’比起来怎么样……

        简直完美!

        ……

        “真是好险……”小泉红子飞出了美术馆的窗户,刚松了口气,突然察觉有一道危险的目光盯上了自己,神色一凛。

        来了!

        蜘蛛靠着蛛丝悬停在小泉红子上空,看着小泉红子进了蛛网包围圈,突然露出戏谑笑意。

        猎物进网了!

        天台上,池非迟手中的黑棍突然伸长、弹出弯月般的刀刃,跃出天台,踩到一张蛛网上,借力袭向蜘蛛后背。

        空中,一张张庞大的蛛网渐渐亮起金芒,将小泉红子退路全部封锁。

        正前方,三个红色圆形的光点也随之亮起,渐渐扩大,如同黑暗中盘踞在蛛网上的蜘蛛露出了三只猩红的眼睛。

        小泉红子明知道不能看那三个红色光点,双眼却如同被那三个红点黏住了一样,怎么也移不开视线,同时,也发现她的手脚在渐渐发僵,脸上的惊恐表情也在一瞬间凝固住。

        “呵呵呵……”蜘蛛低笑着,口中发出的声音变得空灵虚幻,“这位小姐,稍微和我玩个……”

        话没说完,蜘蛛脸上的笑瞬间消失。

        刚才他在右下方的蛛网上动了一下!

        是他感觉错了?不,那个方向是……

        后方,黑袍人影悄然升空,右手高举的镰刀刀刃森寒,狠狠向下方的蜘蛛劈砍而去。

        最后一秒,蜘蛛快速用一根蛛丝拉动自己,朝侧前方闪去。

        “嗖——”

        镰刀刀刃擦着蜘蛛脸侧而落,砍在不知名材料的金色蛛丝上,滑动间,发出刺耳的‘吱咯’声。

        “崩!”

        一根蛛丝断裂。

        蜘蛛被蛛丝带着往一边闪,看到被砍断后弹起来的金色蛛丝,脸上仍带着一丝惊愕。

        七月!

        那家伙什么时候发现他的?

        而且这把镰刀居然砍断了他的蛛丝?

        池非迟收住镰刀去势,也无语了一瞬。

        他一镰刀居然才砍断了一根蛛丝?

        这家伙的蛛丝到底是用什么做的?

        蜘蛛没有再分神,愣了一下之后,趁着被蛛丝拉到侧前方,顺势在蛛网上一滚,控制周围金色蛛网暗淡下去。

        蛛网间悬挂着一块块与夜空同色的幕布,在蜘蛛熄灭了蛛网、闪进一块幕布后方之后,整个人也如同突然消失了一般。

        当然,那是在正常人眼里。

        池非迟踩了一下蛛网,快速袭向那块黑幕,手中的镰刀再次扬了起来。

        ‘热眼’下,那个人形的热量体跟周围完全不是一个颜色的,他甚至能看清蜘蛛躲在幕布后的一举一动。

        蜘蛛感觉到蛛网上又没了重量体,有点摸不准幕布外的情况,咬了咬牙,闪身出了幕布。

        这混蛋……

        催眠了再说!

        金色蛛网再度亮起,蜘蛛面具上的三个红圆也再次亮起光亮,声音变得空灵,“陷入噩……”

        催眠?

        池非迟黑袍下的左手快速按下了口袋里的小号录音机的按键。

        蜘蛛的催眠术,应该是利用面具上的红色圆形光点、再加上声音引导,使人陷入催眠状态。

        同时,红色圆形光照也能让蜘蛛去构建幻境,看清幻境。

        只要他不用眼睛去看蜘蛛,就能让蜘蛛的能力废掉一半,剩下声音引导‘那一半’,那就更简单了。

        “嘭咚!咚咚!……”

        震耳的重金属乐曲突然响起,回荡在夜空中。

        蜘蛛被震得懵了一下,后面的话愣是没能说出来,连一张张蛛网都再次暗淡下去。

        原本进入被催眠状态的小泉红子被震得一个激灵,又被声音响亮的乐曲声吓了一跳,跟扫把一起往下坠落。

        大岛美术馆,中森银三带着一群警察冲出美术馆,刚抬头准备搜寻一下‘怪盗基德’的身影,就被突然响起的乐曲吓得齐齐一个踉跄,全部摔倒在地。

        后面跑出来的黑羽快斗和白马探也没刹住车,几乎同时摔倒,滚成一团。

        空中,池非迟右手镰刀重重砍向呆滞的蜘蛛。

        只要看不见,他就不会受蜘蛛那三个红色光点的催眠影响。

        只要周围的音乐够响够嗨,他就听不见蜘蛛的声音引导。

        物理破幻,了解一下?

        感受到致命的死亡危机,蜘蛛惊醒,快速朝一旁躲闪,手中也出现五根锋利的铁针,朝扑到一半的那道黑袍人影飞出。

        池非迟快速压低身形,落在蛛网上,躲开铁针,继续挥镰刀冲过去。

        ……

        “咚咚咚,嘭嘭打嘭!the    secret    side    of    me!咚咚打!i    never    let    you    see……”

        狂躁的音乐……

        狂野的歌声……

        美术馆前,一群警察坐起身,茫然抬头看向噪音来源。

        空中,两个黑色人影在四处辗转挪移。

        由于蛛网间的幕布遮挡,在下方的人看来,那两个人好像会闪现一般,不时出现,又不时消失。

        被长长黑袍笼罩全身的人影手持镰刀,不断砍向另一个人,攻势狂暴又灵巧,刃口在月光下泛着森冷的白芒,像一道道白色弯月牙笼罩着对方。

        而另一个一身黑色夜行衣的人不断躲闪,不时丢出一根根尖锐的铁针,干扰、逼退。

        白马探也揉了揉头坐起来,嫌弃地看了一眼跟他摔倒一起的黑羽快斗,抬头往空中看去,顿时一愣,“蜘蛛……”

        黑羽快斗也看向空中的两个人。

        蜘蛛,他认识。

        另一个……

        池非迟曾经说过的话在脑海里响起:‘蜘蛛是我的目标’。

        该不会是他那个冷淡老哥吧?

        听这震耳欲聋、极其嚣张、丧心病狂的重金属音乐声,那个人真的会是他老哥吗?

        “中森警官……”一个警察看到远处坠落的白色人影,连忙转头看中森银三,“怪盗基德在那边!”

        “the    beast    is    ugly(那野兽是如此丑陋)!i    feel    the    rage(我感到它的怒火)!……”

        歌声依旧震耳。

        周围住户楼,一个个窗户陆陆续续亮起灯。

        “什么?!”中森银三咆哮着问道。

        音乐声:“and    i    just    can't    hold    it(而我已不能掌控)!it's……”

        警察只能凑到中森银三身侧,吼道,“怪盗基德在那边!”

        “一队去抓怪盗基德!”中森银三用尽力气吼道,“剩下的人跟我弄清楚那两个混蛋是谁!”

        “是!”

        其他警察齐齐应声,完了发现居然盖不过那音乐声,又齐吼道,“是!!!”

        ……

        远处一栋大楼楼顶,琴酒听到那边隐约传来的音乐声,愣了一下,转头看旁边用望远镜观察情况的伏特加,“怎么回事?”

        伏特加举着望远镜,呆了呆,“大哥,已经打起来了,不过是在空中打……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那边到底什么情况?

        琴酒直接拿过伏特加手里的望远镜,朝那边看去。

        两个人确实是在空中缠斗,一会儿消失,一会儿出现,就像会隐身一样,很玄奇……

        仔细观察了两人消失的地方,琴酒在看到像是幕布边缘的东西后,就没再关注,“只是障眼法而已!”

        他关注的是,有一只金色的机械蜘蛛在顺着网,慢慢靠向两人……不,准确来说,是在往池非迟身后靠近。

        在池非迟追砍蜘蛛时,那只机械蜘蛛已经逼近到一定的距离,慢慢直起身,四只脚的尖端对准了池非迟后背……

        “嗖嗖嗖嗖——”

        机械蜘蛛四脚突然带着锁链弹射出。

        几乎同时,池非迟突然弯腰,顺着蛛网从机械蜘蛛下方滑过,镰刀尖端划过机械蜘蛛腹部,带起一片火花。

        琴酒继续用望远镜看着。

        看来拉克也不是全然没有防备。

        是打算先解决那只蜘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