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395章 殿下?囚鸦!

第395章 殿下?囚鸦!

        “哎?”铃木园子疑惑,“是吗?”

        “比如说呢,”朱蒂摸着下巴,假装回想,用自己那奇怪的腔调道,“英式英语和美式英语有很多地方不一样,就算是英式发音,也只是伦敦和牛津地区的口音,另外还有很多种发音相差很大的方言口音,根本让人听不懂,而且伦敦腔特有的腔调就像多雾、阳光难得的伦敦一样,总是让人觉得带着忧郁,不够阳光……”

        毛利兰:“……”

        铃木园子:“……”

        柯南:“……”

        一开始还像是英语老师在科普英语知识,不过后面是不是有点……开始吐槽人家了?

        “而很多英国人不太喜欢美国人说话时浮夸的语气和肢体动作,”池非迟道,“更不喜欢他们一些粗俗的发言,觉得无礼、没文化、没品位,像是暴发户。”

        “相反的,”朱蒂笑眯眯道,“很多美国人觉得英国人高傲刻板、过于深沉内敛,也过份讲究那些繁琐复杂的礼节,他们还喜欢自嘲自黑的幽默,也喜欢反讽的说话方式,不够直接……”

        “那么,美国人幽默的方式大概就是用拙劣的语言和行为来捉弄人,很多时候不考虑被捉弄的人是否窘迫,”池非迟语气依旧平静,“而且美国人喜欢能说会道的人,所以容易选择出很多夸夸其谈的蠢货。”

        “蠢、蠢货……”毛利兰呆。

        朱蒂脸上保持笑容,“而英国呢,因为过于注重阶级和背景,容易选择出一些空有背景、却没有实际能力的花架子,而且很多英国人在情绪控制上很极端,要么不喝酒,要么往死里喝,要么一本正经地板着脸,要么像个小孩子一样笑到抽风,在聚会的时候也是一样,要么像木头一样坐着,要么疯到要被保安架出去……”

        “美国人痴迷社交,聚在一起喜欢吹牛,拥枪文化又可怕还喜欢渲染冲突……”

        “英国人正好相反,不喜欢别人过度询问自己的隐私,包括工作、年龄、薪酬、家庭住址,却也不喜欢一上来就把自己的名字、职业、职位等等都说出去,觉得必须由人介绍自己才有尊严,人与人之间实在太冷漠了,缺乏人情味……”

        “美国人则是一来就想抢占别人视线的焦点……”

        “英国人……”

        “美……”

        “英……”

        毛利兰、铃木园子、柯南齐齐一头冷汗。

        再这么说下去,要挑起地域矛盾了喂。

        朱蒂适时终止,对池非迟笑道,“当然,英国男人是出了名的有绅士风度。”

        “其实很多英国人也喜欢美国的阳光,到了美国之后都会变得开朗一些。”池非迟道。

        毛利兰、铃木园子和柯南悄悄松了口气。

        还好,没打起来……

        “不过,我可不是英国人。”池非迟道。

        朱蒂脸上笑容僵了一秒,感觉心口又在隐隐刺痛。

        对啊,池非迟又不是英国人,她刚才吐槽嘲讽半天,关人家什么事?

        可她是美国人啊!

        而且,好像一开始的吐槽对决是她掀起的,感觉好像挖坑把自己埋了……

        柯南:“……”

        他的选择果然无比正确,被池非迟坑了就忍一忍,反正只是小郁闷,忍一下就过去了,千万不要头铁地怼上去、企图翻盘,否则结果一定会郁闷到不要不要的。

        看吧,又一个头铁的被池非迟收拾了。

        他应该早点提醒朱蒂老师的:别看池非迟平时一脸冷淡、不想搭理人又不擅长沟通的样子,其实本身毒舌、小心眼又腹黑,喜欢坑人,还擅长气人……

        “那个……”毛利兰干笑着打圆场,“其实我觉得都还好,听起来很有意思呢!”

        铃木园子点了点头,听这两个人互相吐槽,真的有趣又长见识。

        朱蒂努力忘了刚才的郁闷,笑道,“不过池先生破案还真像生活在那个老旧时代的伦敦的福尔摩斯一样厉害!跟帝丹校园祭那天一样!”

        “是吧?”铃木园子积极道,“比工藤新一那个自恋狂强多了,对吧?”

        柯南:“……”

        干嘛要拉上他?

        “工藤新一?就是在校园祭上的那个男生吧?”朱蒂笑着眨眼,“他也很cool!”

        “他可没有你说的那么厉害啦,”毛利兰有些不好意思,“朱蒂老师,我们要从那边路口转过去回家,你呢?”

        “我跟你们不同路,就在这里分开吧。”朱蒂道。

        “再见,朱蒂老师!”铃木园子摆手。

        “那就明天见了!”朱蒂也挥了挥手,转身后,声音低沉了几分,“bey    bey    cool    guy……bey    bey    hold    highness……”

        “哎?”毛利兰疑惑看着朱蒂的背影。

        “殿、殿下?”铃木园子也一头雾水,“朱蒂老师是在说谁啊?”

        柯南也看着朱蒂的背影,不知道在想什么。

        他一开始还以为那个‘cool    guy’是说池非迟,不过相比之后那个‘hold    highness’,后者才更像在指池非迟。

        殿下?这什么鬼称呼?

        而如果后一个称呼是说池非迟,那么前一个称呼是在指谁?他吗?

        可是对于小孩子的话,用cool    kid或者cool    boy更合适吧?cool    guy可是用来说青年男性的,作为本身是美国人的英语老师,应该不会犯这种错误才对……

        池非迟都愣了一下。

        贝尔摩德也把他的照片挂了?

        ……

        “hold    highness?”

        公寓厨房餐桌上,非赤用尾巴甩着剑玉,看也没看,很熟练地就用大皿接住了剑球,“是贝尔摩德?”

        “应该是贝尔摩德写在我照片上的,被朱蒂看到了。”池非迟站在案板前切了两块鱼块给非赤,又给非墨切了块苹果,才动手准备做晚餐。

        “为什么是冷酷殿下?”非墨啄了口苹果,歪头思索,“是觉得主人像王子殿下?感觉很幼稚,像在演舞台剧一样……”

        “了解我的人,大概就会知道与我背景有关的国度是日本和英国,如果说,殿下是指王室……”

        池非迟切着之前削好皮的土豆,平静分析道,“日本,王室,乌鸦,连起来没什么含义,不过,英国,王室,乌鸦,就可以联系到一个很有意思的传说。”

        非赤两口把鱼块吞了,等着听故事。

        “英国有一个传说,如果伦敦塔里的所有乌鸦都离开的话,不列颠王国和伦敦塔将会崩溃,”池非迟专注垂眸看着菜板上的土豆,均匀切片,“为了尊重这个古老的传说,至今英国王室仍然负担开支,在伦敦塔里饲养乌鸦,相传只要塔里有乌鸦,英格兰就不会受到侵略,反之,国家将会遭受厄运,所以,虽然伦敦塔里的乌鸦被照料得很好,但是为了确保它们不离开,它们的部分羽翼其实被剪除掉,已经丧失了飞行能力,也就是会被悉心照料、但已经被某种手段限制、失去了自由的……囚鸦。”

        “主人,那贝尔摩德这算是出卖你了吧?”非赤又甩了一下尾巴,蹿起来用小皿把剑球接住,“会不会被人看出其中的内意来啊?”

        “其实我也不确定是不是这个意思,”池非迟将土豆片放进碗里,又开始切肉片,头也不抬道,“或许是我联想到自己的处境,有点敏感过头,不过,其他人想读出这个意思也不容易,因为殿下这个称呼……像是调侃,还要联想到‘英国’、‘乌鸦’这两个关键词。”

        “主人,就算其他人没想到‘囚鸦’,也会怀疑你的吧?”非墨提出疑问,“贝尔摩德在你照片上写了‘殿下’这种字眼,很容易让人猜想你在组织地位不低之类的,说不定还会怀疑你跟组织boss有什么关系。”

        “放心,不会,”池非迟低声道,“赤井秀一知道组织的规矩,不管什么人都是用代号称呼彼此,根本不可能出现殿下这种称呼,所以他不会往组织的方向联想,柯南或许会怀疑,不过fbi的态度会影响他的判断,今天的误导已经够了。”

        “哎?”

        “哎?”

        非赤和非墨一头雾水。

        今天发生了什么?它们是不是错过了什么好戏?

        “赶紧吃饭、消食,等会儿带你们去找安室玩。”池非迟没有解释,转身将切好的菜放在灶台上。

        这两货沉迷剑玉、不肯陪他出门,还想知道他今天做了什么?

        做梦!

        非墨缩了缩身子,怎么感觉气温突然下降了一点?

        池非迟又继续切其他菜,没有再多说。

        恐怕贝尔摩德不仅仅是在提醒柯南和赤井秀一,也是在提醒他,甚至提醒他的可能性比较大一点。

        作为布局者,贝尔摩德故意让fbi看到那些照片,也应该会猜到,朱蒂为了试探他们,会故意透露一点照片上的字。

        hold    highness,这个称呼也会被他得知。

        几乎是在告诉他:那一位对你是好,但你已经被组织用某种手段限制,失去了自由,或者说自我!

        对,按照一般情况而言,他不该知道自己遭受了‘洗脑’,就算有所察觉,但很快又会被‘绝对忠于组织’的思想所影响,而打消怀疑。

        贝尔摩德是在他这里埋了一个引子,一个他察觉真相后、说不定能影响‘绝对忠于组织’的思想的引子。

        当然,贝尔摩德这么做,也不是为了他。

        他一旦起了异心、被人察觉什么异样,他本身就会有危险。

        贝尔摩德大概是想着,万一他的自我思想对抗组织洗脑思想赢了,他又会是组织的一大劲敌,就算没赢,哪怕只是动摇一点,等他发现什么的时候,说不定就因为交情而放过柯南了呢?

        再或者,他只要表现出‘控制效果不佳’的迹象,贝尔摩德就可以跟那一位申请,出个馊主意,把他弄到别的地方去,或囚禁或监管,真的变成伦敦塔里乌鸦,也好过整天在柯南和毛利兰身边晃悠。

        真的埋得一手好坑。

        不过贝尔摩德大概不知道,对抗早就已经结束了,一直是他的自我思想占据主导,根本没什么洗脑思想。

        也就意味着,他不会出现贝尔摩德期待中的‘思想激烈对抗’,该怎么做还是会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