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385章 自然是真正的法则【为白银萌主hust随风加更】

第385章 自然是真正的法则【为白银萌主hust随风加更】

        巷子里,池非迟拿出手机,给晕倒在地的男人拍了几张照片,快速转身离开,到了停车的地方,见灰原哀已经在车上,上车,走人。

        10分钟后,红色跑车在一条僻静的街道停下。

        池非迟登录赏金殿堂论坛,把赏金任务提交,等着雇主打钱。

        那两个人大概会忙着去医院,没心思管这些,不过他也不用担心钱不到账。

        这种赏金只要提交完成的证明,到了时间,审查之后,这两个人事先提交的保证金也会转账。

        就算两个人钻了什么漏洞、没有事先提交保证金,他和鹰取严男也会找上门要账。

        欠谁的钱,也不能欠劳动人民的辛苦钱!

        大概十多分钟后,‘飞鹰’也在论坛上提交了赏金任务完成的证明。

        虽然其他人看不到具体的证明内容,但不妨碍看热闹的人乐一乐。

        整个论坛的闲话帖子飞速增长,不少水贴在打趣这件事。

        ……

        某个街头,琴酒坐在车上刷手机,默默在‘七月’和‘飞鹰’的悬赏里分别丢了1万美元,“这两个人还真是够无聊的。”

        “大哥,你说谁啊?”

        “拉克和飞鹰……”

        ……

        法国,一个表演会场的后台。

        穿着燕尾表演服、左眼纹了蜘蛛的男人看着电脑,也往‘七月’和‘飞鹰’的悬赏里分别丢了1万美元,“看来日本也不是那么无聊,那就趁早去解决一下那个怪盗好了,有时间的话,还能试着把这两个家伙找出来。”

        世界顶级杀手,spider!

        ……

        那两个逗比火了,被无数在暗世界活动的人有意无意关注了一下。

        连带着,‘七月’和‘飞鹰’的知名度也提升了不少。

        之前不知道两人的人都知道了有这么两号人物,以前的事也被翻出来刷了一遍。

        东京某条街上,池非迟坐在车里刷了一下论坛,“嗯……还依靠他们提升了点知名度,我又涨价了。”

        “涨价?”灰原哀不解。

        “赏金猎人本身也是会被悬赏的,”池非迟刷着手机,解释道,“有的人大概是闲得无聊,想挖出我们的身份,或者想看我们被人杀了,往我们的累积赏金池里砸了钱,想试试能不能吸引到别人对我们下手,顺便看场热闹,也可能是觉得这次热闹看得开心,往我们的赏金池里丢了钱。”

        灰原哀沉默了一下,“这些人开心的方式真特别。”

        看得开心往悬赏里丢钱?

        如果她理解没错的话,悬赏金额越高,本身越危险吧?

        这种行为,就跟一个人看某个节目看得很开心,觉得很喜欢,然后花钱让人去把节目策划人、主持人或者嘉宾干掉一样……

        感觉都不太正常的样子。

        “悬赏金额高了,也是名气和实力的表现,有人丢钱进去不一定是坏事,”池非迟道,“要是哪个赏金猎人让我看热闹看得开心,我也会往他的赏金池里丢钱。”

        灰原哀:“……”

        好吧,别说了,这些赏金猎人都坏掉了。

        罪犯憎恨,警方防备,互相之间还喜欢用‘坑你一下’表示友谊,真是一群特立独行的家伙。

        池非迟收起手机,没有再刷下去。

        他的赏金池目前已经累积到了500万日元,这是一群守着看热闹的人砸的,等这两天发酵一下,大概还能再涨。

        鹰取严男累积的赏金比他这里高,因为鹰取严男是活跃好些年的老牌赏金猎人,本身赏金池就累积了不少,还有些人会觉得,这家伙活跃这么多年还没死,砸钱吧,看他是继续蹦哒下去还是被干掉。

        如果这事热度再高一点,或者有哪个知名度不低于他们的人表示要来日本取他们狗命,说不定还会有人开盘押注。

        对,就是这么无聊的一群人……

        “今晚还有别的目标吗?”灰原哀在一旁问道。

        “我去拿份资料,就在附近,”池非迟收好手机下了车,顺手拎过了非赤,“你在车上等我。”

        这次是警察厅要的资料,主要难度是避开大楼监控和夜里值班巡视的保安。

        监控摄像头这类电子产品,只要运行时间长了,哪怕升温不明显,跟周围墙壁的温度还是会有区别。

        带上非赤,轻松搞定。

        出来之后,池非迟从车里找了一顶帽子,给灰原哀戴上,换了货车,先去附近一个已经停止营业的宅急便封装点,找了大小号纸箱。

        灰原哀懂了,接下来还有活体宅急便要收发……

        抬头看了看封装点的招牌,猎豹宅急便。

        看来非迟哥还真不是对猎豹宅急便情有独钟,只不过随便选个地方,附近的封装点都是猎豹宅急便,这里有箱子、有胶带、有绳子、有打印机,这么方便,不选猎豹宅急便真的说不过去。

        池非迟把要的东西装进后车厢,上车后发动了车子,开离原地。

        灰原哀戴上从池非迟那里要的手套,拿过打印纸,“今晚的目标只有三个吗?”

        “嗯,都是这一带的,”池非迟道,“早点打完回去休息,你明天还要上学。”

        灰原哀看了一下,两个潜逃到这一带的绑架犯,一个珠宝大盗,至于上面的名字,她懒得去记。

        其实三个也不少了。

        被悬赏的罪犯,都是警方抓了一段时间没抓到、或者没调查锁定的人,为了节省警力没法一直追,才丢到赏金榜。

        那种警方调查锁定、可以埋伏抓捕的罪犯,根本不用再花钱去悬赏。

        非迟哥每过一段时间都这么捋一遍,感觉悬赏罪犯会越来越少……

        “非迟哥,你是打算把东京肃清成无罪犯地区吗?”

        “不可能。”池非迟道。

        每天都有新的罪犯。

        就算没有新的悬赏罪犯,也有逃窜过来的罪犯。

        而那些线索很少、几乎没有线索的悬赏里,有一部分他都查不清楚,还有一部分是组织做的。

        再加上……

        柯南非法窃听、窥探他人隐私,多次使用滑板冲上机动车道、高速路等地方超速行驶,严重影响交通安全,多次使用麻醉针袭击并使他人失去意识,在未经他人许可且对方毫无知觉时,冒充毛利小五郎、铃木园子等人在公开场合发表言论,另,在职警官山村操也被柯南用麻醉针袭击、失去意识后冒充,可以定义为袭警且冒充司法机构人员进行犯罪指控。

        柯南还跟赤井秀一一同焚烧、损坏楠田陆道的尸体,并变装、伪造非法新身份,在他国境内进行违法调查。

        哪怕这些现在还没有发生,但fbi在他国境内进行非法搜查行动,非法监视、入室搜查,窥探他人隐私,违法携带枪支入境并威胁他人人身安全,已经构成犯罪。

        就算贝尔摩德是犯罪组织成员,fbi也不能在未经当地司法机构允许的情况下,也不能私自对贝尔摩德使用枪支进行威胁、逮捕、攻击等行为。

        工藤有希子超速驾驶机动车,鉴于工藤有希子是知名女星、公众人物,影响极其恶劣,且屡教不改、在多国均有超速驾驶行为,考虑从重处罚,还藏匿、协助fbi的赤井秀一进行非法搜查行动,严重一点,可以当做间谍罪处理。

        阿笠博士同样藏匿、协助fbi的赤井秀一进行非法搜查行动,并给柯南提供麻醉针等装备,还有使用私人无人机窥探国际会议厅调查现场等行为。

        怪盗基德盗窃、扰乱社会秩序,多次袭警,且因犯罪知名度,影响很大,可能会对青少年造成不良误导,建议从重处罚。

        灰原哀研究违法药物,且曾经用活人进行实验研究……

        元太、光彦、步美多次在未经他人许可的情况下,私闯民宅……

        毛利小五郎多次胡乱指证,妨碍、误导警方侦查……

        目暮十三等警官多次对不相干人士透漏案件详情,且对嫌疑人家属透漏调查进度、罪证等案件详情……

        他、赤井秀一、安室透更不用说,虽然特工部门本身就是一群法外活动者,但也要遮掩一下,要是在潜伏犯罪组织期间的违法行为一抖出来,一个无期都是轻的。

        总之,真要追究,无论黑方还是红方,没几个能逃得过,想让这个世界的东京变成无罪犯地区,他首先就可以考虑把自己连同红黑方一锅端,大家去监狱凑几桌麻将。

        灰原哀没想那么多,不过也发现自己的话太理想化了,“也对,我们这也是违法的……”

        “法是什么?”池非迟突然问道。

        灰原哀一愣,一开始疑惑池非迟为什么问这个,不过随即沉默下去。

        法是什么?

        统治阶级意志的体现?无产阶级意志的体现?人类共同意志的体现?

        对于法的定义有很多,不同主义、不同思想甚至不同的人对其定义也不一样,甚至不同的地方的法也存在着差异,那么……

        “是不是突然迷茫了?”池非迟道,“别想了,想多了会变成神经病。”

        灰原哀打住思绪,越想越迷茫,那种状态确实很危险,随即她又想到池非迟的病,“你以前有想过吗?”

        池非迟沉默了一下,“nature    is    the    true    law.”

        自然是真正的法律。

        “哦?你是理想派,还是资本的拥簇?”灰原哀追问道。

        在西方,最早可以追溯到古希腊时代、亚里斯多德的时候,就出现了自然法的理论。

        那个时期有一些理想派人物,认为世界上有一种最美好最理想的法律,天然就存在于自然中,天然就存在于人的心中。

        这种法律代表着平等、正义、自由等等,它不是由人来制定的,应该由人来发现。

        再之后,这就成了资本对抗封建的利刃,资本自称自己的律法是‘自然法’,指控封建制度是违背自然,应该被取缔。

        其实呢,就是保护私有生产资料,保护私人资本,保护剥削,保护私有制,不保护皇权,这是资产阶级意志的体现。

        而马克思主义则反对自然法理论,认为世界上不存在自然法,一切法律都是人制定的,是统治阶级根据自己的意志制定的……

        池非迟一脸平静,“唯我派。”

        他说‘自然是真正的法律’,没考虑什么派,只是自恋了一下……不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