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381章 对我说话客气点

第381章 对我说话客气点

        “没错!近一年电脑、手机的普及率增长迅速,”威尔逊道,“电子产品发展得太快了,如果不买现成的,等我们的班底搭建好、产品开发好再推出,还不知道那时候会是什么情况,会不会有人抢先一步推出。”

        “先推广开的就是赢家,”池非迟继续道,“身边的人都用a软件聊天,新用户也只会选择a软件,而不是b软件,a软件只会越来越好。”

        “而落后一步的b,只能慢慢凋亡,”威尔逊摊手,一脸惋惜,“我就知道您能明白我,我也能懂您,您真的不考虑……”

        “那就去做,”池真之介打断道,“威尔逊,你先出去吧,我跟非迟聊一点家事。”

        威尔逊一噎,最后看池真之介瞥过来,还是妥协了,走到门口回头问道,“好吧,我有空的时候,真的不能给顾问打电话吗?只是单纯沟通一下公司的发展……”

        池非迟:“我没空。”

        “嘭!”

        池真之介直接关上门,回到沙发前,“以后离威尔逊远一点。”

        他可就这么一个儿子!

        池非迟问得就比较直接了,“能不能直接弄死?”

        “你最近的想法很危险,”池真之介这么说着,心里还是松了口气,“好了,没你什么事了,只是让你认识一下威尔逊,以后安布雷拉这边的事,你先不要插手。”

        池非迟点了点头,威尔逊这家伙有点吓人,但不可否认,确实是个人才,既然不能直接弄死,那他还是躲一躲,而且他也不希望组织发现他在安布雷拉有话语权,以免安布雷拉发展起来之后,组织想把触手伸进安布雷拉,“威尔逊会出去乱说吗?”

        “不会,”池真之介肯定道,“我知道你身边有一些危险的家伙盯着,特地告诉过他,让他不要对外提有关你的事、当你不存在,从以往的任职经历来看,他是个守得住秘密的人,哪怕是喝醉了也不会对别人说什么,其实威尔逊在员工面前很正经,之前和我说话也没有这么过份,我没想到他会……总之,你别理他,没什么事就先不说了。”

        视频被关闭。

        池非迟:“……”

        说好跟他聊聊家事呢?

        ……

        当天夜里,客船停靠在静冈的码头。

        “我们就先回大阪去了!”服部平次挥了挥手,将行李放在事先预订好来接他们的车上,“明天还要上学呢!”

        “大叔,非迟哥,小兰,有空记得来来大阪玩!”远山和叶笑着挥手。

        池非迟点了点头,没说什么。

        放寒假的1月份,服部平次约他们到人鱼岛去找人鱼,过了几天跟他说,明天要上学,那……

        他猜明天是9月份!

        第二天,10月11日。

        一辆黑色杰路驰zelas停在东京街头,靠近人行道的车窗被放下一道缝隙。

        车上,金发碧眼的年轻男人静静翻看一本书。

        街道对面,留着一头长银发、穿着黑风衣的高个男人直接穿过车流,旁若无人地走过。

        池非迟抬眼看了看,收回视线。

        过个马路这么嚣张,也不怕有车主不管不顾、直接撞过去……

        琴酒走到黑色杰路驰zelas面前,拉开车门。

        一旁被迫逼停下让路的车主开车路过,低骂了一句,“混蛋……”

        琴酒转头,瞪。

        池非迟侧目看了一眼,把那本网络编程方面的书籍合上,丢到后座,“你害我车牌被记住了。”

        “有什么关系?”

        琴酒见那辆车离开,上车关上车门后,随手按下了点烟器,“反正是用别人名义登记的车牌,记住了车牌也查不到你头上去。”

        池非迟将自己那边车窗又放下来一些,以免等会儿车里全是烟味,“如果换作我,我就直接撞过去。”

        琴酒抬眼看了看池非迟那张易容脸,一点面子都不给地直白道,“你不会!”

        池非迟:“……”

        好吧,他确实不会。

        如果路上遇到琴酒这种不看车、直接嚣张走过去、害他急迫刹停的人,他不会直接撞。

        车子失灵和故意开车撞人,留下的痕迹不一样,后者他是要被追责的。

        干嘛为了一个混蛋把自己搭进去?

        就算不拘留、只是赔钱,他都不乐意,太亏了。

        至于怎么办,那要看他当时的心情。

        如果他心情不好,那就把人记下来,查一查,找个没监控的地方收拾丫的。

        如果他心情好,那也把人记下来,以后碰到有机会再说。

        直接撞太冲动,是最不明智的选择。

        “我是说正常的时候。”

        琴酒又补充一句。

        至于不正常的时候,他没法判断池非迟会不会撞过去……

        所以说,不正常的人最麻烦了。

        池非迟没有接这句话,不是默认,而是懒得跟琴酒掰扯,“没想到你真跑过来了,这事好像不归你管,最近很闲?”

        组织内,琴酒也不是什么破事都管。

        像今天接触程序设计师、让人答应为组织工作的事,琴酒根本不用过来。

        拿那个被炸死的倒霉鬼龙舌兰来说,搜集程序设计师的情报、入室搜查、套人上钩,那段时间联系的是贝尔摩德,配合的龙舌兰也是贝尔摩德。

        就算不是贝尔摩德,也只会是其他情报方面的人。

        而到了具体交易的时候,行动过程中联系的又是琴酒。

        具体划分有时候不是那么明朗,但琴酒一般是收网行动,要么就是负责交易的最后阶段,要么就是情况明朗了、清除某个人的时候……

        当然,贝尔摩德负责的又比较杂,行动需要时要配合行动,情报搜集时需要配合情报搜集。

        至于他……目前来看,应该是想先让他什么都接触一下,跟踪监视、情况确认、暗杀清理、坑人进组织……再加上那一位给的自由行动的权利,估计那一位也是打算把他的易容术往死里用。

        琴酒见车上点烟器提示灯跳了,拿过点烟器点了支烟,冷声提醒道,“对我说话客气点,你的能力考核评估还在我手上。”

        “呵……”

        池非迟意味不明地低笑了一声,转头看向车窗外。

        别说他目前表现已经够出色了,就算他能力差劲,那一位只要需要他的造血干细胞、需要他配合研究、甚至确信他被‘洗脑成功’,他的待遇怎么都不会太差。

        当然了,琴酒不是威胁,而是在解释:那一位确实是打算让他什么都接触一下,而琴酒得跟着他,不单是评估,也是看着他别出什么事。

        再直接点,琴酒的意思是:你以为老子愿意跑过来?还不是为了评估你的能力、给那一位打小报告,顺便帮你兜底!

        他笑的意思大概就是‘你的解释,我听懂了’,不过基于琴酒的态度和潜台词这么恶劣,他也干脆丢个笑声让琴酒自己体会去。

        车里静了一会儿,两人默默抽着烟,气氛难得悠闲。

        “你到底打算怎么做?”琴酒问道。

        池非迟依旧盯着车窗外的一家餐厅,说到这个,倒是来了点兴趣,“你有没有看过那个家伙的资料?”

        琴酒看过资料,还是池非迟从绿川纱希那里直接复制给他的,“那家伙在游戏公司工作的薪酬不算低,这几年也有一笔积蓄,有个漂亮的妻子,为了幸福生活不被破坏,他一点都不想跟什么奇怪的人或者事扯上关系,其实这种人,可以找人在他家附近转上一两个月,他自己就先崩溃了。”

        池非迟收回视线,将没抽多少的烟按熄,从外衣口袋里拿出一个信封,翻出一张照片,“我说过,不用那么麻烦,看看这两个人,再看他们的经历、平时的互动……”

        他拿出来的是一张男女合照。

        照片上,女人五官俏丽,身材、打扮也没什么可挑剔的,男人就差了一些,其实五官不是很扎眼,不过也算不上清秀,再加上过矮、微胖,也不懂收拾整理自己的形象,两个人站在一起很违和。

        从绿川纱希调查到的那些事来看,他们的目标追了自家女神5年,嘘寒问暖,最终把女神娶回家。

        结婚至今1年,女方往死里作,男方往死里哄,有求必应。

        在外人口中,这就是让人羡慕的一对。

        女人的朋友说过:好羡慕她啊,有个这么包容她、这么爱她的老公。

        男人的朋友说过:真羡慕他啊,有个这么漂亮的老婆。

        绿川纱希在偷偷打听的消息大多是这样,连琴酒都觉得可以找人去让那个男人感受到幸福会消失的威胁,被迫答应他们的条件。

        这么处理也是一个好办法,不过在池非迟看来,没必要花那么多精力。

        如果说,那个女人婚后懂得持家的话,那么,日子也能过好,不过那个女人过于虚荣、挥霍无度,结婚一年,男方以前的积蓄至少缩水一半以上……

        好,就当人都有缺点,人家愿意惯着,别人也管不着,不过从调查情况来看,女方并不在乎男方。

        根本不用从一些微表情、潜意识动作去分析,只从一些过往事迹就能够看出来,女方只会不断索取礼物、能不将男方介绍出去就不愿意介绍、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就会发脾气或者失联……

        这两个人,说好听点,是男人用深情和执着打动了女神,最终抱得美人归,说难听点,就是女神玩够了、找个经济能力还不错的老实人嫁了,还根本没把丈夫放在心里。

        池非迟等琴酒回忆了一下调查资料,才总结道:

        “舔狗,舔到最后,一无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