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349章 心里没点数

第349章 心里没点数

        “是这样吗?”爱尔兰漫不经心道,“不好意思啊,皮斯克死了,没人跟我说这事,我刚回家,也没怎么注意最近这边的动向,原来调查已经结束了……我在监视的时候,好像被偷拍了照片,大概需要解决一下。”

        琴酒眸光暗了下去,语气却轻松了一些,“你尽快撤离,我来处理。”

        “那个偷拍我的家伙……”爱尔兰顿了顿,语气玩味起来,“该不会你的人吧?你这算不算无缘无故偷偷派人来监视我?”

        “算不上偷偷监视你,”琴酒语气冷淡道,“那一位是知道的。”

        “那一位对你还真是看重啊……”爱尔兰道,“好吧,那我就先撤了。”

        池非迟听不到电话那边爱尔兰说什么,不过结合琴酒的问答来看,没吵起来。

        想也是,在剧场版的剧情里,爱尔兰跟琴酒也没吵过,还在电话里问琴酒记不记得工藤新一、确认琴酒的失误,偷偷谋算着告琴酒黑状……

        爱尔兰很有能力,足够敏锐,能察觉柯南的问题,之后就去行动、验证,找到了柯南的指纹和工藤新一进行对比,掌握证据之后打算抓了柯南,再加上今天表现出的隐忍,又是个不简单的家伙。

        琴酒挂断了电话,“基安蒂,你先撤。”

        “这就结束了吗?”基安蒂收起狙击枪,一脸遗憾道,“什么时候有个真正的目标能让我开一枪啊?”

        老是盯人盯人盯人,不给开枪的机会,她这个狙击手都快沦为职业放哨的了……

        “会有机会的。”

        “是,是,那就下次再说!”

        基安蒂收拾完东西,转身离开。

        琴酒没急着走,用手机给那一位发邮件,无非就是重复一下爱尔兰的说辞,等着那一位回复的时候,点了一支烟,看着远处的公寓大楼,冷声道,“当初调查你的时候,爱尔兰也参与了一部分,应该是因为知道你跟组织有关系,所以想私自调查你,不过他说他刚回来、不知道调查已经结束了……这个家伙……就这么被他敷衍过去了!”

        池非迟没有接那句话,反而问道,“你替我背锅了?”

        爱尔兰似乎觉得是琴酒在让人监视他。

        如果说‘那是拉克的人’,或者‘你自己私自行动、那一位过来处理’,那么爱尔兰肯定会猜到他是组织的人,而且还很重要,否则那一位不会急着让琴酒过来处理,说不定还会猜到他就是拉克。

        他的身份要对爱尔兰保密,所以琴酒没法解释,也不能解释。

        “没关系,”琴酒拿起手机,看着上面的邮件,神色阴沉,“那家伙跟皮斯克关系很好,那一位也跟你说过了吧?皮克斯破坏组织规矩几乎就是为了他,皮斯克被我处理掉了,那家伙本来就对我心有怨恨!”

        池非迟也拿出手机看邮件,那一位的回信来了,应该是同时发给他和琴酒的。

        【过两天爱尔兰会去国外执行一个任务,近期不会回来。】

        以皮克斯和爱尔兰的关系,皮克斯被那一位下达的指示处理掉,爱尔兰心里肯定会不痛快。

        这一点,那一位心知肚明。

        不过考虑到爱尔兰的能力,那一位不追究爱尔兰这次私自调查的事,似乎打算再看看,看爱尔兰心里有多少怨恨、会不会因此而生出背叛组织的心思。

        总之,那一位对他们表明的态度就是——你俩别乱动,等我再看看!

        “他知道多少?”池非迟收起手机,“我是指地下训练场。”

        杯户町4丁目1番地96号的那个地下训练场,他算是当安全据点来用的。

        按理来说,皮斯克不该把这个地方告诉爱尔兰,不过谁知道皮斯克会不会偷偷说了,他过去的时候,爱尔兰直接把他堵了,或者爱尔兰背叛的时候,直接把地方卖给了柯南。

        琴酒考虑了一下,“爱尔兰到底知道多少不该知道的事,谁也不清楚,你先换个地方,那些设备可以拆了带走,具体安装资料组织的信息库里有,另外不是有几个刚钓到的家伙还在闲着吗?不用担心他们泄露什么情报,如果控制不住就直接解决掉。”

        池非迟‘嗯’了一声,低头去组织信息库里,翻了个建筑商的联系方式,记下来,又下载了一张建筑设计图,给鹰取严男发邮件。

        【在杯户町找个大概500平米的房屋,地下方便动工的,钱不用考虑,到时候联系我转账,不过要调查清楚原屋主的情况,找到之后,联系这个人进行建造,告诉他,这是拉克要的地方,他就明白该怎么做了,注意别跟他碰面,通话遮掩一下自己的声音……】

        找地方、拆投影设备、运到新地方、重新安装……这不是一天能完成的。

        这事还要秘密进行,不能有太多人手参与,更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弄好,他是懒得去盯着。

        挺烦人的……

        所以,池非迟在简讯结尾加了一段话……

        【……找房子的事不急,这段时间你慢慢找,先去取炸药,带着足够炸毁一栋三层住宅的炸药过来。】

        发送!

        琴酒瞥到池非迟脸色发冷,沉吟了一下,“爱尔兰是个很有能力的人,目前也不确定他会背叛组织,你别乱来,那一位的意思你应该清楚……”

        池非迟抬眼看琴酒,眼里难得带着一丝惊异。

        什么意思?

        琴酒这是在暗示他——别跑去对爱尔兰下手?

        他还觉得琴酒会对爱尔兰下黑手呢。

        ‘别乱来、别动手’这种话,谁都有资格说,就琴酒没有。

        想想谁是柯南整个剧情里最大的刽子手,想想认识以来他都记不清琴酒干掉多少人了……那一位到底是在担心谁乱来,琴酒心里真的没点数!

        琴酒没把话说下去,看着池非迟,沉默了。

        拉克这眼神是什么意思?

        之前没理解那一位的意思?不应该。

        难道拉克觉得那一位是在担心他乱来,才特地把爱尔兰调走?

        开玩笑!他解决的都是有问题的人,这一点跟一言不合就给贝尔摩德下毒的拉克不一样。

        是,拉克那时候是还没加入组织,但意向已经很明确了,无非就是缺一个最后确认的决心。

        拉克明知贝尔摩德可能是以后的同伴、不知道贝尔摩德在组织的身份,就因为贝尔摩德不知哪句话刺激到他,就能丝毫没有顾忌地对贝尔摩德下手。

        且不说在不在意同伴的问题,这家伙连自己都不在意,一点不担心会不会跟组织谈崩了、自己会不会有危险,想动手就动手。

        他不信贝尔摩德会判断失误,据贝尔摩德说,那时候她要是态度强硬一点,她觉得拉克真的会看着她死,不会退步。

        好,就当贝尔摩德是神经过敏,那皮克斯呢?

        皮斯克说的喜怒无常是假的?皮斯克录到的、那个某人阴森森咬死动物的监控视频是假的?又是谁让皮斯克天天担心被弄死?谁差点把皮克斯逼出神经病的?

        一个人判断出错,两个人呢?还会错?

        这时候还觉得惊讶……整个组织里,拉克果然是最没数的!

        两人相视一眼,很快错开视线。

        “你觉得芙兰特怎么样?”琴酒揭过之前的话题。

        算了,老是拿贝尔摩德出来说,也不太好。

        而且贝尔摩德还活着,他也就懒得说了……

        “接触还不算多,目前来看,中规中矩。”池非迟也没再纠缠。

        算了,琴酒毕竟负责着组织的安全,觉得某个成员存在隐患、可能威胁到组织安全,在对方还没有背叛前,以防万一就找个理由把人清理掉,并不算破坏组织的规矩。

        把那些人拿出来说也没用,琴酒都有合适的理由。

        懒得说……

        两人分开之后,池非迟等鹰取严男带来炸药,又联系人到96号将设备拆了搬出来。

        夜,10点多,在轰隆声中,大火冲天,地下训练场连同上面的房屋被炸得粉碎。

        不远处,街边的车子里,池非迟心里舒坦了,对鹰取严男道,“鹰取,开车。”

        已经归自己的地方,却要防着被人发现,不能来、不能用,那还留着干什么?

        等琴酒收到消息之后,已经是两个小时之后了,盯着邮件看了片刻,收起手机。

        “小心眼。”

        还说那一位是在提醒他别乱来,这分明是自己记恨上了,没数!

        算了,他也懒得去问爱尔兰离开日本了没,不想听那阴阳怪气……

        死了就当爱尔兰自己倒霉!

        ……

        翌日。

        时间跳到了9月29日,气温突然上升了不少。

        毛利侦探事务所,毛利小五郎翻看了一下那张黑色的邀请函,给上面留的号码打电话,“喂,你好,我是毛利小五郎,我收到了一封邀请函,邀请我去黄昏之馆做客……我想问一下,能不能带上家人啊?什么?只能带一个人过去?好吧好吧,我知道了,对,晚上我会按时赴约的。”

        挂断电话,毛利小五郎看向等在一旁的毛利兰和柯南,“对方说,名额早就确定好了,没有准备多余的食材,我要带的话,只能带一个人……看样子不止邀请了我一个人,早知道昨天就应该打电话去说一声、让他们多准备一份食材的。”

        “啊?只能带一个人去吗?”毛利兰纠结了一下,“那爸爸带柯南过去吧,柯南,你从昨天就一直很期待,不是吗?”

        柯南迟疑了一下,“那要不要打电话问问池哥哥啊?他想去的话,叔叔就带他一起过去好了。”

        毛利兰想了想,觉得让池非迟去也不错,给池非迟打了电话。

        “非迟哥,是我,毛利兰……是这样的,我爸爸收到一封奇怪的邀请函,邀请他去一个叫黄昏之馆的地方赴宴,不过只能带一个人,你要不要跟他一起去?”

        柯南凑近听着,虽然有点舍不得这个机会,但如果池非迟要去的话……

        电话那边,平静冷淡的声音很熟悉。

        “不用,那个名额留给你们。”

        “那我和柯南商量一下到底谁去吧,回头再聊。”

        “嗯。”

        毛利兰等电话挂断,解释道,“非迟哥说名额留给我们,那柯南去吧,我下午约园子去逛街,晚上可以顺便在外面吃。”

        柯南确实想去看看,没什么好矫情的,也就没再推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