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308章 别问这么幼稚的问题

第308章 别问这么幼稚的问题

        “小哀不跟我们一起去吗?”池非迟问道。

        “不去,”灰原哀打了个哈欠,揉了揉眼睛,“我可不想在那种陌生的地方住几天,你们什么时候能回来?”

        “不出意外的话,大概是三天,”池非迟拉开车门,“出意外的话,晚上就能回来。”

        灰原哀要点头的动作顿住。

        等等,出意外的话,晚上能回来……是她理解的那个‘意外’吗?

        “还没去就诅咒别人家出事,不太好吧?”柯南提醒着,又忍不住笑了起来,“不过你过去也算借住了,对吧?搞不好还真会出点什么事。”

        池非迟默默抬起右手。

        “咳,我开玩笑的,”柯南正色道,“我们快点走吧。”

        怂!

        灰原哀心里默默鄙夷了一下,“路上小心。”

        池非迟点头,上车,关车门,开车离开。

        柯南一手撑着下巴看车窗外的景色。

        那么无聊的茶道会,他本来是不想去的。

        什么?小兰他们要在静冈待几天,他没人照顾?可以去池非迟那里啊!

        他有房间的好不好?

        本来他一切都想好了,昨天来旅行,今天回池非迟那里,还有好吃的中华料理……咳,这个不是重点,重点是,明天去买两本推理小说,跟池非迟一起解解迷,然后吃好吃的中华料理……

        不过人算不如天算。

        池非迟这家伙为什么要了解茶道,害得小兰一大早就打电话过来叫这家伙过去帮忙,他也不得不跟过去。

        在九十九连弯,车子再度连续漂移。

        直到出了弯道,一直沉默的池非迟突然想起一件事,“你们是不是放暑假了?”

        半天没有回应。

        转头一看,柯南歪倒在座位上,被安全带绑着,眼里转着蚊香圈。

        是真的蚊香圈!

        池非迟放慢车速,多看了两眼。

        这个世界真神奇,其他人的眼睛能有这么多变化,又是豆豆眼、又是蚊香圈的,他怎么就做不到?

        柯南缓了一会儿,还是有些懵懵的,努力清醒了一下,无奈吐槽,“池哥哥,在过弯的时候,你能不能提前说一声?我看着侧面的窗户哎……嗯?对了,你刚才说什么?”

        池非迟收回视线,“你们是不是放暑假了?”

        “你才知道啊?”柯南瘫着,无语看池非迟,“我们都快开学了。”

        池非迟:“……”

        不好意思啊,他是真的不知道原来9月底都还在放暑假……

        “不过也对,”柯南感觉又困又晕,打了个哈欠,“你根本分辨不出日期来嘛……”

        池非迟突然将车靠边刹停,下车。

        “喂……”柯南连忙坐直身。

        不至于这样就生气吧?

        池非迟去车后储物箱拿了床薄被,打开后车门,丢进去,“后面睡,我开慢点。”

        “好……”柯南突然有些小内疚,原来是送温暖啊,他之前怎么就把池非迟想得那么小气呢,“谢谢。”

        不过,送温暖前,能不能也先说一声,被池非迟冷着脸停车一吓,他都不怎么困了……

        ……

        静冈。

        一栋日式风格的大宅院前,池非迟停好车,带着柯南过去。

        毛利小五郎和毛利兰已经到了,打电话之后,毛利兰和一个上了年纪的女管家出门,接两个人进去。

        整座宅院就像个大公园,除了一栋栋日式建筑,还有绿植构成的景观石道、诺大的池塘。

        池塘旁的房屋里,毛利兰站在护栏边,笑问道,“池塘的景色很美吧?”

        “嗯!”柯南重重点头,打量着泛着金芒的池水,突然觉得这一波来的不亏,“不过为什么湖面会有金色的光泽?真特别啊!”

        “阳光反射,别问那么幼稚的问题。”池非迟说了一句,转身回屋里。

        好歹有点名侦探,问这么没常识的问题,真的好吗?

        柯南半月眼:“……”

        这问题很幼稚吗?

        毛利兰有些意外,“非迟哥不喜欢吗?”

        “不是,只是太热了。”池非迟找了个借口。

        金色的湖水一晃一晃的,刺眼睛。

        “没错,是阳光反射的原因。”

        后方,同样穿着和服的一男一女走来。

        男人看向柯南,笑道,“小弟弟是第一次这么近看池塘吗?每年到了这个季节,就会因为日照角度的不同,在水面产生五彩的、不同颜色的变化。”

        柯南:“……”

        抱歉,他常识不够,行了吧?

        “原来如此,”毛利小五郎了然道,“所以府上这座别院,才会被叫做五彩的水中宫殿啊。”

        “是啊,”男人顿了顿,“对了,请问几位是……”

        站在一旁的女管家帮忙介绍。

        过来的一男一女都是那位茶道宗师的徒弟,男人叫矢仓守雄,经营着一家古董店,女人姓三村,经营着一家公司。

        池非迟是以毛利小五郎弟子的身份来的,被归进家属范畴,算是跟着毛利小五郎来蹭吃蹭喝。

        女管家介绍完之后,就去找宗师汇报。

        等女管家走后,那位三村小姐摇着扇子走到屋里一角,失声笑道,“今天真是有好戏瞧了,宗师对人向来不会给好脸色,就算您是名侦探,他还不知道会不会领情呢!”

        毛利小五郎一愣,低声对毛利兰嘀咕,“所以说我才不喜欢代替别人做客嘛。”

        “抱歉,”毛利兰笑着双手合十,“园子拜托我,我也没办法。”

        屋里,池非迟抬眼看向又一个走进来的年轻男人。

        年轻男人被冷冷视线盯得一愣。

        他……怎么了吗?

        柯南依旧趴在扶栏边,转头问旁边的毛利兰,“小兰姐姐,那个在池塘中间的建筑物就是饮茶的地方吗?”

        “哎?”毛利兰看过去,惊叹道,“你不说我还没注意,那里好有沉静的美感,这才叫真正的享受呢!那里一定就是饮茶室。”

        “对,你说的对,”年轻男人看了看池非迟,见池非迟没再注意他,一头雾水地远离池非迟坐到一旁,出声介绍道,“那里就是这个五彩池塘的中间,所以就将它取名为五彩庵,当初会建这个饮茶室,为的就是希望能够远离俗世。”

        毛利兰回头,“原来叫五彩庵,还真是有寓意的名字。”

        池非迟低头刷着赏金论坛。

        他怀疑这是商业互吹……

        “这位是亮一,”矢仓守雄介绍,“也是宗师的亲生儿子。”

        青野木亮一跪坐着,端正行了一礼,“毛利先生,真的非常欢迎您莅临寒舍。”

        “啊呀,你这么快就来了啊?”那位三村小姐回头,语气调侃,“接下来是不是该告诉这位名侦探有关那个魔物的传说了?”

        “什么魔物?”毛利小五郎疑惑,“那是什么东西?”

        “只是这个池塘的一个类似迷信的说法啦。”矢仓守雄忙道。

        “关于这件事,别再说了好吗?”青野木亮一有些生气,转而看向毛利小五郎,神色恢复平静,“我过来只是跟您打声招呼,恕我告辞。”

        说完,直接起身离开。

        “三村小姐,都怪你,每次都拿这件事调侃亮一,”矢仓守雄埋怨了一声,又转头对毛利小五郎邀请道,“我们去那边喝点茶,我再向各位介绍吧。”

        一群人围坐,喝茶。

        池非迟没动,依旧靠在一旁,低头看手机。

        有人在论坛提过江口纪子的事,山口组表态要追查到底,不过日本公安的赏金榜没有发布赏金,看来山口组是打算自己调查,根本没有让警方了解情况。

        想也是,他们自己也做过不干净的事,要是要警方干涉,查出什么对他们不利的事怎么办?

        还不如一开始就态度强硬地抗拒,别让警方干涉。

        除此之外,论坛里有五个消息要留意。

        一个是他涨价了,大概是某次私人订的‘宅急便’,得罪了其他人,有人偷偷往他的赏金池里丢钱,丢了30多万日元,不过没有扬言报复帖子,估计也不是什么大仇,这种不跟他撕的态度,以后说不定还会变成自己的客户呢。

        第二个消息,是山口组发贴召集日本境内的黑势力,调查杀害江口纪子的凶手,还特别提及‘七月’,明码标价,提供线索30万日元,找到并抓住凶手100万日元。

        这个没办法接,除非他能把自己绑好送上门去。

        第三个消息,是某个匿名账号,发了有关于‘真池集团董事长独生子池非迟’的赏金,要求是绑架或者袭击。

        绑架就算了,‘袭击’这个要求很微妙,应该是英国那边有人想拿他的安全来吓唬他老爸老妈。

        那些人连遮掩都懒得遮掩,货币单位都不带换一下的,绑架成功10万英镑,袭击看情况2——5万英镑,谁都可以行动,完成之后立刻转账。

        这个价格说不上高,也说不上低。

        要是只是袭击一下,拿个2万英镑,不值得活跃在其他国家的赏金猎人专门跨国跑一趟,更大的可能是日本境内的赏金猎人。

        不会有什么厉害人物出手,不过因为不限名额,最近大概会有不少能力一般、或者比较缺钱的人瞄着他。

        池非迟默默记下回帖那些人的信息,除了匿名之外,还有一些未匿名的回复,不管表态接不接赏金,他都要留意一下。

        有些人回复‘对方身边有人保护’、‘这个赏金很难,划不来’,鼓动其他人放弃,自己却悄悄跑去打赏金。

        这种人还真的有。

        剩下两个消息,是跟组织最近的行动安排有关,一个是美国的,一个就在日本,可以打包发给琴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