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300章 回去把快斗砍死!

第300章 回去把快斗砍死!

        小泉红子勾勒着魔法阵,分神思索。

        不得不承认,池非迟说的有道理。

        她明明拥有着强大的力量,面对不懂魔法、只会利用障眼法这些小把戏的黑羽快斗,似乎也从来没占过便宜,有时候还吃了亏……

        咦?等等!

        “你是在吐槽我不用脑子?”

        “如果你这么认为的话。”池非迟没否认。

        “你、你这算是承认了?”小泉红子额上蹦起‘井’字。

        就不能哄哄她说‘不是’?

        她不要面子的吗?

        手指有点抖,魔法阵差点就崩了!

        “冷静点,维持好你的魔法阵。”池非迟提醒。

        小泉红子:“……”

        (╬ ̄?皿 ̄?╬)

        冷静!冷静!

        红色纹路的魔法阵在小泉红子身前亮起,几块碎石连同一个很像桃子的玉制品浮现。

        随后,石头又消失在魔法阵中,玉桃子落在小泉红子手里。

        小泉红子黑着脸,身上带着恐怖的气势转身就把玉桃子砸向池非迟,“我冷静个鬼啊!”

        池非迟没躲。

        玉桃子飞到一半,又飞了回去。

        小泉红子将玉桃子放进口袋,顺了顺气,“你怎么不躲?”

        池非迟觉得小泉红子的反应确实有点慢,必须要给她捋一捋,“以我们现在双方的实力,再加上那桃子是魔法物,我躲也躲不开,而且知道你对我使用魔法会受到反噬,如果你用魔法物伤害到我,我死亡的可能性不大,你就不好说了,那我为什么要躲?”

        炸了!

        小泉红子沉着脸,第一次发现自己的怒火可以这么恐怖,分分钟想毁天灭地……

        前提是她可以。

        池非迟说的没错,跟池非迟拼,池非迟倒不倒霉她不知道,她肯定比池非迟惨。

        她只是想看池非迟狼狈躲一下而已,没想到这个都被池非迟算准了。

        这特么才是最气人的!

        某魔女默默捂了心口片刻,幽幽盯着池非迟,咬着牙,一字一句道,“我回去就把快斗砍死!”

        非墨:“……”

        非赤:“……”

        这个……快斗挺无辜的。

        池非迟没说什么。

        小泉红子不可能真的把黑羽快斗砍死。

        而且黑羽快斗没那么水。

        他刚才的吐槽,黑羽快斗在没有神经的情况下,大概会在1.7秒左右反应过来,小泉红子足足用了4秒,两倍多。

        如果小泉红子不在黑羽快斗一露面就直接砍死的话,反而会吃亏,然后被黑羽快斗装模作样又不经意地撩一下,这事就过去了。

        “非迟哥?”

        游山步道上,毛利兰一步步走上来,旁边跟着柯南,“非迟哥?你在这里吗?”

        小泉红子在听到毛利兰声音的时候,就果断匿了。

        池非迟从石像的手掌跳到瞭望台上,“在。”

        毛利兰见到池非迟后,松了口气。

        今天池非迟很沉默,看起来是没什么问题,毕竟池非迟有时候也可以半天不吭声,不过在山顶的时候,池非迟一直看着天女像,看了好几次,每一次都要看半天。

        他们过去池非迟房间敲门,发现池非迟没在,也确定她看见上山的人影就是池非迟。

        那么,池非迟大晚上一个人跑到还没开放的山上做什么?

        再加上,列车上,池非迟身边消失的红发女人,那个老婆婆说天女是红发……

        种种迹象结合,很像一些鬼怪盯着了某个人、迷惑对方心智、让对方半夜去找她的传说。

        只不过,这一次是天女!

        “你们怎么来了?”池非迟上前。

        “这个问题应该我们问你吧?”柯南疑惑打量池非迟,“池哥哥,你大晚上的一个人跑到这里做什么啊?”

        该不会真的有什么鬼神事件吧?

        理智告诉他,要相信科学,鬼神是不存在的,不过实在太诡异了……

        “带非赤和非墨上来吹吹风。”池非迟抬手,接住带着非赤飞过来的非墨,让非赤顺着宽大的袖口爬进去。

        是这样吗?

        柯南有点迷糊,从白天的观察来看,非墨不喜欢狭小幽闭的空间,来山上溜宠物,这么说也说得通。

        月光下,天女像脸上被照亮的地方一片惨白,鼻梁、眉骨、嘴角投下阴影,看上去不复白天的温柔美丽,反而显得阴森恐怖。

        毛利兰不经意看到天女像,脸色又白了几分,干笑着收回视线,“那个……我们还是先下去吧。”

        池非迟点头,发现毛利兰怕天女像,干脆就走在后面,“其实天女……”

        “天女什么的一点都不好看,”毛利兰语气坚决,“明天参加完开幕典礼,我们就回去!”

        ……

        是夜。

        柯南又跑到池非迟房间蹭被窝,躺着看天花板,睡不着。

        “池哥哥,你今晚到底去山上做什么啊?”

        “我说过了,溜宠物。”

        “你今天好像不怎么说话,也不跟我们去吃饭……”

        “跟你们一起,我担心又牵扯进什么案子里。”

        柯南怀疑道,“你不会是在跟我赌气吧?”

        “不至于,反正等去做笔录的时候,我会跟警官申请带上你的。”池非迟道。

        柯南噎住,这么说也是,池非迟肯定会这么做。

        池非迟的笔录,就是他的笔录。

        那么,他其实是给自己增加了一份笔录,跑出去一晚上没敢回毛利侦探事务所,今天胡思乱想了一天?

        这到底是坑了池非迟,还是坑了他自己?

        “那你今天为什么拎我两次、拎过去又不说话?”柯南不甘心,想找证据证明自己这两天不是脑补过头,而是在机智躲避池非迟的报复。

        “第一次,我坐在外面,你进不去,我拎你到座位上,第二次,我想让你到窗户边看罗汉像,”池非迟反问道,“有问题吗?”

        “没、没问题……”柯南干巴巴应了一声。

        “嘎!”

        黑暗中,非墨嫌弃叫了一声。

        某个变小的名侦探还有完没完了,都已经凌晨了,啰啰嗦嗦不用睡觉的吗……

        “赶紧睡觉。”池非迟说了一声,闭上眼睛。

        看到柯南郁闷,他顿时觉得心情舒畅,念头通达!

        柯南看着天花板,皱眉思索。

        觉得有点不对劲、又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

        最不对劲的就是,郁闷。

        很熟悉的郁闷,就跟以前被池非迟坑了一样……

        ……

        第二天,早上八点多。

        柯南起床,突然发现今天睡醒没有蛇搭脖子,左右看看,在角落里看到蜷在乌鸦身边的蛇。

        有非墨就不搭他脖子了吗?

        池非迟坐在窗边看手机,头也不抬道,“早餐在桌上。”

        “谢谢池哥哥……”柯南打了个哈欠,睡醒没有看到蛇脸,果然不够提神啊,“你今天要跟我们去开幕典礼吗?”

        “不去。”

        池非迟低头翻看手机邮件里的信息。

        从昨天开始,绿川纱希都在接触青柳哲也的同事、调查青柳哲也。

        零零碎碎的信息不少,不过没有能拿捏住青柳哲也的情报,没法反胁迫青柳哲也为他做事。

        其实,论挖隐私、搜集情报,青柳哲也比绿川纱希差多了,无论是效率,还是情报的详细程度。

        调查一个堂本家开发缆车的意外,青柳哲也都用了将近一个多月,又是利用记者的身份调查,又是接近堂本社长的女儿,结果现在也没有拿到什么切实的证据……

        没有必要见面接触了,等柯南一走,直接安排掉。

        柯南洗漱完,从洗手间出来,坐到桌子旁,准备吃早餐,“我说,你差不多得了,其实你之前已经报复我了,对吧?我那天反应太大,直接跑了出去,你大概是从我的反应获得了灵感,打算对我制造心理压力,比如昨天拎我之后却不吭声,让我胡思乱想,之后,只要你否认自己想报复我,就能让我觉得一切都是自己疑神疑鬼、自己折腾自己,让我觉得郁闷……”

        他昨晚捋了一下,终于发现了池非迟这一个看不出什么痕迹的神坑。

        虽然他上当了,但他还是很快看穿了真相!

        “嗯,对。”池非迟面不改色地承认了。

        柯南:“……”

        &@#%#……!

        居然就这么承认了?

        好歹反驳一下啊,这样让他很没成就感的。

        更郁闷了,池非迟这家伙还是那么气人!

        ……

        到了下午,出事了。

        堂本观光公司的社长堂本荣造死了。

        中午12点的开幕典礼结束之后,堂本荣造邀请毛利小五郎等人去乘坐第一趟缆车。

        在缆车通过隧道的时候,缆车中的照明等被关掉,回荡在黑暗空间的诵经声中,堂本荣造消失在缆车里,只剩窗口贴着一张写有‘因果报应’的纸。

        等缆车通过隧道、继续往山上去,一群人才发现堂本荣造胸口插着刀子、躺在天女像拿宝珠的左手上。

        一个离奇的案子!

        连非墨都飞不出去的缆车,堂本荣造是怎么消失的?

        确实有一条从隧道通往瞭望台的暗道,但从那条暗道跑上去,至少也要3分钟,缆车通过隧道的时间是30秒,堂本荣造或者凶手都没时间跑上去。

        整个案子,就像是堂本荣造被瞬移后、杀死在天女像手上……

        瞭望台上,柯南听着警方的调查结果,眉头紧锁。

        难道真的有什么天女诅咒?

        毛利兰低着头走到柯南身边,不敢去看天女像,拿出手机,拨通电话。

        “嗯?”柯南疑惑仰头,“小兰姐姐?你给谁打电话啊?”

        “柯南,如果诅咒真的存在,那么,会不会是我们昨晚惹怒了天女尊者,所以堂本社长当着我们的面才出事了?”毛利兰一脸担忧,“如果这是天女尊者在警告我们,非迟哥那边说不定会出事,我想问问他……”

        柯南一愣,忙笑着宽慰,“我想一定是凶手用了什么手法欺骗我们啦,这个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诅咒这种事,池哥哥不是说他打算先回去了吗,我想他现在应该已经在列车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