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275章 灰原哀:可能只是送宅急便的……

第275章 灰原哀:可能只是送宅急便的……

        晚7:40。

        池非迟带着灰原哀,开启街头巡游模式。

        让灰原哀一个人行动,他可不放心,被纵火犯放倒了怎么办?

        而比起去蹲点,在街头巡游明显更好一点。

        确定可能纵火的地点,只是为了在非墨发现人赶回来通知的这一时间,直接去纵火点堵人。

        晚9:46。

        非墨飞了回来,在空中就嘎嘎地叫了两声,“主人,失误了,人在四谷出口的巷子里,不是预计的纵火地点!”

        “小哀,在这儿等我。”池非迟把一个装催眠瓦斯的瓶子递给灰原哀,直接跑了出去。

        非墨在空中回旋,没有停下,朝来时的方向带路飞去。

        灰原哀迟疑了一下,还是没有追上去,转头看了看街边,去买了杯果汁,靠在街边等。

        池非迟身上带着催眠瓦斯和辣椒粉的瓶子,一个纵火犯而已,应该能搞定。

        不过那个方向的话……

        她失误了?

        ……

        四谷,临街的巷子口。

        一个男人划燃火柴,丢到浇了汽油的报纸上,火光照亮胡子邋遢的脸,映着火的眼里带着压抑的狂热和兴奋。

        “很好……我的乖孩子……快点长大吧……”

        “烧得再旺盛一点,尽情用你那火焰的魔爪留下痕迹吧……”

        火势蹿起,一片火红中,男人低笑着走出巷子口。

        巷口,在自动贩卖机前的步美疑惑转头,看着走出来的男人。

        长大衣,帽子,邋遢……

        男人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丝毫没有注意旁边的小孩,低喃着,“还差一处……只差一处,千夜祭就结束了,然后,红色的火焰……”

        池非迟担心男人受惊后往步美这边跑,特地顶着易容脸,从步美这边靠近,假装路人去自动贩卖机买东西,慢慢走上前。

        不过,男人不防备小孩,却防备着大人,看到有人靠近,立刻加快脚步,跑向停在路边的车。

        池非迟快步追过去,伸手从口袋里拿出两个瓶子,拔盖子直接扔了过去。

        咚!

        一个直接砸中男人的脑袋,一个丢进车里,红色辣椒粉弥漫。

        男人被砸了一下,越发紧张,快速钻进车里,车子直接飙了出去。

        池非迟紧跟着丢出一个带定位的磁铁,吸在车上,快步转身离开。

        去接灰原哀,开车追!

        一切发生得太快,步美还愣在原地。

        她只看到一个疑似纵火犯的男人出来,另一个男人走近、丢进两个瓶子,然后一个跑了,一个丢了个黑子的小东西过去也跑了。

        “步美?”步美妈妈从旁边的便利店出来,“我们要回去了哦!”

        “嗯……”步美应了一声,转头看那辆车子离开的方向。

        那个应该是纵火犯吧……她要去警视厅提供目击证词!

        一个小时后。

        池非迟在一条河边停了车,看着平板上的定位,“车子开进河里去了。”

        灰原哀探头看了看,觉得可惜,“应该是因为被辣椒粉呛到,留了一些痕迹,又发现有人在追踪,他才会弃车,是我找漏了可能纵火的地点。”

        她预计的放火地点在巷子深处,从另一边过去比较方便。

        本来以为那里临近街口,容易被人看到,一般犯罪都不会选择那里,谁知道对方偏偏就选了……

        “没事,谁知道他会顶着辣椒粉跑?”池非迟宽慰。

        灰原哀大概是按组织成员的行动模式,来锁定纵火地点,也就是说,高估了纵火犯,对方根本没考虑这么多。

        他上次去伦敦也犯过这种错误。

        “不过既然确定了他第五个纵火地点是四谷,那么很可能就是为了在地图上写一个火字,”灰原哀看了看池非迟,非迟哥还真是够敏锐的,“明天我们去品川,那边可以纵火的地点不多,也很好排查!”

        “明天……”池非迟顿了顿,“我今晚去抓纵火犯的时候,看见步美了,她就在旁边。”

        灰原哀疑惑,“步美?”

        “柯南也回来了……”池非迟提醒。

        灰原哀顿时反应过来,呆住。

        以步美的性格,目击到纵火犯,肯定会去警视厅提供证词,而柯南也回来了,也会去凑热闹……

        他们还有纵火犯可以抓吗?

        柯南一掺和进来,说不定就可以直接带着警方去抓人了。

        她参与的第一个赏金……没啦!

        池非迟发动车子离开原地,“不抓了,换个目标。”

        灰原哀转头,神色认真,“你有没有一个瞬间想砍死柯南或者其他侦探?”

        “没有,罪犯是抓不完的,让他们两个也没关系,”池非迟倒是淡定,“我们去抓其他的,我给你发薪水,不过今晚可能要到很晚。”

        灰原哀心里好受了些,还好,他们还有别的目标,“我这边没关系。”

        晚,12:00。

        池非迟顺了辆宅急便配送车,摸进一个平房,悄声打晕一个人,拖出来。

        灰原哀递绳子,对比着赏金榜单验证身份。

        凌晨,2:16。

        池非迟跟上两个从酒吧里出来的男女,捂住口鼻后,将一个催眠瓦斯瓶丢过去,放倒两人,拖进巷子。

        灰原哀继续瞄了眼人,验证身份,递绳子……

        凌晨,5:41。

        池非迟又放倒一个,拖出来。

        灰原哀继续帮忙……

        车厢里,池非迟看了时间,“还有一个不抓了,不确定他白天的活动位置,时间不早了,准备封装。”

        灰原哀看了看,大清早的,外面街道没什么人。

        然后,她就看到了路边的猎豹宅急便封装点……

        “你选择猎豹宅急便,该不会是因为他们的封装点比较多吧?”

        “总算有个懂我的人了,”池非迟跳下车厢,“他们还有打印机,很方便,你等我。”

        等池非迟把打印纸、纸箱、胶带拿回来,灰原哀又帮忙封装。

        “小笠久,强盗杀人犯……”

        池非迟把‘我,小笠久,抢劫杀人’的纸条丢进纸箱,留透气孔,封胶带,“贴活体宅急便的纸。”

        灰原哀动手帮忙,顺便把其他打印纸分了出去。

        池非迟就专注封装。

        灰原哀封了一个,发现池非迟已经把其他三个封装好了,还把白天拿的东西也放进小纸盒里装好、贴了条,沉默。

        (ー△ー;)

        赏金猎人?

        看看他们这一天一晚做了些什么,收货,然后封装,分送。

        她觉得他们可能就只是送宅急便的,看池非迟这熟练的封装,都可以去宅急便宅急便封装点工作了……

        不过,池非迟的效率是真的高,也不知道他什么时候掌握了那么多罪犯的信息,甚至直接去人家的落脚点堵。

        她猜测,池非迟贴纸条,大概是要送的东西太多,为了区分。

        比如,活体宅急便标签一般是送去警视厅,而危险的活体宅急便、内有凶宠的宅急便、装着秘密的宅急便,一般是送去警察厅……

        “四个警察厅的宅急便,两个警视厅的……”

        池非迟还真就是靠打印纸区分的,跳下车厢,顺便把灰原哀接住抱下来,“先去警察厅,送你去附近等我。”

        “我可以去放哨。”灰原哀努力想证明,他们真不是在送宅急便,而是在做一件很不一样的事。

        “行,”池非迟给灰原哀递了个口哨,“你在车里等,有人靠近,你就预警。”

        等到了警察厅外面,池非迟戴上帽子下货,送去临时存放点。

        虽然有易容,但还是再戴顶帽子遮掩一下比较好。

        灰原哀坐在货车后排,悄悄探头,发现大楼里有几扇窗户亮着灯光,说明有人在,但……

        居然没人管?!

        一直到车子开走,才有人下楼,去接收宅急便。

        风平浪静,好像他们真就是送宅急便的。

        “那个……他们是不是当成普通宅急便了?”

        “不是,一般宅急便会先打电话,等着当面交接,我没打。”

        池非迟开车远离,然后给联络邮箱发邮件【你的宅急便已送达】。

        “不过,时间早,来上班的人不多,我送宅急便的时间不固定,他们没有准备,等他们集结人手跑下来,我早开车跑了,抓不到,就懒得抓了,而且可能让我不愿意再跟他们交易,得不偿失,所以我送东西的时候,他们一般不会动手抓我。”

        灰原哀:“……”

        ……

        到了警视厅,一道身影站在临时存放点前。

        灰原哀打起精神来,辨认了一下,“是……佐藤警官。”

        难道警视厅这边派了人监视临时存放点?

        那比警察厅的咸鱼们好多了!

        她不是希望有麻烦,只是一直风平浪静送货,跟幻想中赏金猎人的工作落差太大……

        “小哀,你躲一下。”池非迟将车子靠过去,放下车窗。

        灰原哀立刻缩到后座。

        佐藤美和子看到车子,愣了愣,才走上前,“七月?你来送宅急便?”

        池非迟顶着易容脸点头。

        “我有事想拜托你,”佐藤美和子抬起头,目光坚定,“18年前有一件愁思郎的案子,你听说过吗?”

        池非迟继续点头。

        “帮我调查一下,我可以给你提供相关的线索,只要能查清楚,我什么都可以答应!”佐藤美和子怔了怔,低下头去,放轻了声音,“当然,不能查到也没什么,毕竟时间太久了……”

        池非迟换了个沧桑的中年男声,“你最近都在等我?”

        佐藤美和子沉默了一下,“上班之前我会在临时存放点前站一会儿,因为当年因为这个案子殉职的警察是我父亲,所以……”

        “这个案子只能靠你自己,”池非迟打断,“愁思郎的意思是去自首……宅急便我会送到前面路口,你叫同事来卸货。”

        “哎,等等……”佐藤美和子没来得及阻止,只能目送货车开往前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