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其他小说 - 柯南之我不是蛇精病在线阅读 - 第274章 20万,一人一半

第274章 20万,一人一半

        “是吗?”灰原哀又凑过去看了看。

        非赤一看,自己常常窥屏的位置被灰原哀占了,伸头蹭了蹭。

        灰原哀让开一些,让非赤也探头窥屏。

        池非迟退出一个赏金个人页面,滑动了一下榜单。

        赏金里,近期作案的就有三十多个。

        排在最上面的,被害人已经累积六个,这个连续杀人犯信息不明,还在逃。

        剩下的赏金,信息不明、有被害人的,还有二十多个,调查出信息但没抓到的也有一堆。

        而在纵火犯下面,还有一连串银行抢匪之类暂时没出现被害人、但涉案金额高的赏金。

        这一个榜单里,上了前百的,被抓到基本都是无期徒刑了。

        柯南遇到的一般是智能型罪犯,也就是利用作案手法、企图逃避罪责,或者直接被留在现场的,还有一部分作案后逃离,目前还在不在日本境内都不清楚。

        再往后,就是多年前的旧案,有一些犯案情节严重、但是犯人近几年没有作案的通缉。

        “这是日本境内,基本每天都有更新,看都看不过来,”池非迟说着,点了筛选页的地区选择,选定了东京,“东京的犯罪率是所有地区最高的,其次是大阪。”

        “都是发展得不错的城市,”灰原哀感慨,“难怪需要赏金猎人。”

        “京都的发展虽然也不错,但犯罪率反而排到后面,”池非迟补充道,“大概是因为东京和大阪都有不少奇怪的瘟神侦探。”

        “嗯……嗯?”灰原哀反应过来,抬眼看池非迟,“要说瘟神的话,你也不差,明明之前纵火案没有被害人,今晚被你遇到……”

        非赤立刻附和道,“真的耶,主人,你跟柯南也差不多了!”

        “那是巧合。”池非迟面不改色地否认。

        就算没有他,纵火犯第四次纵火也会杀人的吧,只是巧合而已!

        “嗯,其他瘟神可能也是这么想的。”非赤喃喃。

        池非迟瞥非赤,最近非赤真是越来越皮了……

        “不过,主人跟他们不一样,”非赤立刻改口,“主人这才是巧合,只是偶尔,不像他们,去到哪儿死到哪儿!”

        灰原哀又问道,“我们怎么查?”

        池非迟收回盯非赤的视线,从副驾驶座前面的储物格里,翻出一叠地图,找出东京的地图,“试试找他的作案规律。”

        “跟侦探办案一样吗?”灰原哀看着池非迟又翻出一支笔。

        “流窜的靠运气,这种有目标的连续犯罪,找规律比较快。”池非迟对照着赏金榜上的信息,把四个纵火地点标了出来。

        “暂时看不出什么规律。”灰原哀摸着下巴思索,“没法连线成图案……”

        “很多连续犯罪,从地点都能找到规律,比如杀人抛尸,没有交通工具的罪犯的选择,和自己有交通工具的罪犯的选择,是不一样的,纵火比较难判断一点……”池非迟看着地图,他记得这一次案件,犯人是在地图上写了个‘火’字。

        具体位置他不记得了,不过,第一处和第二处纵火地点平行,看上去就是‘火’字的左右两点,第三次和今天晚上发生的第四次,连起来,就是‘火’字的一撇。

        灰原哀看着池非迟连线、又在旁边加了一捺,“你是觉得,犯人想在地图上画个‘火’字?”

        喂喂,会不会太草率了?

        不过这么看起来,第一处、第二处太平行,第三处、第四处连起来也没有任何毛病。

        “是不是感觉很有可能?”池非迟反问。

        灰原哀迟疑着点头。

        “觉得有可能就去查,”池非迟在那一捺的起笔处附近画了个圈,“不同的人,写字的笔画可能不一样,不过按标准写字方式,大概就是……”

        “在四谷一带,”灰原哀看着地图,“作案时间是在明天晚上,如果明晚他在四谷作案,基本也就能肯定,他确实打算在地图上写个火字,后天我们就可以提前去那一捺的收笔点找人,也就是品川那一带。”

        “20万,一人一半,”池非迟收起地图,“回家睡觉,明天我去公司,你去阿笠博士那里准备点工具,比如,催眠瓦斯……”

        “绳子,快递纸箱,打印纸,”灰原哀有点调侃的意味,“对了,还有封装用的胶带?”

        池非迟点头,小姑娘很上道,提醒道,“打印纸不用,随便找个地方借一下。”

        灰原哀语塞了一瞬,还真打算让她准备快递纸箱啊,“不顺便用公司的打印机吗?”

        “纸张、打印机打印出的细节,比如某个字打印时的一个模糊点、一条细细的断墨的线,”池非迟道,“虽然没人会无聊到一个个公司去对比打印纸的细节,但万一正好碰上看过七月打印纸的人,又看了公司打印机打印出的文件,就有可能暴露。”

        灰原哀突然想起某谨慎到丧心病狂的七月传说,“那纸箱我也不准备了……”

        本来还想从阿笠博士家拿不用的宅急便纸箱,这么一看,很可能就从细节上,让阿笠博士被盯上啊。

        ……

        翌日一早,池非迟又去了公司。

        有的职位需要调整,有的事需要安排,再加上叛徒清理掉,小田切敏也还有个动员会议。

        另外,他要去谈一下公司网页域名、租借服务器的事,顺便安排人在节目开始前把公司网页做出来。

        第二期的海选、动态更新、网络留言等等,都可以在公司网页上进行。

        池非迟还策划做出分块区,给明星预留了账号,完全当成了论坛和微博的形式在运作,还加入了私聊页面,野心不可谓不大。

        他是觉得,与其将某个明星捧得大红大紫,公司无人知晓,不如把公司也做成一个火热的ip。

        哪怕是纯萌新艺人,只要一签到thk,公布出来,就会有一定的人关注。

        如果顺利的话,可以在电影完成前,利用公司的名气反给绿川库拉拉做一点宣传。

        顺带的,他也跟非墨联系,问了一下可以顺便做的赏金。

        既然要打赏金,如果不多打一点,有点浪费宅急便配送车那么大的空间。

        下午,灰原哀顺便给池非迟和小田切敏也带了便当。

        她猜到两个人会忙活得没空去吃饭,到了一看,果然是准备去买便当……

        “还是有个妹妹好啊,”小田切敏也窝在池非迟办公室,一边吃饭,一边感慨,“我那个弟弟……”

        顿住,不吭声了。

        “你还有一个弟弟吗?”灰原哀追问。

        “有啊,就是绢川和辉,”小田切敏也瞥池非迟,“不过被这家伙丢到九州去了,我说你可稳着点,要是和辉出事,我爸会打死我的,你是不知道啊,那小子特别会哄人开心,我以前在家里就没什么地位,现在就更没地位了……”

        “丢了不是正好?”池非迟反问。

        “别,”小田切敏也忙道,“那小子对我也还不错啦!”

        池非迟没再继续调侃,“我忙完了,下午就走,你继续。”

        “喂……”小田切敏也感觉便当都不香了,“还有很多事呢?”

        “你是社长还是我是社长?”池非迟说着,把吃完饭的便当盒放到桌上,“洗好放着,我改天来收,走了。”

        灰原哀果断跟上去。

        “等等啊,你要社长的话,我……”小田切敏也跟出去,留给他的只是两个进了电梯的背影。

        简直无情!

        出了公司,上了车,灰原哀把几个瓶子放进储物格,“这是催眠瓦斯,拔了塞子丢出去就行,我准备了三个,还有红色那个瓶子里面放了辣椒粉,丢进去会炸开,遇到危险的时候,就加上这个一起丢,现在就去四谷那边吗?”

        辣椒粉?

        很可以!

        池非迟开车离开原地,“不急,纵火犯一般是在晚上作案,我们傍晚再过去,先去打别的赏金。”

        下午1:30——2:35,池非迟准备好了易容,取东西,打包,送东西。

        下午3:00——4:30,池非迟潜入搜查,找了某样东西打包,是准备送去警察厅给那群公安的。

        下午5:00——6:30,池非迟又潜入某个地方,找到了东西打包,这个同样是要送去警察厅的。

        下午7:30,抵达四谷,买便当,吃便当。

        吃完,池非迟开车在四谷转了一圈,偶尔下车查看地形,把巷子之类的地方钻了一遍。

        灰原哀也穿了件灰色外套,帽子拉起来不说,还戴了顶鸭舌帽,把脸挡得严实,在巷子里钻了半天,出来在一个巷子口找池非迟汇合。

        “我这边可能被选做纵火地点的,大概有两个。”

        “我这边有三个。”池非迟翻出去便利店买的四谷街区地图,标注了之后,递给灰原哀。

        灰原哀标注着自己找到的两个点,“有两个点可以一起盯,其他地方距离不近,我们两个人最多能盯三处,就算盯着巷子入口,也有地方盯不到,怎么办?”

        池非迟抬头看巷子口的围墙上,“非墨来了。”

        灰原哀惊讶,随即伸出手,“非墨,你也来帮忙吗?”

        非墨飞了下来,在灰原哀手上停下,‘嘎啊’地叫了一声。

        不仅是它,连它的小弟们也来了一队!

        池非迟又从口袋里翻出一张空白纸和笔,大概画了一下对方的特征,将纸递给非墨。

        他昨晚没看清脸,不过长大衣、帽子、邋遢的披肩头发,有这三个特征就差不多了。